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0黑房
    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灵栖哪怕在底蕴最弱的时候,也没象今天这这么狼狈过。
  
      照理说她是刚刚跳跃式进阶到炼血境,又大礼包似地撞到炼虚境的前身骸骨......
  
      这可是炼虚境啊,比传说中超脱天道的合道境只差一个境界!
  
      尽管无数先贤典籍里都说过,这一个境界只差,可能需要的是万年苦修都难以逾越的鸿沟?
  
      但那也毕竟是炼虚境,当年那些门派宗主,最顶层的修者,也不过如此......
  
      不过目前的情况是,灵栖为自己不经任何积累资粮就连番跳跃式升级,以及赶鸭子上架地回收前身遗骸付出了代价。
  
      她自身法力持续要投入进前身遗骸,否则稍有间断,这个大宝贝就呆立不动。
  
      当然,作为专属神识绑定的前世遗骸,灵栖是不必担忧它被夺走的。
  
      可问题是如果不操作这遗骸自己跟随,她就只有扛着这骷髅走路。
  
      但是阵眼中的负重逃脱经历,已经说明此路不通。
  
      还是那句话,这可是比顶级天材地宝还天材地宝的,炼虚境骷髅啊!
  
      其自身分量也是十足,甚至那不是单纯的重量而已,而是某种规则,不动如山,镇压一方空间的规则......
  
      没办法,灵栖只能把徐徐恢复的丁点法力,都输送给骷髅,让它挪开。
  
      在经过这番插曲后,灵栖拍拍脸蛋,强打精神,猛然发现四周景色发生了变化。
  
      那是无数边长越十数米的正方体石块,堆砌的空间。
  
      此等景象,正是八荒微尘阵的迷局,越是接近底层,探索者就变得越来越小,永远都走不到头。
  
      “我被赶出了阵眼?”
  
      灵栖简直无语。
  
      想想也是,她先前已经把行星意志权限交还给大阵,那么在此之后,灵栖对于八荒微尘阵来说就是一个“外来者”。
  
      再加上她不断透支法力维持紫金骷髅的行动,自然没什么多余的力量支撑自己一个“外来者”继续待在阵眼中。
  
      实际上,要不是这座大阵本身已经没有更多法力维持,又哪里会仅仅是把她赶出去那么简单,绝对动用杀阵,实施冷酷无情地灭绝程序了。
  
      “算了,我也只好顺水推舟,不要急急忙忙去找火之窍门,先在此修养调息数日,把这短短一日间就飙升的境界稳固下来。”
  
      灵栖也是知道事不可强为,前面一番突飞猛进跃升境界的做法,已经埋下不少隐患。
  
      尤其是最后达到炼血境的这一跃,更是透支了原本就不深厚的底蕴。
  
      此时已经离仙道返虚境对应的魔道返情境只有一个境界,这最后一步是不该再冒进下去,得好好规划下了。
  
      灵栖打坐吐纳,没过几分钟,不远处传来吵吵闹闹地聒噪声,由远及近。
  
      “要不要这么倒霉,连静坐休息的机会都不给,莫非真是我冲击境界速度太逆天,竟令气运如此不顺?”
  
      灵栖有些自嘲,只能暂停休息,静观来者是何许人士。
  
      “他奶奶的真倒霉,老子堂堂黑水湾杀神,居然被送到黑狱星球做苦力!”
  
      一个刀疤大汉骂骂咧咧地诅咒,手腕锁着上一个手铐似的东西,连接上条银白光镐,气呼呼地开凿那些石块。
  
      光镐的造型一看就是真知会的手笔,通体银白,在镐刃的部分是亮白的光柱,破坏起石块来如仿佛切豆腐。
  
      “嘿嘿嘿,黑水湾杀神?能以杀人的罪名被送到这黑狱的第1050层,据我所了解的通用法条款,对应的杀人数可不小。”
  
      一旁有个矮小得只有大汉膝盖高度的侏儒,也是手持制式工具,桀桀怪笑:
  
      “你是杀了多少人啊,十万?一百万?不会是误入什么微小寄生虫文明的领地,不小心撒了泡尿,就淹死了一百万吧?”
  
      “找死!”大汉怒喝,转身就把手上光镐狠狠钉在侏儒脑壳上。
  
      扑,侏儒脑壳就像漏了气的皮球,瘪成一滩破布。
  
      可那些扭曲的五官还是嬉皮笑脸地嘲笑:
  
      “没用的,新人!发给我们的光能工具,威力都被限制在刚好可以开凿矿石的程度,而这样的威力,对化气级以上的人就很难造成伤害。”
  
      “不过有资格送进这这座黑牢星球的囚犯,至少都是化魔级,老兄你还是省省吧......”
  
      “滚,老子是斗玄门中注册的正规派系,出身黄泉鲵潭腿门下,拿光镐砸你是手下留情,这样的破石头,老子一脚就连你一起踢成肉泥!”
  
      大汉看似粗鄙,但决定动用功夫时就有板有眼,脚尖运起元气,只觉得身下阴影变得犹如粘稠黑泥,恍然间仿佛还有恶臭的气味散发......
  
      可是他的风光也到此为止了,那些奇异武技的特效,只是稍纵即逝,转眼间就无影无踪。
  
      反倒是大汉突然捂着带着手铐的腕部,就地打滚,嗷嗷直叫,痛得冷汗淋漓。
  
      侏儒继续嗤笑:
  
      “说你是新人还不服?咱们手腕上的命能吸收器,专治各种不服!不管你是蛮力武斗派,还是诡秘魔法系,到这里就只剩下干苦力的能耐。”
  
      说着话,他揉揉脑袋上的破洞,拧麻袋似地打个结,再鼓起腮帮子憋口气,居然就恢复了原状。
  
      但紧接着,这个看似又滑又贱的侏儒老油条,张开大嘴,露出里面密密麻麻足有数十层的牙齿,并且上下颌张开角度超过200度!
  
      “不过咱们1000层以下的罪犯,都是永久监禁的死囚,自相残杀也没人管!你先对我出手,我就有理由反击。”
  
      噗嗤一口,大汉的整条胳膊,连同半个肩膀都给含进侏儒嘴里。
  
      而且这家伙的动作不是撕咬,而是类似吸吮的样子,细密的牙齿如同磨盘,从牙床里分泌出腐蚀液体,瞬间就给大汉融化得只剩骨架。
  
      不,就连他的骨头,也是转眼间就变得软绵绵如面条,如胶质,再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脱落,糜烂得像豆腐,白花花地。
  
      奇怪的是,大汉的手臂还连着腕铐,而这腕铐在胳膊都腐蚀后,还是能够悬浮起来,就飘在大汉头顶,也就已然具备限制他发力的功能。
  
      此时大汉已经血肉模糊,凄惨恐怖,但这千层以下的死囚,果然都是凶悍无比,在没有任何手段可用的情况下,干脆也亮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跟侏儒对咬。
  
      侏儒见此情况,简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呱哈哈哈,你们这些人类真是太有趣了,什么宗门派系,吐纳天地灵气的法门,被限制以后根本就无计可施,居然还想跟我一样仰仗牙口?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炼金院一系的,曾经也是个人类,直到我盗窃并服用了禁药......”
  
      “这些能叫人从本质上化身妖兽的药水,生效后所产生的异状就不属于能量流动之属,所以真知会的限制没用!想必你已经切身体会到,我毒液的厉害?而我被送进黑牢的罪名,其实是服用了多种化身药水!”
  
      说着,侏儒背后缓缓展开彩色绚丽的翅膀?
  
      并且这翅膀也不是实质,而是某种幻光轨迹,扑扇翕动之下,大汉被腐蚀成溶液的那部分身体,仿佛蒸发起来,成为各种颜色的气体,飘扬起来,融入主人的幻光翅膀中。
  
      如果说先前他的恐怖牙齿跟腐蚀毒液,还可以用妖兽化身的角度来理解,那么现在这家伙就是完全超过妖兽的范畴,有了奇幻神兽的姿态?
  
      并且这个能力依旧无法被真知会的道具限制!
  
      侏儒的手臂上,那枚代表牢犯象征的手镯还死死扣着,可惜没见任何效果。
  
      大汉绝望了,他没有任何手段碰得到侏儒,是憋屈无比地被吊打。
  
      而侏儒仿佛也是非常陶醉在折磨人的乐趣中,笑得喘不过气来还在笑,发泄着某种疯狂的情绪。
  
      可就在此时,有把光镐呼呼带响从附近飞过来,在次给侏儒脑袋放了气:
  
      “白痴,我们千层以下的罪犯本来就都是死囚,互相残杀有什么意义?应该积蓄力量,图谋脱狱!”
  
      讲话的是一个英俊公子,身穿古风翩然的长袍,可能是长生宗的道统?
  
      不过他手腕上也是有锁禁制,看来人之善恶是不可以外表揣测的。
  
      侏儒看到这个一点都不凶恶的人,竟然大惊失色:
  
      “花同眠!你又来坏我好事,来到这不见天日的黑狱牢笼,我只有吃人这么点爱好,还被你多管闲事?”
  
      原来这公子名唤花同眠,真是名字文雅,人也秀气,不过他面对穷凶极恶的吃人侏儒,没有丝毫惧色:
  
      “废话,你们这些只会打杀耍横的丑男,关在黑牢里当然无所谓,花爷我可是要睡遍天下美人的,怎么能把大好时光浪费在这里?”
  
      花同眠悠闲地踱步到侏儒跟大汉近前,也不在乎满地的污浊血肉,淡然地把地上的光镐捡起来:
  
      “这位兄弟,是不是同意我的观点,咱们组成攻守同盟,一块儿冲出这个黑牢?”
  
      他这话是对大汉所说,由于花同眠的出现,侏儒对大汉的虐杀自然被中止,而这大汉生命力也是顽强,剩下半个身子,还有口气在。
  
      这也难怪,能被投放到1000层以下的罪犯,都是有些本事,而斗玄门出身的人更是以能打能抗著称。
  
      不过大汉还没回答,侏儒又叫骂开来:
  
      “呸,花同眠我早就看你不顺眼!满口的仁义道德,冒充长生宗的兄长小哥,勾引良家女子,其实你是鬼神会旗下,梦剑岛出身,旁门左道的骗子!”
  
      “哦,那你是不是要见识见识我这旁门左道的手段?”
  
      花同眠面色阴冷:“其实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丑陋猥琐的垃圾,令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