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1封口
    花同眠一言不和,手里的光镐又朝侏儒钉去。

    侏儒怪叫一声,身后的幻光翅膀再次扩展变大,整个身体上下翻飞,灵活似蝶。

    而花同眠变招又是极快,手腕璇玑如流水,光镐遒劲如画笔,处处牵制着彩蝶飞行的气机,让他速度提不起来。

    此人把光镐用得丝毫不逊与长剑,手法眼花缭乱,脚步却稳踏七星,章法有度,身杆也挺直凛然如中流砥柱。

    再加上他衣袂翩翩,剑眉星目,完全是仙道杰出弟子的风范,绝对是要迷倒无数师姐师妹师娘师奶的偷心圣手。

    而那猥琐侏儒,若是不去关注他身形细节,而是大致上看那翼展已经达到三四米,五彩斑斓的幻光蝶翼,也是神魂颠倒,光怪陆离。

    这两人打起来居然意外地好看,根本不像凶恶罪犯的斗狠,简直颇具诗情画意的雅风。

    花同眠果然还是压过侏儒一筹。

    他身上锁着禁制,没动用任何法力,单单凭借剑术就逼得侏儒一筹莫展,也算是个人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同为千层以下的死囚,实力固然都可圈可点,性格也都桀骜不驯,无法无天。

    但他们看到花同眠跟侏儒打得难分难解,竟然也不由自主地静默围观,时不时发出赞叹:

    “法力受限制都能打得这么精彩,要是能出去痛快打一场,一定非常好看!”

    “他们打了多久,有三百回合吗?真过瘾,我都手痒了!”

    “你们都愣着干嘛,押注押注,买定离手!”

    这些人也是闲极无聊,好不容易有热闹看,都一个劲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而场上两人见到捧场的人多,还越打越起劲来,真成了打把式卖艺。

    直到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本事都不怎么样,喧哗喊叫倒是力气十足?吵得我打坐都不安生,赶紧让开别挡道。”

    是灵栖,终于看不下去有完没完了的菜鸡互啄,冷着脸走出石块阴影,好像吵翻天的教室后门处悄然出现的班主任。

    她真的心情不佳,以炼血境的威压表达出不满情绪时,整个空间都如同挂上一层冰霜。

    因此灵栖声音虽然不大,但传到众囚犯耳朵里却非常有存在感,一个个都后背发寒,毛发竖立。

    不过他们发现了灵栖身影后,又觉得刚刚大概只是错觉,来的分明只是个小姑娘嘛。

    毕竟灵栖在达到炼血境后,外形收敛太多。

    她的魅力如今完全都达到高山仰止的层次,至少要拥有内丹的高手,才会察觉到灵栖的妩媚简直勾魂夺魄,看上一眼就心神不宁。

    至于在此层次之下的修者,反而不会有什么感觉。

    而且灵栖现在的外表也是长裙宫装,素雅得体,丝毫不会有从前轻薄暧昧的印象。

    当然,她的颜值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天仙尤物之属。

    何况地下千层的黑牢里,恐怕不乏囚禁超过百年都没见过女人的家伙。

    “哪来的新人?看着很面生......唔,何止是面生啊,这么俊俏的丫头,我堂堂偷星海贼团掌舵,游遍八个河系也没见过!”

    一个死囚死死盯着灵栖,视线再也挪不开。

    另一个死囚抚动额头上六个镜片的眼镜,也是嘴角流涎:

    “嗯,打扮上似乎是长生宗的派系?听说那一流派的女修,别管本来样貌如何,在道统的熏陶下都会培养成超凡脱俗的仙子。”

    “不过以我偷窥过无数大派机密,捅漏上千个黑私交易,因而被投放黑牢的万花眼罗格的目力保证,这妹子绝对是天生尤物,未经雕饰!”

    死囚群中的议论此起彼伏,嗡嗡不绝。

    “不过她如果真是长生宗的弟子,要犯什么样的罪才会被发配到无限黑牢啊?”

    “听说长生宗派系道德感极强,寻常偷盗杀伐的事件极少有长生宗弟子沾染,反而从案例统计多半是为情所困......”

    “嘿嘿,告诉你个内幕吧,原本真知会制定的通用法里,情感纠葛的事件不被算进罪行里,反倒是长生宗自己的主事代表,强烈要求在通用法中加入相关条款!其实我手上就有当初那位长生宗主事勾搭上门下孙儿辈弟子的把柄哦,想不想听听详细过程?”

    一众死囚猜想纷纭之时,终于有眼尖的人发现,灵栖身上并没有戴着禁制道具!

    “难道她是管理员?呼呼,那就有意思啦,调戏管理员可是这黑牢中为数不多的趣事之一,今天真是走运。”

    这个猜想被提出来,死囚群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放松下来。

    管理员没有执行死刑的权利,或者说即使他们能够杀人,千层以下的死囚原本就已经对生死看不在乎。

    反倒是能够看着那些不谙世事的管理员,目睹黑牢底层许多想都不敢想的扭曲规则,脸上露出崩坏的神情,乃是极大乐趣。

    莫说近期的管理员大多数都是历练的年轻人,就算早些时候,一些资深老成的管理员,到这黑牢底部收集情报,也被死囚们捉弄得屁滚尿流。

    更别说眼前的这位“管理员”,看衣着是属于心地最高洁,最天真的“长生宗”出身,看举止样貌更是是清雅高傲的大小姐一类......

    受于禁制道具的限制,众死囚们当然做不出什么真正出格的事实。

    不过做出些不堪入目的东西让其直视,说出些颠覆观感的东西让她听到,却是拦不住的。

    此等云端上品的妹子,如果能在其洁白无尘的心灵中抹上浓重污秽的一笔,狠狠弄脏她对万物认知,简直是完美享受!

    甚至有些死囚已经从这类行为中感受到比真正实枪实弹的犯罪活动中还要**的兴奋点,对任何这样的机会都乐此不彼,朝思夜想。

    所以了,仅仅是短暂的沉默后,死囚众人群里爆发出新一轮的狼嚎,尖利的口哨此起彼伏,简直开了锅。

    就连先前作为众人焦点的花同眠,也瞬间转移了兴奋点:

    “不打了不打了!谁要跟你这丑男没完没了地折腾......仙子请留步,在下梦剑阁花同眠,敢问仙子芳名?”

    这满身斯文的公子,据对战的侏儒所讲,并不是真正的仙道剑派弟子,而是属于鬼神会的一个名为“梦剑岛”的门派。

    但现在他口口声声说是来自梦剑阁,虽未明说出身派系,但言谈举止都引导别人往长生宗的方向靠。

    却见灵栖并未理会死囚众的任何挑逗,只是踱着步,走到最开始那个被侏儒啃得极惨的大汉身边,蹲了下来。

    背后又是一阵口哨声:

    “妹妹你这一蹲真风骚,长生宗手段,可见一斑!”

    “嘘哈哈哈,花花小哥把妹把到了床脚上,人家喜欢的是又粗又硬的汉子,你这小白脸妹子瞧不上!”

    “人家糙汉子,没了半个胳膊半扇肋骨,都能得到仙子垂青,我有秘法,把他四肢都砍掉,血液全部供给一支,包你飞上云巅!”

    然后在群狼们的围观下,灵栖捡起了光镐。

    她凝视光镐片刻,眼中有了神采:

    “此镐是以纯正的生命元气流,比我静坐吐息方便多了,更别说这阵法内部元气稀薄,硬着头皮打坐也事倍功半。”

    她将光镐一刃,笃定地戳在肩窝一个穴位处。

    脉冲不绝的光刃气流,与皮肉接触,发出滋滋嗡嗡的振动声。

    “呜嗷嗷嗷嗷,妹子喜欢道具!长生宗真会玩,是不是门派里太寂寞了?按摩肩膀有什么好玩的,叔叔我来教你更棒的姿势!”

    “放开那个镐头,让我来!老子是炼金院出身,人称飓风冲击钻,力度硬度频率,完爆真知会的小玩具!”

    “别吹牛了,妹子明显是尚未尝过真滋味,才习惯假手外物,你那一身改造货跟玩具没区别,还是让我这先天纯阳一气流服务到位......”

    “滚蛋,什么先前纯阳一气,没开过荤的小处男一边玩蛋去!”

    死囚人群这下子可不光是沸腾了,简直热油锅里倒水。

    灵栖见过第三新东宿市的阴暗角落里众生的生存状态,其实比眼前这些死囚还不堪。

    但她能包容母星幸存文明的子民,却没道理对这帮没来由的外界囚犯也任凭调侃。

    有了第一枚光镐的元气注入,她底气充足许多,于是冷眼一瞥这帮聒噪之辈:

    “封嘴。”

    刷,灵栖瞳孔深处仿佛有粉红电痕一闪而逝。

    下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把手上光镐带刃的部分,捅到嘴巴上,一划拉。

    然后他们的嘴就变没了。

    平平整整一张面皮那种“没了”,就好像人的脸部本来就该如此。

    这是灵栖的幻惑魔光,在跟地心魔焰噩梦转化怪物的鏖战后,领悟新用法!

    她这一注视,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改造众人手中的光镐上。

    噩梦魔焰能把无机物都转化成活动的怪物,可惜他们赋予的特征也仅仅是会活动,跟吓人的外表。

    但灵栖身为器修大师,从中发现了有价值的地方,那就是材料结构的内部铸造。

    许多天材地宝,浑然一体,想要刻画符箓并不容易。

    但是擅长幻术的妖族,境界特别高的情况下,连无神识的物体都可以通过灌输意念,让他们自动来改变其结构,这比外力雕琢精确省力太多。

    特别是灵栖这样有指导思想,知道材料里每一个沟回符纹的用处,以幻梦影响现实,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真知会的制式光镐,本来就是件结构简单的小工具,而且是以禁锢者的生命元气为能量来源,灵栖对其做些手脚并不难。

    她就是把原本单纯具备冲击力,用来凿石头的镐刃,变成催化皮层细胞生长的“愈合光波”。

    所以用这样改造过的光镐,划过身体任何地方就会凭空敷盖上一层跟本体别无二致的皮肤。

    至于让这帮囚犯自己动手封上嘴巴,更是不值一提。

    哪怕灵栖刚苏醒,还是一只化魔境小魅魔的时候,她的魅惑之力就足以控制这帮连练气境都不到,并且在黑牢中已经被下过禁制的乌合之众。

    不管怎么说,世界总算变得安静了。

    然后灵栖又回过头来,蹲在最初的大汉身边:

    “别人的倒还好说,小友你这状态还被我借走能量,可是要命,我姑且给你续上一续吧。”

    言罢,她一摆手,后面的一百多个死囚都行尸走肉般僵硬地蹒跚挪动脚步,聚拢过来,举起光镐。

    这些被灵栖改造过的光镐,颜色不再是复青白的力能刃流,而是呈现一种黏糊糊的,橙色中带有血丝的诡异状态。

    大汉惊恐万分,这是什么情况?黑牢里不光囚犯性格扭曲,连管理员都有虐杀的喜好么!

    下一刻,橙色光刃起飞,大汉被活活吓晕过去。

    当然,其实他身体是被治疗属性的光刃修复回来,只不过精神上还误以为自己要被分尸呢。

    解决这个小插曲,灵栖全身放松地站定,两臂上举,再对死囚们发号施令:

    “接下来,把多余的元气留给我吧,算是打扰我吐纳的补偿。”

    扑扑扑,死囚们纷纷调转光刃,对准灵栖身上穴道位,准确地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