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2半路
    一个时辰后。
  
      地下黑牢的底层,躺倒一圈形容可怖的凶恶大汉。
  
      他们肌肉虬结,纹身醒目,体型或壮硕巨大,或矮小萎缩,甚至还有身上植入了各种武器,工具,简直群魔乱舞。
  
      但这些人现在一个个都四仰八叉地烂泥一般,呼呼大睡。
  
      那是元气消耗到低点,身体不由自主地产生疲惫,沾着地面就睡着。
  
      只有灵栖神采奕奕,清爽照人。
  
      这帮囚人吵扰她打坐休息,现在却把过剩的活力都贡献出去,也算将功补过吧。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白斑沙漠的行星之肺......这一趟过去可有些费事了。”
  
      灵栖虽然失去了任意挪移地脉的权限,但区区跑路的活计她还是有大把手段可用。
  
      问题在于,现在灵栖必须得拖着个紫晶骷髅。
  
      这东西是自己前世遗骸,并且达到阴差阳错的炼虚级,比万年前最巅峰的时期还高出一阶!
  
      所以灵栖当前的许多法术,都影响不了这具骷髅,什么须弥芥子收纳法,举重若轻搬山术,统统无效。
  
      有一种最死笨的办法,找个什么运输器械来搬运,倒是可以。
  
      不过这炼虚境的骷髅,已经暗合某种空间规则,展示出的重量远超看上去的沉重,至少要以吨计。
  
      灵栖在没人的时候,还丢人地扛扛起来这骷髅走过几步,然后也就不了了之。
  
      这样的勉强扛起完全仰仗炼血境魅魔妖族的身体素质,没法假借任何法术辅助。
  
      所以了,当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只剩下用神识控制其行动。
  
      这也算是灵栖的特权。
  
      这具骷髅毫无疑问,就是灵栖的化身,不用加任何限定词。
  
      只不过现在灵栖能够发挥出来的神识境界有限,隔了两个大阶段,仅仅能够要求骷髅做出物理动作,剩下的庞**力部分还是没法动用。
  
      但眼下形式比人强,灵栖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
  
      灵栖一手搭在紫晶骷髅肩膀上,两脚漂浮离地,然后灌输意念:“我们走,冲出这座大坑。”
  
      蹬蹬蹬,骷髅两脚极快地跑动起来。
  
      速度其实相当快!
  
      哪怕是纯物理层面的蹬地,起脚,迈步,抓地,然后再蹬地......跑起来的速度已经堪比星河发展集团普通型号的制式飞行器。
  
      很快,灵栖视线的高远之处出现了一座银白金属穹顶。
  
      那末日坑道中被真知会作为监狱所修建的,隔绝监牢区与未开发区的关卡。
  
      “嗯,这个建筑格局,居然还利用了八荒微尘阵的些许皮毛?”
  
      灵栖看出来,此座关口表面上居高临下,是理所当然的防守结构。
  
      但真正的内涵是,步入八荒微尘阵的人,越往深处走,整个的体型,力量,法力都会逐渐变小,而且是毫无察觉地变小。
  
      等感觉到不对劲时,才会恍然发现,自己身边已经都是巨大的砂砾颗粒,实际上那不是砂砾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
  
      但这个渐变过程实际上还是符合某些规律的,精通术数法阵之人,占据好正确的方位,就能产生上风打下风,上坡打下坡的优势。
  
      眼前的这座关卡,就是依照此规矩选址,把守在进出囚犯的要道。
  
      如果遭到进攻,关卡所受到的攻击强度将会无形间减少十分之一。
  
      相反的,从关卡城墙向外打击,威力则陡然提升十倍。
  
      一来一回,就是百倍的差距,再穷凶极恶的囚犯也一筹莫展。
  
      然后,灵栖看风景一般地走马观花而过:
  
      “选址选的不错,我们过去吧。”
  
      紫晶骷髅根本就没有任何停顿,保持原来的跑步姿势,节奏,顺便像撕纸一样闯进穹顶。
  
      想想看,炼虚境的大高手,在什么情况下会凭借本体神躯去冲撞?
  
      那只有是决死时刻,不择手段的时候。
  
      所以了,灵栖这所谓的“只能控制骷髅做些物理层面的动作”并不是放水之类。
  
      相反地,此乃凶残至极,壕无人性,丧心病狂,掀桌摔碗的暴行啊!
  
      也亏得这些监牢壁垒的构建,暗合了八荒微尘阵居高临下对比倍增的规则,灵栖骷髅冲击监牢城池的威力被大大缩小。
  
      而就是这缩小百倍的破坏力,也呈现出了“障壁被像纸一样突破”的效果。
  
      否则的话,一千层地下黑牢非要炸上个一千次,高调得不能再高调。
  
      所以灵栖在看出这要塞选址颇得精妙,防护力大大超乎一般水准后,反倒认为是件好事。
  
      因为这样子突破后之留下个一人大小的通洞,不会太张扬嘛。
  
      说起来,其实这千层黑牢的每一层大小估计也就是跟当初痴皇商会的地下牢笼规模差不多。
  
      先前灵栖指挥骷髅奔跑的地带,是未开发区,比千层黑牢最底部的穹顶距离差距相当远。
  
      所以灵栖骷髅才在跑了十来分钟后得以窥见地下黑牢的最底部壁垒。
  
      可是真正进入黑牢内部,那一千层摞起来的绝对距离比不上未开发区域的一半。
  
      所以了,灵栖最后这顶破一千层穹顶的壮举,其实只发生在几分钟以内。
  
      好多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没注意到是什么东西窜出来,顶上去,一骑绝尘,只留下贯通监牢两个对穿大洞。
  
      而灵栖这边,在高速上行过程中虽说也没刻意避免撞到倒霉鬼,但能躲开的也都尽量躲开。
  
      毕竟这种情况下,撞上什么人就绝对是开花散架,到时候挂着一身肠脏肚腹的零件下水跑路,也太邋遢了些。
  
      实际上,以灵栖的反应速度跟操控神识的功底,这些小细节都不在话下。
  
      但偏偏,已经突破了地下牢城900多层,只要一眨眼功夫就能跳出末日坑道区域,从此天高地广任意跑的时候......
  
      灵栖撞上了碰瓷的。
  
      那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有些呆呆笨笨的男孩。
  
      此人灵栖很面熟?
  
      他就是第三新东宿市中出现过的七个观察者之一,看似其貌不扬,实则令灵栖产生莫名其妙地威胁感的,来自炼金院的腼腆男孩威尔。
  
      灵栖想起来了,这几人是来押送心术不正的天草进黑牢的。
  
      罪名先是男扮女装偷看洗澡,然后才是为了修炼魔功肆意杀人之类。
  
      谁叫当时的头号受害者,天真纯洁的慕仰雪仙子毫无遮拦地一口叫破那卑鄙恶心的天草所犯恶行呢。
  
      居然会对那么率真无邪的女孩唐突,真是任谁都忍不住把这条罪行重点处理。
  
      好吧,暂时先不谈别人的事了,灵栖撞上威尔少年的过程这小子真是巧得诡异。
  
      威尔这种唯唯诺诺,一看就像欺负的生涩小男生,穿过监牢地带肯定被那些囚犯们吹哨撩骚,哪怕隔着栏杆也丝毫抵挡不了囚犯们的霪威。
  
      他其实正是因为胆怯,所以没敢跟随众人一路进到末日坑道深处,想在表层等候的。
  
      但没想到的是,哪怕前几层的牢房,关押的罪犯也非同一般。
  
      实际上,这里层级的安排更多地是按照实力划分。
  
      浅层牢房里的犯人,或许实力上讲不如中、底层牢房强悍,但他们罪行之恶劣,三观之黑暗,绝对不会比死囚们差。
  
      甚至可以说,深层的罪犯实力强大,某种程度上还等级分明,有些规矩,都是心机深沉,暗怀图谋的枭雄。
  
      可在表层监狱,就混沌不堪,乌烟瘴气,鱼龙混杂,谁都不服谁,污言秽语满天飞,恶行抬头不见低头见!
  
      好吧,稍微正常一点的人待在这里一分钟都会疯掉。
  
      偏偏威尔这小子又很不经吓,被囚犯们腔慑几句就手忙脚乱,居然触动栅栏机关,把自己送进了跟凶恶囚犯同笼的境地......
  
      嗯,这里的监牢栏杆从外面打开相对方便。
  
      毕竟作为名义上的“混沌裂隙区”,不少历练者喜欢特殊的玩法,花点资源交易,潜入黑牢,进行一场无遮拦无规则的搏杀也是很刺激的事。
  
      当然,这些从灰色渠道进来找刺激的历练者,也等于默认了“生死勿论,后果自负”的条款。
  
      层数靠上的牢房里,名义上关押的都不是死囚。
  
      但既然送到了这座混沌区域的特殊牢房,那他们的待遇实际上也就很难保证。
  
      没有希望,甘于堕落的情绪非常普遍。
  
      因此无视各种牢规,生冷不忌,作死为乐的囚犯不再少数。
  
      刹那间,几十条大汉和癫狂的笑声就包围了四眼小少年威尔。
  
      就在黑牢的监控系统中即将出现许多不可描述的画面时,监控系统本身也被“不可描述”了。
  
      那是灵栖兜风般地牵着骷髅向上跑,顺带把黑牢里建筑都撞毁导致。
  
      顺便,她也在冲到整个黑牢的倒数第999层,正数第一层的壁垒瞬间,看到了威尔少年。
  
      “是你小子?”
  
      “那个背后有东西,而我当初却推算不出来的小废物?”
  
      “不过现在我已经晋升炼血境,更有炼虚境的前身遗骸伴随,这一次应该能发现些端倪。”
  
      于是乎,灵栖在彻底冲出末日坑道区域的瞬间,多甩了了一下袖子,分出一缕飘带绑在四眼少年威尔腰间。
  
      忽!仿佛做梦一样,威尔少年前一刻眼前还是是一群满脸横肉,胡茬张狂的恶汉,下一刻就觉得天旋地转,全身失重,如坠云端......
  
      “这是什么感觉?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莫非是受到太激烈的打击,大脑都混乱了么?”
  
      威尔眼里只有不停翻转的天地,耳里只有呼啸起伏的风声,就连身体也轻飘飘的,跟刚刚身陷牢笼,面对群囚的场面完全衔接不上。
  
      “难道说,是我已经遭到难以想象的不幸罹难,而身体感官自我保护而产生大量的幻觉?”
  
      “完了完了,我的人生结束了......”
  
      可悲的少年,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而灵栖和她那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跑步骷髅,却毫无征兆地,被自己一缕轻纱带来的少年,给带了个跟头!
  
      “什么!”灵栖陡然一惊,全身戒备!
  
      她自从来到地下坑道里,协调八荒微尘阵眼也好,探寻前世骷髅也好,撞破黑牢壁垒也好,都是一一种轻松平和的态度进行。
  
      虽然这过程里却是发生许多麻烦的事,但灵栖都没真正打起精神来戒备。
  
      某种程度上她反而有着一种放任一众宵小来,就看看你们能弄出什么幺蛾子的玩笑心态。
  
      毕竟一个练血境魅魔,一个炼虚境的骷髅,理论上整个星球上她都能横冲直撞。
  
      可就是那个四眼少年,在昏迷过后,周身猛然产生一股深沉如渊的阻力,把练血境的灵栖跟炼虚境的骷髅,都活活扯住了......
  
      “是返虚境!”
  
      “在这少年神识中留下了印记,能分出法力来干涉?”
  
      灵栖瞬间看透了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意外之来龙去脉。
  
      因为当年她在这个层次上,所见识的手段套路都是如此,轻车熟路。
  
      “也好,这是个机会,就来看看你背后究竟是什么人,鬼鬼祟祟。”
  
      灵栖半点也不慌乱,倒是有些兴奋跟跃跃欲试:
  
      当年她也是返虚境啊,跟不少同级乃至高过自己的道友,谈笑风生,切磋道法。
  
      往事历历在目,经典难忘。
  
      今天遭遇此等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以炼血境挑战可能是返虚境的神秘高手,重温旧梦,倒是一桩趣事。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