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3星术
    威尔周身产生的一顿阻力,其实是因为有大能意志穿透过来,产生的空间能量密度改变,有点类似紫晶骷髅周身产生的那种超乎目测的沉重质量。

    而它的体量并不足以牢固地把灵栖跟紫晶骷髅拴住,只不过是让这份阻力变得大到不再能够轻易忽视而已。

    所以了,灵栖只是稍微调整一下骷髅的发力模式,变急速狂奔为负重前行,那威尔小子就又被拖动起来。

    “不知你是何方道友,但切磋也要找个雅地,这边乌七八糟的耳目众多,施展起来不够尽兴。”

    灵栖有模有样地执了礼,过程中骷髅的脚步从未停止。

    他们一路朝着白斑沙漠的方向前进,只不过碍于紫晶骷髅的局限性,没有飞行,而是沿着地面全程趟过去。

    有水就直接潜下,踩着河底泥地,有山也直接蹬过去,无视任何障碍。

    然而在灵栖发出交流意愿后,威尔少年却没了声息,又回到被拖着随波逐流的状态。

    “还像故技重施,装死充愣?”

    灵栖一笑,前段时间她境界不够,推算不出威尔背后大能之所在,也就算了,今天的灵栖可是今非昔比。

    实际上,她已经估测到,就算用现在炼血境的实力,窥视威尔背后之所在也很费工夫。

    但是身边还有个炼虚境的紫晶骷髅呢!

    返虚境比炼血境高一层,而炼虚比返虚又高一层。

    灵栖一缕神识融合进紫晶骷髅,这具遗骸悚然回头一瞥!

    活脱脱是恐怖片的桥段呢。

    不过灵栖的遗骸可不是什么怨毒邪恶的凶鬼,或者喜欢搞恶作剧吓唬人的幽灵。

    那一瞥乃是灵栖自己通过骷髅的视线去观看威尔身边蹊跷。

    她控制主动施展法力做不到,但被动的看,听,接触,感知能力则没有问题。

    还是那句话,紫晶骷髅对于灵栖来说绝不是什么“傀儡”,“部下”,“好用的法宝”。

    有些法宝器灵,一生出来,甚至对主人撒娇耍蛮,或者逗乐耍宝,不误正业,不肯苦修,忠诚度没的说,同步率叫人想挠墙。

    还有些魔道法器,生出的神识就桀骜不驯,只认利益资源不认主人,忠诚度堪忧,这样的家伙修为越精进反倒越叫人忧心警惕。

    而紫晶骷髅跟灵栖之间,不存在什么“同步率”,“忠诚度”,“好感度”一类的概念。

    紫晶骷髅那就是她的本体一部分,不可分割。

    对于她当前不能完全发挥骷髅威能的现状,类比之下就好似人有半身不遂的毛病,是大家都不想要的结果。

    要解决这个现状,就得想象它是病,得治。

    通过进补,休养,调理,治好了就皆大欢喜。

    现在灵栖通过炼虚境骷髅的视线来观察威尔周身动静,果然发现了那团法力印记,历历在目,无处可藏。

    “停下吧,我们好好处理这件遗留问题。”

    灵栖携紫晶骷髅落到一座山峰的山洞里,把威尔也安顿下来。

    以前灵栖想要对这小子做什么探查手段,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打断她

    但如今有紫晶骷髅坐镇身边,那些异常巧合就没有出现,一切普通自然。

    “灵魂之触。”

    灵栖分出了一份神识,刺探进威尔身边的法力印记。

    她这招原本是留着给自己拿返虚境遗骸的,只不过没想到这遗骸居然升级到了炼虚境,所以就望尘莫及。

    但对付仍为返虚境的,那躲藏在威尔背后的神秘家伙,则是刚刚好。

    虽然差了一个境界,但灵栖发出的神识玄奥比通常炼血境的神识探测手段高明许多,绝对足以突破返虚境的神识闭锁。

    “魔导院三大创始人之一,巫药王阿尔丰斯?不过你遭遇大敌追杀,身躯被毁,是神魂意志,寄托在拥有一丝血脉的后人身上。”

    “不过饶是如此,那个谋害你的强者,依旧手段威胁,所以这个后人,得到你的好友,同为魔导院创始人的大占星师,爱德华法力庇护。”

    “至于魔导院的第三名创始人熵无筵,乃是一名能量生命体,只管搭建管理组织,统合几大修行派系的沟通,并不参与你们之间任何恩怨纠葛。”

    灵栖神识交流这团印记,立即了解许多背后秘辛。

    比如那魔导院体系尚未被真知会统合成学派,而是自成文明的时代里,巫药之术跟观星占卜都是辅助学科。

    那个时代里真正属于中流砥柱的,其实是黑魔法一类,催动魔力塑能,才是高楼大厦的核心钢筋骨架。

    其他占星炼药,咒纹语法之类,都是或巩固基础,或保温防火,装饰材料。

    然而在黑魔法文明最强盛的时候,也就是其他被压迫的派系反击之时。

    那个时代,引起一股潮流,所谓“猎杀魔女”。

    其间的细节已不可考,至少灵栖能知道的是,阿尔丰斯跟爱德华的敌人,就是魔女一族幸存者。

    而在这个炼金文明打得支离破碎时候,真知会使者出现了,搭建新的体系,平息各种纷争,组建炼金院。

    恰好能量生命体的技术,最擅长大开大合的能量掌控,能够完美替代黑魔法学派的作用,因此一拍即合!

    炼金院的三大创始人,就代表了药术,观星,跟魔力能量掌控。

    至于原本最强势的黑魔法派系,被归入了混沌盟一类,残存的魔女一族也从此销声匿迹,秘密隐藏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与我何干?”

    以上信息都是附赠背景,灵栖没兴趣深入了解,也不打算多管闲事:

    “那个什么魔道院的道统,是跟我修仙体系完全不同的文明,连里面人物名字都一个个那么拗口,懒得去搭理。”

    “不过道友你这观星占星一门的修行路数倒是有些趣味,拿来与我探讨一番罢。”

    言罢,灵栖催动法力,咄咄逼人,竟是要挑起事端。

    她当年也是返虚境,而且性格颇有些外冷内热的意思。

    光从其做出只身一人返回母星对抗魔灾,放弃经营多年的洞天法宝,就能看出这位骨子里也是特立独行。

    虽说现在灵栖的炼血境比返虚境底了一层,而且是舍弃内丹的“有境界无内涵”的样子货,但眼前的这团法力印记也不是什么真正高手。

    如果能够把这团返虚境法力收为己有,那用来加强与紫晶骷髅的联系是最适合材料。

    咔嚓咔嚓!

    灵栖神识与这团法力的比拼,引发了识海中的空间对撞,仿佛有什么隔绝两个不同世界的无形障壁,在寸寸龟裂。

    本来这团护持威尔少年的法力,是以逃跑保命为第一要务,绝不会与危险硬拼。

    可现在身边有境界高过它的紫晶骷髅坐镇,跑是跑不掉了。

    而灵栖所输送过来的这团神识,虽然论品质要低一些,但运行方式十分老辣刁钻,明显是经常与人争斗博弈养成的厮杀习惯。

    嗡......

    无形识海的交战处,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秃头白胡子老爷爷。

    他是“大占星师”爱德华法力的化身。

    这个化身不会沟通交流,没有自主意识,仅仅是机械地执行某些法术的一套禁制。

    所以此化身感受到来自灵栖的威胁,二话不说就是一串星图秘法施展出来,无需任何客套。

    星辰之力互相拉扯,灵栖只觉得一缕神识被扭曲旋转,似乎要湮灭在无尽星海中。

    “神农策,寰宇篇,万星归宿,溯本追源!”

    就在这股星辰之力汇聚涡流,要完成绞杀的时刻,灵栖催动神农鞭法,霎时打开新局面。

    她的动作如虚空间的舞蹈,长袖与飘带层叠如莲,朵朵香莲的花瓣拨开。

    但实际上,这些轻纱薄袖的每一根纤维,都是按照神农鞭的路数,在梳理那簌簌星力。

    冥冥之中,仿佛有仙乐渺渺,随着灵栖身形起伏合奏,是那些组成衣袂的法力,按照神农策提供的路数,在拨动虚空的琴弦。

    仅此一招,方才还威压滚滚的星辰漩涡之力,被梳理成分门别类的细腻彩线,绞合进组成灵栖古典宫装的丝丝缕缕中,平静祥和。

    “原来如此,我已经对你们观星占星之法,有所了解。”

    灵栖再度回复端庄优雅的站姿时,周围已经没有任何战斗痕迹。

    这座孤零零的高崖上,浊风残云纷扰依旧,追逐那灰蒙蒙的落日轮廓,扬起灵栖衣摆和发梢。

    母星还是那一番破落的末日景象,似乎永远不会转机。

    但是灵栖的淡雅宫装上,出现了些许若隐若现的星路图案,微弱地变幻明暗,仿佛有生命在呼吸,如泣如诉地吟唱些神秘的故事。

    那是灵栖攫取了“大占星师爱德华”用来保护威尔的星辰法力。

    毕竟这份法力只是无根无底的一团“外送”,灵栖铁了心要收了它,结果不会有悬念。

    而神农策先梳理再镇压吸纳,只不过是减少法力和时间消耗的窍门而已。

    同时,有神农鞭的梳理,从学术角度上也能够对法力的来龙去脉,细节构成进行一定程度的解析。

    “这炼金院文明的观星术,原理是收集宇宙星辰的动向信息,预测未来时空间可能的走向。”

    “因为星辰之力的传播速度,是远远大于其活动后,产生因果逻辑事件到达观测者所处地点的。”

    “而在知晓大势之后,想改变结果,就需要未雨绸缪,同样做出很多看似不相干的事,结果一待时机来临,就组合一起,发挥效能。”

    灵栖略作思绪:

    “所以这门道统生效时的一切逻辑条件都仿佛巧合,很难逆推出背后操纵者之所在,把纷纷扰扰的模糊算计运转到极致。”

    “他们仅仅利用星辰自发运转时产生的因果大势,而不主动改变任何过程因子,仿佛置身事外。”

    “反观我所知晓的修行道统中,跟星力有关的法门无不是积极主动,要么是大多是接引星辰之力融合自身的降星术,要么是主动释放神识法力,与星辰沟通交易的祈星术,甚至为无数星宿编撰星宫神职,赋予它们祈愿之力。”

    比如说二十八宿,北斗七星,紫微帝星,天煞孤星,等等大有来头的星宿名称,其实原本就是独自闪耀的外域恒星。

    但被赋予了名号后,等于在虚空之间打造一条愿力之墙,墙壁朝外的一面接引星辰之力,墙壁朝内的一面接受无数修者或者凡人的祈愿功德。

    而星辰之力在结合了各种祈愿,神力,法力之后,在墙上的投影,就是所谓诸天星君,星官,星宿。

    降星术与祈星术,八成的功夫都用在了与“愿力之墙”打交道上,讨价还价,进行交易,收获各种属性的星辰法术。

    而观星术,则是把星辰之力当做长江大河,你兀自滚滚东流,我在岸边取一瓢饮,或者浣洗衣裳,搭建水车磨坊,两向无事。

    “观星术法力温和不留痕迹,没有察觉的话固然永远不会被针对,但是一旦被准确盯上,就很容易吸收转化,最适合我的情况不过。”

    灵栖扫视一眼衣摆上的星路图案,心情大好。

    有这份星辰之力做铺垫,她沟通紫晶骷髅时更加顺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