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4漱玉
    保护威尔的占星法力被抽走了,这孩子马上就出现一种四肢发冷,两眼翻白,似乎要魂飞魄散的迹象。
  
      那是寄托在他身上的祖先“巫药王”灵魂碎片,在没有法力固锁的情况下,要顺应自然地堕入轮回了。
  
      “都被打得只剩下这点残魂,连自保之力都没有,还坑害自己后代......混成这样还苟延残喘个什么劲啊。”
  
      灵栖对这些变化看得一清二楚,勾勾手指,就把这缕残魂收进自己识海。
  
      稍微扫视一下残魂中携带的信息,里面全部都是干巴巴的炼药心得,方案,过程之类,拥挤得没有半点余地再去安置神智。
  
      等于就是一本古书,并没有自己的意志。
  
      也难怪被寄托的那个后裔小男孩整天迷迷糊糊地。
  
      他想要按照学院里的课本步骤做什么东西,立刻就会被脑子里冒出来的奇怪想法给改变,莫名其妙地添加或减少些素材跟步骤。
  
      结果弄得两头不对,既没有达成宗师祖先神奇的药剂特性,也没有完成学校指定的基本功效,是名副其实的废材。
  
      可偏偏,这孩子背景神秘,有创始人暗中安排许多优遇,因此虽然干啥啥不行,但学级里安排各种福利活动却总是少不了他。
  
      此等莫名其妙的特权,反而让他遭到同级生的鄙视跟排挤。
  
      同时,那份占星法力,本意上是保护巫药王的,对于威尔小子来讲是双刃剑。
  
      占星法力属于偏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偷鸡摸狗,暗转天运的的手段,它把“保护巫药王残魂不要灭亡”作为第一要务,付出的代价就是“寄托着诸事不顺也无所谓”,只要没遇到生死危机就可以。
  
      如此一来,才能既满足最低要求,又不显露任何后台操作的痕迹,避免吸引到真正强大的宿敌,比如魔女一族的窥视。
  
      不过,这位暗棋少年倒霉催的遇见灵栖,也是回天乏力......
  
      某种程度上讲就算炼金院的祖先阿尔丰斯跟爱德华两位本尊绑在一起碰见现在的灵栖跟紫晶骷髅,恐怕也讨不到好。
  
      简略地扫视一趟巫药王残魂,灵栖退出神识。
  
      这份残魂里的信息,她暂时用不到,也没什么兴趣。
  
      炼金院中的魔药学理论,很多都叫人摸不到头脑。
  
      比如,在月环食的那一天,找一枝同时孕有花苞、开着花朵并长着成熟果实的苹果树枝,从顶端数第六片叶片,可以当成配制隐身药水的容器。
  
      种种诡异苛刻的限制条件,弄出奇奇怪怪的魔法药剂,几乎找不出规律。
  
      当然,灵栖先前已经跟威尔见过一面,也稍微接触了些他所携带的各种半成品魔药原料,分析出炼金药剂的核心原理。
  
      那些变羊变蛤蟆变猫头鹰,变大变小变隐身的药剂其实是远古异兽接受宇宙星辰投影,在身上自然生长魔纹后,呈现的本能特技。
  
      把诸如蜘蛛眼睛,蝾螈尾巴,老鼠第三脊柱的骨灰,淹死蝙蝠后储存666天的尸水......一类东西被事先制备好,存储为药水,药粉之类,临到用再通过各种手段混合,施法,就可以发挥效果。
  
      同样道理,各种灵魂契约,是魔鬼,魅魔的种族天赋,也是生下来就具备的,没什么书面程序。
  
      或者连施法程序也打包进来,直接制造魔法卷轴,任何人一撕就能生效。
  
      想要制作契约卷轴,材料也是从各种魔族身体的部件中提取,跟那些野兽魔物归为一谈。
  
      炼药的材料,甚至包括人类,和一些号称生命形态更高级的,天使,神灵,精灵。
  
      无论你是何等生灵,能够诞生下来都是全宇宙的星辰之力投影下来,形成馈赠。
  
      魔导院的法术,是收集那些妖物身体部件,研磨出具备种族本能,星辰之力的最小轮廓,再把它们当成法力运行的模板。
  
      这样制造的药水药粉,扔出去后注入法力激发,就形成各种效果各异的魔法了。
  
      总之魔力是发动机,药粉是设计图。
  
      魔导院的魔法师们,修行起法力来并不需要给每一个魔法都死记硬背一个魔力驱动回路,仍旧只需储备纯粹的魔力即可。
  
      这也是为什么观星术成为魔导院重要的分支之一,因为某种意义上讲观星术才是一切炼金魔法的指导,掌握宇宙各种星辰之力的特点。
  
      如果是不晓得魔导院一脉各种流派的本源的初学者,一定会被浩如烟海的药剂匹配,蒸馏时间,施法细节搞得头壳爆炸。
  
      这些繁复多变的炼金条例十座图书馆都装不完,什么去魔法学院学习魔法,只是听起来浪漫,不得要领的话苦不堪言。
  
      可是“巫药王”能够脱颖而出,是发现了另一个路数:“发掘自身所潜藏的星辰之力”。
  
      每一个生灵的诞生,并不是单一的星辰之力馈赠。
  
      它们都是全宇宙的一切存在,时间,空间,能量,物质,所谓广义的“地水火风”,每一种因素分出一点,糅合而成。
  
      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具备宇宙的雏形,都是无限潜能,就看你能不能激发出来。
  
      这个潜力包络万象,通常意义里的“特别能打”,“特别聪明”,“特别敏捷”都是小菜。
  
      如果能彻底激发出星辰之力,甚至连命运都能掌控。
  
      而巫药王在发现了这一道统后,就给自己也激发了一个星辰天赋:
  
      “药王血脉”。
  
      此血脉是让后代运用任何药剂,实现效果翻倍。
  
      而且该血脉还是可以通过修行升级的。
  
      一开始是简单的“吃有增益效果的药,对自己效果加倍。”
  
      后来就逐渐变成“对别人使用也有加成”,“毒药药性反而增益”,“血液可以融合任何性质相冲突的药剂”,“血液可以提升炼药材料品质”等等一些系列不去当药师都对不起自己天赋的强力血统。
  
      所以了,威尔小四眼别看他现在被祖先坑的够呛,不过一旦让他成长起来,能够自在地跟脑内祖先残魂相处,自由运用药剂知识,再加上药王血脉的觉醒,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那是在没遇到灵栖的前提下。
  
      如今这个一无所有的小男孩只是刚睡醒似地惺忪揉眼,疑惑地看着正在打坐的灵栖。
  
      “你是谁......啊对了,我记得刚刚是在监狱里?还有,还有......”
  
      威尔男孩猛然惊醒,回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发抖。
  
      “没事了,我路过救了你,现在正犹豫是该继续带着你这小拖油瓶,还是放任在这里自生自灭。”
  
      灵栖起身,拍打拍打灰尘,似乎一副准备出发的样子。
  
      威尔也急忙爬起,跌跌撞撞地追上来:
  
      “别丢下我!这里那么荒凉,又危机重重,我一定会死掉的!咦,为什么我可以一下子想到这么多,以前我一定没法这么顺畅讲这么多话......”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少年。”
  
      灵栖扶着紫晶骷髅,开始离地悬空。
  
      刚刚捕获的星辰法力,终于发挥作用,紫晶骷髅竟能够行使些简单的轻身法术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做回真正的自己,你会发现从前受过所谓行拂乱其所为的磨难都是资粮,你的本领,超乎自己想象。”
  
      “比如,哪怕你尚无独自在荒野闯荡的自信,至少身上残留的药剂里,打信号召唤队友的手段总是有的吧?”
  
      “不过我毕竟从你这里得了好处,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就把脚下这座山峰赠与小友吧。”
  
      言罢,灵栖两袖一展,雪白的飘带化作瑞气千条,盘旋包裹了整座山峰。
  
      随后,这座山峰缓缓地缩小变矮,如冰雪消融。
  
      仅仅一炷香的功夫,山峰已化为平地,而包裹它的纯白瑞气,也逐渐变回实在的袖子。
  
      灵栖一拢手,从这团仿佛睡着的白莲花苞般包裹的袖纱中,取出一枚玉简。
  
      “这是提炼了整座山峰内岩的玉料精华打磨成的玉简,里面有你家族先祖留下的药学道统。”
  
      “那位先祖原本是以一缕残魂形态存在,但你修为尚浅,根本无法容纳它共用识海。”
  
      “我现在把残魂中遗留的信息全部存入玉简中,同时还搭建了个防护法阵,你若是有什么想问的东西,就直接与它沟通吧。”
  
      灵栖如白葱的两根手指,如夹棋子般钳着这枚玉简,朝威尔脑门一按,玉简簌地没入少年额头,毫无迟滞。
  
      少年之觉得全身发暖,灵台清明,略一动念生疑,就有流畅柔和的信息呈现出来,如沐春风。
  
      他尝试性地伸开五指做屏风状,掌心就出现个清澄光幕,灵巧而坚固。
  
      灵栖出手,简约而不简单。
  
      若是有同时代的修者,仔细观摩这枚看似稀松平常,只包含了信息载录跟防护功能的玉简,会被细节中流露许多宗师气度所折服。
  
      实际上,灵栖在鼎盛时期真就是算是个知名人士。
  
      能让他亲手炼制个小玩意,不必是多么贵重的法宝,只需占个名头,便是很有意义。
  
      这就相当于民间的大书法家,给题个字什么的,讲出去也是一桩美谈呢。
  
      可惜威尔小子自然识别不了太多的内涵,他只是发自内心地感觉:好厉害,好帅气!
  
      小男孩目光朦胧,禁不住想起这番出行所遇见的各大修行派系弟子,都是那么光鲜亮丽,气质超然。
  
      而自己从小接触的魔导院,文献艰深晦涩,药剂材料诡异复杂,就连身边同学们对自己也总是欺负,鄙夷,冷漠......
  
      “厉害的姐姐!我想跟你学仙术!”
  
      少年终于忍不住,大声讲出心中所愿。
  
      可惜灵栖早已御风远去,只在滚滚浊云间留下淡淡清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