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5少天
    紫晶骷髅的炼虚品质法力能够动用了,其意义可不光是乘个风跑个腿那么简单。

    灵栖终于可以对它施展最初去寻找这具遗骸的目的了:补魔!

    嗯,准确地讲,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填充法力空虚,乃至......用这炼虚境的法力来重新凝聚雏丹。

    她先前把魅魔本族的妖丹舍去,送给青蛟老仙提纯青龙血脉。

    现在就得到境界高出整整两个大阶段的炼虚法力,可谓峰回路转。

    而且这份法力本质上讲乃是灵栖自留的压箱私房,只要神魂灵识对上号,不会有任何排斥反抗的忧患。

    当然,法力境界太高,本身就是一件难以跟灵栖当前血统兼容的问题,不过细水长流,仅仅提炼一丝御风程度的法力,问题不大。

    灵栖就这样一边朝着白斑沙漠方向飞行,一边提炼些许的炼虚法力,试图凝聚新一枚雏丹。

    平心而论现在紫晶骷髅飞行速度其实跟脚踏实地地跑路速度差不多,仅仅是不再颠簸,也不会隔三差五地爬山涉水路况多变了而已。

    接着这路上的三五天时间,灵栖就安安静静地汲取一丝御风余韵,纳入经脉。

    这些法力,要以凝聚新的雏丹为主,等有所成就再反馈自身,争取一举在下一阶段逆转魔道路数,重归仙途。

    当然,这些宏大目标短时间内不可能达到,如果按照修行界常规的时间计量来看,少则十数年,多则上百年都有可能......

    然而越是这样前路遥远,越是不可急躁,否则心神不宁之下,更加容易被纷乱的念头蒙蔽,错过晋升机缘。

    三五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灵栖在这短短的过程中也没发生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只是一身气度更为稳重了些。

    她与那紫晶骷髅站在一起变得自然很多,仿佛理所应当,没有违和感。

    而这一女子一骷髅所面对的,就是白斑沙漠上咆哮不息的,仿佛接通了地府跟天庭的巨大龙卷沙暴。

    此地气势最为恢弘,不过在真知会的资料里,这里可以说是安全度最高的地方。

    除了一圈大风暴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妖魔怪兽威胁,或者离奇诡异的现象。

    可灵栖在眺望这座超级风暴的时候,眼中的神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丰富:

    “久违了......当年修行界排行第一位,仅仅百年内就硬生生将曾经执仙道牛耳万年之久的苍麓剑派挤下神坛的,凰少天下!”

    没错,这座白斑沙漠,也不是个简单的地带!

    甚至可以说,在灵栖所知道的远古时期,乃是风云起伏的中心。

    她喟然感慨,不由得又想起当年的修界轶事。

    白斑沙漠在远古时代,乃是人类的皇城所在。

    嗯,就是汇集天下百姓,三教九流,从王公贵族到贩夫走卒应有尽有,包容万象的人类皇城。

    人间的帝王,跟仙道修者之间,总是有所隔阂。

    一方面,修行中人看人间沧桑如同劳劳碌碌的蚂蚁。

    他们被许多繁杂俗世蒙蔽双眼,一生在苦乐红尘中翻滚,末了都落到同一个下场,灵魂归地府轮回,身体化作尘土泥浆。

    令一方面,人间各种阶层的百姓看修行中人,又是各有千秋。

    普通百姓求救苦救难,中层商农求风调雨顺买卖兴隆,上层权势却认为都修行者是招摇撞骗,或者说“你们有这么大本事,怎么不来辅助朕?”

    于公来讲,修者法力高超,做些利国利民的事情轻松写意。

    比如开山挖河,普通民夫万人劳作也得三五七年,还不算吃喝拉撒后勤保障,而修仙高手拼得闭关修养三个月,未必不能一气呵成。

    于私来讲,一个王朝征战四方,扩展疆土,能有仙道中人行使杀伐的话,弹指间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哪里还要行军粮草那么麻烦!

    但在长远看,修行者都是出身人间,繁盛的人口基数非常有意义,并且许多高深境界的晋升,不是闷头枯坐在山中就能领悟,必须游走红尘,见证酸甜苦辣,世事变迁,方能获得机缘,磨砺心境。

    两个阶层互相依存,彼此间又难以彻底同心同德地融合,正如阴阳两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替纠缠,生生不息。

    就在这种仿佛亘古不变的纠缠似乎将要永远持续下去的时候,一个名为“凰少天”的男人出现了。

    这家伙本来是苍麓剑派的一个弟子,为人桀骜不驯,一张臭嘴到处得罪人。

    偏偏他在修行方面又是个天才,进境神速,特别是剑法方面简直超凡入圣,屡屡利用剑术挑战境界比他高的对手成功。

    因此这家伙哪怕人缘不好,但在门派里还是有不少师长为他说话,帮他挡枪,护犊子。

    可就是这样的娇惯,仿佛让凰少天此人愈发肆无忌惮,到了后来简直是专门挑选一些修仙道统中列为禁忌的事情对着干,堪称鬼见愁。

    终于有一次,凰少天居然想到“去人间做皇帝”这样的玩法,并真的执行了。

    而此时的苍麓剑派也终于忍无可忍,将其逐出师门,断绝关系。

    接下来,就是凰少天风生水起传奇的开始,以修行中人的武力,心力,推算,眼界,统领凡间轻而易举。

    不过在内政方面基本稳住局势之后,想要更进一步提升实力终究还是要走上传播道法的路数。

    然而人间的特点是人多,但素质参差不齐,还受到纷纷扰扰的俗事叨扰,很难集中精力跟时间去做那些枯燥的修行。

    凰少天就给他带领下的人们传授这样一门道法:蜃景还真剑。

    此剑法专攻肺金脉络,而肺脉是专司人体与外界交流的系统。

    这一系统不单只口鼻,还包括全身毛孔气孔。

    更高深的境界,连神识孔窍,眼耳鼻,以及脑海深处神秘的松果体也归属于这个系统管辖。

    一般修士,只要你还身居能够孕育生命的宜居星球,就绝对要按照“肾为先天之本”的原则,把根底巩固,万般修行皆以肾水脉络为起始。

    这是无数先贤大能总结的定理,亿万年间任何打算挑战它,妄图开辟一番新局面的修道先锋无不碰到铁壁,自取其辱,被坚定的现实教训。

    可是凰少天偏偏就是又一个挑战者,他开创的蜃景还真剑,干脆越过无数基础,直接就要把肺脉与外界“交流”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那怕是以肺脉为根基,那些基础的毛孔,口鼻,统统略过,直接走上激发松果体,感知遥远天外,乃至其他次元节点透露过来能量的路数。

    也就是所谓“开脑洞”。

    凡人不就是摆脱不了欲求,烦恼,羡慕嫉妒恨,攀比,优越感,懒惰享受么?

    修习“蜃景还真剑”,喷出一口真气,就能幻化出种种心中所想的愿望,看得见,摸得着,真实无比。

    因为他们确实是用一口真元气息化形而成,不是通常幻术制造的虚无缥缈梦境,所以算不上“醉生梦死,自甘堕落”的魔功。

    想要梦想变得更真实,更绚丽,更质感充足,也是需要刻苦修行的。

    只不过这门道法的每一次进步,都能实实在在地让修行者看在眼里,触在手心,特别激发积极性。

    某种意义上讲“金生水”,等于他们是把幻想变成现实,缔造出了真实的法宝,财富,实力,寿元。

    不像大多数修行路数,闷头苦修,坚毅忍耐,十年八年不见成果,太考验毅力。

    当然,假如仅仅如此,蜃景还真剑也不过是二流道法,激进速成,必然缺失敦厚基础。

    不过凰少天此人专门为了推广这个道统,打通了一道通往外界次元节点的缝隙!

    自此,修习蜃景还真剑的无数子民用来沟通外界的肺金脉络有了专属的汲取灵气的井池,堪称无上特权。

    这是凰少天个人实力的至高体现,别人再怎么眼红也无话可说。

    作为当时的凡界皇城,凰少天的道统扩大起来堪称星火燎原,数十亿的子民纷纷拥戴,哪怕个人素质参差不齐,光凭数量也是一股宏大伟力。

    道统成了气候,凰少天的特立独行还是不减当年,他给统治下的道统取名,也不叫什么门什么宗什么派,直接就称为“凰少天下”。

    “凰少天下”最鼎盛的时期,几十亿的人口每个人都能自行喷吐蜃景,进行还真,缔造出堪比其他门派法宝级的专属器件,无拘无束。

    而这样的人口多了,反过来更能增强次元缝隙对其他世界元气的吸纳,良性循环,蒸蒸日上。

    区区百年时间,凰少天下的存在似乎就要挤压传统修行门派,让那些所谓的“隐忍苦修,磨练心境”很累很麻烦的传统都见鬼去吧。

    但是也就是区区百年时间,突然有许多大能心血来潮,预测到将有魔灾降临。

    所以无数修行宗门倒也没空去管“凰少天下”的野蛮生长了,把精力都放在逃遁的计划上。

    凰少天当然也是预测到了魔灾降临的。

    不过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架打的他,居然也老老实实地筹备起逃遁事宜......

    有一点倒是不得不服气,凰少天下确实实力超强,强到不可思议。

    整整几十亿的人口啊,响应当时的皇帝凰少天的号召,齐心协力催发蜃景还真剑,忽地就把整个皇城,包括他们自己,都化作精纯的元力神光,穿过次元缝隙,迁移去了其它次元。

    其时,经过上百年的蜃景还真道统建设,整个皇城都是宛如仙境,各种砖石泥瓦都不见,全由璀璨如宝石的次元灵气凝固而成。

    甚至每一个小石子上都具备细微法阵和工艺美术痕迹,那些都是无数子民们内心美好愿望所化,鬼斧神工,精雕细琢。

    而就是这些伟大辉煌的文明,来的神奇,去的也方便,统统在亿万子民一念之间化作流光,迁移走了。

    曾经的辉煌王城,光影浮夸,连不少仙道中人飞行路过时都连连皱眉,斥责凰少天这小子为了出风头搞出严重“光污染”。

    不过在此次大迁移后,连一丝一缕的光华都被搬走,只剩下大量粗糙苍白的余烬,瞬间铺盖下来,形成滚滚沙漠。

    而那处次元缝隙,也在凰少天下的子民皆尽迁移后,蓦然消失,只留下莫名形成,盘旋不息的飓风障壁。

    好吧,虽然大好人间就这么消失,遗留的苍凉景象颇为忧郁伤感,但总体来说算是件好事。

    毕竟把数量最多的平民基础都拯救下来,没让更多百姓受到魔瘴戕害。

    反倒是诸多古统仙道灰头土脸,简直跟那些居住在蛮荒海岛,未能融入皇城人类大文明的凡人差不多。

    凰少天下虽然带走了几十亿人,但整个星球遗留下来的一些生活其他区域,未受蜃景还真剑“开化”的人类也差不多有十亿。

    第三新东宿市的幸存者,其实也是来源于此。

    那么,纠结谁算是真正的“原住民”还真不好说。

    “都过去这么久了,追忆那些也无甚意义,我还是把离开母星前这最终的后手,行星之肺金的节点布置好。”

    灵栖落到白斑沙漠的大风暴前,两臂伸展,那层层叠叠的衣袖与飘带纠缠聚合,又凝聚成长鞭模样。

    随后,她闭目冥想,气息沉寂,半个时辰过后,神农鞭周围呈现出五彩绚烂的迷幻光影。

    赫然正是“蜃景还真剑!”

    此门剑术在当年的远古算不得什么秘密,毕竟是几十亿最凡俗的人口都被普及的道术,灵栖自然也是用得出。

    不过蜃景还真剑的真正核心在于它能够沟通凰少天专属的次元缝隙,有了这些条件,才是缔造出凰少天下的正宗顶级功法。

    现在次元缝隙没了,灵栖回忆出来的剑术只能称为“蜃景”,做不到还真。

    但她还是把此剑凝聚到十成火候,璀璨无匹,随后一把将它投入进了大风暴。

    如泥牛入海,不见声息。

    是这样吗?

    至少灵栖在眺望片刻后,表现是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