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6风云
    真的行星之肺,指的应该是大气层中翻滚不息的风云。

    山陆盆地的温差引动轻清肃降,形成风云变幻,是为“土生金”。

    而大气对流携带**,到了气机感应之所降下滋润甘霖,汇聚成湿地、湖泊,是为“金生水”。

    但现在大气中都被魔瘴所囊括,乃至整个太阳都成为魔瘴之源。

    本应生活在高空罡气层中的极光精灵纷纷堕落,是没法指望它承载行星肺金脉络的功效了。

    而凰少天下遗留的白斑沙漠之暴风,其起源就是无数万民修行“蜃景还真剑”的产物。

    这是一门金系道法,是要全力巩固肺脉,运行蜃景真气,再从口鼻,全身毛孔,乃至脑海神识的松果体,那无形间沟通无数次元节点的窍穴喷吐出来。

    当年凰少天下的人全部遁走后,留下的最后一道还真剑意,愿望应该就是蒸发掉那座次元缝隙,避免有魔瘴渗透进来。

    现在这股残留所化的暴风,如果能够让它消散掉,重新纳入大气层的风云循环,就能够给星球之肺金脉络注入新鲜活力。

    灵栖投入暴风的那一柱蜃景剑气,就是要在潜移默化间引导里面的气流重新铺盖天地,跟已经布置好的其他四系后手呼应协作,为母星改天换地。

    当然,眼下这五行布置都只是个雏形,灵栖在外域星系获得新的机缘,自然会回馈母星,促进计划逐步进展。

    现在,灵栖心中一颗大石头放下了,可以轻松静坐几天,就等那星河发展集团的定期巡航船到来。

    于是乎,她回到魔化森林处,跟妖妮等一帮小朋友汇合。

    远远地,就听见森林里有好多女孩子的欢声笑语的声音。

    而目光之触及,都是百无聊赖的男子汉们,无精打采地擦拭狩猎武器,或者静坐冥想,或演练武艺。

    “发生什么变化了么。”灵栖找到妖妮一行人的帐篷,询问情况。

    “你终于回来啦!”妖妮一把扑进灵栖怀里:

    “高手你跟这森林里的老大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出来以后这个森林里的魔兽们,全都变成二货了?”

    妖妮跟其他女性冒险队是跟随灵栖进入过青蛟老仙的半步洞天的,因此她们见过灵栖跟老青蛟的比斗。

    虽然具体的情况这些打酱油的女娃们看不懂,但双方一定达成了什么交易,这点大家都明白。

    现在女冒险队也放出了半步洞天,跟其他男队员们一起参加狩猎,就发现了许多变化。

    妖妮拉着灵栖走近森林外围比较热闹的地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指给她看:

    “我们的狩猎园变成游乐场了!”

    只见森林里的兔子老虎,刺猬大象,一个个都弯眉笑眼地一张滑稽脸,风骚斜视着前来狩猎的冒险者。

    如果有人做出瞄准姿势,或者举起武器,它们就演技浮夸地捂着胸口,掐着脖子,原地转一圈,然后躺倒下去。

    过一会,这些动物们还是会周身浮现出翠绿光芒,化成一颗颗飘散的光球。

    不过光球们不再会进入狩猎者身体,而是飘向森林深处的迷雾地带。

    所以了,这种闹着玩一般的“狩猎”,已经让男人们觉得自己被愚弄,再也不肯严肃认真地准备什么武器,磨砺刀箭,去玩这些滑稽的过家家。

    而女孩子们,却被憨态可掬的小动物们逗得停不下来,纷纷去跟小动物嬉闹玩乐,无忧无虑。

    灵栖见状,莞尔一笑:

    “是青蛟道友,已经完成了青龙血脉的提纯,自然不必再利用你们分散蟒蛇血脉。”

    “实际上,如果不是我临走前拜托它照顾你们,你们现在应该应该已经被送客了吧。”

    话音刚落,果然周围一阵灵气涌动,是那青蛟老仙显形出来:

    “呵呵,前辈哪里话,多亏前辈提携,我才突破了万年瓶颈,也是见这些后生仔们活力热情,就陪他们玩耍了几天。”

    他化身长袍飘逸,潇洒绝尘的帅气老者,一见面就向灵栖抱拳行礼:

    “恭喜前辈胜利归来!区区不才,在洞天里已经感受到整个星球的气脉畅通起来,底蕴后劲在源源不断地积累,就知道前辈已经安置好一切!”

    不过礼数才施行到一半,青蛟老仙注意到灵栖身后的那具紫晶骷髅,神色凛然一肃,禁不住呆愣半晌,不可思议地颤声询问:

    “这是......炼虚境?离合道也仅有一步之遥的绝顶高手,远古时代最顶级的宗门掌教也不过如此?”

    “而且它跟前辈气息似乎丝丝入扣,不分彼此,已经完全炼化了,这是何等的大宝藏!”

    灵栖离开不过短短几天,就有如此奇遇,青蛟老仙对她更加崇拜不已。

    然而作为当事人,灵栖自己却谨慎起来:

    “我对这具遗骸的威能,万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平时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还无所谓,但此行去到众目睽睽之处,就有怀璧其罪之嫌。”

    外面的世界,似乎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比如威尔小子身上就有返虚境高手留下的印记,现在青蛟老仙也是一眼就看出紫晶骷髅的不凡之处。

    如果紫晶骷髅还是灵栖自己所熟悉的返虚境,她倒也不介意背着遗骸到处跑。

    但炼虚境就比较夸张了,简直如黑夜中的萤火虫,无论躲在哪里都那么拉风,那么耀眼。

    “还有几天闲暇时间,我就把这件事处理下。”

    灵栖催动占星法力,给紫晶骷髅蒙蔽上一层屏障。

    占星法力最擅长模拟自然,让一切法术的存在感够降到最低,不留痕迹。

    一旁的青蛟老仙是何等眼力,马上猜测出灵栖的意图,急忙献宝:

    “前辈,我这里有些小小粗料,不妨笑纳。”

    他取出几方乌漆漆的木板,外表好似陈年的生铁,但内里乙木之气浓郁。

    “嗯,此物不错,我的前身虽然化作人形,但根源仍是植木之属,你这存留万年的乌玉铁木,对于沟通两个躯体的法力流动很有帮助。”

    灵栖不客气地收纳几块乌木板。

    她以法力挪动木板,覆盖紫晶骷髅周身,再继续催动炼制,将其打造成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要完全掩盖住炼虚境遗骸的气息,也不是短短几分钟能够做到,这番炼制又是过去几天。

    等盒子完成了,也就是定期船即将来临的日子。

    说起来,装遗骸的盒子,那不就是棺材么?

    咳咳,其实不过如果不刻意强调盒子里面装的乃是一具遗骸的话,灵栖这么清丽脱俗的仙子背上它,任何人的第一印象并不会往棺材的角度想。

    它更像是剑匣一类的载具,只是上面没有任何雕饰,材料也如同黑铁,粗陋得很。

    不过修行中人千奇百怪,灵栖这个样子已经算是相当平常。

    妖妮早已等不及了,简直每分钟都仰头看着天空:“劫机劫机!高手快带我们去搞个大事情!”

    “好了,别急躁,我们这就出发。”

    灵栖对青蛟老仙点点头,后者也笃定不言,只是略微点头回应,表示自己会处理好光复母星的后勤准备。

    就这样,一行人重新登上由烨良辰的驾驶的飞行器。

    还有那群以来自各个星区来此历练的后生们,也是要赶定期船的班次,回到真知会主枢纽,再各自返回家乡。

    四只魅魔跟烨良辰的小队,看上去也是平平常常,跟其他返乡的年轻人没有两样。

    一路无话,飞行器降落在魔瘴烈日的轨道空间站最外层。

    这里就是定期船即将停靠的港口。

    现在此地已经非常热闹,有海量历练者,还有先前跟灵栖见过一面的年轻观察者们。

    锻真,慕仰雪看到灵栖的一身宫装,飘逸出尘的新形象,都是眼前一亮:

    “果然你是长生宗的前辈吗,来到这混沌裂星域执行特殊任务的吧。多谢你的指点,我们在修行领悟方面获益良多!”

    灵栖微笑慈祥,客气还礼:

    “的确,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一个阶段,但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几位小友与我都是一见如故,得闲我定会去你们的山门拜访。”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急急忙忙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地喘喘而至:

    “等等我!呼,呼,总算赶上了......啊,高手姐姐也在!”

    是威尔小子,他果然不负灵栖的看好,独自闯出了荒野,跟其他小伙伴汇合。

    “高手姐姐,我上回说想要学习仙道法术,不知你是否听到了?”

    威尔有些拘谨地问。

    “不曾记得。”灵栖平静回答。

    “嗯,我就知道。”威尔听到这样的答复,神情反而放松许多:

    “同样的问题,其实我跟同行的观察者也资讯过,果然我们出身不同,你们似乎不很认同高鼻梁蓝眼睛的我去修行你们的道法。”

    “其实我在独自走出荒野后,也发现自己变得跟过去不同了,发现许多事情只有靠自己想办法,不应该妄自菲薄,处处求人。”

    “我今后的目标,就是把魔导派系的法术,也耍得像仙门那么潇洒......总之,谢谢高手姐姐的指点!”

    威尔脸蛋红扑扑的,正是这个年级男孩应有的活力满满。

    灵栖也微笑回应:“有空的话,我也会拜访魔导院的道友,切磋交流。”

    时间就在这些不温不火的寒暄中慢慢流过,突然灵栖身后传来妖妮那惊诧莫名的声音:

    “船来了!哇啊,好大!”

    一艘圆盘形状的超级太空母舰,仿佛突然降临般,在一团模糊的光影晃动之后,显现出庞大身躯。

    母舰形象类似空心圆环,只不过外围的“环”状结构非常宽厚。

    这环状结构也不是连为一起,而是由六艘形似椭圆三角的飞行甲板,虚围成环状。

    它简直跟一颗星球那么大!

    不,随着这母舰漂浮迫近,大家发现它其实比很多行星还要大得多。

    比如近在眼皮底下的灵栖母星,就仅仅够塞入环状母舰中心空位的空间。

    而现在,真正处于环状母舰中心位置的,是一团由邪恶光影组成,大小跟常见的行星星球一般规模的......胎儿?

    这胎儿蜷缩着四肢,周身被光晕环绕,一如在母体中蛰伏的小生命。

    但它偶然会睁开一丝眼皮,瞳仁扫视之下,所有人后背都是陡然一寒:

    好暴戾的眼神!

    这是一个胎儿应有的目光吗,简直是深渊中爬出的恶魔,仇恨,残忍,凶暴,嗜血......

    但它现在周身被六条硕大的能量光柱钳制,每一根都是星球半径粗细。

    实际上,那超级魔胎周围所弥散出来的光晕,正是为了抗衡这些光柱所释放。

    否则的话,众人毫不怀疑六根足有灭星威力的光柱,就是为了杀灭此魔胎而出来,乃是全力催动,根本没有仅仅钳制了它就满足的意思。

    所以说,不是真知会恪守推行通用法,才抓捕这只魔头,而是它们根本没办法彻底杀灭它,才打算将其投进魔瘴烈日监狱。

    “又一只棘手的魔头,要被流放到魔瘴烈日的死牢了。”

    身边有人议论纷纷:

    “虽然在仙闻联播上经常见诸此类报道,不过果然亲临现场才最有震撼力!”

    “没错,能够直面这些魔头巨臂,对引动气血潮流,感悟斗战之道也大有启发!”

    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因为超级太空母舰而感到震撼,而是因为母舰所钳制的大魔头前所未有而激动万分。

    这些真正来自权贵家族的子弟,应该也都是乘坐定期船来过,见过世面,不会露出惊讶的态度。

    相比之下,妖妮小太妹就有些瑟瑟发抖,悄悄拉动灵栖衣角:

    “额,没想到定期船居然有这么大!我们还是不要劫持它了,低调地扮成返乡客搭便车也不错......”

    她是偷跑出家族的熊孩子,搭乘的还是架半成品穿梭蛹,某种程度上这位魅魔公主反倒成了正宗小土老帽。

    “我也觉得,这一次定期船押运的魔头非同小可,连带得船上承载保卫力量也必然要超寻常。”

    烨良辰也态度模糊起来:

    “不知高手你怎么看?”

    灵栖负手而立,淡漠如常:

    “嗯,不错,是头炼血期的魔头,跟现在的我是一个等级。”

    “就是这样才有劫持的价值啊,不过抢艘船什么的也就玩玩而已,我是魔族之体,再想提升实力靠静坐吐纳得成百上千年......”

    “不过吞噬血食,黑吃黑,则能够快速积累力量!”

    灵栖提了提身背负形似黑铁棺箱的木盒子,整装待发:

    “这只魔头,你们处理不得要领,还是交给我作为资粮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