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7潜行
    真知会的定期船,肯定是要先把所钳制的妖魔送进魔瘴烈日,才会来接纳新乘客的。
  
      所以灵栖想要对那只大魔头有所图谋,就不能等到跟路人们一起上船,又要单独行动了。
  
      她默默走去空港建筑的阴暗角落,一转身不见了。
  
      再度出现时,已是强行催动法力飞行于虚空间,落到那条超大的母舰外壳上。
  
      灵栖是半跪着着陆,长吁口气,显得相当疲累。
  
      超长距离的飞行,有九成法力都用来承载背着紫晶骷髅行动。
  
      而从骷髅遗骸中提取的丝微法力,都用作凝聚新的雏丹,不会作为他用。
  
      所以了,如果灵栖从现在起得一直寻找新的法力摄入源,吞魔食鬼,没法单凭静坐吐纳就自给自足。
  
      其实这也是修行达到此境界的常态,无论仙道魔道,都该积极去寻找天材地宝,血食资源,才能在寿元将尽前累积足以冲击下一境界的底蕴。
  
      灵栖在母舰外壳上观望片刻,发现有小型飞行器在不时往返巡逻。
  
      如果能搭载这东西,就省得在比一般星球还巨大的母舰跑来跑去了,那就非得动用法力不可,很累很麻烦。
  
      瞄准一个时机,灵栖纵身跃起,抓在了艘飞行器上。
  
      此时她只需施展一个小小的遮光障眼法,就完全隐去身形。
  
      同时,那具通常重量数吨的骷髅,在得到乌木棺椁装载后,只需在棺木上运转举重若轻法术,就可以将重量大幅减轻。
  
      如果有必要的话,灵栖可以让自己跟棺木同时变得毫无总量。
  
      不过越是接近这个“无”的极限,耗费的法力就直线上升,并且实际上也只能无限接近“无重力”,不可能真正到达。
  
      再加上有紫晶骷髅这额外消耗法力的大户,所以灵栖要想较长时间维持这种状态,就把重力调节到一个正常人的程度刚刚好。
  
      飞行器一番巡航后,就回到母舰内部。
  
      同时,大量其他飞行器也纷纷归航复位。
  
      那是母舰即将进入魔瘴烈日的轨道,实施魔头流放工序。
  
      覆盖了魔瘴烈日的重重轨道基地在逐环打开,迎接母舰进入。
  
      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毕竟那母舰是堪比星球的庞然大物。
  
      灵栖从飞行器落下,继续保持潜行,一边观察母舰内部情况。
  
      这母舰内部倒是并非如想象那样单调。
  
      能量生命体特有的审美特征,一般把任何东西全都由银白金属跟纯白陶瓷组成,说好听点是整洁简约,说难听点就是冷冰冰的。
  
      不过灵栖所见这艘母舰中,不乏大量贵重木材,宝石,雕塑成无数神像,美景,山水,史诗故事的雕塑。
  
      这里面杂糅了六大修行体系**有的文明气息。
  
      比如许多山水写意,云雾飘渺,园林构图的走道风格,能给长生宗弟子心旷神怡的静思亭榭。
  
      而斗玄门,宅第深远,喜以险峻山岭,汹涌海波,飞禽走兽为装饰,跟长生宗有所渊源,但侧重点不同。
  
      鬼神会的喜好,是许多名人头像雕塑,有的神圣宏大,有的凶狠猛戾,有的嬉笑怒骂各有千秋。
  
      以及,各种奇特生物比如人面鹰身,人身狼面,各种图腾偶像,威严归威严,但许多鬼神雕塑摆在一起位未免太过阴森了些。
  
      代表魔导院的布景是各种几何星图,环环相扣的行星轨道模型,以古朴的金铜打造,缓缓运行,如同机械钟表的内部结构呈现出来,神秘而悠远。
  
      以及,就连代表混沌盟的布置都不曾遗漏,在墙角的底部,雕塑了代表死亡,混乱,绝望,黑暗的骸骨,触须,毒虫,眼球等一系列形象。
  
      这种形象固然让人不舒服,但不得不否认,它们比那些一眼就能瞧出雕塑者表达的东西更吸引人。
  
      因为任何物质都是双生共济,表里相承,那些黑暗,堕落的东西或许更能直探心底的真实。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些暗面,才促使大家向往光明,朝高处攀登吧。
  
      灵栖边走边看,不急不躁,竟是享受起游览博物馆的乐趣。
  
      那充满各种文明特征的布局地段,乃是客房区。
  
      也就是装载了搭乘母舰去往“混沌古战场”的自费历练者。
  
      随着灵栖越过这一区域,母舰内的布置又逐渐朝着简单高效的银白风格转变。
  
      她也不问询地图之类,就是根据感觉那股来自被禁锢魔头的邪恶能量波动最强烈的方向走去。
  
      母舰虽大,但毕竟不是迷宫,不会刻意设置弯弯绕绕迷惑人的回廊。
  
      何况灵栖对阵法之类也有涉猎,哪怕是真正弄出迷阵也难不倒她。
  
      说起来,随着灵栖深入那魔头禁锢之所,的确可见守备愈发森严。
  
      但其中全是以数量堆砌起来的中低端守卫,大多数是自动运行的自走炮台,人形武装等。
  
      还有少数的能量生命体担任指挥官,运筹帷幄。
  
      反正真知会在能源体量方面是财大气粗。
  
      它们甚至可以直接吞下一颗无人星球,把矿物提炼出来,只要是无机造物跟能量回路,都能数以亿万计地批量生产。
  
      但是具备独力智慧的天然生命体就非常宝贵,无法用数字表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魔瘴烈日的特性。
  
      越是强悍战力,境界高端者,就越难以抗衡魔瘴烈日辐射,变得精神错乱,飞蛾扑火。
  
      反倒是境界平平常常的人,即使在相当近的看到魔瘴烈日,也不会迷乱,最多是觉得害怕,惊恐,因自身渺小而深深无力。
  
      所以了,这搜母舰里是海量海量海量的中低武力,配上不要钱般的能源储备,但并没有真正以一当千的高端修者。
  
      灵栖觉得此等条件下不劫了这船,还真对不起自己远古以来就担当一个高端门派太上长老的身份。
  
      何况背后还背着一具炼虚境的遗骸,这个家伙论起境界就足可以镇得住远古时期前三大顶级门派的场子。
  
      所以了,灵栖是何等老辣角色,若是存心用起隐身法,根本不用担心母舰里那些探测装置的扫描。
  
      此外,母舰堪比普通行星的巨大体型,也注定其内部交通不可能靠走路,或者常规交通工具。
  
      这里遍布能量传送阵。
  
      灵栖只试着通过几次传送阵,就发现不少好处。
  
      省力自是不说,每次传送过程中还可以施展秘法,窃取到不多不少的纯粹能量。
  
      这些能量性质温和,量虽大,却无攻击性,都是民用设施。
  
      灵栖把它们纳入身体脉络,味道是淡如白水,不过胜在量大管饱。
  
      这吞食能量的法门,并非仙道手段,乃是魔族的脾性。
  
      而所谓“味道”指的也不是舌头品尝,而是一种能量流经脉络的触感。
  
      灵栖把主观好恶放置一边,来评论这种行为的话,那对魔族躯体而言,果然是具有强烈情感的灵魂,特别是修士那携带强力神识法力的灵魂最为美味。
  
      不过这种事情灵栖应该根本不会去考虑。
  
      倒是黑吃黑的话,以同为魔族,特别是作恶多端,扭曲邪恶的法力为食,口味不会太好,跟补益比不上仙道神魂,但也不会差了。
  
      两者相比较,仙道神魂就好似精雕细琢的糕点,用料考究,火候适宜,养分均衡,是雅致到极点的奢侈品。
  
      而魔族恶魂,就是大油大腻,多放咸盐多放辣椒,烟熏火烤大吞大嚼的重口味路边摊,十分考验消化能力。
  
      可你若是接受了这种吃法,过瘾之处未尝就比甜软柔糯的尊贵小点心差了。
  
      就这样举重若轻地游历了小半艘母舰,灵栖终于在六口超级能量巨炮中之一的检修站探出头,再度进入宇宙空间。
  
      现在,那头诡异魔胎近在眼前。
  
      而魔瘴烈日其实也在视线上方不远了。
  
      层层叠叠的恒星轨道建筑都已经敞开闸门,为迎接母舰进入留出通道。
  
      “嗯,果然有些说道。”
  
      灵栖这个距离上也感受到了来自魔瘴烈日的蛊惑巨力。
  
      这感觉类似于她在母星夺回遗骸时,面对源古魔瘴烈焰的危机感。
  
      不过那个时候只是些许残火,令人想要拔腿就跑。
  
      现在则是巨大的整颗恒星,跑都跑不了,反而要被深深吸引,跟魔火融为一体,获得永生。
  
      “幸亏我跟这魔焰是老对手了,许多性质都有所了解,不会着了道。”
  
      灵栖冷静压下心头躁动,既不催发魅魔躯体的本能力量去抗衡魔焰蛊惑,也不会顺从它为所欲为。
  
      而是把来自炼虚遗骸的法力运行起来。
  
      这紫晶骷髅可是曾经在魔焰中淬炼万年,历尽磨难,而从未屈服,这才守的云开见日明,重归灵栖怀抱。
  
      当然,用拟人化的比喻来形容它也不甚准确,首先它不再有神魂依附,是客观上没被蛊惑的条件。
  
      其次,这骸骨没被炼化也跟灵栖前世属于木头疙瘩一枚,只知木讷地吐纳法力,从未参与门派恩怨纠缠有关系。
  
      这紫晶骸骨的硬件积累非常扎实,才抗得过万年魔火侵袭,但如果再过一万年,结果如何便说不好了。
  
      灵栖这番运转法力,其实也是相当凶险。
  
      因为来自紫晶骸骨的法力,境界虽然高深,但总量十分细小。
  
      没有足够的法力护身,那灵栖身处宇宙空间,内部物质压力,外部真空窒息,以及不断接近魔瘴烈日而导致的高温辐射,都会对她造成严重伤害。
  
      并且就连魔瘴烈日的蛊惑之力,那紫晶骷髅的些许法力也仅仅能够抵挡外围,真要是接近烈日表层,灵栖连同她的遗骸都搭进去。
  
      “我应该庆幸,二次凝聚雏丹的进展缓慢,所以当前实际境界不算太高么。”
  
      “不然到了成丹阶段,恐怕老早就会沦陷了。”
  
      灵栖表情还是淡然,不过额头见汗。
  
      她现在支撑身体不要崩溃,看起来仿佛没用多大力,实际上就跟初入山门的准弟子扔进油锅熬炼差不多,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
  
      不过她是这种状态,那被钳制着的胎形魔头只会更加难过!
  
      并且,靠近到这种程度,真知会的母舰也已经受不了了。
  
      现在是环绕烈日轨道建筑的最里侧,再往深处去的话,便无法逃出魔瘴烈日吸引。
  
      而押送魔头的母舰也停止了继续前进,开始变形。
  
      六部钳能巨炮扭转发射角度,好似收拢的伞骨,能量光柱就是辐条,把胎形魔头朝着魔瘴烈日方向推送。
  
      那魔头就处于伞柄的位置,随着伞骨撑开,无可挽回地堕入了魔瘴烈日引力圈。
  
      而这大魔头,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它一开始是怒目圆睁,发出直击灵魂的恸哭,凄厉幽远......但一点都不会给人可怜的感觉,而是充满诅咒,谩骂,恶毒侮辱的负面波动!
  
      而且它也无视了真正中不能传声的规律,直接刺入到心灵,脑海,挥之不去。
  
      这轮灵魂音波震得整艘母舰里半数防卫设施发生暴走,噼里啪啦地胡乱射击。
  
      灵栖站在炮口不远处,都险些受到波及。
  
      但真知会在应对这种直接伤害的减损手段也是经验丰富,那些破损的甲板隔层迅速分泌出乳白色液体陶瓷状填充物,好似有智能般,灵巧准确地修补了破损地方。
  
      而且魔胎的反抗也不甚持久,随着接近魔瘴烈日的距离深入,它的哭声竟然转变成笑声,笑得十分癫狂,十分野蛮!
  
      胎儿的面孔因笑容而舒展,舒展到了扭曲的地步,口鼻眉眼都随着面部肌肉都抽搐挪移了位置,乃至沿着头皮旋转游走,眼睛不再对称,嘴巴鼻子一左一右,眼睛眉毛一前一后,好似看不懂的抽象画。
  
      但从这魔胎笑声中传来的诡异法力无疑是更加强烈了,乃至先前钳锁它的能量光炮都发生异变,似乎有无数蝌蚪状古怪文字,沿着能量光柱在回溯漫游,分分钟寄生到母舰本体上。
  
      “情况有变,马上把光炮输出功率推到最大!必须立刻将它轰击到烈日监狱的引力圈内,然后全力撤回!”
  
      “不行啊,我们的主炮输出已经是极限,再超过预订输出的话,能量回路即将紊乱......”
  
      母舰各处传来纷乱的通讯声,似乎事件发展超出了他们掌控。
  
      而灵栖却在这时行动了。
  
      “小魔头,本来就奄奄一息回光返照,又是在真知会巨幅能量钳锁下,同时受到魔焰蛊惑而本我神识错乱......”
  
      “这样的条件若是还拿不下你,同时代的道友们听闻一定笑掉大牙。”
  
      “你就不要挣扎了,乖乖做我的血食吧。”
  
      灵栖脚踏能量光柱的边缘,款款而来,在这种烈焰与狂乱的背景下,踏浪前行而纤尘不染。
  
      在这个距离下,已经能够清楚看到魔瘴烈日的表面,种种千奇百怪的狰狞魔头,在翻滚浮沉,为魔火所炼制,呼之欲出,却始终不得逃脱。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