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59一炮
    灵栖轰出的光柱,当然不是撕裂粉碎摧毁一类的没有技术含量的法力宣泄。

    而是极有魅魔种族特色的超大心灵控制。

    索性整艘船上都是境界偏低的路人,灵栖以炼血境实力,爆掉一颗魔族内丹的投入,做到这一点并非不可能。

    实际上,灵栖这粉色光柱的辐射范围不仅仅是那艘巡航母舰,就连魔瘴烈日周围的上百层监测轨道站也被波及。

    仅此一招,可以说灵栖就把这个星域被真知会管控的局面颠覆了。

    她的心灵控制不是全权接管了所有人吃喝拉撒的麻烦行为,仅仅是在他们潜意识里注入了“灵栖说的话很有道理”这样的暗示。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我脑袋里好像收到什么远古声音的感召......”

    “真巧,我也是,我还以为是幻觉!”

    星际母舰的高层管理阶级之间,发生诸如此类的对话。

    “根据那个远古声音的提示,我们必须停止对这片混沌星域的开发,不然将会引发波及整个宇宙的大灾难!”

    “而且我们这艘船上所有能量生命体文明,有义务留守在此,按照远古声音的要求,守卫那颗硕果仅存的行星。”

    “让临时搭载母舰的乘客们,乘坐紧急救援艇离开吧,然后,我们要忍辱负重,独力承担整个宇宙的安危,哪怕葬身于此!”

    决定已然做出,母舰立即分离出一艘紧急救援艇,驶离烈日引力圈,冲向空港等候区。

    不得不说这艘母舰真的太大了,他们所谓的紧急救援艇,大概是整艘母舰的万分之一大小,但也足以装下数百万的人口。

    当然,救援艇的满负荷容量虽然达到百万,不过当前那些前来历练,尚未登陆的人员,加上空港上正等待归乡的人员全算上,也就是一万多人。

    于是乎,这艘特别有“飞船”应有样子的飞船,在地面众人眼中飞近,然后招呼他们上船。

    “发生了什么事?”

    空港的众人搞不清状况,他们只看到巨型母舰进入魔瘴烈日,然后上百层的障壁就合拢起来,里面发生的事情都无从猜测。

    现在母舰还没出来,却有一艘小了万倍的救援艇冲了出来: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救生艇底部发射出宽大的传送光带,一扫而过,就把空港候机坪的众人席卷而去。

    在救生艇的观测窗中,众人看到,包围魔瘴烈日的障壁再次打开,星际母舰缓缓驶出。

    然后母舰调转光炮,猛烈轰击起众人曾经历练过的“地狱星球”!

    “天哪,定期船疯了吗,为什么攻击那颗星球,上面应该有许多银河发展集团的产业?”

    “哼,从这救生艇来接我们,而不是母舰,就很说明问题了吧,一定是那个巨大的胎形魔头反戈一击,夺走了定期船控制权。”

    “不愧是混乱的古战场,好刺激啊!但我绝不可以害怕,要把这些经历当成见识,壮大自己的定力!”

    一帮不明真相吃瓜群众各种猜测,其中也包括妖妮她们:

    “没想到那么巨大的母舰居然都会被翻盘,魔族高手好可怕!”

    “不过说起来,我们也是魔族啊,打劫不了那个巨大母舰,但眼下的小小救生艇要是能收入囊中,似乎也不错哦?”

    “说是救援艇,但也能容纳百万船员呢,再也不用憋屈地待在禁闭室一样的穿梭蛹里了,我可以在星辰大海自由航行!”

    妖妮小太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不过使魔歌露却是冷静得多:

    “还不要了吧,现在一想起那个魔胎凶恶的眼神,我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的跳呢!”

    “而且没有那位灵栖高手坐镇的话,凭我们的实力似乎有些冒险。”

    “说起来,那位高手不声不响就消失了,我们被突然接纳进救援艇,都来不及招呼她......”

    歌露还在犹豫中,不想下一刻周围人群突然爆发出慌乱的惊叫声,无数惊恐的眼神和颤抖的手指指向背后的舷窗!

    是那艘发狂的母舰,竟然分出一条主炮,放出能量洪流追赶救援艇。

    而那捧能力光柱之中,甚至浮现出一张狰狞狂笑的大脸,简直匪夷所思?

    “果然是母舰已经被魔头占据了么?”

    “没错,那么丑陋,邪恶,凶残的笑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刚刚那头胎形魔头所拥有的!”

    全体乘员如临大敌,恰在此时,救援艇内部的通话设备也发出警告:

    “各位乘员马上停止灵气吐纳,救援艇即将开始空间折跃,全速脱离混沌裂隙!”

    这警告根本就是在救援艇被光炮追尾前吼出的,实际上几乎完全没有给乘员们闭气敛神的时间。

    实际上,正常的折跃程序启动前,全体乘员都要强制进入休眠,才符合操作流程。

    否则的话,非常容易造成乘员法力错乱,乃至肢体被撕扯残缺。

    不过现在是光能大炮都顶到屁股上,什么规章流程也顾不上了。

    而偏偏是跟这两大危机几乎同时并发的,还有第三个捣乱分子:

    “嗨,大家都听好啦,我宣布要劫持这艘船......喂,你们都别胡乱喧哗啊,这是打劫,都听我讲......”

    是妖妮在捅娄子。

    可是这种时候有谁会注意一个搞不清状况的小妞刷存在感呢?

    甚至有人心生怜悯:

    这是哪个家族的子女,尚未形成完整的世界观,就被送到这种地方历练,揠苗助长,遭遇突发情况,导致行为失控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所有人还是各顾各的,把鼓起勇气搞事情的妖妮晾到一边。

    “瞧不起我是吧?元磁极光剑,发动!”

    “紧急折跃程序,启动!”

    一片嘈杂的乱象中,救援艇忽地被拉长为一条扭曲光带,螺旋晃动片刻,蓦然消失。

    而跟在它后面的光柱,也是在与这片旋转扭曲的光晕相撞后,陡然转化了形态,改为环形具有弹性的能量回流?

    它旋转覆盖住救援艇离开时产生的空间漩涡,然后归于平静。

    在虚空中,默默出现一张婴儿肥似地大脸,正是刚刚救援艇乘员谈之色变的魔头面孔。

    当然,这种模样同样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尽管有着婴儿肥,但其丑陋扭曲的骨骼结构还是令人不舒服。

    不过此时的它似乎也不再张狂,而是闭目沉思着什么。

    与此同时,后面跟随的“发疯”的真知会母舰,也悄然平静下来,停止了主炮能量供应。

    母舰中,几位能量生命体指挥官沉重叹息:

    “原谅我们,孩子们。这也是为了第一时间引导混沌空间缝隙出现,并把它封锁住,才做出追赶举动,但愿紧急折跃过程中没有出现伤亡。”

    “是啊,我们得到远古神明的指示,这座混沌空间非常不稳定,不马上封锁它与外界的连接的话,魔瘴灾难将会波及整个宇宙!”

    “接下来,就由我们几个,虽然境界方面为了不被魔瘴干扰而相当低下,极不称职地担任了这座往返于混沌空间的母舰指挥官,来为延缓魔灾爆发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吧。”

    重重思维波动沉寂下来,那艘母舰开始默默地调转主炮,以及舰身上的各种小型能量发生装置,投射光柱到灵栖母星上。

    不过这样的能量投射并不是以破坏为目的,相反地,是将纯净能量流束准确地灌注进母星地脉。

    真知会母舰乃是有着吞星之威能的庞然大物,其日常储备的能量也堪比一颗小型恒星。

    这样精准的能量灌输,某种意义上是取代了那魔瘴烈日,给灵栖母星模拟出一颗新的纯净太阳。

    同时,灵栖之前布置的五行相生大阵,在纯净能量的激发下,也开始缓缓运行起来......

    这一切都是灵栖在施展了魅惑光波后,所安排好的暗示!

    那些执行行动的真知会母舰指挥官,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按照主观意愿行事,忙得热血沸腾,荣誉感满满。

    母舰的规模,足以把灵栖母星稳固地环拱在舰体中心,一如它们包围胎形魔头那样。

    不过这次不是禁锢,而是呵护。

    至于所谓的“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宇宙,阻挡了魔灾,替亿亿万万宇宙生灵负重前行,深藏功与名......”

    “我骗你们的。”

    灵栖就安安稳稳地待在救援船的总控制内,透过监控器笑看船上各路“险死还生”的历练者们议论纷纷。

    能量生命体们一根筋的行事作风,还真是很好利用呢。

    现在母星内部的后期管理,都在由真知会巨舰中的“指挥官”们调度。

    就连母星上残存的一些星河发展集团员工,也将由巨舰指挥官们亲口描述这项“伟大而无名”的伟业,兢兢恳恳来帮忙。

    这一点倒是不用劳烦灵栖再施展一次大魅惑术了,有时候通过别人半真半假地传播,可能比亲自忽悠还可信。

    而且进出母星星域的混沌缝隙也已经被封锁,还配上一位门番,也就是那位胎形魔头。

    这家伙的魔丹被夺,并且被灵栖毫不犹豫地爆掉,换取巨量法力,催发那忽悠了整艘真知会母舰的魅惑魔光。

    但是在魔丹中残存的一缕魔头神识,却被保留下来。

    他已经没有任何法力,单纯就是一缕意识,在见证灵栖的大手笔后,俯首称臣。

    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好说的,魔族之中本来就是强者为尊,你拳头硬就是有道理!

    转过头来,如果灵栖落魄了,比这魔头衰败,那它再来讨回前耻也是理直气壮。

    但灵栖是高手,不在乎这点小毛刺,那家伙有幸没死,就留作进出母星星域的把手好了。

    灵栖已经从这缕神识中了解了此魔头的来龙去脉。

    它乃是斗玄门派系所辖,某颗穷山恶水星球中,无数枉死的胎灵聚集而出的怨念。

    斗玄门旗下绝大多数武修世家都是有着严格的家族门阀制度。

    不光男人们从小在血与火中磨练,女子也是时时刻刻在争宠夺嫡的角斗中开辟战场。

    因此在风光旖旎的庭院底下,层出不穷的阴险毒计互相倾轧。

    而这样导致牺牲最多的乃是无数夭折的婴孩。

    胎形魔头就是在如此环境下,通过各种机缘巧合,悄然诞生,并且一步步成长壮大。

    “婴幼儿秉持先天大运而生,气血之强盛,其实比成人更澎湃。”

    “你曾经以这些纯粹而坚强的怨念为根基,屠杀了半个星球,也算对枉死的孩童们有所交代,但遭遇真知会镇压,就说明此间气数已尽。”

    灵栖发出神念波动,对这缕魔道神识频频劝诱:

    “我赐你一炮之威,泯去恩仇,让这一炮承载你的精神印记,同时再赐你一篇残魂维持神识不灭,避免轮回感召的道法。”

    “这发炮击是以纯净的能量组成,你在里面潜心修行,重新开始。顺便就帮我看守混沌裂缝的门童,今后只有得到我允许的人才可以通过。”

    以上就是灵栖偷天换日的过程,她骗了所有人,给母星星域留下休养生息的时间与空间。

    今后,这里将会再也无法通过混沌缝隙自由穿越,也不会有什么误打误撞的流浪者闯进来。

    至此,灵栖对于母星的一切布置总算告一段落,正式出了远门。

    接下来,她要以一个普通“混沌逃难者”的身份,来这认识这个更广阔的宇宙......

    以及,在此之前,先来收拾下妖妮搞出的烂摊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