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0假戏
    妖妮的元磁核心收纳了许许多多损坏的法宝灵识。

    她在朝救援艇内众人示威的时候,把所有灵识一股脑地释放出来。

    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周身布满光环层层叠叠,各自有运行轨迹。

    它们或刚正稳健,或神秘精巧,五颜六色,目不暇接。

    以灯光师的角度来讲,特效可打满分。

    但这些灵识们都既没有法力底蕴,也没有承载的实物宝器,真就是只能看看而已。

    然而就是这个“只能看看”的功能,也被大家忽视了,毕竟是在生死关头,没人有闲心看杂耍。

    于此同时,又是救援艇启动空间折跃的关键时刻,船舱里所有人陷入一片混乱......

    这种混乱倒不是说嘈杂,声音方面反而十分安静,只不过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砸得遍地狼藉。

    实际上,大家全都晕倒了。

    毕竟出来历练的都是一帮化气境的菜鸟,陡然卷入空间折跃这么大幅度的颠簸,身体会自我保护式地昏迷,防止神智错乱。

    这所谓昏迷的状态,就是全身自动把气血,神识都收敛起来,半点神念也不外放,成为一只把头埋进沙地的鸵鸟。

    只有一个人是清醒的,那就是灵栖。

    她从救援艇放出来开始,就一直待在主控室呢。

    虽说她是整个大骗局的始作俑者,不过“母舰发疯”和“魔头追杀”的戏码都是那些不明真相的演员们根据一条暗示自己发挥出来的,并没有她亲临指导,关系被摘得远远的。

    话说这艘能装载百万人的救援艇,也是相当庞大,整体折跃起来,有好多值得推敲的细节。

    灵栖就是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细细感知着能量的运行。

    真知会在个体修行方面总是不开窍,但制作出产品确实必属精品。

    比如这艘救援艇,既然是以“救援”为名,那就绝不跟“武装”之类概念多做牵涉。

    它把全部可以用到的资源,都放在了防御跟救援的刀刃上。

    内部各种医疗设施特别齐全自不必说,它的折跃程序也特别温和,特别人性化。

    虽然按照规章流程,在折跃前得向乘员们警告要收敛神识法力,乃至强制性地要求乘员进入深眠,但实际上就算你不遵守这一规则,救援艇也设置了安全措施,防止灵识跟法力撕扯迷失。

    大家然而哪怕安全措施再完善,世事难料,各种注意事项还是会事先说明,不遵守规定的后果自负,这点大家都懂的。

    灵栖就是在感知此艇能量运行方式过程中,习得不少妙处。

    此外,她也发现了船舱里妖妮的小动作。

    这孩子放出法宝残识后,也是昏倒过去。

    不过那些灵识们却没有被自动收回去。

    反而要被排斥出来。

    毕竟它们不属于妖妮的本体意识,只是寄宿的门客。

    不过这些灵识们却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由,以及纯净能量。

    要知道,当救援艇施展空间折跃的瞬间,那周围就已经不再是充满魔瘴的混沌区域了。

    所有人,甚至包括灵栖在内,呼吸久了遍布低浓度魔瘴的空气,自以为已经适应了那污浊的空间。

    但当他们真正返回到正常的世界后,才惊觉纯净的能量是何等的心旷神怡。

    而法宝灵识对此感觉甚至比活人们还要敏锐。

    它们都是等级较低的法宝灵识,不会自发净化外界灵气,也不能根据外界变化而重新调整内部灵力运行机理。

    在母星沦落的万年时光里,它们完全是被动地接受混沌魔瘴,为了让这丝神识不灭,勉强吸允着污浊瘴气。

    可今天终于得以脱离那个深渊苦海,法宝灵识们欢呼雀跃之情,简直无法抑制。

    如果用智商类比的话,这些小家伙仿佛出生未满月的小狗崽,懵懵懂懂地,喜乐都表现在外。

    如此,就是船舱中的情况了,活人全都昏迷着,一群法宝灵识在活蹦乱跳地狂欢。

    灵栖就是来收拾这帮捣蛋鬼的。

    “马上就要进入公共航道,即将与真知会交通枢纽直接接触,你们这帮小家伙不像被抓走研究就给我老实点。”

    灵栖对法宝们知根知底,也就没有任何试探,她板着脸呵斥,尽展同道高手的威严,如同老虎进了猫窝。

    吱吱......灵识们噤若寒蝉,微微颤抖着回到妖妮身边,老老实实待着。

    “嗯?”

    这一小小的动作,在老练的灵栖眼中却看出些端倪:

    “你们能够稳定地停留在外界了,而不是必须按照灵力运行轨迹来维持秉性?这可是必须在有恰当的实物承载才能做到......”

    她仔细观察众法宝灵识的状况,果然发现其中诀窍:

    “原来如此,是救援艇的生命修复系统在发挥作用!你们这些小家伙只具备了懵懵懂懂的灵识,但也认定为活物,在进行修补?”

    想来,能量生命体本来就是跟传统的物质结构有所不同,以他们技术开发出的系统,自然也会兼顾到本族受到伤害时的治疗手段。

    而且救援艇既然以专业著称,那么对于各种不同灵识在修复时所需求的特性,也把握到最细微的角落,可以说是完美修复。

    不过事情倒也没那么简单。

    修复法宝,特别是救援艇这种一根筋地追求完美地修复,消耗的能量远比看起来要大。

    说句不客气的话,单从法力运转的神奇程度上说,这里几百件法宝残魂的任意一件,都比这救援艇高端。

    所以现在救援艇表示出能够对法宝修复有作用,也是仅此而已,它的剩余能量并不足以完成这项伟业。

    任由这样消耗能量,一事无成不说,还会耽误运送乘员归航的正事。

    “嗯,难怪妖妮这丫头突发奇想,在生死关头还要干出劫持飞船的幺蛾子?没想到此飞船的治疗系统有特别妙用,真是巧了。”

    “既然如此,我就帮你一把,将劫船的事做得天衣无缝。”

    别人看妖妮是小姑娘胡闹惹祸,但实际上她是误打误撞选择了最有利的命运路线呢,貔貅天资就是与众不同。

    灵栖心中了然,没再打算叫醒妖妮,而是走到另一个方向,用脚尖踢了踢同样昏迷中的烨良辰:“快醒醒,老司机,开工了。”

    “额......”烨良辰昏昏沉沉地醒转过来,看到灵栖,陡然精神起来:“高手你果然也在船上!这么说来,我们是逃离魔头的追杀了?”

    “嗯,那件事怎么样都好,甚至可以说成是你技术高超,关键时刻操控救援艇逃离混沌星域,挽救了一船人。”

    灵栖转移话题:

    “然后你就争取获得取得这艘救援艇的拥有权,作为能量生命体本族的你,可以以正规的理由来做这件事,避免节外生枝。”

    烨良辰挠头:“连高手你也要帮妖妮胡闹吗?不过既然是高手提议,那就一定有道理,我明白了。”

    两人悉悉索索,一番窃窃私语,就决定好一系列计划。

    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开始陆续醒转。

    当他们逐渐从迷糊到清醒,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场大难,险死还生,无不喜极而涕,拥抱狂欢。

    就在这时,有好事者开始刨根问底,纠结在救援艇折跃的瞬间都发生了什么。

    于是,烨良辰出场了。

    他以一副很低调,很不想出风头的态度,承认是自己操纵了飞船。

    以及,很不添油加醋,很不悬念迭起地讲述了自己是如何与那魔头缠斗三百回合,最终不但巧妙摆脱,还将那魔头锁死在混沌缝隙的事迹。

    “当时救援艇出现时,是完全依靠自动航行程序来行动,我的其他同胞,恐怕都已经永封在混沌星域。”

    “他们一定是为了阻止魔头种子扩散出来,才选择全体镇守混沌缝隙中,他们是自我牺牲的英雄!”

    烨良辰的话,感动得大家热泪盈眶,与他同为观察者的六个杰出年轻弟子,也证实了烨良辰的确是众人中最优秀的带头大哥。

    而且众人的泪光还有另一个原因在......

    那就是烨良辰此时是以救援艇投放的虚拟影像的形式与大家交流的:

    “可惜,为了更完善地操作这艘本来不是作为战斗用舰艇,与那穷凶极恶的魔头周旋,我把整个身体都跟救援艇能量回路融合为一体了。”

    烨良辰的头像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而且在逃出生天后,我才发现诸位乘员,都在紧急折跃中受到一定影响,恐怕会留下暗疾。”

    此言一出,众人面露惶恐,纷纷暗自运息查看内视。

    “放心吧,我已经帮诸位治疗完毕,不过这样一来,就同时透支了救援艇所剩无几的能量......以及我的生命本源。”

    烨良辰幽幽地发出一声叹息,影像更加飘忽。

    “良辰大哥!”

    乘员几乎都跪下了,许多热血男儿虎目含泪,不少巾帼女子亦泣不成声,就连其他一些性格偏冷,年少老成之人也默默无语,侧过头去。

    特别是妖妮小太妹,哭得鼻涕冒泡,不停用手去笼络那根本抓不住实体的虚幻投影:

    “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胡乱惹祸的,良辰哥哥,你打我吧,骂我吧,妖妮以后一定乖乖地,不再捣乱了!”

    烨良辰无语,只是轻轻地用手摸摸妖妮的头,可惜这只是影像,他的手穿过妖妮发丝,什么都没碰到。

    而这位性情中人的小妹妹,在自我谴责中所说的“惹祸”,根本没人去在意。

    因为打从一开始,大家都没把这熊孩子所说的打劫当真,以为是不懂事的孩子在随口胡言。

    与此同时,主控室里的烨良辰本人都要笑岔气了,他第一次感觉整蛊别人是这么有趣!

    尤其是乘员中好多人他都是认识的,毕竟当初在以历练者身份去往混沌星域的时候,烨良辰就是种子选手兼带头学长,名气高的很。

    以及,妖妮这傻丫头还蒙鼓里,哭得昏天黑地呢,殊不知一切都是为了她啊。

    而同在主控室,全程观看了戏剧效果的总导演灵栖,也是淡然地点点头:

    “演得不错,待会进入空港枢纽,接受真知会官方调查时也照这个台词来就行了。”

    “以及,为了完善细节,不被调查组查出纰漏,你还是假戏真做,亲自到救援艇能量回路里待一段时间吧。”

    说着,灵栖抬起手掌,掌中似乎有古老的符箓在运行?

    啪!

    她照着烨良辰头顶一拍,就将他整个拍成一滩电浆,顺着地板上的漏口淌进了能量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