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1雾装
    安排完图谋救援艇的小手段,再无旁事发生,灵栖可以舒心欣赏宇宙航路中的景色。

    她也走出主控室,回到普通乘员间,跟妖妮见了面。

    这丫头又悲又喜,喜的是大高手果然顺利汇合,悲的是良辰哥哥做出很大“牺牲”。

    当然,灵栖明确地表态,说自己有办法救回烨良辰,这才让妖妮心中石头落了地。

    此时已经进入真知会本部所据星域。

    它们开发了一整个大型河系......

    全部由工程造物组成的星河系统!

    全部的行星,都被提炼矿物,成为建筑材料,全部的恒星,都被笼罩在能量提纯装置内部,成为动力源。

    甚至连河系中所有行星系统本该自然形成的公转,自转规则也被改写,按照统一的步调运行。

    所以这个真知会本部河系相对于周边的宇宙空间,仿佛凝固静止一般,稳稳地镶嵌在宇宙中心,仿佛一口衡量万物的大钟。

    灵栖众人所在救援艇,乃是特殊事件中的幸存者,所以跟一般的往来飞船受到待遇都不同。

    它们刚刚抵达真知会总部外围,能够看到河系轮廓的时候,就被一艘母舰级巨型飞船拦下。

    众多全副武装的卫兵迅速占据救援艇各个关键位置,准确地讲是光速......因为它们的确都是在一道闪光间就瞬移到各自位置。

    以保护为名,实则严阵以待,行监视之实。

    卫兵中的每一个人,论起体内蕴藏的能量等级,都不下于烨良辰!

    而能够看守住百万人的救援艇,卫兵人数至少是十万之众。

    当然,他们态度还是很和蔼,以“你们曾经经历过紧急空间折跃”为由,比平常的例行检查乘员健康状况,多加几道程序。

    “确定没有魔瘴痕迹,准许出舱。”

    以能量生命体专属的隐秘沟通方式对话后,众人总算可以自由活动。

    而他们在获得自由后,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

    “我一定要跟你们讲讲,烨良辰大英雄的事迹......”

    好吧,这些第一手生还者资料都要详细记录的,哪怕这里上万人的讲述都千篇一律,真知会也要一一收纳。

    其他人的下船程序姑且不说,检验流程到了灵栖一行人这里,却出了问题:

    “你们不是任何一期前往的混沌星域的人?之前的所有记录都没有痕迹......是偷渡客,还是流浪者?”

    卫兵队长冷冷质问,周围武装人员纷纷作出戒备姿态。

    “我们.....应该算是流浪吧,是无意间飘到那个可怕的星域的。”

    妖妮挠着头,毫无警觉性地回答。

    一旁的歌露抢过话头:

    “什么偷渡客,流浪者,这位是我们魅魔皇族的公主!你好好查询一下寻人启事,女王大人一定有过行动的!”

    “魅魔?那是混沌盟的成员种族吧。”卫兵队长态度并不友好:

    “你们的身份很有问题,不过公事公办,先前的检查中没有发现携带魔瘴的迹象,我们不会以这个原因限制你们自由。”

    “但是作为混沌盟的成员,你们在真知会领域的行为,将受到全程监视,希望你们明白......”

    这种时候,如果老老实实认怂,那除了名义上的监视之外,倒也没什么。

    但如果挑起争执,就恰恰落入“果然监视是有必要的,这帮家伙是不安定分子”的结论中,会引起很大事端。

    不过瞧妖妮三人组一副少女发飙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爆起火来......

    “我们接受监视。”灵栖终于发话,给一行人定下基调。

    既然高手都表态了,三只小跟班也没法说什么,悻悻地履行了一套问话,签名,留底录的程序,折腾了一整天,总算被放出中转站。

    “我不服!我这就想办法联系女王大人,跟他们交涉!”

    歌露气鼓鼓地叫嚣。

    “我同意,尽快去做吧。”灵栖点头许可。

    “高手你为什么就这么怂了,这帮家伙你可以轻松干掉的吧!”

    妖妮感到奇怪:“而且为什么要同意歌露去找老妈啊,我可一点都不想跟魅魔皇族扯上关系了。”

    “如果是在我的地盘上,当然横行无忌,谁挡灭谁。不过现在是真知会的领域,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想横生枝节。”

    灵栖兴致满满地走在空港贸易区的大道上,看着熙熙攘攘各色种族摊贩,叫卖星际特产,心情不错:

    “就算是在我的时代里,修行中人来的世俗间,也会融入最广大人群中,参悟滚滚红尘,揣摩人心起伏。”

    “更别说如今我才算是与世隔绝的边缘人,假如一切都随心所欲,恣情放纵,那就成了魔道祸乱,没有长远计划。”

    “所以了,把你哪位女王老妈找来,也是要给我们谋求一个正规身份,今后去哪里都方便。”

    几人讲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灵栖内敛之中带着高雅自不必说,她的魅力得要炼神成丹级的高手才会沉醉不能自拔,对普通人倒是没那么凶残。

    妖妮又是另一个极端,走到街上简直是一土柴火妞,女子力为零。

    但是歌露跟珐纱可就不得了了,魅魔气魄尽显,又因为灵栖的关系外表偏向普通女子,叫人看一眼就面红心跳,挪不动脚。

    特别是珐纱妹子,平时不说话,存在感却超级爆棚,身材能够镇压一切。

    灵栖哑然,这一种族天赋可真是不适合历练红尘啊,走到哪里都太惹腥臊。

    “美女,你这套雾装是在哪买的,太漂亮啦!我要弄几套给我家的炉鼎穿!”

    “哼,死性不改的臭男人,都踏入修行门槛了还这么低级趣味......还是那位背着铁箱的妹妹衣着有品味,我要给师门姐妹捎一份去。”

    “几位可否到我店里来留下靓影,只要允许把形象作为外观展示,我们天幻雾装连锁,必然给出满意的报酬。”

    商贸街上路人的言论倒是出乎意料,他们没有因为魅魔四人组的形象指指点点,而是认为她们使用了什么掩盖外貌的,名为“雾装”的东西。

    想来真知会本部星河,汇集宇宙各色人种,都想要以一个相对平衡的外表示人。

    比如仙道正统,气血充盈,底子再怎么平凡,到了一定境界也会肌肤如玉,眼神清澈,这就导致太过亮眼。

    而修炼魔功者,就难免面目可憎,五官不协调,走到哪里都讨厌。

    因此购置“雾装”的生意就悄然兴起,大家都可以很方便地调整自己心仪的外貌,不必在穿衣搭配上耗费精力。

    雾装的外观订制功能不光是服装搭配。

    它从容貌发型到皮肤肌理,乃至身高体型统统可以改变的一体化服务,绝不仅仅是换装那么简单。

    当然,这种风俗也就是在真知会地盘上这种相对和平,又很发达的地方才流行起来。

    其他一些穷山恶水,或者以力量、境界为尊的地方是不在乎外表的,有什么问题都以法力讲话。

    索性闲着也是闲着,不妨就答应那位专业调配“雾装”的天幻连锁店玩一玩。

    何况,这样还可以获得通用货币报酬,省的在这商贸街上只能看不能买的尴尬。

    灵栖早就看中几家长生宗风格的店铺,想要进去品评一番了。

    “天幻连锁”的店主是一位穿着整洁,纯色,考究套装的蓄须男子。

    据说这种形象是在各族,各文明层次的人眼中平衡性最好,最兼顾亲和力与尊严感的形象。

    当然,这位店主本来的状态是如何,就无从得知了。

    雾装公司店面里,装修当然十分有品味,彬彬有礼的店员也完全可以打消妖妮一行人土包子进城一般的拘谨。

    “那么,请随意参观我公司的艺术展品,在诸位行走的过程中,我就会进行形象采集。”

    店主风范十足地邀请女生们登上二楼。

    光是登楼梯的过程,就有键盘乐器的感觉,踏上去每一阶都发出七彩不同的光芒,以及轻柔的音符,饱满鲜艳而不会太过刺眼。

    二楼是间宽阔的展览室,安静地陈列着艺术雕塑,概念画作,和雾装的虚影样本。

    店主声音特别有磁性,娓娓道来公司的发展历程,雾装的种种好处,以及对几位女生不留痕迹的赞美。

    “平时高雅尊贵的清丽仙子,我见得多了,几位的气质是我平时仅见......有一种体内气息都在悸动沸腾的感觉?”

    “我本人也是设计师,最重那难以捉摸灵感!而灵感这东西,可遇不可求,甚至比寻访修行机缘还要稀有。”

    “单凭这份前所未有的感觉,就能够开发出一个新系列的雾装风格,我们不妨谈谈更深入的合作。”

    几杯用以客套的朱红酒液相互致敬后,双方愈发熟络,店主仿佛已经把一行人当成挚友,大谈许多设计作品的成因和自己的心路历程。

    歌露珐纱都很快融入了这浪漫气氛中,与店主互动交谈,身姿愈发婀娜,不介意给店主提供更多灵感。

    妖妮倒还是一副土包子的做派,努力去从画廊的作品中试图寻找“虽然不明白,但是很厉害”的亮点。

    而灵栖一开始,并未引起店主的重点注意,因为她也是属于那些“很高贵,很出尘”的常见修者气质。

    这种形象是大街上人数最多的类型,自然不入“设计师”的法眼。

    直到她随手把玩一件雾装成品。

    那雾装未激发状态时是一颗玻璃珠模样的物件。

    只需输入及其细微的法力,就能激活它。

    激活之后经过一番光影变化,灵栖外表就成为雾装所展示的形象。

    “嗯,但从法术原理上讲,只是个简单的障眼法,含金量都包含在形象设计中,的确是适合专修书画文艺者致力的方向。”

    灵栖对这东西评价还不算低,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她在激发这颗雾装珠子后,连身后显眼的巨大铁箱子也能掩盖住。

    而这套装本身的外观,只是一件修身长裤的职业套装,灵栖看它是很中规中矩,没什么夺人眼球的地方,才选择这套雾装一试的。

    随意地品尝一口朱红果酒,灵栖恬淡抿嘴,风情别致:

    “此酒灵蕴纯度很不错,可惜只有酒液本身的酿造年份有所积淀,朱果却有量产的味道......而且如果是茶就更好了。”

    灵栖小小的动作,马上就让店主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不得不说,他先前看灵栖以那位店长“设计师”的眼光看,灵栖那一身古气的宫装,又背个疑似武器的箱子,是典型的不解风情之女修。

    但现在的职业装扮,就很飒爽时尚......好吧,这一切评价都是设计是在看自己作品时的自恋,在别人眼中就是各有各的解读。

    但就在店长打算跟灵栖多谈谈,讲些什么“穿上我的设计,您的典雅气质得以完全升华”一类的废话时,一个细节令那店长呆若木鸡:

    她背后的“武器箱”怎么也不见了?

    店长甚至很不绅士地跟在灵栖背后,伸手触摸了她后背。

    没有!真的没有!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把外观雾装跟实际武装相结合的神技?

    天幻公司暗中一直致力于突破的课题,竟然在自己眼前呈现!

    要知道,许多女修,特别是斗玄门一派的女修说是只问实力的战斗狂,但其实对于外观还是很看重。

    而斗玄门经常就有在战斗时必须召出硕大夸张的武器,或者狰狞沉重的铠甲之类。

    私下里,天幻公司其实不止一次接到过匿名询问,能不能在穿着简单又时尚的雾装同时,又不影响各种武器装备使用的办法。

    但这个课题确实是久久得不到解决。

    尤其是一些高级的,具备奇异特效的装备,受到自发运行的法力波动影响,携带时就连普通地发动雾装效果都做不到。

    更别说一边战斗一边维持外表形象的雾装......

    甚至这个看似只是为了满足外观协会者个人趣味的想法,其实在实战中也有意义。

    比如说,原本使用门板巨剑的修者,雾装成为赤手空拳的样子,那突然袭击起来是有一把无形大剑呢,还是在普通拳脚中附加了巨剑的威力?

    更有甚者,装备了大铁锤,雾装成持有高射速远程武器的样子,能否做到每一次击发弹丸,就拥有铁锤轰击的强度?

    想到这里,店主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试探着找灵栖聊起话题:

    “姑娘,你背后的武器箱去哪了?”

    “还是在我背后啊。”

    灵栖毫不意外地回答,仿佛早就知道店长要问什么。

    “只不过是我想让你看不见,摸不着,你才看不见不着的,但对于我自己而言,终究是要时刻承载着它的总量,以及维持法力消耗。”

    说着,灵栖解除了雾装珠的效果,果然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当然,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我的箱中装载的东西太过强大,远超你想象的强大......”

    “如果是普通一些的武具,是完全可以做到让它们融入雾装中,不留痕迹的。”

    店长大惊:“你知道我想问的问题,而且主动来找我?难道你是其他雾装竞争者派来的么!”

    “什么竞争不竞争,与我何干?一开始不就说好了,这只是一笔交易么。”

    灵栖有些奇怪回道:

    “刚刚是你完成了形象采集,那么接下来就该我做主动,问问你是否有兴趣探讨一些技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