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2夺路
    灵栖小露一手绝艺,后面的生意就不是一个店长能谈论的了,得引荐她去跟老总交流才行。
  
      可灵栖表示没兴趣跟什么商家交谈,她只是捏了一枚小小玉简,按在桌子上:
  
      “我的一些工序,都存在这里了,你可以找内行的人鉴定下。”
  
      “不过我相信其中很多原理,你们能看懂,但做不到......”
  
      “这就需要长期的资源合作了。”
  
      三言两语,灵栖把话题绕回来:
  
      总之先把采集影像的报酬支付一下吧。
  
      “这是自然。”
  
      店主吩咐手下,拎来一箱符纸:
  
      “这是五万真元券,请查收。”
  
      “嗯,这就是此星域的流通货币么?”灵栖捡起一张“真元券”,捻一捻,就了解其中奥妙。
  
      此符纸乃是特殊材料制成,能存储法力,也能释放出来。
  
      作为流通货币,最重要的属性莫过于“通用性”。
  
      而对于真知会来说,任何实际的矿物,都称不上“稀有”。
  
      他们对于开采行星,乃至榨取恒星能量都轻而易举。
  
      唯有“法力”这种东西,是必须由修道有成之人耗费心力与时光,静坐冥思才能提炼出来。
  
      所以在大多数星域,这种能够存储法力,并且可以无门槛地释放出来的“真元券”才是硬通货。
  
      其实在灵栖那个时代,修行界也有类似的东西,也就是灵石。
  
      不过灵石的单位计量相对粗糙,不像如今的真知会把一切事项规划得那么细致。
  
      一份单位的真元券,等于化气期,也就是修行刚刚入门,面前接触到法力的修者,闷头运行吐纳,提炼一整天的法力总量。
  
      再往低设置的单位也没意义,因为化气之前的修者还动用不了法力,所以这化气一天的吐纳量就作为基本单位衡量了。
  
      那真元券的发行,也不是一家独大,理论上来讲只要你按照真知会发布的制式流程,去灌输法力,凝聚成的真元券都有效的。
  
      也就是说,法力高强的人可以轻松凝聚出海量真元券,比当做计量单位的“入门者”又快又好,想买什么买什么。
  
      但别忘了,这一切都是要消耗法力的,哪怕你境界再高,牺牲精力与时间,去凝练跟自己本身并不一定完全契合的真元券,都是不值得的。
  
      因为有这“通用性”一条硬性条件。
  
      那就意味着“非专业印钞者”至少要花费高出成本三分之一的时间,精力,来按照真元券的制定格式运行法力。
  
      所以了,除非是临时有急用,通常修者是不会自己凝聚真元券的。
  
      就连灵栖,在探明了真元券的流通原理后,也不会做这种事。
  
      哪怕她一动念就能搞出一沓真元券......
  
      相反地,直接抽取真元券用来充实自身法力都是不错的选择。
  
      因为它的通用性与亲和力质量真是很高!
  
      能够直接在冥想静修时汲取,也可以在战斗中一口气捏破,换来瞬间的法力储备。
  
      甚至在催动法宝时候,真元券都能够胜任备用法力箱的职责。
  
      所以了,积极地大多数修者会积极地通过以物易物,洽谈贸易等方式,将各种有价值的东西跟真知会官方进行交易,
  
      而在真知会的定价中,山海奇珍,灵石宝玉,各种矿物材料,都是价值很低的东西。
  
      因此动用法力搬砖挖矿,做些没技术含量的工作,是得不偿失。
  
      就连一些古董法宝,神兵圣剑之流,也只能得到中等报酬。
  
      反倒是修行感悟,经典史籍,一旦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知识后,那才能获得高额报酬。
  
      因为真知会的主要构成族群,能量生命体族群,堪称本位面宇宙的亲儿子,掌控能量,分析物质,只要是本宇宙的东西,统统精通给你看。
  
      但是对于可能突破本位面障壁,达到超脱可能性的知识,真知会却是趋之若鹜,求贤若渴。
  
      灵栖的小手艺就属于这种。
  
      因此雾装店长根本不敢怠慢,那枚小小的玉简,一旦证明了方法可行,绝对会产生颠覆性的后果!
  
      灵栖倒是不在意店长的种种神色变换,既然通用货币到手了,那她就打算去往长生宗在此地的集会地带逛一逛。
  
      “你们是跟我走,还是留在此处继续欣赏文艺作品?”
  
      灵栖问道。
  
      “我跟高手走!”妖妮毫不犹豫答应。
  
      歌露珐纱则是另有打算:“我们还是先去通知女王,妖妮公主回来了。”
  
      “很好,那就分头行动,不过你们出门时最好换上低调些的雾装。”
  
      灵栖提醒道。
  
      “没问题,我保证给各位设计轻松得体的便服。”店长积极自荐,很有眼力劲。
  
      不多时,四人都换上一种名为“旗袍”风格的雾装。
  
      店长滔滔不绝地念叨此系列雾装的设计理念,沉浸在自恋的世界中:
  
      “旗袍的风格,介乎长生宗与斗玄门审美观念的折中区域,既包含了古典的婉约风,又兼顾明快利落的战斗需求。”
  
      “几位的领口,衣摆,都是保守风格,因为你们的魅力已经无需透过有目的地开放来展示,含蓄起来反而更有韵味。”
  
      “同时,我还搭配了宽松的长裤与复古布鞋,绝对不会有卖弄身姿之嫌,坚定,正派,顶天立地......”
  
      四人几乎是逃着离开了雾装店。
  
      其他人的外形倒也中规中矩,只有珐纱的装扮宽大得仿佛套了件大棉袄。
  
      不过倒是很好地掩盖了她那副惹是生的身材。
  
      好吧,至少店长准确捕捉到了客户最想要的雾装效果。
  
      有了真元券,空港中的许多便捷设施得以顺利使用。
  
      只要把单张的真元券在接收器窗口晃一晃,便可以自动支付相应的法力容量。
  
      而真元券也会显示出剩余的额度,用尽后直接消失。
  
      那倒没什么可惜的,这玩意的外形也是法力构造之一,只要通用性满足,理论上你就算继续使用灵识,玉简,乃至贝壳骨片都无所谓。
  
      空港贸易区的规模就跟一颗小行星相仿,想去一些较远的场所,非得通过高速交通工具才行。
  
      当然,还有速度更快的传送站,不过那个消耗真元券额度的档次就很不亲民了。
  
      “我们又没什么急事,还是乘坐通用工具吧!”
  
      妖妮拉着灵栖衣摆撒娇,那座规模堪比普通凡人世界里豪华游轮的,装载于光纹管道中的巨大梭形物体,就是所谓通用公交艇了。
  
      里面的空间,座位,走廊布置倒也舒适,不会有丝毫拥挤的感觉。
  
      而且乘员种族形形色色,还设置了喷泉,剧院,游乐设施,看起来很热闹。
  
      坐这个的话,到达长生宗派系聚集的街区需要一个多小时,不算长但也不算短。
  
      “你喜欢就好。”
  
      灵栖也是很放松,这样吵杂而和平的世俗生活,她也好久没能心平气和地感受。
  
      旧时代里的灵栖性格就清冷,少有的几次去人间都城历练,记忆寥寥可数。
  
      特别是凰少天的凰少天下成了气候后,那人间中的烟火气息更加淡漠,简直跟又一个门派差不多,也就没什么历练意义。
  
      没想到这一中断就是万年时光,今天又有机会进入纷纷扰扰的世界,感慨也是有的。
  
      当然,这处遍地是通过法力开启便捷设备的贸易城,也称不上什么世俗文明。
  
      但一切都是相对,法力作为流通货币的时代虽然新鲜,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为日常。
  
      而所谓世俗历练,真正要感悟是沧海桑田,人心情愫。
  
      灵栖静静地看着妖妮妹子兴趣十足地在视线里蹦蹦跳跳,好奇地摆弄车子里各种设施,对每一件小玩意都驻足流连。
  
      妖妮对不认识的人也主动攀谈,问东问西,又在被人家爱答不理后,撇撇嘴,又去撩动其他被认为“看起来很有趣”的人。
  
      虽说这性格有千分之一的成分,是魅魔的本质所在,不过放在妖妮这貔貅之资的孩子身上,是毫不设防的天真烂漫。
  
      就是这些宁静到无聊的日常片段,看着看着,莫名有一种暖流,从脉络深处不知名的角落泌出,流淌进灵栖全身.....
  
      非常舒服,想睡觉的感觉,好像世间一切纷纷扰扰,都无所谓了,管他天地沉浮,宇宙生灭,不过是大梦一场。
  
      “嗯,这不是我魅魔种族特性在迷惑外敌时减弱对方警戒性的标准前兆么,没想到自己陡然遭遇到,也会被纠缠住?”
  
      灵栖第一时间察觉体内的变化,绝不是单纯放松而导致的困倦!
  
      所谓神满不思睡,仙道还神境通往炼神境的标志门槛之一,就是达到“神满”的阶段。
  
      而对应的修魔境界,便是灵栖当前的情况,还血境通往炼血境的阶段。
  
      此阶段中,修魔是凝聚魔丹,只需大力按照本能欲念,畅快去满足心中所望,贪婪无厌地掠夺,极度压缩即可。
  
      但是修仙道者在这一阶段,就必须十分理智,顺应天道,把自身的神识丝丝入扣地跟内丹结合起来,方能直指大道。
  
      灵栖先入魔道,快速提升境界,以便让过去积累的各种经验,得以派出用场,能够对任何境况做出应对。
  
      那是她先前在母星处处危机,不得不万事实用至上的折衷手段。
  
      现在已经到达临近返虚境的节点,是要开始最关键的转投仙道计划。
  
      不然的话一不小心晋升进入魔道返情境,便很难控制自身的种种私念,堕入深渊,回头太难。
  
      现在灵栖地产生大欢喜,大自由,飘飘然的感觉,就是说明自身的魅魔本性开始蠢蠢欲动,要与理性心智争夺路线选择权。
  
      “所谓饱暖思霪欲,莫非是这刻刚刚安顿下来,心境放松了,所以这身自然认为目前是安全期间,可以开始自发晋级?”
  
      灵栖心中了然,魔族最讲究随心所欲,就好像动物野兽,到了适当季节就会做出顺应本性的生理变化。
  
      蜕皮也好,冬眠也好,境界进阶跟那些看似平常的小小生物规律也没什么区别,是所谓大道至简。
  
      不过若是顺应了这种自以为“外部都安全,内部积蓄又足够,凭什么不进阶”的感觉,那就上当了。
  
      因为魅魔的就是欺骗,发起飙来连自己都骗。
  
      灵栖非常清楚,自己这只有雏丹,没有结成真正内丹的状态,根本不应该急于到下一阶段的返情境。
  
      何况她就算条件满足了也不会走向返情境,应该掉头一举跳到仙道返虚才对。
  
      那就是遭遇了心魔蛊惑,所谓走火入魔。
  
      “是我这幅身体终于继续能量到一定阶段,可以开始有规模地吸收背后的炼虚境遗骸的能量了?”
  
      “我始终有规章,有程序地控制遗骸法力的摄入,引起了身体不满,按照魔族本能,应该一口吞掉它,榨干所有价值才是。”
  
      “然而那样就反客为主,让魔性成为主导,遗骸的宝贵法力都成为她的资粮!”
  
      灵栖警觉地开始有意识地跟本能对抗:
  
      “不能再任由雏丹在丹田中蕴养了,那等于培养出一个任性小魔头!”
  
      “小树不修不直溜,现在开始,你还是进入识海泥丸宫,接受时时刻刻的督管!”
  
      嗖,灵栖把雏丹经由心脉,提上脑海。
  
      脑壳是为泥丸宫,而脑就是泥丸。
  
      泥丸是土,有两条脉下彻肾精,其精在肾,谓精,流入泥丸则为脑。脑色黄,故象于土也。
  
      八冥之内,细微之中,玉精流液,下镇人身。泥丸绛宫,中理五气,混合百神,十转回灵。
  
      玉精流液,下镇人身”是与强身健体阶段“脑为髓之海”相通,而这“玉精”与脊髓相通,对人的整个身体十分重要。
  
      所以说“下镇人身”。“泥丸”就是脑中识海,“绛宫”就是心脏藏神之地。
  
      二者圆融汇合,起到“混合百神,十转回灵”的作用。
  
      至于下腹丹田,那是气血最初诞生之地,与“肾为先天之本”对应,等于让最直接诞生的精气不要出远门,直达丹田。
  
      下丹田炼丹,最具血性,生猛顽强,在结丹初期可以保证其不会轻易陨灭,也就是雏丹阶段的凝练场所。
  
      就好像幼儿需要喂得饱饱地,百般呵护,茁壮成长。
  
      雏丹初具形整后,就是“少丹”阶段,这时候应该转移去上丹田凝练。
  
      上丹田就是泥丸识海,接受理性监督,时时在接受灵智监管,防止少丹过于肆意自在,走火入魔,发展成为畸形怪胎。
  
      就好像青春期的少年,如果继续泡在蜜罐里,任性乖张,娇惯傲慢,最终一定不成器,外表锐气四射而重心不稳定,是个惹祸精。
  
      必须要立下规矩,令行禁止,好好管教才行!
  
      等少丹阶段过了,最后还要到中丹田,心脉绛宫,把少丹磨练为成丹。
  
      绛,就是大红色,心血鲜艳之色。
  
      这心脉绛宫,本义是漆成红色的宫殿,引申为传说中神仙所住的宫殿,心府神宫。
  
      下丹田是赋予内丹充沛体魄,上丹田赋予内丹聪敏智慧,中丹田则是赋予内丹坚守如一的“德行”。
  
      这个时期,倒是不需要硬性的法力灌溉,而是真正适合步履红尘,感悟世间百态。
  
      只有最朴实的尘世磨练,才能为内丹抹去棱角,沉淀经验,把“小聪明”变为“大智慧”,
  
      这样的大智慧,是洞彻天道大势,沉稳敦厚,看似木讷实不如少丹时期敏捷活跃,但一举一动皆风起云涌,有大智若愚之相。
  
      等丹体外圆而内方,既可以出入复杂场合,又有内里始终不变的坚持,铮铮铁骨,处变不惊,方可成材,也就是上等内丹必由之路。
  
      “我现在是要进入少丹阶段,那魅魔身躯的法力不能运用,遗骸的法力又杯水车薪,只能靠神识之火煅烧......”
  
      “然而这份来自久远仙道的记忆,偏偏又是一直被搁置,从未实实在在地按照仙道法课静修过,略显尴尬呢。”
  
      灵栖这样想着,但实际行动毫不迟疑,马上把少丹挪移到泥丸识海。
  
      同时,她半点也不吝惜地将手上万余单位的真元券提取进来,全部用来助燃神识之火,炙烤少丹。
  
      然而这样的紧急行动,只怕持续不了几个时辰。
  
      灵栖朝妖妮拜拜手:“清风小友,我先离开下,我们等会儿在终点见。”
  
      言罢,她一转身就从化为一道赤影,窜出车厢。
  
      “咦咦,你怎么一言不和就跳车啊,是怪我半天没跟你讲话吗?”妖妮完全没弄清状况。
  
      但同车稍有常识的人都惊到了:
  
      这交通工具正常运行都是亚光速状态,特别是车厢跟外界,乃是有一道相当强韧的保护层阻挡,哪里是说跳就跳的!
  
      不过从令一个角度说,保护层也是有着灵活机制,只要跳出者有实力抵抗亚光速差异空间断层撕扯,就能够放任其行动。
  
      此等设计,也是为了避免一些突发情况下的特殊需要......但这种设计也至少是一派创始人级别的高手才可能做到吧?
  
      所以抛离一切节外生枝的猜测,光是有实力跳出车厢,就已经足够一车人讨论好几天。
  
      而灵栖在跳出后,更是一口气捏爆了所有真元券,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直奔那长生宗据点的目的地......
  
      “本来只是想去到最接近旧时代文明的地界,感受一下情怀的,逛一逛,喝喝茶就走,这下子却是难免要搞些大事情了!”
  
      “要获取丰富的额外法力去维持泥丸识海打磨少丹,光靠真元券的通用法力都难以维系,必须储备海量的,真正修心养性的静谧法力。”
  
      “但愿长生宗的道统真如我期待的那样正规,法力足够安详吧......说不得,我要闯一闯真元券在那里的发行枢纽,做一回金行大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