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3采茶
    长生宗的地界,说是一个街区,其实已经相当于一整座大城市。

    并且这还是空港附属的商贸街的门派特色区,还没进入真知会枢纽地带的长生宗办事处。

    枢纽区的长生宗办事处规模能够占据数个星系,都划归这一派系来建设。

    而真正去到长生宗派系的所属地盘的话,?更是完全可以囊括整个河系。

    那体量绝不会比真知会占据的河系小!

    只不过这种河系规模,仅仅是名义上拥有所属权,开发程度远不及真知会将一个河系的每一个角落都修缮整顿那么丧心病狂。

    灵栖沿着通行车的轨道一路风驰电掣,渐渐已经感觉周围灵气变得浓郁,清甜。

    这种感觉还称不上归乡,因为她真正的故乡是已经沦为魔灾肆虐的母星。

    但是至少和理想中灵气渺渺,风和日丽的氛围有所接近。

    “还不错,基本达到我的期望,但现在甜点可满足不了我,要去往此地段中灵气最浓郁之所在。”

    灵栖退出了亚光速的高绝速度,转为一般的御气飞行。

    虽然还是很快,但至少能够清楚地看到周围山河景色,不再是一片模糊残影。

    此处既然也是在空港商贸区的地段中,那聚集的长生宗分子就是要做交易的。

    不过眼下各个门市相距的间隙并不紧密,甚至可以说疏远。

    灵栖是因为站在高处,可以看到上百座山头,连绵不绝,每一个山头都是一家门市所在。

    但如果落到地面去,那么一家门面跟另一家门面的距离就至少几百米,不符合通常大集市的惯例。

    “还挺像模像样的,每一家商铺都圈下了专门的山川地界,布下风水格局?”

    这样的确可以保证出产的灵植,仙兽底蕴浓郁。

    就连在里面做杂事的弟子也能时时享有仙境熏陶,无论是体质成长,呼吸吐纳,还是心性熏陶都大有好处。

    可惜他们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没法解决。灵栖摇摇头:

    此处乃是一架大型空间站,整个是座具备接纳往来航船功能的星际港湾。

    所以它并没有真正行星上生机勃勃的地脉,水源,草木鸟兽,能量循环......总而言之就是没有“真灵”。

    一切都是真知会港口枢纽铺设的能量输送管道,在地下做出循环。

    因此下面的各个商贸门面,所布局的风水格调,全都徒有其表,也就达到观赏园林的程度,根本不是真正沿袭了地脉格局而搭建。

    或者说,其实这整个河系都在真知会的高度开发下没有了真正凭借天道奥妙诞生真灵活物的空间,一切都在能量生命体监视,掌控下。

    “算了,我还是不要管别人的闲事,先取得自己所需再说。”

    灵栖沿着灵气最集中的方向去找,果然发现了一架巨型井口。

    这乃是输送灵力的主干,也就是维持这片区域的总闸门。

    然而灵栖一看它就倒胃口:

    这总闸又是一片真知会的银白金属陶瓷风格,里面流淌的能量自然也是真元券那种量产的通用能量。

    早知道我找你作甚,直接在港口外围区戳根灵力管道就能灌个饱。

    她找的是真正具有高质量,符合传统仙门韵味的灵气资源......

    然而越是离枢纽近的,灵气量虽然充足,但灵气质地充满工业化气息,平淡无味。

    远一些的倒是底蕴涵养勉强及格,但处于末梢的它们灵力的挥发量就很薄弱。

    灵栖先前已经用光了真元券,自然便没时间一直盘旋下去,只能随便找个中间位置的店家,降落下去。

    一位小童热情迎接:“客观您好!欢迎来到鑫沐阁温泉会所!请问你是单独享用,还是组团同乐?”

    “额?温泉?”

    灵栖不能说自己是想来寻么几件有年头有底蕴的宝贝,炼化吞掉的,只能生硬地拽了一套古时客套的话,表示是为了见识正宗仙家宝贝。

    “那您去外围的畔稼源梓啊,我们这儿不卖小物件儿,是专营疗养环境的仙家乐!”

    仙家乐......

    灵栖无语,她在交通车上听旁人闲聊,也对这新鲜名词有所了解。

    总之就是在极好的环境下,喝喝茶,钓钓鱼,摘花采果,泡温泉。

    看来能理解长生宗对灵气提炼后好处的人也很多。

    除去真元券那种万金油的通用灵气外,经过长生宗手段处理的灵力,是最适合对活物进行补养温润,启发灵智的。

    那小童看灵栖不说话,还在揶揄:

    “瞧您这打扮,是斗玄门那边的?这一派就是喜欢附庸风雅,明明一个个都是暴力狂,还老是跟长生宗争夺远古正统。”

    “不过我瞧姐姐您面善,想必也是个和蔼温柔的大家闺秀,跟那些糙野路子不一样。”

    “姐姐如果肯赏脸到我们鑫沐阁畅享一番,绝对会爱上这里!以及,我们的收费,是每吐纳一丝灵气,折合通用真元券十五倍的额度收纳。”

    小童恭维几句后,就开始报价了。

    灵栖无动于衷:“十五倍的报价,有些虚高。按照我的评判,最多是六倍。”

    小童浅笑:“看来姐姐是老主顾了,很懂得长生宗灵气疗养跟其他干巴巴的紧急修复舱之不同?”

    “其实我们还有炼精境以上的侍女提供特别服务哦,直接把最精炼的灵气注入客人的经脉按摩......这个服务价格就值会十五倍了吧!”

    “以及,如果是男修服务,我们也是有的哦,另外偷偷告诉姐姐,办理内部会员的话,更有炼气境长老级亲自施展灵气推拿......”

    才炼气境就能挂长老称号!

    灵栖无语,野路子就是野路子,简直烂泥糊不上墙嘛。

    “不用了,我只是看你们这边些许山水布局,还算有所作用,比直接海饮真知会的通用灵气强,才降落下来......根本没打算支付报酬!”

    她也不在乎小童陡然变化的脸色,直接就往里走。

    “啊?你吃霸王餐的?”

    小童扯开嗓子就叫:

    “来人啊!又有斗玄门的野蛮人来砸场子了!”

    灵栖巨汗,起初对长生宗道统的期待荡然无存。

    她所见的,是占个山头,建个小庙就来兜售香火珠串的市侩凡人,这种现象早年在凰少天下尚未建立的时候,灵栖历练还看到过。

    也许真正要见识,也必须得亲自去往长生宗的本部河系,至少在此地一个小小的空港外围商贸区绝无可能。

    “那就公事公办吧,我也不用留手了。”

    灵栖也不理会小童的干嚎,两袖齐展,忽地就延伸成贯通天际的长虹,刷刷刷,在这鑫沐阁仙家乐的山头上划出纵横交错的沟壑。

    仿佛要把这块地界切割成一块块的糕饼!

    “混账,斗玄门捣乱已经到派出如此高手大张旗鼓破坏山门的程度么?吃我一剑!”

    温泉山庄的门楼中有十几道霞光冲霄而起,许多长袍飘逸的修者仗剑御风,站位布阵。

    “误会误会,我可不是破坏山门啊。”灵栖两手一笼,长袖在头顶长空形成环圈,一股吸力凭空升腾而出:

    “是你们的聚灵阵太小家子气了,我来做些改进。”

    轰隆隆,庞大的灵气陡然形成狂暴的龙卷,把所有持剑护山的修者都缠卷其中!

    “哇啊啊啊!我命休矣......”

    护山弟子们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惊慌失措,胡乱舞着剑花,提泪横流。

    这一招,怕不是要把整个山庄都吹上天了吧?

    然而并没有。

    升龙风暴,看似威猛,吹到每个人身上却相当细腻,准确地寻找到他们毛孔窍穴,丝丝入扣,充盈全身经脉。

    “通脉洗髓?”

    有一位年长些的老者首先发现蹊跷,这股升龙飓风似乎不是什么破坏法术。

    而是大有裨益的上仙福祉。

    老者尝试着在飓风中弹抖几下手脚,居然开始宽衣解带......

    “祁长老,你怎么了,为什么开始脱衣服?”其他弟子不明白。

    “祁长老,您糊涂了,现在不是给客人推拿按摩的时候,那女人是来砸场子的!”

    祁长老老脸一红,随机破口大骂:

    “胡说,你们才糊涂呢,快在飓风中找到风压安定的落脚点,静坐内视!”

    “没错,这是你们自己的温泉疗养灵气,但恐怕你们自己都没舒畅享用过吧,现在就入静冥思,调整身心,无物无我。”

    灵栖出言引导,安抚这帮小菜鸟。

    说来也怪,他们前一刻还视灵栖为来敌,但一听到声音,就完全产生不了疑虑的想法,完全是顺从下来。

    而且,她所讲的无物无我,入静冥思,哪里是寻常弟子能达到的啊,非得是门派长老......咦?这种感觉是什么,好像能够清晰地看到体内脉络形象?我居然进入内视了,传说中

    的入静冥思,是这么奇妙的事吗!

    霎时间,山头内一切都安静了,数秒前还轰轰烈烈的龙卷飓风,已然毫无踪迹。

    取而代之的,是半空中开始飘洒蒙蒙细雨,带着淡淡的荧光,如雾似幻,宛如仙境。

    山庄里饲养的灵鹿,玉兔,白鹤,青蝉,金猿都欢呼雀跃,乐而不乱,纷纷鸣唱,但声音绝不嘈杂,仿佛错落有致的和声。

    本来这就是仙家乐疗养区设计阵法的最高追求,但是由于灵力源头是量产管道,而且有大量同类疗养山庄竞争,一直达不到如此要求。

    可是现在整个山庄的灵力充沛,以及均匀程度,怕是不比真正长生宗宗门河系里一些顶级门派的清修福地。

    而鑫沐阁这门派,乃是个三流垫底,混脸熟的小山门......

    “都安静下来了?”

    始作俑者的灵栖,收回长袖,负手悬立,满意地看着围坐一圈的菜鸟修者们。

    她刚刚是把此山间的灵阵大刀阔斧地重塑,聚灵法阵的质与量都提升十倍,二者相乘就是百倍。

    再算上灵力飓风形成后,丝毫不浪费地钻进他们毛孔窍穴,冲刷髓海,那整体好处便是这帮菜鸟们日常静修的千倍效率。

    此等大手笔,当然不是灵栖平白无故发善心,给素不相识的道友送见面礼。

    因为哪怕是这些经过二次提纯的灵气,也达不到灵栖在泥丸宫打磨少丹的需求。

    她真正要收割的,是已经进入冥思状态的修者,在神识遨游过程中产生的那缕缕真正感悟触及天道至理的明镜灵光。

    簌簌簌,几根细不可查的粉红丝线从灵栖指尖析出,落到这些鑫沐阁弟子百会穴上。

    有晶莹闪烁如星辰粉末的明亮微粒,沿着丝线通路传进灵栖指尖。

    这才是达标的神髓明悟,可以供给泥丸宫打磨少丹。

    如果说真知会地下管道提供的通用能量是自来水,那疗养山庄简易布下的聚灵阵,初步提炼后的灵气只能算初步过滤。

    但是经过达到入静状态的修者吸收一次,提纯杂质,承载了修行过程中发出的心念,法理,对天道的疑问与思考......

    总算就达到煮沸过一次的白开水水平了。

    这也是灵栖一开始打算从成型的法宝中提炼精纯灵气的原因之一。

    因为至少是这种“白开水”程度的灵气,才够资格催动泥丸宫神识。

    为此,灵栖不惜强行提纯最大量的“初次过滤”灵力,给他们免费运行了最精炼有效的洗髓程序,再掺进一点点魅魔特长的洗脑催眠手段。

    否则就凭开“仙家乐”弟子的微末道行,拿鞭子抽他们也进入不了真正的入静内视状态。

    现在,开门一步算是告一段落。

    虽然神髓明悟的提炼进行得很顺利,质地达到打磨少丹要求了,但总量还是太少。

    十几个勉强入静的修者,许久才会激发一星一点的神髓明悟,杯水车薪。

    灵栖也不是一口气透支了他们神识底蕴,而是仅仅挑走髓海智焰最灵动,最冒尖的那一丝神识触须。

    神髓明悟形似小火苗,底部是沉疴的生命本能,吃喝拉撒睡一系列基础根系,上面才冒出细微的焰尖。

    这些焰尖,具有好奇,探索,举一反三,灵活多变的趣性,就是探索天道的先锋神识。

    也只有这一尖尖角的神识,能够满足灵栖打磨少丹的要求。

    她现在挑选这些焰尖,就好似在采茶。

    高端焰尖留给这帮根骨平庸的家伙也是浪费,往往在尚未察觉时候就悄然泯灭,回归毫无亮点的畜根髓海。

    也就是说,焰尖的冒头不光是对髓海充盈的根基有要求,还对转瞬即逝的时间有要求。

    但灵栖就是要精益求精,从沙子里面淘金子。

    再说了,是灵栖先给他们提供最佳的入静灵气场,再亲自手把手梳理了脉络,这是何等巨大的福分啊!

    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进入到高层次冥思中,对平庸修者来说绝对是难得的机缘。

    下一次他们再想入静时,就有了经验,朝着今天的感觉努力,调息标准提高了数个档次。

    无论怎么说,对双方都是互利共赢,只不过事先没打招呼。

    同样没打招呼的,还有此地段的其他仙家乐经营户。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这里已经成功引起周边其他山庄的注意:

    “鑫沐阁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地动山摇,怎么这会反而有浓郁的灵气,在渐入佳境?”

    “不对,他们在抽取地下管道的灵力主干!这不公平,我们都是统一交税给真知会,凭什么被他们给截取!”

    “区区一个鑫沐阁,三流垫底的门派,也敢耍阴谋手段?必须要讨个说法!”

    于是乎,整个仙家乐疗养度假区的全部山门代表,都杀上了鑫沐阁地盘,兴师问罪。

    “来的好,多少都要,我全包圆了。”

    灵栖正愁“茶树”的规模太小,这帮就送上数十棵新丁。

    于是她全身灵力鼓动,再接再厉,把改良聚灵的范围又扩大了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