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4酬宾
    吼吼吼!

    一条真正成了通天彻地的超大龙卷风,直接将阵眼设置在的灵气阀门上。

    灵栖第二次对长生宗仙家乐服务区的灵气聚合阵进行改良,已经轻车熟路,大刀阔斧之下简直有移山填海之威。

    这长生宗疗养服务区,占整个太空港的面积达到千分之一,灵气需求量倒是真不多,万分之八左右。

    可是经过灵栖这么一闹,超级改良聚灵阵硬生生抽取了整个空港百分之三的单位时间灵气输送总量。

    这导致了周边地区严重“缺粮”。

    哦,顺便,因为能量管道发生严重截流,导致轨道交通系统出现大面积瘫痪。

    其中就有郁闷的妖妮,原本一小时能到的通行车,开了一半突然声称什么“能量回路出现故障,轨道交通通路中止检修。”

    顺便,快捷传送站就更用不了,那东西所需的能量可非同一般。

    所以说,灵栖这额外占用的不到千分之一能量,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功效!

    如果不是备用能量维持空港的主业,接受起降的星际舰艇,目前整座堪比小行星的庞然大物简直可以说是瘫痪了。

    此间的异常终于引起其他派系服务区,乃至真知会官方关注,大批高层人士开始朝着灵气阀门“出故障”的节点移动。

    由于边间交通都用不上,赶来这里的妖魔是自身催动法力长途飞行的强人,拥有法宝的豪门。

    不下万人的队伍,有官方调查员,有长生宗疗养驻地的真正管理层,有专门维持秩序的武装执行队,也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围观群众。

    然后,这些人远远地就看到仙家乐经济区的整个地貌都与原来不同了.....

    原本这里地面下边约100米以下的地板,仍是空港的甲板,银白金属陶瓷的质地。

    是硬生生铺上大量来自富灵星球的土壤,再种植稀有的草木花果,埋下玉坯矿石,布置聚灵法阵。

    最后,灌溉进最为宝贵的,长生宗不远折跃河系运送来的门派供养活水,才搭建出灵力支付价超过通用真元券十几倍的高端疗养区。

    而现在所有布置的土壤,植木,水池,乃至放养的动物都被挖了个底朝天,悬空运行着。

    那些土壤水系之类的物质,铺成空心蛋壳的模样,连重力都是由内向外扩散。

    而豢养的鸟兽生灵们就在蛋壳内壁跑跳生活,貌似灵动如常,并未受到什么戕害。

    然后,在这一片静谧的小天堂外面,狂吼翻滚的灵气龙卷,上下翻飞,似乎要把天给捅个窟窿。

    哦,这里的天幕自然也是后天形成,以法力禁锢气体环流,形成大气层。

    在悬空蛋壳的中间部位,赫然有几百个原长生宗派来仙家乐经济区担当服务打杂按摩的弟子......

    实际上,这些就是发生异变之前的全部人,都叫灵栖给抓来采茶了,一个不剩。

    他们静坐冥思,神态安详,面色圆润,似乎并不是什么打杂的废材弟子,而是山门里不出世的名宿高手一般。

    这些人在蛋壳中心稳定地按照一定规律漂浮移动,符合某种星辰运行术数,就连蛋壳里氤氲的灵气,也在自成某种环流,循环壮大。

    此等景象,令来人皆尽震惊:

    “这是......”

    “不认识的阵法。”

    “总之就是好厉害。”

    他们都年纪不小了,在港口区修者圈子里也都叫得上号,相互表示无知之下,居然毫不尴尬。

    此阵自然都是灵栖一手造成。

    她最开始只是收拢了“鑫沐阁”一家的神识灵焰,后来周边的仙家乐业户来看热闹,就一并被拉了进来,不费吹灰之力。

    就这么滚雪球下去,直到整个长生宗疗养产业地界的修者都给抓了。

    等这番采集灵焰的作业达到一定阶段,灵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来了次彻底返修,亲自按照自己的理解,把这一区域的空间布置整个翻新。

    现在又有更多好事儿的人来看热闹,灵栖也不摆什么架子,主动出来迎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妨进来坐坐。”

    她就居于蛋壳中间,手指一挑,就有发丝般细致的灵气触须,以神农鞭法催动的意境,去缠卷外面围观者的腰身。

    “你是何方妖孽!”

    当即就有翻脸的,或祭出法宝,催动法力,竟然挣脱灵栖一招。

    但这反而让灵栖眼前一亮:

    “不错不错,总算有真才实学的道友,跟值得一观的宝贝亮眼了,不然一直手把手地给菜鸟们导引冥思,老实讲,挺累!”

    她爽朗大笑,变手指轻挑为整个手掌一抓,猛然霸道。

    “吼嗷嗷嗷!”

    那围绕蛋壳的龙卷风,陡然变竖直平移为横向狂扫,呼啦啦啦将外围上万的围观修者一把包圆。

    这段时间灵栖所积攒的能量,远远超乎想象!

    整个灵气龙卷,每一丝风痕都是神农鞭意境的气流丝线,任何人被卷进去不由分说就是一轮全身经脉梳理的大保健套餐。

    咕额额额......

    境界稍低的人,体内打从出生起就没被碰触过的隐秘窍穴第一次收到充沛灵气的灌涌,冲刷,立刻会因为本能的趋利避害性能而陷入深眠。

    境界中等的人,抵挡不了这极致奢华的静修环境诱惑,马上盘坐起来,冥思内视,成为跟蛋壳内一般无二的“茶枝”。

    只有真正高手,洞彻了灵栖手段,警觉地风固住自身神识:

    “哪来的高手!是为了要开宗立派而跑来示威吗?可惜现在已经不是上门踢馆打出名气的时代了,你要建立门派,只需去相应机构申请.....”

    一位能量生命体的官员官话连篇。

    另一位着道袍拂尘的老者则开门见山:

    “前辈莫不是来找仙家乐疗养主题经济部洽谈加盟的?您的聚灵手法简直是极致享受,我们好好谈,一定可以做大做强,做到双赢......”

    还有穿了一身闪瞎人眼的闪耀铠甲的孔武中年人,两手成虎爪状,主动欺身上前,要去抓扣那龙卷灵气的轮廓:

    “妖女,瞒得了别人,瞒不过我上官金虎!你这是让人成瘾的毒药,伪装成最顶级的仙灵之气!不然这个等级的灵气,怎么可能出现在区区一座港口据点?”

    “老虎兄,你自己从小靠服用丹药外力炼成虹级斗气,就不要看别人也都是嗑药当饭吃。”

    旁处,有个同样浑身肌肉宽横,身高魁梧,但面孔相当年轻,还有溜溜铮亮大光头的男子阴测测道。

    他不光头是光溜溜,上身也是袒露着肉墙般的肌理线条,在全身涂满古拙的符号文字。

    “我已经跟先祖斗神沟通过,鉴明这里的灵气就算放在远古仙道鼎盛时期,也是最精纯的仙气,足够一些大门派专门建立阵池收藏。”

    “所以这些灵力当全归我乌家所有,正好祭祀斗神祖先!”

    秃子一边叫嚣,一般手臂不由自主地做些滥俗得如同跳大神的动作,声嘶力竭。

    “呵呵,又是鬼神会的把戏,口口声声传递些死人说的话,反正也无从对证,就给为所欲为扣上冠冕堂皇的理由。”

    有个头戴礼帽,配上单片眼镜的小胡子中年人,文雅地打开手杖前端的宝石封盖:

    “我已经分析出,这些灵气是能够连接多种性质相克药剂的超级溶剂,交给我们魔导院,才能够实验更多细节,无限复制出来,造福全宇宙。”

    礼帽中年开始用手杖吸收灵气龙卷,但那自信满满的态度只维持了三五秒,就变成一脸惨白:

    “怎么回事,我的无极试管失去了感应?它被这些灵气夺走了灵识!”

    “嗯,这支无极石打造的拐棍就叫无极试管?小家伙灵识得到教导,能够背下古往今来洋洋百万部炼药典籍,还会帮助做些分析材料成分的工作,等于是个微缩的药剂试验台。”

    灵栖就站在礼帽中年面前不远处,右手食中二指夹着一缕淡紫色的闪亮光点:

    “无极石算是具备空间特性的材料里,最容易获得的一类,而你的这根拐杖还是后天以巨量能源强行锻造的人工无极石。”

    “能够在这么简陋的法宝中产生灵识,也是殊为不易,可惜今后的成长空间却有限。”

    “这样,你叫这灵识帮我劳作几天,我就抽出些闲暇,帮你为这拐杖重新设计改良。”

    她在这里见到些漏洞百出的法宝,职业病手痒难耐,忍不住做些修补加工的小活动。

    单从这法宝灵识来说,一般就等于三四岁刚刚懵懂认知的小孩子,单纯天真,心如明镜,教什么会什么。

    这是聪慧方面的潜质,跟人类不同,人类身体在没有踏入修行界伐毛洗髓前就是被无数污浊掩盖的珠贝,学东西很笨。

    所以这样的法宝灵识不需要更多雕琢,稍加指点就能够产生比人类修者纯粹,高扬很多的神髓明悟,心火焰尖。

    至于灵栖还好心好意地给那法宝灵识所诞生,居宿,两位一体的实物承载加以改良,完全是出于心态平等,公平交易的态度施行。

    只在手掌间挽个花儿,那黑漆漆的无极石拐就成为透明晶莹的琉璃手杖,内部有层层叠叠的空间栅格,反射五彩流虹,美不胜收。

    “这是......多层洞天?”

    胡子礼帽吓得发型都乱了:

    “神级手段啊,前辈您真的是前辈......难道鬼神会的道统说的都是真的,连远古神明都可以召唤显灵?”

    “我可不是死人,何来显灵之说。”灵栖笑道:

    “而且你这拐棍原料那么粗糙,怎么可能达到洞天的级别,不过你原来储物结构设置太过杂乱无章,是在看不过眼,随手规范下而已。”

    “随手规范下?我读书少,可也不下十万本,已经是魔导院藏书的六亿分之一,你别骗我!”

    胡子礼帽胡子都急变了形:

    “魔导院是最早于真知会达成合作的派系,开放的关于整个宇宙修行界资料也是最全泛的,你这手段一切特征都是合乎洞天特征......”

    “随你怎么想吧,法宝不错,够格助我一根小手指之力了,不知道友本人是不是也有兴趣进来内景之地,冥思片刻?”

    灵栖手中多了一把全由亮晶晶闪烁的星星点点组成长剑,谈笑间就撒手飞出,钉在胡子礼帽天灵盖:

    “你们这些触及到神识修炼的入门小友,对于神识灵悟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我硬要催眠入静就太疲累了些。”

    “不如直接注入精纯的灵悟焰尖,随着思潮大流熊熊燃烧吧。”

    话音刚落,那礼帽胡子整个人都由内而外地透射出光芒,好像身体每一颗组成细胞的间隙,都在向外放射光线?

    这个场面,跟蛋壳里那些静谧安详的小辈杂役们完全不同。

    周围同是炼气以上,还神未满的修者,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礼帽胡子,喉咙尽是不可思议地咽口水的咕噜声:

    “神火洗练,琉璃玉身?这是炼精化气期,未能严守持戒要求破了处子之身者,脉络灵气流通始终不圆满最大的遗憾,居然有机会弥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