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6闻道
    武睚眦已经280岁了,他在90岁时就达到还神境巅峰,感悟到丹气,开始触摸炼神境门槛。

    这样成就在斗玄门这整个河系大派中都是佼佼者。

    连同武睚眦的家族都在自己所在的星区蒸蒸日上。

    然后,他又经过数年的准备,安顿好家族事宜,就踏上了收集天下灵药材宝,寻找机缘的旅途。

    一切只为凝练内丹积累资粮!

    这一出走,就是100多年。

    等到了200岁这一节点,武睚眦经营的财富,积累的世面经验都已经到达瓶颈,可就是迟迟结不出成丹。

    而这这个年纪,他已经感知到自己寿元将尽。

    于是在最后的几十年时光里,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开始敛旗息鼓。

    他把所有锋芒都收藏在丹田内里,仅仅放出最低限度维持生命的活力,所以日常看来就是个枯木般的老头子。

    因为在那100多年的时光里,什么同族尔虞我诈,远古遗迹探险,宿命强敌击杀,家族产业经营,未知宇宙边缘探索......

    所有能经历的阴谋阳谋,情愫纠葛,战斗经验,积累财富,都够了,够了,真真的够了!

    如今已经别无所求,之差一个机缘......

    所以武睚眦才大舍大弃,把一切锋芒都敛藏,只用一副垂垂老矣的身躯,到各种地方行走,流浪。

    因为他现在万事具备,只欠机缘。

    只要撞到机缘,满足了成丹万事俱备之欠的唯一因素,那么丹成之后,就能瞬间补充千年寿元!

    这也是丹成者的标志之一。

    既然年富力强的时期,都已经探遍了各种危难险境,那索性把人生最后的这点时光,留给最普通的凡俗市井吧。

    所以武睚眦平时在各个交通枢纽,龙蛇混杂地方出现,毫不在意地以一个流浪乞讨人员的身份,感悟红尘。

    直到今天,阴差阳错地遇到灵栖。

    话说,也就是武睚眦这样游历广泛的高手,才有十足把握,一眼就认定,灵栖在调理那些炼气小辈时,搞出的现象乃是水晶焰。

    所以这一股子冲劲,简直把武睚眦积攒了180年的底力全部释放,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只剩下“朝闻道,夕死可矣”一句话,猛冲上去。

    但是天可怜见啊!

    武睚眦冲上去找灵栖,是真的为了聆听道法,探讨五大神焰奥秘的。

    可不知怎么回事,当武睚眦见到灵栖容颜的那一刻,灵魂深处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另一种冲动......

    “我要给她生猴子。”

    “我积累了这么多年的财富资粮,都应该是属于她的。”

    “与这位仙子诞生后代的话,一定会是完美继承一切优点,乃至延续下丹气道统......我要给她生猴子。”

    啪啪啪,武睚眦全身骨骼爆响,身材瞬间鼓涨,光环迭起,化身成这辈子以来最闪耀帅气的一面,毫不掩饰地向灵栖表明诉求。

    灵栖对此事的回应是:

    “道友何必自寻烦恼,还是割了吧。”

    她还是手挥那银亮星芒长剑,一招上撩剑式,似乎要把武睚眦从下到上分成两片。

    这星芒长剑,正是以先前那些境界不甚高明的杂役弟子中提炼明悟之火组成。

    现在它已经不足以支撑灵栖的少丹打磨,灵栖有来源更丰富,纯度也更优质的炼气境修者提供明悟之火。

    所以那些许星芒,改为当成引燃“水晶焰”的火种。

    那武睚眦,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对了。

    他看过灵栖用星芒之剑点燃了炼气小辈的水晶焰,照理说也来承受一招,应该能获得好处。

    但她说那句“割了吧”是怎么回事,要将自己兵解么?

    所谓兵解,就是斩杀了肉身,释放元神。

    兵解只有在自己遇到极大危险,行将人神俱灭时,保存元神放弃**。

    或者是在遇到极大危险,已经是生死关头,并且敌人仍然无法打败,利用兵解肉身爆炸的能量和敌人同归于尽,而元神逃逸,脱离危险。

    兵解后,元神离窍,能暂时维持思维跟法力。

    但元神离躯不能长存,若修为足够,福缘深厚,可以凭元神修炼,修为地仙。

    若修为不足,元神有损或消耗过剧,只能重入轮回转世。

    武睚眦的底蕴积累,要说走上兵解一途,修炼元神,倒也够用。

    可那是在寿元将尽的最后一刻才会用到的手段,现在就是因为不甘心如此,才保留实力寻找机缘啊。

    而且灵栖星芒长剑去刺别人,都是由天灵盖或者眉心穿过,为什么到了自己这边就是上撩了!

    他受到灵栖被动的魅惑之力影响,做出出格举动是不假,但这些举动的最首要原因是产生了“我必须给一身继续留下希望”这样的看似理直气壮的理由。

    现在灵栖直接把兵刃撩向他下三路,武睚眦顿时清醒过来,顾不得什么翩翩风度,一个倒栽葱接懒驴打滚,就朝外翻滚出去。

    作为斗玄门出身的强者,以武入道,战斗之事已经成为本能,这一连串动作倒也利落,居然躲开灵栖一剑。

    “你经验见识磨练足够,法力材宝积蓄也足够,唯独欠缺机缘,这是典型的人怠丹体质。”

    灵栖也不追杀,幽幽指点:

    “不过你现在的寿元实在所剩无几,结丹希望渺茫,越早兵解越好,元神尚能维持明智。”

    “若是等到油尽灯枯之刻,在做决定,那时你的神智可未必比凡人中的耄耋老人清楚多少,痴愚呆傻都有可能。”

    “所以了,道友要果断决定啊。”

    武睚眦听闻此言,瞬间老泪纵横:

    “前辈你的意思,我真的没有半点希望了?”

    “现在我已经想明白,前辈攻我要害,是为了逼迫我产生生死攸关的急智,速速退离到安全距离之外!不然只要靠近前辈身边,似乎就会受到莫名的蛊惑......”

    “这样的情况,晚辈听闻一些魔门妖女会用此类邪法,但前辈法力之强横,甚至能够掌握水晶焰,为何还会受制于魔道邪法?”

    灵栖听到老者临终前的询问,也是叹口气:

    “你也是炼神境的高手了,而且应该在此境界浸淫许久,果然可以交流些道统心得。”

    “你提到了水晶焰的名号,这也是触及丹道之人才能理解的概念,我就给你解惑一番。”

    她随手凝聚出一枚玉简,远远飘到武睚眦面前。

    武睚眦郑重将玉简捧在手心,轻轻分出一缕神念,仔细阅读。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这是最接近天道至理的特性......”

    “而水晶焰,就是从万物心灵中,提炼出这一丝天道本性,感染其他血气,肌骨,思维等元素,包容一切干戈,归于圆满。”

    “但这水晶焰,其实也有消极的地方,就是把谦逊柔软,甘居下位之道,发挥到了极致,简直是要对万物妥协!”

    武睚眦眉头紧皱,细细品味灵栖玉简中传递的海量信息。

    除了水晶焰的特性,其他五大神焰,在灵栖的解读中也有涉猎。

    上善若水,甘居低位,是因为实力不足够,才选择的权宜之计。

    表面上一团和气,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的成长积累底蕴。

    这一境界对应还神境,血气,法力,神识都当积累圆满,才开始寻求量变催生质变,酝酿丹气。

    然后等底蕴充足了,按照水生木的顺序,才有资格讨论林徐焰。

    林徐焰,就是积累了足够资粮,但要慢慢地经营发展,壮大自身。

    可是这个过程又不能太高调,只能从微小细节做起,待到转过头去看时,已经成为庞然大物。

    此境界对应炼神境,丹气有了,开始凝练内丹,于无声无息处默默发力,等到火候足够,蓦然回首,内丹已然成型。

    到了这时,就不可能继续“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了。”

    既然已经被旁人注意到,则需侵略如火,猛然展现实力,打得一拳开,免得万拳来!

    火侵焰正是如此,一股爆发之力,开天辟地,缔造自己的规则法界。

    据说整个宇宙就是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爆发中,豁然开朗,打出今日局面。

    而这个概念深意,是要在达到返虚境之后才能略微窥见一二。

    武睚眦读到此处,已经大汗淋漓,头痛欲裂。

    返虚境!

    传说中可以开辟洞天,缔造自己的规则,近乎独自撑起一片微小模拟宇宙的境界......

    他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

    原来五大神焰是层层递进,水晶焰仅仅是个开始,就得在还神境开始参悟。

    而自己的早先修行进展迅速,根本就没打牢基础,才会在炼神境久久不能寸进。

    如果说水晶焰的解释,武睚眦还能理解个半斤八两,林徐焰就完全瞎子摸象,只得一鳞半爪。

    至于火侵焰,光是试图阅读灵栖的玉简,就头痛欲裂,气机紊乱,仿佛随时会法力暴走,神魂炸裂。

    既然火侵焰就得在返虚境阶段才可以解读,至于后面的不动焰,金疾焰,难道是直指炼虚,合道两大顶级境界?!

    这么说的话,武睚眦真是想都不敢想,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探看到那些过于高深的法理,直接爆体而亡,或者神识泯灭,变成无意识的白痴。

    想想也能了然,返虚境都能够制造洞天了,那炼虚境大概是化生星球万物,创生物质基础,营造专属资材。

    也就是传说中的虚空造物!

    比如说,想要打造什么法宝,需要某某铜,某某铁,金银灵石,各种煅烧冶炼,才能满足各项参数标准。

    但是自己虚空造物,心想物成,需要个什么东西,什么法宝,不必很累很麻烦地锤炼了,直接设想一番,所想即所得。

    甚至在这个阶段,哪里还需要什么准备材料啊,想要什么法宝,直接一体成型算了。

    而合道境,恐怕就是在空间,物质的基础上,引入了时间的流动,让这些万物化生不息,自成体系,营造出全新的生命,文明,小千世界!

    那么不动焰,就是催动煅烧炼虚境发展的法力活动现象?

    而金疾焰,又有说法,原称禁忌焰,便是可以扯起时间流动,因果逻辑,诞生文明的终极源力。

    得闻这么多秘辛解惑,武睚眦觉得自己真是可以死而无憾了。

    顺便,他连自己久久不能结丹成功的原因都已经查明,原来还是没参透水晶焰的原因。

    果然真传一句话,假传万言书。

    也不知那位灵栖前辈是何等高手,一枚玉简中居然可以解释五大神焰的奥秘,甚至还涉及合道境的一些鳞角。

    殊不知,灵栖的知识都是超远古时期的修仙正统,根本不是现在的急躁时代所能比拟。

    不然的话,光靠灵栖自己最多也就是解释到返虚境,还触摸不到炼虚,合道的境界。

    但灵栖那个时代的顶级高手,确实是有那么几位达到炼虚境,而且她的遗骸骷髅也是触摸到炼虚门槛,今后前途算是有了指路明灯。

    “好吧,事已至此,我这老家伙还能说什么呢,兵解就兵解吧,以我元神姿态,从参悟水晶焰的奥秘开始,但愿福泽够厚,能够补丹成功。”

    武睚眦这时想想,说不定自己的机缘就是要在此兵解。

    因为水晶焰的参悟,其实在舍去肉身的元神状态,神识无拘无束的情况下最容易达成。

    他默默地把手笼进袖袋,探进即使对收集无数天材地宝的他来说最宝贵的空间储物设备,提出自己年轻时最宝贝,最顺手的专属佩剑:

    “今日得闻五大神焰真谛,福至心灵,正好兵解重修,以期内丹大成!”

    “真武凌天剑,你就来送老主人一程,随后便自行返回家族,去庇佑我武家气运蒸蒸日上,精进无双。”

    老头子把剑横到脖子上,正要发力,突然背后撞来个毛毛躁躁的糙悍姑娘,上气不接下气:

    “高手高手,我总算追上你啦!交通车晚点我也忍了,居然还瘫痪,一动不动?”

    “幸亏元磁极光剑的小家伙们直到替我分忧,不但一路跟准你的方位,带着我飞来这里,速度也不比交通车慢!”

    “啊啊,小家伙们飞的太快,停不住了......”

    噗通!

    来者正是妖妮小公举,风驰电掣般一头撞翻武睚眦老爷子。

    “唔,我撞上了什么东西?”

    妖妮晕乎乎地挠头,却没想到一颗白发老爷爷的脑袋正好落到面前。

    没错,武睚眦老爷子被撞时宝剑还架在脖子上!

    所以这下悲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