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魔修仙传 > 67碰瓷
    妖妮怀里的武睚眦头颅,睚眦欲裂,似乎要吃人:“我的兵解大计!哪里来的小娃娃,毁了我一辈子的修为!”
  
      这一举动,吓得妖妮赶紧把他脑袋扔了出去。
  
      不过武睚眦的头颅,又岂会这么简单就善罢甘休?
  
      那脑袋就像磁石一样,丢出去又飞回来,追得妖妮抱头鼠窜。
  
      兵解一途,绝非脖子一抹便能了事那么简单,气机感应,精气神契合,都要妥妥当当。
  
      像武睚眦刚才那么不明不白地自戕一刀,就是普普通通地死掉了,万事休矣。
  
      但他毕竟是徘徊在结丹炼神多年的高手,一团包含愤怨的元神不会轻易消散,以至于脑袋搬家了,还恶狠狠地朝妖妮咆哮。
  
      别看这货现在是个临终老者,但他年轻时候号称怒武杀神,在斗玄门乃是数得上号的凶恶人物,席卷过半个星球。
  
      武睚眦整个脑袋都涨红,似乎都大了一圈,瞧着架势,不给老人家一个交代,他指不定要拼得元神自爆,拉着整个空港贸易区一起完蛋。
  
      “道友稍安勿躁,这丫头是我记名的弟子。”
  
      灵栖终于发话了。
  
      武睚眦闻言也是脊背一冷......
  
      哦,他现在没有脊背,冷的是颈椎骨。
  
      这破空港贸易区,武睚眦就服灵栖一个。
  
      “前辈,我现在该怎么办!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进行兵解,竟被这么一个丫头给......”
  
      武睚眦头颅干脆直接朝地上一滚,又不肯起来了:
  
      “既然这个丫头是前辈内定的弟子,我这个情况,还请前辈给一个说法。”
  
      “道友这是赖上我了?”
  
      灵栖哑然一笑:“你以为我阻止你追杀风轻丫头,是要护犊子?”
  
      “我只是不想你愤怒之下失去理智,元神自爆,弄得大家都难以收场。”
  
      “现在我就声明,绝不插手,道友不妨试试,你可杀得了我内定的徒儿?”
  
      “前辈此言当真?”武睚眦脑袋瓜子脖子在地面一梗,随后又叹气道:
  
      “其实我就算杀掉一个丫头又能怎么样,兵解失败,我的元神没能完整地以自成一体的状态离体,不出十年,就将身死道消,堕入轮回。”
  
      “十年么......你信不信,我这内定的徒儿,十年内就能达到丹成一品,大道金丹。”
  
      灵栖是第一次把话说得这么满,武睚眦直接吓了一跳!
  
      “大道金丹?比上三品的天时、地利、人和丹都更圆满,前所未有的大道金丹!”
  
      “前辈你这么讲,晚辈就不服气了,求道之路坚信,老夫自认比任何人都有感触......“你说这个魔族小丫头,十年之内能成就达到金丹,我是一万个不相信。”
  
      武睚眦这时讲话,已经对灵栖不甚客气,他开始觉得灵栖的修为不过如此,虽然对于五大神焰的解释令他服气,但现在说一个小丫头都可以成就大道金丹,讲话未免太狂傲。
  
      大道金丹,这是一步巨大的台阶。
  
      奠基一旦达成,几乎是等于是在说绝对能够到达修行顶端,合道境界!
  
      看到武睚眦脸色阴晴不定,一个哄不好似乎真有可能破罐破摔,元神自爆,让大家都灰头土脸,灵栖又来发话:
  
      “道友如若不信,我们不妨打个赌,十年之内我这准徒儿修成大道金丹,气运也分给你一份,叫你成个上三品的内丹,不成问题。”
  
      这个前景很诱人,不过武睚眦并不上套:
  
      “前辈这是缓兵之计,十年后我这不完整的元神法力都要散尽了,你的小徒儿成不成金丹,我又能把你们怎么样!”
  
      “所以了,这十年里,你就待在小徒身边,见证她的金丹之路吧。”
  
      灵栖长袖一卷,在武睚眦头颅上方一晃,这憋屈老者的元神就给提取出来,随后向妖妮发令:
  
      “风轻小娘,把你元磁极光剑运转起来,收了这位老先生。”
  
      妖妮其实早就在紧张兮兮准备防御措施了,听得灵栖指挥,马上就把一身的小伙伴释放出来。
  
      武睚眦其实可以说是被灵栖阴了一招,不动声色就给他从残存的头颅之中拘了出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老爷子当时情绪不稳定,等于随时有个定时炸弹在。
  
      但是当他以完全元神的状态遭遇元磁极光核心的法力一刷,顿时就再无爆发之力。
  
      “你们在阴我!啊,那个小妖女竟懂得招魂引魄之法......”
  
      武睚眦元神被海量残缺法宝灵识包围,立刻知晓其中厉害。
  
      但他不服!
  
      堂堂炼神境高手,又怎么会是被一个后生丫头的些许禁锢神魂的法术拘拿?
  
      “这样正好,小丫头的法力核心是固锁魂魄为主,我就夺取这份精舍,让元神有个安居之地,还能延寿百年。”
  
      他这是打算元神夺舍。
  
      此路子也是兵解之人会选择的支线之一,不修元神鬼道,而是找个新的躯体夺舍,重新开始修行。
  
      武睚眦出身斗玄门,还是对于以武入道的程序最熟悉,没有实体的身子骨来承载气息的话,他浑身难受。
  
      忽忽忽,妖妮周围的法宝灵识小伙伴纷纷来阻挡武睚眦那继续侵略性的元神冲击。
  
      它们动作很直接幼稚,明显都是灵智懵懂的货色,类似小猫小狗。
  
      其实元神灵体,最擅长的就是变幻形体,轨迹,光凭灵体变化衍生就能自成法阵,符篆,精妙无方。
  
      但现在看这帮依附于妖妮元磁核心的灵识,动作呆萌莽撞,莫不是真的是些小猫小狗元灵吧?
  
      武睚眦元神如果还有脸可以做表情,一定要给气笑了,那个冒冒失失妖妮的丫头,如果说是魔族伪装,实际上杀人如麻,倒也合情合理。
  
      可她若是真的不过是个菜鸟,连修炼法术拘束的元灵都只敢抓些猫猫狗狗来凑数,自己岂不是在陪小孩子过家家......
  
      “都给我散!”
  
      武睚眦元灵怒喝,已经用上了“狮子吼”的功力,有神鬼辟易之威。
  
      斗玄门武者最讲究血气方刚,一力降十会。
  
      他早年去往鬼神会游历,简直成天跟一些幽怨无形的鬼魅恶灵打交道,以血肉之躯,也未见得就怕了种种邪异手段。
  
      但现在连自己都剩下一捧元神,满腔的怒火都在一喝之间爆发,自信能震塌整个山头。
  
      要不是武睚眦还打算对妖妮夺舍,精确控制了力度,劲道入微,全部轰击在挡路的灵识身上。
  
      这实际上变相等于增加了伤害强度,把狮子吼的威力都集中倾注在挡路灵识体内,毫无外泄,进行最彻底的破坏。
  
      然而这一瞬间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
  
      保护妖妮的灵识们还是呆萌耿直地冲过来,扑扑扑,将武睚眦元神拱到中间。
  
      磕磕磕,灵识们在冲击武睚眦元神。
  
      但是这动作更像一窝小兔子,在教训淘气的又一只小兔子,警告它不可以对主人龇牙咧嘴。
  
      “这到底是怎......啊,你们居然都是千年以上的法宝灵识!”
  
      武睚眦元神在跟这些灵识近距离接触后,总算能够感知到周围这帮小家伙的底蕴,没一个是他惹得起的。
  
      这些来自“混沌星域,远古神魔战场,绝密未开发区域”的“二流法宝”......那是以灵栖的标志看待。
  
      在她眼里,凡是没达到洞天级别的,都是二流法宝。
  
      可实际上,这些能够在灵栖母星魔瘴大气层中漂流万年而没有完全陨落,仅仅是神智被蒙蔽的法宝元灵,至少都是两千年以上的顶级奇珍!
  
      反观武睚眦呢,就算从他开始踏出炼气巅峰,踏入还神境的时间开始,满打满算,也就二百年吧。
  
      一群资历高得可怕的法宝灵识像小猪一样拱着武睚眦元神,这下子老爷子彻底没了脾气。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承认这小丫头的底蕴,我就算神躯完好也打不过!现在你们想把我老人家怎么样?”
  
      武睚眦倒也光棍,冷静下来后倒显得十分洒脱。
  
      “养猪。”灵栖发出一道神识,赫然是全套元磁极光剑的法门,传递给了武睚眦。
  
      “我这小徒,向来不乐意做重复地,刻苦地工作,我虽然传授了她道法,可这孩子从来也不会特意去修行。”
  
      “那么就请道友你帮忙维持这元磁极光剑道统中的日常静修,好让她不要荒废了。当然,如果道友不乐意,随时可以离开,我决不强求。”
  
      “顺便,这项工作,也是关乎到小徒能否顺利达到金丹大成的关键。”
  
      灵栖补充道。
  
      “不用说了,你赶我也不会走的。”武睚眦刚一阅读了元磁极光剑总纲,就发现这门道法绝对是顶级奇珍,价值极高。
  
      “就凭这门道法,我也必须研究透彻才肯离去......它简直超过了我一辈子所搜集的全部宝藏。”
  
      “是么......你高兴就好。”灵栖不置可否,她只是在带妖妮出去玩时候,觉得这路法门最适合,才选择的。
  
      毕竟《元磁极光剑》也是真正的远古仙道遗留下来,收藏在典籍库存的法门,当然是经过挑选,有它的独到之处。
  
      至于武睚眦老先生的收藏,乃至他本身的修为,在灵栖眼里其实根本无所谓。
  
      举个例子说,青蛟老仙,那是正宗的已经结成内丹,炼神巅峰的人物,不也是轻描淡写就放任他去帮忙主持星球之肝了么。
  
      灵栖结交道友,不在乎他境界高不高,反正都没自己高。
  
      而武睚眦,现在也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他在得到元磁极光剑秘籍后,就不再多做声息,闷头研究去了,有着老派修者典型的沉稳性格。
  
      倒是妖妮小公举,安静不了几分钟,又坐不住了:
  
      “高手姐姐,你怎么到哪里都是几秒钟就把场面控制得安安静静啊,人家想看热闹啦,大战八百回合的那种......”
  
      “现在这里几百号人,都千篇一律地闷闷打坐,飘在天上,全身冒白火,一点不好玩。”
  
      灵栖现在也比较有闲了,整个仙家乐服务区的灵焰提取工作都在自发运行,她只需偶尔调整一下细节。
  
      听见妖妮在撒娇,灵栖和蔼安慰:“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魅魔之躯居然要跟我抢夺晋升的道路选择权!”
  
      “为了压服这份冲动,我把这个区域的修者全部调动起来,作为助力,还颠覆了整个区域的环境,倒是让风轻小娘说好的游玩泡汤了。”
  
      “这些修士们还留下不少法宝,都被我重新炼制一番,可堪一用,等借用这些法宝灵识提炼灵悟之火的工作结束,我交易几件有趣的给你做玩具。”
  
      作为长生宗的地界,灵栖从那帮准菜鸟身上找到最多的东西就是飞剑。
  
      当然,以她的眼光来看,菜鸟们所使用的根本称不上飞剑,只能叫做“能飞的剑”。
  
      它们甚至不如真知会制式的自动寻的武器。
  
      但观察其内部原理,好歹也算按照古法炼成,有着灵识沟通。
  
      只不过它们就真的只是些猫猫狗狗级的懵懂智慧,要主人连拍手带吆喝,才会歪歪扭扭,不情不愿地飞出来,飞过去。
  
      灵栖帮它们开悟之后,猫猫狗狗的智慧就变成三岁娃娃的智慧,懂得交流,可以学习指令,能够灵动不少。
  
      至于妖妮所属的,那些来自母星古代法宝残魂的灵识,灵栖是不会动的。
  
      他们都各自留有先古法宝的本源图样,隐藏在灵识深处,是要借助救援舰修复能量,找回本源神通。
  
      贸然以灵悟之火淬炼,等于脱胎换骨,只保留了当前懵懵懂懂的灵识,失去了寻回本源的潜力,是捡芝麻丢了西瓜。
  
      不过以灵栖的眼光,淬炼几千年的法宝都是二流货色,这帮猫猫狗狗的“会飞的剑”,跟地上捡了一把沙子差不多。
  
      “在这边靠提拔低端修士来供给灵悟之炎,始终效率太低,我现在收集的部分,已经足够打磨少丹十天半个月,就此收手吧。”
  
      大约又过了两个时辰,灵栖收功敛息,几百名修士一个个都落回地面。
  
      他们还沉浸在深度入静的状态中不愿醒来,那是修为进展极快的机会。
  
      而地面上几百把飞剑,飞梭,折扇,金铃,玉佩,宝瓶则纷纷活跃地蹦蹦跳跳,载歌载舞。
  
      它们灵智比先前聪慧许多,好似好奇的幼童,欢乐有活力。
  
      “嘻嘻哈哈,淘气的羽毛扇,别挠我痒痒......”
  
      妖妮对这样的场面没有抵抗力,钻进法宝堆里就打起滚。
  
      而那些一直跟着她身边,但没有实体的上古法宝灵识,则仿佛有些嫉妒的样子,懒洋洋把靠近主人太亲密的宝贝们挤开。
  
      但这时又有原本就是活物的灵兽,仙鹿,金花鼠,小白兔,跑来凑起热闹,用嘴巴爪子拨一拨,闻一闻,不受灵识挤压。
  
      这又是**生灵跟魂体意志的不同之处,一副血肉之躯,放在同为生物种群的世界中不起眼,其实每一只生灵都是伟大的造物,涉及因果极大。
  
      看着场面上嬉戏嘈杂,灵栖笑而不语,柔和地将飞在空中的土地,水流,植被都降落下来,按照一个全新的格局,开始铺设这里的聚灵法阵。
  
      “在下初来乍到,叨扰一番,给各位道友添了麻烦,十分惭愧......这里就做些微小的事情,当做补偿。”
  
      灵栖手头上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但具备炼制洞天法宝的经验!
  
      她就以那些勉强算是具备一些灵性的土壤矿石,隔空运载,循环使用了好久的蕴灵之水,打造出一座新的聚灵疗养宫殿!
  
      整个宫殿都是玉石搭建,是灵栖亲自动用秘法,从原本只能用作装饰的矿石中提炼出来。
  
      反正法力的来源是地下管道,灵栖只需提供技术即可。
  
      不过由于材料限制摆在面前,这座宫殿连同周围庭院,规模只剩原来仙家乐疗养区连绵山头的十分之一。
  
      但是居住在这座行宫中修行的话,灵力充沛,神识清宁,效果是原来的一百倍。
  
      灵栖招呼妖妮小公举参观:“趁着其他人还没醒来,你就进来第一个泡温泉吧。”
  
      “哦,那高手姐姐也来陪我吗?”妖妮随口一问。
  
      “我倒是无所谓,想要聚集灵气调息的话,随时可以进行比这强效数倍的静修,并不需要拘泥什么特定的场合跟行动。”
  
      “甚至可以说,如果我进了这些勉强重复过滤了多年的蕴灵之水温泉,等于是我来净化这水,而不是泉水来濯清我。”
  
      灵栖想了想:“不过跟风轻小娘同浴,倒也无妨,就当我帮你涤荡灵气,更上一层楼吧。”
  
      “嗯,没错,洗澡这种事,我们家妖妮最喜欢了,在皇宫里就是,觉得每一个角落都脏脏臭臭,整天跑出城外,待在河水里不出来。”
  
      突如其来的高傲声音,打乱了仙家乐地区的宁静。
  
      妖妮突然瑟瑟发抖:“老,老妈?”
  
      “没错,正是本女王。”远处,黑压压滚来山一样的怪兽军团,层层拱卫怪物之山坳位置,一只身材高大的华贵魅魔。
  
      那高傲的声音,正是魅魔女王所发:
  
      “我可爱的女儿啊,你为什么会乐意来这穷酸的温泉泡澡,却死活不肯在家中宫廷水池里洗濯身体呢?”
  
      妖妮气的面红耳赤:
  
      “你,你还敢说!家里的洗澡水,都是白花花的不明物质,而且到处都是混合性别,甚至还在浴池里玩乐......我怎么可能在那里洗澡啊!”
  
      “哦呵呵呵,女儿你还是那么可爱呢,家中的浴池,不都是咱们皇室自家人?”
  
      “虽然你是唯一一个由老妈我感悟祖先本源,自体诞生的正统皇族继承人,但也要放下嫡传的架子,跟你的八百九十个父亲,跟六千两百个兄弟姐妹好好相处,其乐融融嘛。”
  
      女王发出非常女王的豪爽笑声:
  
      “而今天,我一得到你的消息,就带着一千六百六十个父亲,跟两万八千三百名新增兄弟姐妹,来迎接你了啊,我最爱的妖妮宝贝......”
  
      “人,人数又增多了......”妖妮跪倒在地,全身僵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