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重生

    “……大奶奶,请上路吧。”老夫人身边服侍的玉嬷嬷端着青玉碗,面无表情的递到宋锦瑜面前。

    眼前的一切宋锦瑜都很熟悉,这是她住了五年的文泽院,内室里的摆件都是她这五年间一件件精挑细选来的。虽然称不上价格连城,可也件件精美。可是此时,那泛着玉色光芒的象牙摆件,那泛着乌光的古铜镜,还有那摆在案上的琉璃盏,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雾色。五年啊,足足五年啊。最终,换来的却是这碗乌黑的汤水。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她的夫君明明已在得胜归来的路途中,又怎么会突然罹难?便是她真的命中带了煞,便真的该不般不明不白的去死吗?“大奶奶,上路吧。”玉嬷嬷平板的声音再次响在宋锦瑜耳边。

    汤水被玉嬷嬷并着两个小丫头强行灌入口中,宋锦瑜终是呛得满脸泪水……泪眼模糊间,她仿佛看到那日长安街头。

    “花轿来了,花轿来了……”

    十六抬的花轿在旁人眼中自然是极贵气的,吹鼓手一路奏着欢快的调子,最终绕了半个长安城……她端坐在轿中,一路听着百姓的惊呼声和赞叹声。赞宋家姑娘嫁的风光,十里红妆,盛世大婚,细数这几年的长安城,便没哪个姑娘有她嫁的风光。

    可是嫁的风光又如何,十里红妆又如何?五年里,她没见到夫君一面,最终却落了个这般凄惨的下场。

    便在她眼睛最终合上之时,透过窗棂她仿佛看到有个身影负手立在廊下。

    那人似是踌躇,终是叩响了房门,玉嬷嬷应了声走向外间。

    “……四公子,您怎么来了?”

    盛家四公子,盛老夫人的心头宝。便在他归府的当日,盛老夫人的心腹玉嬷嬷来到她的院中,她像往日那般袖了手立在她面前,向她转述了盛家对她最终的裁断。唇角有血浸了出来,宋锦瑜已经感受不到痛意,她心中只有恨,恨盛家人,恨那死的不明不白的盛家大爷,可她最恨的,却是自己。

    当年,是她为了母亲一句‘十里红妆,风光大嫁’而用尽了心思。

    宋锦瑜缓缓合上了眼睛。身子本已痛的没了知觉。宋锦瑜心中还有几分庆幸,庆幸死这种事,并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

    只是下一刻,身子却是突然一颤。仿佛突然被抛起,随后又重重落下。这种痛,着实比喝了毒药还要难熬,宋锦瑜不由得痛呼出声。

    突然耳边却响起一个细嫩的声音。

    “四小姐,可是痛的狠了?”这声音,这声音……宋锦瑜猛的睁开了眼睛,她的面前,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环正一脸担忧的望着她,见她醒来,面上露出喜色来。

    “……白荷。”白荷,自幼伴她一同长大的丫头,最终却在她出嫁前,被嫡母许配给宋家那管事的白痴儿子。

    宋锦瑜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梦里,她回到了十三岁那一年。

    那一年,她与盛家大爷订下亲事。而此时,梦中的她正走向那既定的命运。十三岁这一年,嫡母带了她们姐妹几个上山祈福。保佑当年下场的大哥能高中,保佑远行的父亲能平安归来。

    同行的还有素来与宋氏交好的江氏女眷。

    江夫人带着她两个女儿出行,江家大小姐比宋锦瑜年长两岁,二小姐与宋锦瑜同岁。

    宋家前几代出了几个大儒,也曾名噪一时,只是近几十年来,却没出什么像样的人才。所以门风日渐衰落。到了宋父这一代,索性便弃了文从商,而江家,便是宋父商场上的伙伴。因同居长安,关系走的亲厚些。

    而引起宋锦瑜命运发生改变的便是江家大小姐,江映玉……

    “四小姐,可是头还疼的厉害?”见宋锦瑜垂首不语,丫头白荷只当宋锦瑜那意外被撞伤的头还在痛着,调子里不由得带了几分自责。宋锦瑜回过神来,望着白荷摇摇头。

    头有些疼,可比起心境来,这点痛意反倒让她觉得脑子更清楚。

    是梦吗?

    可如果不是梦,她怎么会回到十三岁时前往山间寺院的马车上?可若是梦,这梦,能否一直做下去?便让她活在这梦中……“四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见您和五小姐在车中说笑,便自顾自的下了车去找小姐妹。却不想马儿意外惊了,将小姐甩出马车磕破了头,若是奴婢在车中,定然能护住上姐。”

    “不是你的错。对了,五妹呢?伤的可重?”坠车之事她隐约有些印象,只是却并不像白荷所说是马儿意外受了惊,而是有人暗算。只是此时她却不便开口。“五小姐只是受了惊吓,被夫人接到身边照顾了。”白荷轻声道。

    一样是小姐,五小姐只是受了惊,夫人便一脸如临大敌的将五小姐唤到自己的车上精心照顾。

    可自家小姐受了伤,头上血流不止,夫人只是吩咐郎中给包扎一番,然后拧了眉道了句‘怎么那么不小心’便施施然的回了马车。

    宋锦瑜自然看出白荷脸上的不忿来。

    隐约记得上一世白荷也是这幅神色,她看到后,自嘲的道了句‘亲母便是亲母’。以至白荷心中对于五小姐有了芥蒂。其实,她的所有亲人中,五小姐宋锦云算是最心无城府的人了。她是嫡出,自幼被母亲宠着纵着,性子带了几分娇憨。何况受伤之事,实与她无关。“五妹还小,母亲多照顾她些也是应该。白荷,我乏了,想睡会,到了庙中再唤我。”宋锦瑜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

    白荷张了张口,似乎有话要说,可见宋锦瑜似是累极,而且小白煞白。

    额头上缠的白绢隐隐渗着血丝……白荷一阵心疼,终究没舍得再开口打搅宋锦瑜。便在那微晃的车中,宋锦瑜再次沉沉坠入梦境。

    ***

    早春的盛家己是花团锦簇,那满树的桃花儿,杏花儿颤威威的开在枝头,还没进院子,丫头们嬉闹的声音已经透墙而出。

    宋锦瑜才跨步迈进院子,在一旁指点着小丫头采花瓣的大丫头青黛已经迈着小碎步迎了上来。“大奶奶。”宋锦瑜停下步子,笑着望向院中那株足有腰粗的桃树。青黛不由得浅笑着道。“老夫人早上念叨着桃花羹,奴婢便想着趁日头还没升起来,采些花瓣备着,晌午时给老夫人蒸碗软糯的桃花羹。”

    “真是个心思细腻的。”宋锦瑜浅笑着赞道。

    青黛脸色微红,笑着让开身形。

    宋锦瑜迈开步子,越过青黛,越过一众小丫头,越过那珠腰粗的桃树,树上的花儿开的那般绚烂,绚烂的有些刺目。这景,她看了足足五年了,五年前,她风光嫁进盛氏。成亲当晚,她的夫君接到朝廷旨意,边关有敌来犯。

    军情紧急,哪里还顾得上她这个新入门的新妇。当夜,她的夫君便整装离府,远赴边关。

    这一走,便是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