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章 噩耗
    第二章噩耗
  
      宋锦瑜自苦的笑笑,想着若是她和那男人相对而行,她恐怕连那男人的脸都认不出。胡乱想着,正屋的帘子已被丫头挑起。
  
      老夫人屋中的另一个大丫头绿袖含笑开口……“老夫人,大奶奶来给您请安了。”屋中,盛老夫人轻轻哼了一声,在宋锦瑜双腿堪堪迈进屋中的瞬间,盛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已然窜进宋锦瑜耳中。
  
      “这都什么时辰了?”
  
      宋锦瑜脸上堆了笑,先规矩的给盛老夫人行了礼,奉了茶,才轻声道。“昨夜似是受了些寒气,今晨起身时迟了半刻,所以来的有些晚了。
  
      盛老夫人盘腿坐在靠窗的红木榻上,闻言不喜不怒的点点头。
  
      “你嫁进盛家算起来满五年了。这五年里,我也没吩咐你办过什么事,也不知道你这规矩学的如何了……今年秋天,四郎大婚,便由你操办吧。”
  
      宋锦瑜面上微露迟疑之色,在盛老夫人挑高的眉头中,自然不敢质疑,只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虽然年纪小些,可好歹是我盛家的长媳,这种事,自然该你张罗着。左右咱们盛家不缺银子,何况娶的又是从三品怀远将军的嫡次女。排场自然不能比五年前那场婚事逊色。”宋锦瑜再次小心的点了点头,盛老夫人轻叹一声继续道。“再过几日大郎便该归府了。他这次打了胜仗,陛下龙颜大悦之下,必定封赏,你现在可是将军夫人了,行事要有分寸。四郎的婚事你若操办的好,也正好压一压平日那些轻看了你的人。”见宋锦瑜只知道一味的点头,脸上难掩惶恐之色。却又一副不敢多言的神情。
  
      盛老夫人不由得微蹙了眉开口。“你们宋家自诩书香传世,你好歹也是宋家教养出的姑娘……府中诸事,以后皆要交由你手。这次四郎成亲,但当个历练吧。我让王嬷嬷的玉嬷嬷在一旁照顾着,你若有个什么疏漏,也好在一旁提点你。”最终,盛老夫人如是道。
  
      宋锦瑜握了握拳,依旧点头。她以庶出之身,能嫁进盛氏,实是不易,出嫁前,嫡母曾叮嘱过。女子最荣光的便是十里红妆,风光大嫁。这些她都有了,这已是旁的女子求不到的殊荣。为此,她在盛氏谨小慎微,生怕有个什么错处以至连累到娘家宋氏。盛老夫人说完话轻轻挥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宋锦瑜行了礼,刚要转身向外行。
  
      这时,绣了富贵牡丹的酒金帘子被挑起,盛老夫人身边的玉嬷嬷一脸惨白的跨过门槛。她步子微踉,扑倒在盛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大爷……大爷……殉国了。”
  
      噩耗传来,盛家登时大乱。盛老夫人当即晕厥了过去。宋锦瑜也是六神无主,呆呆着想着……怎么会殉国呢?不是已经得胜了,在凯旋归来的途中吗?盛老夫人昨日还洋洋得意的说,不日皇帝的封赏便要送到家中。到时候盛氏在这长安城,便是真正的名门望族了。
  
      婆子丫头急得团团转,唤了郎中进府,一番折腾救醒盛老夫人。
  
      盛老夫人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儿子儿媳和女儿跪在她的榻前。人人面上都带着哀泣之色。而盛老夫人此时仿佛看不到旁人,只死死盯着宋锦瑜。最终,用死寂般的调子一字一顿的道。
  
      “把这个克夫的贱妇拿下……”盛老夫人话音落下,屋中静的出奇,似乎一根绣花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声响。随后,两个嬷嬷反应过来,几步上前扭住宋锦瑜手臂。“母亲。”宋锦瑜呐呐的唤着。
  
      “闭上你的嘴,休要唤我。我怕被你一唤,也下了阴曹。”盛老夫人咬牙切齿的道。
  
      一旁玉嬷嬷见此,抬眼示意一旁的丫头上前制住宋锦瑜,自己匆匆赶回榻旁。“老夫人便是再气,也要注意身子啊。大爷走了,老夫人若是再有个好歹,咱们盛家可如何是好啊。”玉嬷嬷哽咽的劝道。一听玉嬷嬷说话这调子,盛老夫人也不由得红了眼睛。
  
      与玉嬷嬷相顾落了半晌泪,盛老夫人恨恨的用手指点向宋锦瑜。然后对屋中诸人道。“想当初,大郎好心救下她,可她却恩将仇报。诬陷大郎坏了她的清白。
  
      宋锦瑜,你们宋氏不是自诩书香门第吗?清白有污,你沉了塘也好,上了吊也罢,合该以死全了你的清白。
  
      你怎么有脸嫁进我们盛家来?
  
      你小小年纪,心肠却是歹毒。你足足小了我大郎十二岁。我家大郎的长子只比你小了一岁。你们宋氏那么爱脸面,怎么能让自家的姑娘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当‘娘’,你们便不怕被世人笑你们宋家用尽心思巴结我们盛家吗?”盛老夫人的声音很冷,冷的让宋锦瑜觉得骨子里一阵阵发寒。
  
      她说不出话来。
  
      当着屋中诸人的面,她白着一张脸,却无力反驳。
  
      “你嫁进我们盛家五年,吃穿用度哪样亏待了你?可你倒好,竟然将我的大郎克死了。我的大郎啊……你怎么忍心扔下娘啊,你怎么忍心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都已经在归家的途中,却意外身死。都是这个女人,娘当初便不愿你娶这样一个女人进门。可你说,总归是你坏了她的清誉,当男人的,要有担当。可你看看,你娶她进门的当天,便远赴杀场,这一走便是五年。最终,连命都丢在外面。都是这女人命中带煞。”
  
      “娘,大哥的事……大嫂也是不愿的。娘,您别骂大嫂了。”一个跪在盛老夫人身边的小姑娘见盛老夫人这话越说越难听,不由得小声劝阻。“小六儿,你闭嘴,娘在训话,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被唤做小六儿的是盛家六小姐盛瑞灵,一旁拉了盛六小姐袖子是的盛家五小姐盛瑞萱。
  
      “五姐,你也劝劝娘吧。让娘别为难大嫂。”盛六小姐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拉了盛五小姐的袖子轻声道。
  
      “六妹,母亲正在气头上,你可别再火上浇油了。”不等盛瑞萱甩开盛瑞灵,跪在二人身后的二少奶奶张氏一幅担心盛瑞灵引火烧身的语气轻声劝着,盛瑞灵气白了一张俏脸。
  
      “母亲说话,你一个妇道人家,休要胡乱开口。”与张氏并排跪着的盛家二公子轻声开口斥责,张氏一脸怏怏的闭上了嘴……
  
      “你们都闭嘴。来人,将这贱妇送回院子,没我的吩咐,不准她出院门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