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七章 救美
    第七章救美

    江映玉是几个姑娘中最年长的,听到宋锦瑜的话,立时回道。“四妹妹且小心,莫要伤上加伤。”调子听起来忧心忡忡的,宋锦瑜却知道,江映玉并不是真的担忧她,她只是习惯让自己看起来端庄温婉。

    上辈子她和江映玉可以说是敌手。盛氏派人来宋家提亲后,江映玉曾经在她面前撕破了那张温婉的面孔。

    她指责她若非用了心机,盛家大公子怎么会看上瘦巴巴的宋锦瑜?而这在诺大的长安城,到了出嫁年纪的姑娘中,江映玉算是才貌双全的姑娘,任谁甄选,也不会舍了江映玉而取庶出的宋锦瑜,那时候她因身有婚约,自然觉得江映玉是因妒成恨,所以才那般口无遮拦,现在忆起,其实江映玉说的不错。如果让盛老夫人选,她必会选端庄的江映玉,而不是庶出的宋锦瑜。

    好在她和江映玉回到了一切都未发生前。

    她还不至于小心眼到因为前生的事迁怒于她,只是若说真心结交。宋锦瑜心下已然摇了头。她这辈子只想安安稳稳的活,昨夜她想了许久,想她前世都犯了什么错,一想之下才发现,前世她做的自认为对自己好的决定,几乎都是错的。

    选择嫁进盛氏,选择在盛氏隐忍而活,选择息事宁人……“既然僧人走得,这路也便没什么危险的……五妹,你乖乖听江家姐姐的话。我们山下会合。”敛了心思,宋锦瑜昂头交待宋锦云。宋锦云不甘不愿的应了。

    宋锦瑜摇摇头,再不理会头顶几人,开始认真赶路。

    她从这么高的地方跌落,竟然连个擦伤都没有,不得不说运气十足。脚下的路算不得难行,想来该是寺中僧人入山拾柴开辟出的小路。

    再加上这后山除了山中僧人能入,外人根本入不得山门一步。所以真的没什么危险的,只是多花些时辰赶路罢了。

    这时候宋锦瑜已经后悔经不住宋锦云的哀求而来后山了,以宋锦云的性子,宋夫人三言两语便能套出话来,她意外滑落的事情想必也是瞒不住的。若是无事尚好,可她一个小姐竟然弄得这样狼狈。

    想到宋夫人脸上会出现的神情,宋锦瑜便觉得这真是一场无妄之灾。

    只盼着念在她算是救了宋锦云的份上,嫡母刚生的那几分亲近不至于全部抹煞吧……

    一人行路,虽然心中难免几分惶恐,可这雨后山中的景致渐渐的让宋锦瑜忘了自己的狼狈。远山绿意郁郁,近处脚下新冒头的小草翠绿,草尖似乎还带着稚嫩的毛芽,走在上面,只觉得软锦锦的,感觉十分新奇。

    宋锦瑜可没什么机会这般自在,没有母亲的嘀咕,没有白荷殷切的叮嘱,只她一个人。

    她只当自己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只是这一切都因突然入耳的声音而离宋锦瑜远去。那似乎是男子的声音,宋锦瑜心下一紧,倒不是担忧遇到什么歹人,只是她此时实在不宜见人。想必能入得这后山的,该是山中香客,许是觉得雨后山景奇丽吧,所以也来后山游览。

    时下到了初春之季,长安经常有游园会。

    也会给一些姑娘公子送名岾,可携岾入园。园子便是分了内外,也难免有男男女女的在园中偶遇,偶尔也能谱出一段佳话来。

    所以她还不至于因为遇到陌生男子而惊慌。

    不过宋锦瑜难免好奇行在这小路上的会是何人,若是赏景,该是与江映玉几人偶遇才是。

    远处,话语再次传来。

    “……爷,这里哪有家里景致好看?脚下湿漉漉的,除了树便是树,连只鸟雀都不见。奴才倒宁愿去府中应付那些多嘴的丫头,也不愿在这里虚度年华。”听话语,似是个下人,他这话自然便是说给主人听的。果然,下一刻,一道淡淡的声音随之扬起。“‘虚度年华’?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也堪配‘年华’二字?”

    这话显然让那个当下人的一时间没话回应。

    宋锦瑜却没心思理会那对听起来十分闲适的主仆,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

    这次宋夫人带了她们姐妹几个来寺中,虽然说是为了外出的父亲和赶考的长兄,只是实际上,却是宋夫人打探到了这几日,盛老夫人在寺中清修,又正逢盛大公子归家,前世嫁进盛氏后,宋锦瑜才知道,每年盛老夫人都会上寺中小住几日。

    这事情自然是隐密的,因为想借机结识盛家的人实在太多,若是此事传扬开来,恐怕这山寺这几日难得清静了。

    宋夫人带了她们来,自然也有着结交的心思,想必江夫人也是如此打算的。若是盛夫人再看中了自家的姑娘……那可着实两全齐美了。

    所以这个时候出现在后山之人……

    会不会是盛家那位大爷。想到这里,宋锦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僵的,连步子似乎都不会迈了。

    她用力握了握拳,借着手心的刺痛提醒自己,走,快些走。她不可想让前世的事情重演。只是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的。

    宋锦瑜想着到避一避,小路旁及腰高的草想必藏下她十分容易。只是下一刻,脚踝一阵痛意袭来。宋锦瑜毫无防备,不由得一声轻呼。

    声音即出,躲,似乎是躲不开了。

    低头查看的瞬间,宋锦瑜自嘲的想着。只是当她清自己脚踝状况之时,她倒希望那对主仆快些上前,哪怕真的是盛家大公子她也认了。因为,她被蛇咬了。蛇……这东西她怕极了,可又不敢乱动。

    好在对方离她不远,下一刻那下人的声音似乎便响在她身边了。“爷,竟然是个姑娘啊。唔,就是年纪小了些……啊!爷,救命啊,有蛇。”

    听到那声音,宋锦瑜若不是吓的身子僵硬脸上不便做出什么异样的神情来,真的会忍不住笑。这下人竟然比她还要胆小。想必那位主子一定十分头痛,果然下一刻,那清雅的声音便窜入宋锦瑜耳中。

    “闭嘴,丢脸。”

    宋锦瑜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看着那蛇,明明怕极了,可就是移不开目光。下一刻,她看到一只手迅速接近那蛇,然后在离蛇寸许的距离,突然间出手如电,用两极手指便将那蛇夹住,随后甩到一旁。

    宋锦瑜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面前是个颇年轻的男子,宋锦瑜始终哽在心头的那口浊气终于缓缓吐出。不是,这人不是盛家大公子。

    [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新文缺关爱。感谢‘夜七七不蓝’亲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