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八章 反骨
    第八章反骨
  
      那人似乎意外于宋锦瑜眼中那稍纵即失的神色。
  
      并非庆幸,似乎也与爱慕之类的无关,当然,这人不是自信,实在是出现在他面前的姑娘,不管初时多么持重有度,最终的目光中总也避不了热度,所以面前这姑娘清冷冷的神情,倒让这人意外。
  
      宋锦瑜回神,尽量让脸上神色和缓些,这才轻声道……“多谢公子相救。”要说前世在盛氏几年宋锦瑜学会了什么,那便是察言观色了。看面前那男子脸色,咬了她的蛇显然没什么毒性,如果有毒,想必那人脸上怎么也该有几分紧迫的。既然无毒,便是皮肉伤了,反正她头上的伤也需要郎中来换药,到时候一并交给郎中诊治便是。
  
      时辰不早了,她要赶路。
  
      宋锦瑜规矩了行了礼,便要越过那主仆二人。不过萍水相逢罢了。那男子倒没有开口说什么,可那下人却忍不住跨前一步挡住了前路。“你这小姑娘怎么是个犟脾气,伤了便该有个受伤的样子。你便吴侬细语的求一求我家公子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也不会让你变丑。”
  
      宋锦瑜前路被挡,又听这人满口不着四六的话。心中颇有那么几分哭笑不得。
  
      自从昨日晌午醒来,她的整个心神一直都是紧绷的,面前这小厮虽然举止逾越,可却让宋锦瑜紧绷的心弦松了几分。
  
      她唇角微挑,开口道。“吴侬细语相求?母亲未教过,劳烦……阁下演示一番可好。”
  
      这句话显然出乎那小厮预料,许在那小厮眼中,宋锦瑜不过是个在山中迷路而又倒霉的被蛇咬了的小姑娘。她虽然妆容不整,头上还带着伤,可看得出身上衣裙质地尚算不错,这小姑娘出身不至于大富大贵,多半是个商户人家的小姐。长安城多少姑娘,见到他家爷只会羞红了脸,一个劲的拉扯自己的衣摆,哪里会这般即咄咄逼人,偏生那调子听进耳中还让人厌恶不得。
  
      这姑娘乍然出现在这小路上,必定是迷了路的。而且还被蛇咬,那小厮有些怯意的望了望自家爷的手……
  
      在自家爷发觉之前果断的收回目光。
  
      山中寂寥,做为一个称职的小厮,他觉得该主动为自家爷排解寂寥。所谓想请不如偶遇,这话可是前几日从那老西席口中听来的,他可一直想着寻机用上一用的。
  
      相请不如偶遇……荒山,僻静小路,自家爷为了避人,还特意寻了条最难行的小路,这样都能遇到,可见这是天命。
  
      那小厮自顾自的给自己寻了由头,只是这演示吴侬细语?他母亲也未教过啊,于是小厮偷眼去望自家公子,可自家公子唇角含笑,一幅要看他笑话的神色。小厮心中叹了声,只能自力更生。“你看这荒山野岭的,若是窜出只豺狼虎豹的,你如何能招架,便是没什么凶兽,便是再遇到一条蛇,也够你一个小姑娘应付的。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吧。我家公子也是要下山的。”
  
      宋锦瑜眨了眨眼睛,心道这小厮真本事,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看这方向,主仆两个明明是由山下上来的。
  
      宋锦瑜想了想,越过那小厮,对那始终安静立在一旁的男子道。“……不打搅公子游山的雅兴了。”
  
      说完再次低下身子行了礼。
  
      随后再次迈步,宋锦瑜目光轻柔的望向挡路的小厮,那小厮竟然不由自主的在宋锦瑜绵软的目光中让开了身形。
  
      宋锦瑜轻轻一笑,随后越过了那对主仆。本以为只是一次意外相遇,到这里便该点到即止了。若是再有纠结,便真的有失分寸了。却不想,便在宋锦瑜即将走出那对主仆的视野之时。又一道声线传来。“你的伤需要包扎,不然你绝对走不到山下。”这次开口的却是那位始终沉默的公子。
  
      不容宋锦瑜拒绝,那人大步上前。
  
      宋锦瑜退后,心里的惧意却如雨后春笋冒出。她怕,怕噩梦重演。
  
      前世,她借由脚踝受伤,任由盛崎替她包扎伤口,然后暗中授意白荷,将此事透露出去……几天后,盛崎亲自登门提亲。这一世……这是不是因果报应,报应她上一世满腹心机,所以这一世命运依旧。
  
      “不,不劳公子。”宋锦瑜断续的说完,转身迈步便走。此时脚踝的痛意反倒在提醒她,提醒她若是不快些,不躲开,或许会重演前生噩梦。
  
      有些事,是万不能发生的……只是,有些事却不是以她意志为转移的。显然想要出手相帮的那位爷不接受自己的好意被拒绝。
  
      于是,不过几步,宋锦瑜便再次被拦下了身形。
  
      “让开。”宋锦瑜冷声道。此时,她的小脸上全无刚才的温婉之色,若非亲眼所见,四六定然不信这小姑娘便是刚刚对她软软一笑,便让他不由自主移开身形的小姑娘。
  
      四六是那个小厮,人如其名,说话通常不着四六。不过便是他这不着四六的性情,让他屏中中选,得以跟在自家公子身边。
  
      因为公子说……
  
      他本是无趣之人,若身边再跟个老实的,那便是无趣再无趣。“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家公子好心相帮,你却摆出这么一幅神情。若是被旁人看到,岂不是怀疑我家公子要强抢民女……”
  
      四六说完,便被瞪了。而瞪他的,是自家公子,那目光,刀子似的。
  
      “……你家小厮这话说的不错,萍水相逢,刚才多谢公子仗义出手。只是小伤,实在不劳公子相帮。还请二位高抬贵手,容我快些下山。”
  
      “你这小姑娘。爷,咱们走,便让这丫头血尽而亡。”四六生气了。因为他觉得自家爷一片好心,却被这不识抬举的小姑娘当成了驴肝肺。只是他忘了,自家公子是个特立独行的,特立独行的意思便是。
  
      别人越不想他做什么,他便越要做什么。
  
      果然,下一刻,自家公子手一抖,便抽了……他的裤带。
  
      在拉裤子和抢裤带间,四六没有犹豫的选了前者。“爷……”四六委屈的唤着。可此时自家那位爷却一甩那条廉价的裤带,直接绑在了眼睛上。
  
      四六不忍直视。
  
      那是他的裤带啊……可被他家爷拿来当了遮羞布……这是何等的……有辱斯文啊。[求收,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