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九章 问责
    第九章问责

    不等四六牢骚出口。

    男子淡淡的声音已然扬起。“这下……姑娘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随后的时间,宋锦瑜一直怔怔的。任由那男子替她裹了伤。而且是在遮了眼睛的情况下,而且过程中,她的耳朵饱受荼毒。因为那小厮被男子喝退了数丈,远远的只隐约能看到个身形。可偏生他噪门大,吼的话宋锦瑜一字不落的都入了耳。

    她坐在地上,那人动作迅速,如果不是确定那遮眼布足够厚实,宋锦瑜简直以为他是边看边动手的。

    这人……是谁?

    片刻,真的只是片刻。那人起身,随后一扯那布,在那小厮不满的呼喝声中任由那裤带飘然落向一旁的枯草中……待宋锦瑜开口言谢,那人已经和那小厮会合,负手远去。

    直到缓缓下山看到宋锦云一行,宋锦瑜才收回纷乱的心思,小脸上努力扬起笑。“四姐,你终于下山了,你若再不出现,我便只能回去寻母亲了。”宋锦云凑上前来,拉了宋锦瑜手臂不放。宋锦瑜笑笑,抬手摸摸妹妹的头,这样亲溺的感觉让宋锦云觉得有些意外,可是心中却十分喜欢。她一直喜欢这个四姐,只是以往四姐待她虽亲切却不亲近,可是这两****能感觉的出,四姐与她越发的亲厚了。

    宋锦云只顾着腻在宋锦瑜身边,并没看到宋锦瑜受伤的脚踝。

    倒是宋锦湘眼尖,只是她素日便是个沉闷的性子,虽然觉得有异,却并未开口。相比之下,江家的二小姐却是个心直口快的。“宋家四妹妹,你受伤了?”众人这才细细打量宋锦瑜。

    “四姐,你的脚怎么了?”

    宋锦瑜安抚的拍拍妹妹的手,轻声道。“不过是些皮肉伤,一会回院子唤郎中来看看便好了。”

    “四姐,怎么伤的?那么不小心。”宋锦云忧心的道。“小路有些滑……”其实宋锦瑜便是不开口,宋锦云也觉得理应如此。想来那小路必定难行,又加上湿滑。“江家姐姐,你这伤是不是救五妹妹时……”

    “映月,闭嘴。”江映玉冷声喝斥道。随后转向宋家姐妹。“映月有口无心,江家妹妹不必理会她。”

    江映月自然满心不甘,只是在长姐面前素来是敢怒不敢言的。

    宋锦瑜始终沉默着,并没有理会江映玉。挑拨离间的小把戏罢了,只要她不接招,谅那江映玉也只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只是宋锦云却是个实心眼的,听江映月这般一说,不由和小脸一白,望向宋锦瑜的目光便含了泪意。

    “傻丫头,一会回我屋里让人看看伤势,你便知道我没有诓骗你了。”宋锦云这才点点头,拉了宋锦瑜便走。

    江映玉眯了眯眼睛,觉得今天的宋锦瑜与平日有些不同。可是哪里不同呢?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安静……“阿姐,锦瑜和锦云看起来倒像是亲姐妹。”江映月这话说起来倒真是有口无心,她这么想的也便这么出口了。

    江映玉眼睛却是一亮。是的,这便是不同之处了。在江映玉看来,宋锦瑜和她其实是一类人,都是那种‘忍辱负重’性子的。平日里看起来温婉恬静,其实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所以宋锦瑜虽然从未表示过什么,可江映玉却在心里将宋锦瑜当成了敌手。

    她想这次山寺之行,她最大的敌手该是宋锦瑜。

    可是今日看到宋锦瑜和宋锦云这对姐妹,江映玉突然迟疑了。难道是她估算有误?

    “阿姐,我们也走吧。”江映月自然不会懂自己姐姐的心思,只********的想回院子梳洗,她现在十分后悔跟着宋家姐妹去后山。

    远远的,见到宋锦瑜姐妹,宋夫人身边服侍的林妈妈一脸焦急的迎上前来。“两位小姐,怎么才回来?夫人问了几次了。”宋锦云一听自己行踪败露,脸上神情不过沉了沉,并不十分在意。她自幼得宠,何况她不过去逛了后山,又没做什么错事。反倒是宋锦瑜心一沉,在心中轻轻一叹。“五小姐,快随奴婢回院子梳洗,四小姐也回去梳洗一番吧。别让夫人久等。”宋锦瑜颔首,转身先回了自己院子。

    进了院门,白荷赶忙上前。

    “小姐到底是怎么伤的?是不是为了救五小姐……”

    宋锦瑜把身子重心交给白荷,一路行来,她生怕江家姐妹看出什么来,所以一直忍着痛意。

    在小路上遇到陌生男子,并得其相助之事,她并不想闹得人尽皆知。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这寺中还有一个最大的隐患,那便是盛老夫人……“不准胡说,此事与五妹无关,白荷,小心祸从口出。”宋锦瑜沉声叮嘱,白荷脸色一变,最终还是点了头。

    “奴婢逾越了。”

    “……你该看出江家姐妹有心在此事上做文章。难道我们还要自乱阵脚?”“奴婢愚钝。”得宋锦瑜提醒,白荷会意。

    宋锦瑜点点头,白荷虽然不算个十分伶俐的姑娘,可是并不笨。前世她嫁给了管事那白痴儿子,不过两三年时间,便送了小命。宋家告诉她,是白荷自己染了病,最终无治而亡。可是一个与白荷情同姐妹的丫头却私下里给她送了消息。

    说白荷是被那管事儿子犯病时活活打死的……

    这一世,她定然不会让白荷再重蹈覆辙。梳洗过后,宋锦瑜又急急赶往隔壁。进了院子,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直直跪倒在宋夫人面前。在宋夫人晦暗不明的目光中轻声开口道。“母亲,是我的错,五妹不懂事,是我贪恋后山风景,这才犯下大错。与五妹无关,请母亲不要怪五妹,一切责罚,都由女儿来领。”

    宋夫人没有开口,任由宋锦瑜跪在面前。

    林妈妈上前将宋夫人面前的温茶换成了新茶。宋夫人缓缓执起茶盏……她素来养尊处优,虽然年过四旬,可是因保养得宜,一双手看起来十分白皙,映衬着手中那玉色的茶盏,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宋锦瑜不动声色,可却将宋夫人一举一动都看尽了眼中。

    她知道,此时宋夫人看起来脸色阴沉,可是心情却是不错。

    因为宋夫人手上那玉杯是她极喜爱珍视的。若是她心情真的不好,必不会执起那玉盏……而她执了玉盏轻酌,便说明,她其实十分喜欢她这番‘自首’之举。[新文粉瘦,求关爱。收藏推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