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三章 姐妹
    第十三章姐妹

    白荷傻在院中。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诱?拐?盛老夫人……这是哪跟哪啊。“小姐,你又欺负奴婢。”白荷最终一跺脚扭身回了屋子。锦瑜笑笑,觉得世上之事真是千奇百怪,她才‘醒’没几日,竟然能经历这么多事。

    先是受伤,后又遇到那么一对莫明其妙的主仆。

    随后被禁足,不想最终宋夫人却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以宋夫人的手段都办不成的事,她宋锦瑜能有多大本事帮她达成所愿。而宋夫人的心愿还是那么的……宏伟。

    真的像林妈妈所说的去和盛老夫人来场‘偶遇’,宋锦瑜摇摇头,她躲盛老夫人还躲不及呢,前世自己到底如何死的,便是到了此时她都不清不楚的,可不管如何,总与盛老夫人脱不开关系。

    那可是杀身之仇!她此时便是不想着去报,也没那么大的气量去和盛老夫人攀亲带故。何况以她的出身,便是上赶着去高攀人家,人家也不一定理会她,反而觉的她是个轻浮的姑娘。

    可宋夫人交待的事……这真是件让她头疼的事。

    傍晚,宋锦云又来找她,一进屋,便嘟着嘴气呼呼的坐到了榻上,面对这个只比她小一岁却像个孩子似的妹妹,宋锦瑜总有种亲切感。许是前世出嫁那五年过的太过清冷了,所以哪怕宋锦云的脾气像个孩子,她也纵容着。

    “又怎么了?谁惹我们家五儿了,怎么撅着个小嘴,那嘴都能挂上油瓶了。”白荷端了热茶和点心上来,一进屋便听到自家姑娘那哄孩子的语气,不由得噗嗤一笑。宋锦云小脸登时红了,险些但落下泪来。“四姐,连你也欺负我。”

    宋锦瑜示意白荷先下去,这才坐在宋锦云身边,半拥了她问道。“好了,不过是句玩笑话,怎么就能落了泪……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姐,我是不是又傻又笨?”

    “乱说,谁说我家五妹又傻又笨了,明明是又机灵又可爱。”对于宋锦云,宋锦瑜是从心底觉得亲近。她们虽然是同父异母,可自幼一个院子里长大,情份自然不同。

    “母亲说的,母亲说我这样的笨丫头,将来肯定找不到婆家。还说江家姐姐都有本事嫁进盛家,可我却连盛家人长什么模样都看不到……那盛大公子有什么好?便是他来提亲,我也不会答应的。我才不要给人家当后娘。”竟然又是因为这件事,宋锦瑜觉得宋夫人对这件事过于偏执了。

    结亲这种事,本来就是两好并一好的事。

    一定要强求的话,最终结果也是伤人伤己。“母亲那不过是气话,你怎么就当了真。”

    “才不是气话,母亲还说四姐有法子去结识盛家小公子,让我和四姐多学学,不要成日只想着胡闹……四姐,那盛家小公子是个病秧子,据说整日药不离口,谁嫁了他,指定要守寡的。四姐,你可别做傻事。”宋锦云一脸担忧的道,这时候她忘了自己刚被母亲指责,********的替宋锦瑜打算。

    宋锦瑜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感觉涨涨的,有种要溢出的暖意。这孩子啊,自己被母亲责骂,心里却还在担忧她。

    “我知道,我不会傻到拿自己的终身大事胡闹的,倒是你,母亲不管说你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可是母亲最宠的女儿。可莫要真的生了母亲的气。”宋夫人对庶女如何暂不评论,可她对宋锦云却是宠溺万分的,便是责骂她,也不过是一时之气罢了。

    宋锦云红着眼睛点点头,刚才那些话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对自己的四姐说。

    母亲叮嘱过她,让她不要在四姐面前乱说,还说四姐去结识盛家小公子,是为了宋氏好,让她不要捣乱。

    可那宋家小公子是个短命鬼,她才不想四姐与那人有了牵连。

    一个盛家大公子已经够让她反感了,盛家竟然还有个病秧子小公子,那盛家便是家大业大又如何,盛家的男人,便没有一个正常的。“四姐,刚才的话,你不要告诉母亲,母亲若是知道我在你面前胡言乱语,又要骂我了。”

    宋锦瑜点头,并且发誓今晚的对话她不会对外吐露半句,便是连白荷,她也守口如瓶。

    没了心事的宋锦云喝了茶吃了点头,这才告辞离去。

    宋锦瑜含笑望着妹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不由得摇摇头,觉得宋锦云这性子真是个孩子。心事来的快去的也快。想着自己这个妹妹竟然不顾母亲的叮嘱,将心事一股脑的告诉她,便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只是有一件事情宋锦瑜很是疑惑。

    那位盛家小公子真的是个病秧子吗?

    她怎么不知,她也不记得前世有过这样的传言啊……说起来汗颜,她身在盛氏五年,竟然没见过盛家四公子一面。逢年过节盛家四公子回府,也只是匆匆给盛老夫人请安,然后又匆匆而去。

    他从未现身过家宴。而她一个成亲当日夫君便远赴边关的长嫂,似乎也不便与盛家四公子相见。总之,不管是阴错阳差也好,命运使然也罢。哪怕是前世死的时候心中怨怼着盛家四公子,真实情况却是,她连仇人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如今嫡母却让她想方设法与他结识……不得不说,便是重活一世,有些事情她似乎也难以躲避。

    宋锦瑜打定主意不去见盛老夫人,可有些人却看不得她这般‘怠工’。翌日天还未亮,院门便被叩响,白荷打着哈欠去应门。

    来人是林妈妈,她得了宋夫人吩咐,来‘叮嘱’宋锦瑜早些起身去后山散步的。

    内间,白荷有服侍宋锦瑜更衣,外间林妈妈轻声解释着。“夫人也是心急,所以才差了奴婢来看看小姐起身了没?”

    “……有劳母亲惦念,累得妈妈这般辛苦。”宋锦瑜强撑着精神应对着。

    直到她梳洗用完早饭,东边天际才隐隐吐露出白光。林妈妈随着宋锦瑜一同望向窗外,不由得面露尴尬之色。“……是夫人之命,奴婢也知道时辰早了些。不过这做事啊,从来赶早不赶晚。小姐不如早些动身,免得错过。奴婢听说,那盛家老夫人明后天便要下山了。”言下之意,她没多少时间可耽搁了。

    宋锦瑜点点头。

    最终在林妈妈关切的目光中,由白荷伴着出了院子。

    天气还有些寒意,宋锦瑜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兔毛大氅,白荷只穿着件淡青比甲,不由得双手搓着手臂,一脸气闷的嘀咕。“夫人这是何意?天还未亮便赶小姐出门,这么上赶着行事,便是事成,人家也会觉得小姐是个轻浮的姑娘……”[收藏推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