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四章 缘分
    第十四章缘分
  
      连白荷都懂的道理,宋夫人竟然不知,宋锦瑜想着不会是自己重活一世,附带着所有她认识的人都变了性情吧……记忆中嫡母是个强势精明的女人,父亲是个颇有几分文质彬彬的男子,生母是个性子胆小懦弱的,把宋夫人的话当成金玉良言,从不忤逆。
  
      还有盛四公子……
  
      那‘病秧子’的传言不知从何而来。
  
      宋锦瑜可不会傻的真去‘毛遂自荐’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的很。
  
      盛家四公子将来要娶的可是将军家的嫡女,那可不是小小的宋氏可以相比的。
  
      眼下身在山上,她还无法确定是否一切都与前生不同。此时要做的便是先安抚好宋夫人。至于结识盛老夫人和盛四公子?
  
      她眼下可着实不做它想。“白荷,故地重游,可在兴致?”白荷先是怔怔的望向自家姑娘,见姑娘举目眺望后山。白荷突然间便明白自家姑娘的意思了。既然夫人一定要小姐来后山,小姐自然不能忤逆。可是小姐又不愿去做那丢脸面的事,那只有……
  
      “小姐,我们快些走,到了山上正好能看到日出。上次和五小姐一起,只顾着囫囵着走了,景致都没顾上看。这次没有吵闹的五小姐,奴婢可以安心赏景了。”白荷迅速领会了宋锦瑜的深意,然后举一反三的将其升华。
  
      宋锦瑜笑着任由白荷拉了她的手,两个小姑娘兴冲冲的越过山门,上了后山。
  
      要说赶的早不如赶的巧。平日里这后山是有看门的小和尚的。
  
      可宋锦瑜主仆经过山门之时,正是寺中僧人轮换之时,每日只有片刻功夫这里无人职守,今日便被宋锦瑜主仆碰到了。于是主仆两个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后山。
  
      缘分这东西,有时候说来真是奇特。
  
      宋锦瑜没想到自己这故地重游之行竟然会再有际遇。她只想着主仆两个在山上逗留一两个时辰,然后赶在晌午前下山,告诉宋夫人她在后山转了半日,都没能遇到盛老夫人,也便交差了事。
  
      至于宋夫人会不会怪责于她。宋锦瑜倒是宁愿宋夫人责罚她,也不愿与盛氏有什么牵扯。她脚踝有伤,初时还不觉得,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她只觉得疼的越发的厉害了。白荷这时候也发觉出异样来。“小姐,咱们歇歇。”宋锦瑜点点头。说起这倒霉的被蛇咬出来的伤口,她真的没当回事。
  
      也便没顾上找个郎中诊治一番。
  
      昨晚睡前,白荷给她查看过伤势,只有两个浅浅的红痕。那男子给她包扎时不知抹了什么灵丹妙药,只伤口周围有些红肿,今早白荷再查看时,已经消了肿。她本以为这伤无碍了,却不想走的远了些,这伤处疼的却是越发的厉害了。
  
      见宋锦瑜脸色越发的苍白,额头浸出了一层薄汗,白荷急的六神无主。
  
      “小姐,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吵着要上山的,累得小姐伤上加伤。”白荷想到自家姑娘头上本就带了伤,又遭了蛇咬。而且这伤口只她一人知道,便是连五小姐,小姐也没有告诉。
  
      小姐说,说的多牵扯便多。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能在宋身安身立命……现在白荷悔了,她不该听小姐的,她该去禀了夫人给小姐请个郎中的。
  
      “和你有什么相干的,是我自己的错。白荷,我恐怕走不到山下了,你且回去禀了母亲……”“小姐,夫人会责罚小姐的。”白荷想着好容易夫人对自家小姐有了笑脸,若是此时她回去搬救兵,岂不是不打自招,自家小姐没有按了夫人的吩咐行事,而且还瞒了夫人受伤之事。这两罪并罚,自家小姐在宋家恐怕永无出头之日了。
  
      相比宋锦瑜,其实白荷更明白一个庶出姑娘的艰难。
  
      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五小姐从吃到穿,都比自家姑娘好上几分。
  
      这且不必说了,就像小姐所说的,五小姐是嫡出,本就该如此……可是随着自家小姐年岁渐长,这婚姻大事自然是重中之重。五小姐的亲事,夫人是一定会精挑细选的,可自家小姐呢……若是得不到夫人欢心,夫人草草将小姐配了人家,这辈子便没了出路。
  
      现在夫人刚对小姐和颜悦色几分。这个时候出了这等事……“小姐,便没有旁的法子了?”白荷替自家小姐不甘啊。
  
      宋锦瑜在心里计量了一番,想着若是宋夫人问起来她要如何应对。
  
      便是她舌粲莲花,估计最终也会惹得宋夫人不悦吧。可是她的脚是真的疼的厉害,再这般不知轻重的走下去,若是有个好歹,结果会更糟糕。宋锦瑜立时下了决心,吩咐白荷下山唤人,她便在这里候着,白荷最终不甘的点头,好在这里是寺中后山,除了僧人便没旁人出入。
  
      时下僧人十分受推崇,而且在百姓眼中,僧人都是良善之人。白荷并不忧心宋锦瑜的安危,她只是不甘心自家小姐几日辛苦最终却是空欢喜一场。
  
      就在主仆二人都觉得必定要惊动宋夫人之时。
  
      一道声音适时的扬起。“……爷,有人……是对姑娘,奴才不得不感慨一句:缘分这东西啊,真是虚无缥缈。”这声音一出,宋锦瑜都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神情了。
  
      怎么两次上山,两次都能碰到这对主仆。
  
      而且这小厮话说的真叫人无语凝咽,虚无缥缈?这词用的十分让人……迷惑。她想,他那主子必定要说上几句的,果然,那小厮声音落下后,那道温润的声音随即扬起:“让你好好识字,你偏生不学无术,五大三粗的汉子,偏生学那酸文人咬文嚼字,真是丢爷的脸面……”
  
      “丢脸?府中谁不夸奴才机灵,偏只爷看不上奴才。枉费奴才对爷一片痴心。”
  
      宋锦瑜想着再任由那小厮说下去,不仅是她,便是他那主子恐怕也经受不住了。
  
      “谁在那?鬼鬼祟祟的,出来。”不等宋锦瑜开口,白荷已经大声朝声音方向喝道,她受不了了,这人说的简直驴唇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再任由他说下去,白荷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知不觉间得了那叫梦游症的疑难之症。[推荐收藏么么哒。新文缺关爱,请亲们支持下撒。感谢‘书友140415100416072’亲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