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五章 再救
    第十五章再救
  
      “鬼鬼祟祟?这青天白日的,我行我的路,你歇你的脚,凭什么说我鬼鬼祟祟。爷,那小姐看上去倒是个明事理的,那丫头却是个泼皮,黄历都说今日不宜出门,偏生爷要出门放风……”言下之意,不出门便遇不到这所谓的泼皮。
  
      “泼皮?你说谁泼皮?”白荷不干了,她一个姑娘家,被人骂成泼皮无赖,哪怕是最好脾气的姑娘也得撸胳膊挽袖子的上去拼命。何况明明是对方先出言不逊的。
  
      宋锦瑜扯了白荷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和对方争执。白荷不清楚那小厮的性子,她却是知道几分的。
  
      和那种人计较,最终的结果便是自找罪受。“小姐,他们太无礼了。”白荷白着一张脸道。从小到大,谁不夸她白荷一句聪明能干。不想却被一个初见的小厮骂成泼皮,她如何能忍。
  
      “不是我家公子,不是你家小姐,这里还有哪个?我总不能自己骂自己。”
  
      “小姐,他欺人太甚。”白荷气呼呼的看着那对主仆走上前来……虽然那公子貌若潘安,那小厮生的倒也白净,可因为那小厮的口无遮拦,他们便是天神下凡,此时白荷心中对这对主仆也满心不喜。
  
      “白荷,莫要胡言。”对方曾帮过自己,恩将仇报这种事宋锦瑜是做不出的。再说对方那小厮的性子便是如此,是那种有口无心型的,若是与他计较,倒显得她们小家子气。
  
      见自家小姐竟然数落自己,白荷轻咬着唇,垂下头来。
  
      既然不让她开口,她眼不见心不烦总行吧。只是她低头,对方却不闭嘴。
  
      果然下一刻,那小厮又开口了。“爷总说奴才不会说话,这次奴才没有说错吧。那丫头自己都认了错,在那里罚站呢。”
  
      宋锦瑜抬眼望向那男子,心中对她的景仰简直如滔滔江水,简直连绵不绝。这样的小厮,他竟然能一脸坦然的带在身边,不得不说着实让人佩服。
  
      “你真是不着四六啊。”那公子终于开了口。
  
      这明显‘挤兑’的话语,到了那小厮耳中,却仿佛是夸奖。“不着没在,爷有什么事便吩咐四六吧。”那公子叹气,然后颇有那么几分玩味的看向宋锦瑜,宋锦瑜微微俯身行礼,随后扯住了握紧了拳明显已经暴怒边缘的白荷。
  
      “白荷,你不是追问我在山中被何人所救吗?”
  
      “不会便是面前这位公子吧。”白荷十分忐忑的问道。
  
      在白荷心中,那位在山中帮宋锦瑜包扎伤口的人可是位高风亮洁的公子,为了无损自家小姐的清誉,人家可是连眼睛都蒙上的。
  
      却不想,竟然便是面前这对主仆。宋锦瑜点点头,白荷顿时露出痛不欲生的神情。对方既然对小姐有恩,她自然不能再和对方针锋相对。可是对方那小斯的嘴……白荷真恨不得上去撕两下。
  
      安抚好白荷,宋锦瑜抬头望向那对主仆。
  
      意思自然是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她们过她们的独木桥。只是迎上那男子微蹙的目光,宋锦瑜不由得心神一晃。
  
      初遇她一身狼狈,自然不好细看对方,只觉得这男子性子温润,话语中都透着几分淡薄之色。那小厮性子颇有几分不着四六。如今在朝阳中细看,只觉得对方生的十分出色。
  
      玉白的肤色,眉有些浓,眼睛生的十分漂亮传神。
  
      望着她的目光更是带着几分思量。这样的目光若是换成旁人,难免会让人觉得被轻薄了,可是他这般与她对视。却未让宋锦瑜觉得半分不妥来。
  
      这竟然是个颇优秀的年轻公子呢。
  
      对于宋锦瑜的目光,其实男子也十分意外……
  
      那目光中没有小姑娘见到男子时的羞涩,也不含诱*惑挑*逗之意,只是平静的望着他。这样的目光,男子还从未遇到过。那男子打量着宋锦瑜,最终目光定在她的脚踝处。那伤?“你太不小心了,那蛇虽不是剧毒的,可也不能这般草率。”男子有些气,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或许是气自己那疗伤的好药被这般轻贱了吧。
  
      随着他的目光,宋锦瑜也望向自己的脚踝。
  
      一看之下不由得心神一跳。
  
      伤口恐怕裂开了,竟然已经浸出了外衫。
  
      那淡紫的外衫浸了血迹颜色十分醒目。白荷也看到了,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小姐,血,流血了。”那伤口明明收的极好,也不见红肿,怎么竟然浸出了血。
  
      “白荷,我们马上下山。”不能再耽搁了,她有意让白荷下山搬救兵,只是这对主仆在此,她一人留在这里多有不便。
  
      那日躲不开便罢了,今日这情形是无论如何也不便滞留了。
  
      白荷慌乱的点头。此时她六神无主,自然是自家小姐说什么她便做什么……白荷俯身扶起宋锦瑜,她的脚才一撑地,一股钝钝的痛意霎时传来,宋锦瑜疼的吸气。
  
      活了二十几年,便是前世她被灌下毒药,其实也未感觉多痛,这般真切的痛,着实让宋锦瑜有些吃不消。
  
      不过她性子里颇有几分倔强,咬了牙拍拍白荷的手,示意她们可以赶路了。
  
      白荷点点头,扶着宋锦瑜小心翼翼的迈步……“你若是不想你家小姐要那条腿了,大可扶着你家小姐下山。”
  
      这话自然是那位公子说的,听了这话,白荷不敢走了。她可怜兮兮的望向自家小姐,不想自家小姐竟然一脸凝重之色。“小姐……”白荷试探的唤着,宋锦瑜回神。
  
      刚才她竟然想到了盛大公子。
  
      为何会突然想到盛家大公子呢?宋锦瑜十分疑惑。
  
      眼下,她是继续下山,抑或……“白荷,扶我坐下吧。”调子颇有几分无奈。对方都这样说了,她若再逞强,那便真的是不识抬举了。“……如此只得再次劳烦公子相救了。”宋锦瑜抬头,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轻声开口。
  
      “哼,你说救便救啊,你知不知道爷给你用的那药有多珍贵……那可是……”
  
      “四六。”男子轻唤。
  
      四六一脸不甘的闭了嘴。男子笑笑,随后抬手……四六眨了眨眼睛,下一刻动作迅速的抓牢了裤头。这便是他为什么不愿自家爷相助的原因。
  
      那药便是再贵重,自家爷也不看在眼里。
  
      而他的裤带,恐怕会因为爷的好心而再次惨遭‘蹂*躏’的下场。他的裤带啊,上一条还尸骨未寒,这一条却又要凄惨的上路了。[新坑缺关爱,收藏推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