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六章 薄性
    第十六章薄性

    这次不等四六奉献他的裤带,白荷已经手急眼快的从袖中掏出一条帕子。

    四六望着那条帕子险些喜急而泣。

    他错了,他不该说那姑娘是个泼皮无赖的,这姑娘,明明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男子俯身,认真的替她的伤口再次敷上伤药。动作一如第一次那般娴熟迅速。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然将她的脚踝裹好。随后男人起身退后丈许,随后扯下脸上蒙眼的帕子。

    男子自始至终,脸上神情都是淡淡的,可他替她包扎伤口的动作却十分轻柔。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性子,宋锦瑜发现自己一点也看不透。

    不光宋锦瑜好奇,其实男子也十分好奇,他虽看不到,可不妨碍他用手勾勒出宋锦瑜的伤处。在男子心中,小姑娘不该都生的娇娇柔柔的,别说被蛇咬了,便是被绣花针刺上一下,都该眼泪朦胧的,他家的女眷便是如此。

    可面前这小姑娘……

    自始至终都没有呼痛,哪怕她痛的额头已浸了冷汗。

    这份坚韧,便足以让他侧目。他有些明白自己刚刚为何有些动怒了,因为,她竟然这般草率。

    这伤口虽说不重,可时隔一日,她竟然便如此跋涉。而且凭着手感,他能断定,她回去后并未再寻郎中诊治。她是太过相信他呢,还是压根不拿自己当回事。

    男子心中轻叹,想着答案恐怕是后者。

    “……不要沾水,不要劳累,三日后伤口便可消肿。”

    宋锦瑜点头,小脸有些红,这般劳烦一个陌生人,终究不好意思。只是在她身陷绝境之时,却一而再的碰到他。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伸手招了远处与白荷斗嘴的四六上前。“公子,我们这便走了……公子,有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公子既然要救人,为何不救到底,这位小姐脚上有腿,无论如何此时也不便下山。不如……”

    男子轻笑着开口,只是那笑却让四六觉得心里发毛。可再定晴一看,自家爷笑的简直如春风过境。四六想,一定是他多心了。“不如我们在此歇息半晌,爷你看啊,这里景致着实不错。天那么高,而且颜色蓝的喜人……”“四六。”男子敛了笑,淡淡唤着。

    四六叹息,垂头。随后一幅恭顺的走到男子身侧立定。

    男子赞赏的笑笑,这才转向宋锦瑜。

    “……我可以救姑娘一次两次,可是姑娘若自己不爱惜身子,便是灵丹妙药,用在姑娘身上也不过是牛嚼牡丹。”宋锦瑜因着男子的话,脸色一白。

    她想开口,可静下心来想一想,这人说的没错。

    她不在意自己,便是再好的伤药,用在她身上也是浪费。

    “小女子受教了。”宋锦瑜挣扎着起身,然后一脸郑重的俯身行礼。

    白荷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家姑娘,又转头看了看那位俊俏的公子,最终目光定在四六身上,四六回她一个同样疑惑的眼神。

    他也不懂自家爷的意思,更不懂那被救的小姑娘为何一脸凝重的行礼。他家爷向来不是个爱管闲事的,可对这小姑娘却是一而再的出手相帮。帮便帮了,怎么过后还数落起人家了,而且那小姑娘也不气,还这么郑重的行礼道谢。

    这两人,性子都那么怪。

    说起来,还是那泼皮,哦,该是白荷小姑娘招人喜欢。快人快语,刚才他和那丫头斗了会嘴,发现真真是乐趣无穷的很哪。“我对你没什么恩情,也没打算教导你什么。两次相助,不过是穷极无聊罢了。四六,我们上山。”

    四六一脸的扼腕。

    心道爷你帮便帮了,何必把真心话说出来。

    害得那小姐本来就白的小脸更白了一分。至于白荷……四六心里苦啊。此事与他何干啊,为什么白荷看他的目光那么冷呢。

    “小姐,那位公子何意?”见那对主仆消失在视线中,白荷才恨恨的发问。

    那人出手帮了小姐,她自是心存感激,可最终那话又是何意。

    相比于白荷的怒意,宋锦瑜倒觉得没什么……她算看出那人几分性情来,那是个恣意而为的人,不喜索事缠身。哪怕出手救人,也不需被救之人领他的情。就如他说,他两次出手相助,不过是因为他正好看到,又正无所事事罢了。

    即如此,她心中又何必纠结。

    “无甚,不过是施恩不图报。我们再歇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我们再下山。”白荷点头。

    再次碰到那对主仆,宋锦瑜也曾心生波澜,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与那人有缘。虽然这缘不知是好是坏。可这般一而再的相遇,而且对方两次出手相助,虽然神情淡漠,可却真的是帮了她的。

    只是那心湖才刚激起些许涟漪,便被那男子三言两语打压平静了。

    她刚刚确实觉得有些难堪。有种对方嘲讽她多情的感觉……其实她不过是想寻机报还这两次相助之恩罢了,并不会做出纠结之事。只是那人似是不信她,即如此,那便如他所愿。

    她这伤看来瞒不得宋夫人了,即如此,倒不如顺水推舟。

    宋锦瑜想着心事,所以并未注意到那对主仆走到了她的视线后便立住了身形。

    “四六,爷刚刚的话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男子难得自我反省,他向来心中想什么,口中便说什么,显少会顾虑到旁人。实是因他出身富贵,而且自幼被亲人宠着纵着,不由得养成了这般性子。可今日他的话音落下后,那小姑娘苍白的小脸,却让他觉得心中十分不适。

    仿佛心中压了块石头,憋闷闷的。

    四六睁大了眼睛,心道自家爷终于开窍了。“……何止是不近人情,根本就是惨绝人寰。爷啊,你说你救都救了,干嘛还说那些绝情的话啊。那小姑娘生的挺漂亮,而且性子是那种沉稳的,爷不是说不喜欢姑娘整日叽叽喳喳,争宠斗艳吗?我看那小姑娘就挺好,素净的很。还有她那个婢女……哎哟,那性子,即泼皮又护主,与奴才十分的般配。”说到最后,四六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他乐大发了。

    男子冷冷瞪了一眼犹自在心中做梦的四六,袖子一甩,迈步远去,独留四六在那里徜徉在‘美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