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七章 显摆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第十七章显摆

    宋锦瑜主仆这么搀扶着下山,时辰也和她设想的相差无几了。

    宋夫人倒还给宋锦瑜留下两分薄面,没有差人来后山盯梢。这让宋锦瑜松了一口气,许是前世嫡母的威严太过,便是重活一世,哪怕嫡母似乎与前世记忆中有了些许偏差,宋锦瑜也不敢行差步错。她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来了宋夫人的客院。

    跨进院门,正好碰到江家母女外出。

    对于江家母女,宋锦瑜没了前世攀比的心思,自然神情间一片怡然之色。她浅笑着给江夫人行了礼,又唤了江映玉一声‘江家姐姐’。江夫人颇有几分意外的看着宋锦瑜。印象中宋家这位嫡出的小姑娘眼神总带着几分戾色,倒不是说她长相有多凶,而是那眼神,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计量着什么。

    总之,宋锦瑜的眼神,江夫人十分不喜。所以她曾私下里叮嘱过女儿,不要与宋锦瑜走的太近。

    江家大小姐是个有心眼的,二小姐是个一根筋的,不过二人对于江夫人的叮嘱还是记在了心里。

    所以她们与庶出的宋锦湘交好,与宋锦瑜却只是点头之交。

    江夫人心中疑惑,不过几日不见罢了,宋家这位庶出的小姐怎么似变了个人般。那小模样越发的水灵,脸上那怡然自得的神情让人怎么看都觉得舒服。

    若是以前,她们攀上了盛家这门亲事,宋锦瑜必定不甘心,见到她们虽说不至于恶语相向,可肯定是不会给好脸色的。可是如今她却面露笑意,而且脸上的神情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有丝毫妒忌之意。难道她先前看错了这姑娘……“锦瑜来了,是来给你母亲问安的吧,你母亲在屋中……”宋锦瑜笑着点头。

    “是。夫人和江家姐姐慢走……”

    江夫人矜持的点点头,脸上笑意堆积的有些假。

    宋锦瑜不在意,若是整日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活,着实太累,前世她便那么活过来的。虽然只活了二十年,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仿佛劳苦了整整一生……不管江夫人心中怎么编排她,左右伤不得她半分,她何必要计较。

    她不计较,并不表示江映玉会心平气和……江映玉是个心气高的姑娘,平日里各家姑娘们小聚,自然便会互相攀比。

    而拿来与江映玉比较的姑娘,便是宋锦瑜。

    她明明比宋锦瑜年长两岁,而且江映玉自认相貌才情方方面面都比宋锦瑜要出色,她实在弄不懂为何旁人会拿她和宋锦瑜比较。何况宋锦瑜只是宋家的庶女,她却是江家嫡出的小姐。江映玉觉得拿自己和宋锦瑜比较,便是对她的亵*渎。

    如今她寻了门好亲事,这种事,她自然要拿来当面说给宋锦瑜听。

    于是江夫人迈步,而江映玉却轻声唤了句母亲。江夫人看向女儿,江映玉笑笑,柔声道。“母亲,我的事……我想要亲自告诉三妹妹,母亲莫笑女儿不知羞,实是我与三妹妹情同姐妹,终身大事自然要亲口相告。”江夫人眉头微蹙,她并不想在这里让女儿为难宋锦瑜,毕竟宋夫人便在屋中,若是宋锦瑜不知好歹的闹起来,她们母女总归面上无光。只是江映玉打定了主意要用话刺一刺宋锦瑜。

    她倒要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宋锦瑜能忍到几时。于是她对江夫人的蹙眉视而不见。只勾了唇对宋锦瑜道。

    “妹妹该听说了,姐姐的亲事定下了,说起来我一个姑娘家这般直白的说自己的亲事,实在羞于出口,可我与妹妹亲如姐妹,想着这事还是要亲自说给妹妹听方好。是盛家的大爷,日子定在了明年,到时候妹妹一定要来喝杯喜酒。”江映玉说完还不忘红着脸垂下头去,似是害羞了。

    宋锦瑜觉得自己前世把江映玉当成了敌手实在是抬举了她。

    她既然说羞于出口,却还这般直白的说给她听,在宋锦瑜看来,不必她开口说什么,江映玉已经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可笑的是她竟然未察觉。

    就像宋锦云说的,嫁个鳏夫罢了,有什么好显摆的……

    何况她那夫君还注定是个短命的。“日子定在了明年吗?我记得母亲曾说过……那盛家大公子的夫人过世不足一载。若是明年便娶姐姐进门……江家姐姐还是再斟酌斟酌吧。”言下之意,日子定的这么急,其中会有会有什么隐情。

    按理说,该等两年的,等盛家那位亡故的大奶奶孝期过了,再行续娶。这才是对江映玉的尊重。

    这般罔顾礼数,着实不妥。宋锦瑜不可能直接告诉江映玉,说你夫君七年后死在凯旋归来的路上,你的继子和婆婆盛夫人会将一切怪责到你身上……

    宋锦瑜相信,以盛子实和盛老夫人的脾气,将来盛大爷死后,必定会将一切归结到江映玉身上,甚至这成亲的日子,也会成为攻击江映玉的一把匕首。江映玉闻言脸色变了变,一旁江夫人也露出谴责的目光,她谴责的是自己的女儿。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宋家和盛家不在意,旁人不过是编排几句,又有什么相干。之所以亲事定在明年,自然是明为江映玉的年纪,她年初便及笄了,时下姑娘亲事定的早,及笄后便要商量嫁娶了,若是再等两年,便成老姑娘了,途增笑柄。江夫人一直想给女儿寻个高门,想让女儿攀个高枝,这下如愿了,只是再等两年,江夫人却实在不愿,她也怕夜长梦多,毕竟盛家那样的人家,要想寻个年纪小些的姑娘,实在容易的很。

    于是她提点盛家大爷,那盛家大公子倒是个有主意的,硬生生将日子定在了明年。

    这种事大家都是心如明镜的,谁也不会提起,算是个不是秘密的隐秘吧。可是宋锦瑜不仅当面说了出来,而且还用一幅担忧的语气。便是心中埋怨,她也不能指责宋锦瑜,谁让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继续求收,求推荐,求打赏。]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