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十九章 心向
    第十九章心向

    才送走了郎中,宋锦云便风风火火的掀了帘子进来。

    “五小姐,小心门槛。”林妈妈只来得及叮嘱半句,宋锦云已经三步两步冲到宋锦瑜身边。“四姐,我听白荷说你被蛇咬了,那蛇有没有毒?伤的重不重?”宋锦瑜伸手扶稳襟宋锦云,随手替她扶了扶有些松散的发簪,这才轻声开口。“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宋锦云上下打量宋锦瑜,见她除了脸色白点,确实是囫囵着的。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

    “四姐,你总吓我。你是没见到白荷的神情,害得我以为……娘,我先扶四姐回院子休息了。”想着母亲还在身边,宋锦云不敢肆意乱言,其实她有很多话要和宋锦瑜说。宋夫人望着女儿,刚刚进门时,女儿脸上的担忧。还有宋锦瑜那替女儿扶簪子的动作,熟练极了,可见这姐妹二人十分亲近。

    宋夫人心中即失落又庆幸。

    生在大户人家,要想姐妹真的和睦,实是难上加难。

    同样是庶女,宋锦湘便和这姐妹二人疏远些……

    女儿能有个心意相通的姐妹,总是好的。以后各自嫁了人,也能互相照抚些。

    这是宋夫人庆幸的,至于失落之处。女儿进了屋,慌慌张张的便去看姐姐,都没对她这个母亲问声好。

    宋锦云性子大大咧咧,自然没想那么多。在她看来,母亲好好的呆在屋中,而自己四姐受了伤,她自然该担忧四姐。可宋锦瑜这个旁观者却看的清楚。

    宋夫人这是心中不悦呢。

    “五妹,我听林妈妈说母亲早上只用了几口清粥,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身子不适呢。”这话自然是用来点宋锦云的。

    宋锦云虽然没什么心机,可事关自己母亲,她自然在意,听完宋锦瑜的话,她立时起身,几步便到了宋夫人身边,拉了宋夫人的袖子一脸担忧的道。“母亲病了吗?有没有叫郎中给看看……”

    宋夫人笑笑,望向庶女,正好宋锦瑜小脸上也扬起笑意。

    宋夫人突然觉得窝心。

    自己女儿大大咧咧,虽然心善,可从来没有细心这种东西,倒是庶女,不显山不露水的,可行事却是恰到好处。尤其庶女笑起来时,眼底有着星星点点的光亮,那种光亮,便是连宋夫人都觉得心中一软。

    若是自己女儿总与她在一起,是不是性情能有所收敛。

    而女儿的直率又能影响到庶女,这也是一种互补吧。

    “还不是被你这个丫头气的,你啊,好好和锦瑜学一学,学一学锦瑜的沉稳,不要整日咋咋呼呼的,将来可怎么找婆家。”宋夫人爱怜的点着女儿的头。

    “女儿才不要找婆家,女儿要一辈子陪在母亲身边。”宋锦云娇声道,直惹得宋夫人哭笑不得。

    “好了,大姑娘家了,还在母亲身边撒娇,也不怕你人笑话。你四姐受了腿,行动不便,你快扶你四姐回院子吧。”

    “尊命。”宋锦云搞怪的应道,宋夫人挥挥手,示意女儿快走吧,这丫头,是即逗人又气人的。

    “夫人,咱们明日便动身回府吗?”两位小姐出了院子,林妈妈问道。宋夫人沉声一叹。“不走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让江家看笑话吗?罢了,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也莫强求。锦瑜这孩子因此伤了,恐怕便是老天示警。”林妈妈也随着一叹。“这种事吧,本来就是看运道。盛家虽好,可这样的人家,便是姑娘嫁进去,恐怕也没安稳日子过,倒不如找个门当户对的反倒姑娘日子过的安稳。咱们五小姐这性子,受不得拘束,盛家……实不合适。至于四小姐,娇娇弱弱的,虽然行事有度,谨言慎行的,可是在盛家那样的人家,恐怕也讨不得好。”

    “谁说不是呢。”宋夫人轻声应道。

    宋夫人没意识到,林妈妈提起亲女和庶女调子相同。而她在心中竟然也没有觉得把亲女和庶女摆在一起有什么不妥。

    “明日回府,便让锦瑜和锦云都上我那辆车吧,我那车宽敞。也不多她一个小姑娘……”

    林妈妈笑着点头。

    ***

    “四姐,你这伤真的是今早伤的?”宋锦云只是性子直率,可不表示她笨。

    自己四姐这伤处,明显与那日伤在同个地方。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那日伤了,同一个地方,今日竟然又被蛇咬了。

    宋锦瑜笑着摇摇头。“……我诓骗母亲的。”

    宋锦云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置信的望向宋锦瑜,想着自己四姐怎么会这么轻易便对她说了实话。她其实只是心中怀疑,如果四姐点头,她虽然存疑,可也会相信四姐的,谁让她是自己的姐姐呢。

    “母亲让我想法子结识盛老夫人和盛四公子。我不想,何况那盛家四公子是个病秧子,我实不喜。今日便想着上后山避一避盛老夫人,却不想竟然伤上加伤。这伤是蛇咬的不假,那日江家小姐在,我便没有细说。人多口杂的,若是有什么流言传出去,于我们宋家也不好。”宋锦瑜轻声解释道。“这伤,是那日为了救我……”“傻姑娘,这是蛇咬的,与你有什么相干,是我不小心。我之所以告诉你实话,便是怕你胡思乱想。”

    “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四姐也不会落下去,自然也不会被蛇咬了。”宋锦云红着眼睛道。

    “又不是什么重伤,好了,多大的姑娘了,还要哭鼻子。你可不能告诉母亲我因为躲避盛老夫人这才出此下策的,母亲若是责怪下来,我可吃不消。”

    “这事本就是母亲的不对。那盛四公子是个病秧子,母亲还让四姐想法子去与他攀亲。四姐做的对,盛家便是显贵,我们姐妹也不屑它。四姐,你这么好将来一定能嫁个温柔的夫君。”“傻妹妹啊。”宋锦瑜点点宋锦云的额头,轻笑道。

    翌日,宋家一行要下山返家。

    便在上车之际,林妈妈笑着上前将宋锦瑜邀上头车。“……四小姐这车来时在路上出了问题,夫人担心返程时这车子还会出问题,便让奴婢喊了小姐去和夫人同乘。”

    这次出行,宋家总共有四辆马车,宋夫人一辆,三位小姐每人一辆。宋锦云不喜独乘,来是便挤到宋锦瑜车上。而宋锦湘车中始终一人。

    听到林妈妈的话,宋锦湘冷哼一声。

    领了丫头上了自己的马车,林妈妈仿佛没有看到宋锦湘的神情,只笑着引了宋锦瑜向前走去……[求收,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