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章 温情
    第二十章温情
  
      宋锦瑜脸上带着浅笑,那明媚的笑不管谁看了,心情都是一软,她心中十分雀跃,果然如她所想那般,其实嫡母并不难相处。只要她付出真心,对方也会回以同等的真心。“母亲。”宋锦瑜含笑行礼,宋夫人招招手,示意宋锦瑜近前。
  
      “你这丫头,就是太过客气了,你喊了我十几年母亲,你什么性子难道母亲会不知。以后你和五儿多多亲近,你们两姐妹在一块说笑的样子啊,母亲看了便心中欢喜。”宋夫人笑的十分和蔼慈祥,是宋锦瑜从未见过的神情。宋夫人不算坏人,只是性子有些要强,前世宋锦瑜对宋夫人从来能躲便躲,从未想过亲近,所以每次见宋夫人,心中难免有几分战战兢兢,后来与盛氏定了亲,心中感觉自己终于要摆脱宋氏了,对宋夫人,只余敬畏,再无亲近之心。
  
      现在想来,她真是大错特错。
  
      宋家,是她永远的依仗,而嫡母,便是她的依靠。
  
      “母亲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五妹。”
  
      宋夫人笑着点头。
  
      宋夫人所乘之车自然是极宽敞气派的。这是门面,宋夫人是个要脸面的,于车马上所费不菲。四匹高头大马,一水的乌黑颜色,驭夫一声吆喝,马儿一阵嘶鸣,随后马车缓缓驶动。宋锦瑜是第一次坐这样华贵的马车,只觉得坐起来十分安稳,不似她那小马车,马儿行的快些,便在车厢中巅来巅去。
  
      “四姐,这辆车坐着舒服吧?我最喜欢坐这辆马车出门了,即稳又快。”宋锦云心情十分好,因为母亲竟然邀了四姐同乘。在母亲心中,嫡庶有别,以前她虽然和四姐亲近,可是母亲待四姐向来是不冷不热的,从不像现在这般亲切。
  
      母亲今日之举,宋锦云十分喜欢。
  
      见女儿一幅显摆的口吻,宋夫人无奈的摇摇头。
  
      自己这女儿啊,好像永远也长不大。
  
      从山上到进城,马车要足足走上三四个时辰,初时宋锦云还一幅雀跃的神色,小嘴说个不停,一个时辰后,她便靠着车厢有些昏昏欲睡了,宋锦瑜拿起一旁的夹被轻轻盖在宋锦云身上,宋锦云嘟囔一声,拉了拉被角沉沉睡去。
  
      望着女儿那没心没肺的睡颜,宋夫人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她向来要强,两个儿子自幼悉心教导,因为严苛,儿子对她只是敬重,却不亲近,所以这唯一的小女儿,她自幼便多宠了几分,最终却宠成这样一幅不识人间疾苦的性子。“锦瑜,这次的事,回去后不要对你父亲吐露半句,便是你父亲问起,你只摇头说不知便好,余下的事由母亲安排。”
  
      宋夫人小声交待道。
  
      宋锦瑜点头,并没有问宋夫人的用意。宋夫人对于庶女的表现十分满意。
  
      不骄不躁,行事有度。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庶女这么优秀,再加上长相清丽,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可也是小家碧玉。何况她才十三岁,再过几年,想必会出落的更加标志。她想,林妈妈说的不错,这样的姑娘便是能嫁进盛家,恐怕也会如那被暴雨凌*虐的小草般,还未长成,便要零落成泥。
  
      “锦瑜,母亲让你想法子结识盛老夫人,并不是有害你之心,而是想给你找个好归宿。盛家在长安城毕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后来我仔细斟酌过,是母亲心急了,那样的人家,的确算不得好归宿。你这孩子心细,这事可别往心里去,回去后我和你父亲商量商量,一定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宋夫人柔声道。宋锦瑜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挪到宋夫人身边,见宋夫人始终目露笑意,小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更灿烂了一分,最终,她揽着宋夫人的手臂,像个孩子般的柔声道。
  
      “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惹母亲生气。以后一定孝顺母亲和父亲,一定做个好女儿……”
  
      宋夫人拍了拍宋锦瑜的手,表情慈祥。
  
      后半程,宋夫人也乏了,倚着车厢闭目养神,宋锦瑜也随之合上了眼睛,可心思却一刻也不得清闲。前世便是在回程这时,她的马车再次出事,她也是在这时候遇到了盛大公子……
  
      这一次她的马车无人乘坐,白荷也被她打发到宋锦云的车上去和月俏同乘了。
  
      她不知道前世的一切会不会重演,似乎自她再次睁开眼睛,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她不知道这些变化是不是因为她改变了那些既定的事实。前世她先后两次坠车,前一次让她恨上了宋锦云,后一次让她寻机攀附上了盛氏,可以说这两件事决定了她前世的命运。
  
      而这一次……
  
      随着马蹄踏到石板路上清脆的嗒嗒声,宋锦瑜瞬间心神一紧。
  
      她记得前世便是马车踏上大路的那一刻,她的车厢突然一歪,随后便不受控制的侧滑。
  
      虽然最终得救,可那一幕现在想来也还是让宋锦瑜觉得恐惧。马车翻滚,她在车中也随着翻滚,若不是命大,前世也许那时便送了小命。
  
      便在宋锦瑜心思乱成一团之时,突然,车队外一阵喧嚣。宋夫人很快睁开了眼睛,隔了帘子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林妈妈很快上前……“夫人,是四小姐的马车不知何故又出了问题,整个车厢侧滑到一旁的沟中,好在车中无人,只驭夫受了惊吓。”宋夫人闻言一口气提到嗓子眼,不由得转身望了望宋锦瑜,只见宋锦瑜小脸煞白,显然也被吓到了。
  
      “真是菩萨保佑啊,好在我让这丫头上了我的马车。林妈妈,你去安排人看看,若是弄不上来,便弃了吧。一个木头车厢罢了。”林妈妈点了头,快步向出事的马车走去。
  
      这时候宋锦云也被吵醒了,她吵着要下车去看,宋夫人对女儿狠不下心,想着都是家中仆役,便点了头。
  
      “不准胡闹,看看便回。”临下车前,宋夫人吩咐。宋锦云自然连连点头,然后拉上了宋锦瑜下车。“四姐,你这马车是不是哪里坏了,怎么来时坏一次,回去时又坏了。好在这次你不在车中,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说你是个有福气的……”[求收藏推荐。群么……还有就是亲们能不能冒个泡呢。好寂寞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