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一章 一车之隔
    第二十一章一车之隔
  
      宋锦云嘻嘻哈哈,丝毫不惧。
  
      她心思直,可没想那么多,在她看来只要没摔到人,车坏便坏了,这根本不算大事。
  
      可是宋锦瑜却不同。
  
      她被宋锦云拉着下了马车,一路上又被宋锦云拉到坏了的马车前。
  
      车厢滑到了一旁的沟中,只留一个车底架和两匹拉车的马,驭夫似是吓到了,在一旁瑟缩着,毕竟只是车厢滑落了,若是车厢没有断裂,而是整个马车滑落,他或许会跟着车厢一起摔下一旁的深沟,那小命便危矣。
  
      见到宋锦瑜姐妹上前,那驭夫颤颤威威的上前行礼。
  
      “四小姐,五小姐,是奴才的错,奴才没有看出马车的隐患来,若小姐在车中,奴才岂不是罪该万死。”
  
      这时候驭夫醒过味来,觉得自己真是命大。好在是空车,若是主子在车中,他这小命必定保不住了。宋锦瑜看了看驭夫,抬手示意他起身。“……下次小心些便是了。”她知道此事与驭夫无关,驭夫必定会仔细检查马车的,可挡不住有人暗中破坏。
  
      “是啊,四姐让你起来,你便起来吧。你这人也是命大,若中四姐在车中,你十条命也不够偿的。”
  
      宋锦云实话实说,却说得驭夫身子再次瑟缩成一团。宋锦瑜并没有理会驭夫,而是抬目四望……宋锦湘也被丫头扶着走到马车近前,看到宋锦云和宋锦瑜,目光一沉,如果宋锦瑜没看错,那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是……懊恼,她在懊恼什么?懊恼她没在自己车中吗?
  
      便在这时,远处马蹄声大作。
  
      宋氏诸人闻声而动,只见宋家车队后,一队人马驰骋而来,与他们不同,对方没有马车,所以速度奇快。
  
      宋锦瑜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连拉着她的宋锦云都疑惑的望向她。“四姐,你怎么了?”手怎么抖成这样?而且冰凉冰凉的,现在天气虽然说是乍暖还寒之时,可此时日头正好,在这日头下站上一会,宋锦云觉得额头有些冒汗呢。怎么一旁的姐姐却仿佛被冻坏了般,几乎连牙齿都在打颤。
  
      宋锦瑜敛了敛神,牵强的对宋锦云笑笑。“……突然觉得有些冷。”
  
      “该不是因为伤口吧,郎中说让四姐静养的,四姐却被我拉来看热闹。”宋锦云一脸懊悔神色。
  
      “我伤口已经不疼了,许是那些马跑的太快,带了些冷风吧。”宋锦瑜轻声道,宋锦云也没多想,只管点头。“那些是什么人?看样子像是赶的很急?”
  
      来人已勒马停在宋家车队后。
  
      宋家车队挡了前路,对方看样子要上来交涉的。宋家也有小厮上前,对方……宋锦瑜隐隐望着那端坐在马上的高大身形有些失神。
  
      她自然知道那是谁?
  
      她与他隔了五年再相见,或许说隔了一世更合宜些。前世她耍心机在前,而他对她敷衍在后。说不上谁的错处更大些,可做为男人,他娶了她,却将她丢在盛家不闻不问,五年来没有知言片语,逢年过节,他会给盛老夫人送些东西回来以尽孝道,可对她这个妻,却从未问询过一句。
  
      恨?不恨?
  
      宋锦瑜心中积的一口气缓缓吐出。其实恨与不恨都没了意义,这一世,她不会嫁他。
  
      而他也不会娶她,从此后井水不犯河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五妹,我头有些疼……”宋锦瑜再次远远眺望了一眼,随后轻声道。宋锦云闻言,立时收回看热闹的目光。“我们回去,四姐快去车上躺躺。”
  
      姐妹两个相扶着转身,同一时间,那被侍卫簇拥的身形也似有了感应,望向宋锦瑜姐妹的方向。他只看到那辆破损的马车,便那么横在路中……
  
      姐妹二人上了马车,宋锦云开始绘声绘色的给宋夫人讲那辆损坏的马车,讲那队远来之人如何嚣张迅猛……宋夫人蹙眉听着,随后林妈妈近前,隔着车帘回道。“夫人,是盛家的公子,说是急着回城,”
  
      听闻是盛家公子,宋夫人也没露出以往那般向往的神色,只是神情淡淡的吩咐。
  
      “让我们的人避一避,让盛公子先行吧。”
  
      林妈妈在车外应着是,自去转身传话。片刻后,马蹄声又起,很快便至车旁。宋夫人抬手示意女儿安静,宋锦云眨着眼睛,一幅不知发生了什么的迷茫神情,宋锦瑜笑笑,觉得此时岁月静好。
  
      前世她随着马车坠落,盛家大子涉险相救。
  
      今生,她端坐车中,他从车旁从容而过。这一世,她终于躲开了他……
  
      便在宋夫人示意姐妹二人安静之后,随着马蹄声渐近,一道声音隔着车帘传进车中。“急着行路,冲撞夫人之处,还请夫人海涵。”
  
      听这声音,宋锦瑜知道,车外之人便是盛崎,盛家长子。“盛公子客气了,是我们挡了公子的路。耽搁公子赶路,应该是公子海涵才是。”宋夫人不喜不怒的道。
  
      “……在下盛崎,来寺中伴家母几日,如今朝廷有了诏书,在下赶着回去接诏,这才唐突了夫人和小姐。改日在下一定登门至歉。”车外,那人十分有礼的再次开口。宋夫人神情缓和,虽然心中已想透,可是对于盛家轻意的便和江家定了亲事,心中终究有些隔阂。如今盛家大公子这般客套,她若再端着架子,那真是不知好歹了。
  
      “那可是大事,大公子快些上路……我们这里不过是小事尔,实不敢累大公子……待大公子与江家姑娘成亲之日,老身可是要讨杯喜酒喝的。”
  
      “……在下定然将喜帖亲自奉上。”车外,盛崎朗声应道。
  
      随后马蹄声又起,是盛崎带了人马离去。宋夫人与盛大公子对话期间,宋锦瑜一直沉默着,倒是宋锦云不顾母亲瞪向她的目光,小心翼翼的将车帘掀开了一条缝隙。
  
      随后小脸上神情忽喜忽忧的。
  
      待盛崎一行人离去后,她立时一脸急切的道。“娘,四姐,那便是盛大公子吗?江家小姐的未来夫君?”
  
      宋夫人点点头,对于女儿胡闹的举止已经无力纠正了。“……生的倒是人模人样的,只是我一想到江家姐姐嫁进去后,便有个比她小几岁的儿子喊她‘娘’。我便觉得全身汗毛直竖,好吓人。”宋锦云小脸上还不忘做出被吓到的神情,直逗得宋夫人破怒为笑。
  
      宋锦瑜不由得想到盛子实在外人面前满脸敦厚殷切的喊江映玉‘母亲’。可是私下里,却满脸冷笑,宋锦瑜也不由得笑了。[新坑,求推荐,收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