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二章 臆想
    第二十二章臆想
  
      宋夫人本要教训女儿胡言乱语的,可见庶女竟然也笑了,不由得训斥的话咽了下去。
  
      女儿还小,能娇纵着便娇纵着吧。
  
      林妈妈这时候再次上前,透过车帘回道。“夫人,那沟太深了,咱们的护卫没法子把车弄上来。”宋夫人眉头蹙了蹙,虽然一辆马车不值几个银子,可总觉得这次出来诸事不利。
  
      好在庶女没在车中,若是按了原先计划,庶女此时岂不危险。
  
      想到这里,宋夫人不由得望向宋锦瑜,却见宋锦瑜和女儿锦云头挨着头,不知说着什么贴心话,女儿笑的脸上露出了酒窝,而锦瑜也掩了袖子轻笑,本来只是清秀的小脸,因这笑颜而显得越发的水灵。
  
      宋夫人刚刚心中所想的,立时便烟消云散了。
  
      只能说锦瑜命好,所以才一而再的遇事呈祥。
  
      女人们总是相信那些怪力乱神之言,所有不如意的事都想方设法的推到鬼神上去。宋夫人原想着是不是庶女命中带了煞气,所以她的马车才会接连损坏。可是见两个小姐妹亲亲热热的,她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不过是意外罢了。
  
      “弃便弃了,我们快些上路吧。”宋夫人轻声吩咐。
  
      林妈妈应声,转头去安排。车队很快再次启程。宋锦云正在车中臆测江映玉的婚后生活,虽然背后道人是非不算君子所为,可宋锦云直言,自己本就是小女子,古语有云,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她不是君子,所以不用守什么君子之度。
  
      宋夫人闻言,只得再次瞪了女儿一眼。
  
      “……反正我觉得江家姐姐以后不会有安稳日子过。先不说盛大公子是个将军,将来和妻子必定聚少离多,便是盛家那位老夫人,我听婆子们私下里议论,似乎十分不好相处。盛家还有三位小姐,都说小姑难缠,江家姐姐将来的日子啊……”宋锦云说的啧啧有声,宋锦瑜沉默浅笑,想着宋锦云虽然性子大大咧咧,可这几句话说的倒是十分在理。确实,盛家大奶奶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
  
      “你这丫头,让你习女红你说手疼,让你读书识字你说头疼。可说起这些是非来,你嘴巴倒是伶俐的很。也不怕被旁人听了去,落了个背后道人是非的名声。”宋夫人忍无可忍,终于出声喝斥女儿。
  
      宋锦云却是满不在乎的回道。“女儿哪里是在胡言乱语,这是分析,有理有据的分析……我可是听了十几个粗使婆子的话,这才总结出盛老夫人不好相处的结果。母亲不夸一夸女儿用心,竟然还诋毁女儿。母亲欺人太甚。”
  
      宋夫人几乎气歪了鼻子。
  
      这女儿被她宠的啊,简直无法无天了。
  
      她叹了口气,看向锦瑜。“瑜儿,以后你多提点你五妹些,这丫头啊。行事鲁莽,说话从不过脑子。这样的性子……以后可怎么相夫教子啊。”宋夫人忧心忡忡的道。
  
      宋锦瑜笑笑……“我觉得五妹这性子很好,受憎分明,实是不可多得的好性情呢。”得了姐姐赞赏,如果有尾巴,宋锦云的尾巴几乎要翘上了天。“四姐说好,那便一定是好,四姐可从不胡言乱语。母亲,我以后多学四姐,一定做到……谨小慎微,说话前一定再三斟酌,母亲便不要骂女儿了吧。女儿都被母亲骂笨了。”
  
      宋夫人抬起手,宋锦云哎哟叫着躲到宋锦瑜身后。
  
      宋夫人叹气。“罢了,你以后若是找不到婆家,可别来母亲怀里哭。”
  
      “……才不会,便是哭,我也会到四姐怀里哭。”宋锦云嘴硬的回道。
  
      宋夫人气的冷哼,可女儿是自己宠出来的,又能有什么法子……回去的路程,因为有宋锦云一路插科打诨,宋锦瑜唇边的笑便始终没有淡过。
  
      宋锦云虽然性子耿直,可也不笨,她自然知道自己的话惹了母亲,所以后半程,她便努力的哄宋夫人,装个疯卖个傻的,偶尔还会扯上宋锦瑜。宋锦云的娇憨,宋锦瑜的灵秀,到宋宅的时候,宋夫人已经喜逐颜开。下车前,她用手指点了点女儿。“你个丫头,看我得闲了再收拾你。”
  
      宋锦云唉声叹气,锦瑜见此不由得轻笑出声。谁让这个妹妹刚才在车中得意忘形。
  
      宋氏在长安城虽然算不得显贵之家,可也算是富贵人家。长安城中,权贵之家住在城东,宋家老宅在长安城的东南方向,紧邻城中达官显贵,也算是贵人云集之地。
  
      三进的院子,门前那对石狮子看起来十分威仪。枣红的大门,迎面是山水照壁。
  
      马车从侧门驶进院子,早有婆子丫头候在院中,宋夫人被林妈妈扶着矜持的下了马车。院中婆子丫头整齐而立,恭声给宋夫人请安。
  
      宋夫人眼光淡淡从诸人头上扫过。
  
      在宋家,宋夫人素来高高在上。这次她回府,林妈妈提前通知了家中留守诸人……宋锦瑜此时也静静下车,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到宋夫人身后。此时的宋夫人,与记忆中的宋夫人合二为一。这才是真正的宋夫人……
  
      人前倨傲,矜持十足。
  
      便是在家中,她也喜欢丫头婆子们前后簇拥着,每次出门,都要诸人相送,回府,自然也要府中诸人相迎……前世她没少做这种迎来送往的事,哪怕宋夫人出门参加个婚宴,她也要在垂花门前后候上一个时辰。宋锦瑜缓缓抬头挑眉望向诸人。
  
      宋夫人虽然严苛,却不是不近人情。
  
      每次只要下人们规矩行事,宋夫人显少为难下人。今日这举动,却似十分不满。果然,下一刻宋夫人冷声道。
  
      “二房和三房呢?”她问的是宋锦瑜的亲娘和宋锦湘的亲娘。
  
      宋家老爷有一妻两妾,正妻自然是宋夫人,两妾一个是宋锦瑜的母亲,因生了她被抬为妾室,一个是宋锦湘的母亲,出身寒门小户,是宋老爷一次出门时带回府中的。
  
      听到宋夫人的声音,宋锦瑜不由得心头一沉。
  
      她的亲娘是个胆小的,每次宋夫人出府回府,她的亲娘必定立在人前相迎。
  
      可是今日?“回夫人的话,二夫人染病,三夫人正在一旁侍疾……”[求收藏,求推荐,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