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三章 内斗
    第二十三章内斗

    染病?侍疾?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回话的婆子姓孙,是宋府总管的婆娘,仗着自己男人是宋府管事,行事颇有几分仗势欺人,但这人在宋夫人面前却极为圆滑,说话办事都很得宋夫人欢心,又加上其夫是宋府管事,所以平日里内院诸事,宋夫人都交由孙妈妈统筹。

    这次宋夫人带着几个女儿出行,贴身带了林妈妈服侍,孙妈妈则留下照应内院。

    说这话时,孙妈妈脸上神情十分不悦,以往在宋夫人面前笑的包子褶似的脸此时面皮也绷得紧紧的,可见宋夫人不在府中这几日,宋家并不太平。

    “病了?什么病?何时病的?”宋夫人一见孙妈妈这神色,心中不由得涌起怒意来。说起府中妻妾,宋夫人自然当仁不让的为尊。

    三夫人便是宋锦瑜的母亲,是陪着宋夫人一起嫁进宋家的,主仆相处惯了,便是抬了妾室身份,也从来知道分寸,行事素来谨慎。可这位二夫人……本来是小门小户的丫头,不过仗着曾经有幸相助宋老爷,便自诩对宋家有恩,在自己院子自觉高人一等便罢了,还屡屡想在宋夫人面前得些脸面。如今宋夫人不在,倒真有几分老虎不在家,猴子当大王的感觉。

    这孙妈妈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自然不甘心被二夫人使唤。

    于是……

    宋锦瑜将事情在心中过了过,不必旁人告诉,便隐约知道她不在的几日,家中都发生了什么。

    “……奴婢不知,二夫人拦着不让请郎中,说只需三夫人在近旁服侍几日便能百病全消。”孙妈妈垂首道。这话句句是在戳宋夫人的心窝子啊。

    谁都知道宋老爷子的三房是她的陪嫁丫头,让她的丫头服侍几日便能百病全消?这是何意?便是宋夫人眼下也不需三夫人向以往那般服侍了,毕竟身份有别,好歹是宋家的妾室,算是半个主子,如何还做那些端茶送水的下*贱活计。不想她不在府中,二房竟然这般作*践三房。

    宋夫人冷笑,面上神色让人望而生畏。

    一众婆子婢女头垂的更低了。

    宋夫人待人处事可绝对不是婉约派。“竟然需要三夫人亲自服侍,想来病的不轻。锦湘,你便陪母亲一同去看看你二娘吧,可别真的病入膏肓,若真的病的厉害,有些事得提早准备起来。孙妈妈,你去叮嘱孙管事一声,让他早做些准备,可别到时候出乱子。”宋夫人这话何意,想必哪个丫头婆子都明白,这是要给二夫人准备后事呢?孙妈妈自然是一脸得意之色的点头应是。

    可见宋夫人这次气的不轻。

    宋锦瑜跟在宋夫人身后,不由得侧目望了一眼与她并肩而立的宋锦湘。

    果然见宋锦瑜眼中快速闪过怒意,可面对盛怒的宋夫人,便是宋锦湘也是不敢忤逆的。宋锦湘沉默片刻,这才凝声回了句。“是。”

    “母亲,我也想去看看二娘。”宋锦瑜这时候轻声道。宋夫人脸上神情辩不出喜怒,就在宋锦云忍不住想开口求情之时,宋夫人沉声道。“也好,你也一起来吧。”

    宋锦瑜柔声道了声谢谢母亲,随后抬步跟上宋夫人。

    宋锦云眨了眨眼睛,默默的跟在宋锦瑜身后。

    宋锦湘望着走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嫡母,庶妹,嫡妹……拳头握了又握,恨意在眼中始终流转着,尤其是望向宋锦瑜的时候。

    同样的庶出,可是宋锦瑜却被宋夫人带在身边,连回城都与宋夫人同乘,和宋锦云亲近的仿佛一母所出。而她……嫡母每每望着她的目光,都让她觉得心头发寒。刚刚,嫡母更是口出恶语,一味的诋毁自己的生母,可她,竟然连开口辩解都不能。

    心中恨,极恨。

    宋夫人住在后院主屋,一东一西便是两位夫人的院落。

    二夫人住的院子名‘秋韵’,取了二夫人名字中的一个‘秋’字。每每望着秋韵院那悬挂在门上的匾额,宋夫人都要怒火上涌。这匾额上的字是宋老爷亲自所撰,当年娶了二夫人进门后,宋老爷着实宠了二夫人一阵,这秋韵院便是当时二人浓情蜜意之时所起。

    宋夫人心中骂了句贱蹄子,这才由林妈妈扶着跨进院中。

    宋锦瑜悄声跟在宋夫人身后,宋锦云则一幅看热闹的神情,至于宋锦湘,脸上终于露出紧张之色。

    宋锦瑜不动声色便将秋韵院的一切尽收眼底,想着仗着嫡母不在府中,自己的亲娘竟然被二夫人这般欺凌,宋锦瑜心中也是气的。她那个亲娘前世便总独自一人躲在屋中落泪,那懦弱的样子,让宋锦瑜即鄙视又心疼,她一直觉得母亲太软弱了。

    软弱可欺,这怪不得旁人,后来嫁进盛家才知道。

    一个女人,不是心中想着强便能强势的,她在盛家五年,活的便如前世的母亲。软弱,无能,懦弱。这时候,对于母亲的软弱,她竟然颇有几分感同身受。

    秋韵院中景致十分漂亮,院中青石铺路,跟两边种着二夫人喜欢的树木花草。因着二夫人出身江南,颇喜江南的庭院布局,所以这秋韵院一石一树,都有种江南的婉约。

    便是这院中景致,便是母亲的小院无法相比的。

    宋家三位夫人,自己母亲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便是自己的父亲,她的夫君,母亲一年见的次数一个手掌便能数的出。

    因不得宠,因母亲软弱,所以便任由二夫人欺负。宋锦瑜心思一沉……前世她蠢笨,活的糊涂。即得重活一次,便由不得旁人欺负她的亲母。“母亲,二娘院中那株海棠开的真美,我听寺中僧人说起这海堂。说这淡粉的海堂是极珍贵的,不想咱们府中便有一株,女儿以往竟然没有在意。”宋锦瑜环顾四周,随后柔声道。

    宋夫人不冷不热的随着宋锦瑜的手指望了望那株开的灿烂的粉海棠。

    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宋锦瑜不由得讪讪的对一旁的宋锦云笑笑,也不再开口。宋锦云悄悄拉了宋锦瑜的手,凑到宋锦瑜的耳边轻声道。“四姐,二娘如果欺负三娘,我一定帮三娘报仇。”

    宋锦瑜伸手点了点宋锦云的额头,不由得面露浅笑。这傻丫头,倒真是嫉恶如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