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五章 意图
    第二十五章意图
  
      “虽说是旧疾,可疼成这般,也不能再耽搁了,孙妈妈,去请郎中。”宋夫人冷声道,孙妈妈应了,这次赵氏没敢再开口。
  
      “夫人,我这旧疾已经疼了三日了,顶多再疼上两日便会过去了。实不必劳烦郎中入府。”这时候,二夫人忍痛开口,声音断断续续的,似乎真的被旧疾折磨得很是凄惨。
  
      宋夫人上前,侧身坐在二夫人身边,脸上的神情带着忧色。
  
      她望着二夫人,语重心常的道。“你这旧疾十几年来屡屡发作,我这个当姐姐的便是夜里都不得安眠,这次又正逢我不在时发作,若是你有个好歹,你让我如何跟老爷交待。这次不管如何,也要让郎中进府将你这旧疾彻底治上一治,你不必多说了,趁着痛的不厉害,赶紧合眼歇一歇……”此时的宋夫人,看起来便是个好姐姐。
  
      “夫人,真的不必兴师动众。”
  
      二夫人蹙了眉轻声道。
  
      宋夫人从三夫人手中接过沾了水的帕子,亲自替二夫人拭了拭额头。
  
      宋锦瑜姐妹三人被晾在一旁,宋锦瑜不动声色的看着,心中赞了一声宋夫人能屈能伸,明明满心怒意,却还能和二夫人虚与委蛇。
  
      相比之下,二夫人脸上神情明显慌张了几分,再不复刚刚的镇定自若。
  
      “二娘,还是请个郎中好好看看身子吧。这旧疾总是发作,女儿实是忧心。”见场面静下来,宋锦湘终于忍不住的开了口。
  
      二夫人脸色一变,眼神半眯着望向亲女……“……你有孝心了。”
  
      那神情,实在不像是真心称赞女儿有孝心。趁着诸人目光都在宋锦湘和二夫人身上打转之时,宋锦瑜不动声色的上前拉了三夫人的衣袖。“三娘,你受苦了。”一句,你受苦了,直接让三夫人红了眼眶,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却只能喊她一声三娘。
  
      这个女儿自幼养在宋夫人院中,与她这个亲母并不算亲近,可是今日,她的女儿扯了她的袖子,眼中闪着泪光对她说……‘你受苦了。’她不苦,她真的不觉得苦,只要她的女儿能好好的,受再多的苦,她也甘愿。
  
      三夫人用力眨了眨眼睛,让眼中的涩意褪去。这才摇摇头轻声道。
  
      “三娘没事,倒是你,头上的伤可好些了?”孙妈妈派人送消息时便告诉了三夫人,宋锦瑜受了些轻伤。三夫人始终牵挂着,眼见着宋锦瑜能走能跑,精神十足的,三夫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是小伤,三娘不必挂心。”宋锦瑜努力安慰着母亲,三夫人点头,可眼中依旧满是心疼。
  
      自己这女儿生的娇弱,瘦瘦小小的姑娘。
  
      性子也是柔柔弱弱的,在夫人面前更是小心翼翼。说起来,这都是怨她这个当娘的没用,不能让女儿依靠。
  
      同样是庶出的女儿,二夫人生的锦湘比起锦瑜来,就幸运的多。二夫人能将女儿留在身边,能亲自教导能嘘寒问暖,不像她,便是想和女儿亲近亲近都不敢,生怕夫人心中生疑。此时女儿便在身边,可三夫人却只能按捺着满心激动,调子平静的回着锦瑜的话。
  
      不仅三夫人心中凄凉,便是锦瑜,此时心中感觉也着实难辩。
  
      上辈子对于母亲印象最深的便是母亲逢年过节总会让人给她送些吃食,其实盛家会缺吃食?不过是当娘的忧心她这个女儿罢了。
  
      可是那时她只觉得母亲心狠,若是想她念她,何不将她接回娘家几日。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不是母亲不想,而是母亲……不能。
  
      她的母亲,其实是世上最好的母亲,为了她,不惜忍下一切苦楚。
  
      眼睛有些涩,宋锦瑜将目光移向二夫人。她不敢再多和母亲说话了,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真的惹怒了宋夫人。毕竟她自幼在宋夫人院中长大,在宋夫人心中,她该和嫡母更亲近些。
  
      所以对于她和三夫人的距离,宋夫人其实十分敏感。便是刚刚三夫人开口关切了一句她的身体,已经引得宋夫人侧目。
  
      此时的二夫人那所谓的旧疾似乎发作完了,半倚在榻上,神色萎蔫。相比二夫人的萎蔫之色,宋夫人可是精神十足。她在等……以往二夫人旧疾发作,多数是在宋老爷在府中时。那时候府中诸事自然由宋老爷定夺。二夫人期期艾艾的说不必请郎中,再落上几滴泪,宋老爷只得点头,换来的便是宋老爷满心的怜意。
  
      要知道,这旧疾,可是当初为了救宋老爷而落下的。
  
      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便是年华不再,也让宋老爷心中愣生生涌出几分柔情来。那时,宋夫人便是心中有气,也要佯装大度。
  
      这一次,二夫人这旧疾赶在宋老爷不在的时候发作,宋夫人自然要大张旗鼓的给她诊上一诊……
  
      郎中来的很快,不过一柱香时间,已经候在门外。“夫人,郎中请来了。”是孙妈妈的声音,这表示她请来的郎中是自己人,不会被二夫人收买,宋夫人立时转向二夫人,语调劝慰的道。“便让郎中给你诊一诊,我也好放心,老爷不在,你若是有个好歹,我岂不落个照顾不周的罪名。我还想和你做长长久久的姐妹呢。”宋夫人话说的漂亮,语气让人唏嘘。
  
      二夫人顿了顿,脸色越发的难看。
  
      “……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二夫人最终开口,她现在是骑虎难下。
  
      随后郎中被孙妈妈引起屋中,是那个替宋锦瑜诊病的郎中,五十开外的年纪,行事十分周正。他给宋夫人请了安,便俯身仔细替二夫人诊脉。脉诊的有些久,随着时间越长,屋中诸人不由得屏气凝神,因为郎中的脸色越发的凝重。
  
      大约半柱香的时辰后。郎中直起身形……
  
      “夫人,贵府二夫人的病症……”郎中才说到这里,二夫人突然痛呼出声,郎中的话语被打断。
  
      屋中诸人神情骤然一变,显得有些混乱。宋夫人也被二夫人的动静惊到了。前一刻还好好的,突然间好像极痛……便在宋夫人半靠在二夫人身边,连声问着她哪里痛之时。
  
      “……宋家的规矩白定了,这么多人都在这里。这是把二夫人当成笑话来看吗?”
  
      宋锦瑜闻声而动,只见帘子被挑起,随后一个中年男人大跨步进屋。望着那人,宋锦瑜突然间明白了二夫人的意图。[继续求收,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