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六章 陈情
    第二十六章陈情
  
      二夫人这所谓的旧疾一直是宋夫人的心病。
  
      便因着这旧疾,自己的父亲对二夫人一直十分谦让,二夫人这旧疾每年都要发作那么一两次,时间不定,可每次发作都正巧赶了父亲在家。宋锦瑜听宋夫人和孙妈妈闲聊时曾说过,说二夫人刚受伤那时,自己父亲也曾遍寻长安名医,可郎中给的结论大同小异,说是二夫人伤了筋脉,虽不至命,可却终生饱受折磨。她的父亲是个自诩痴情的……
  
      所以对二夫人尤为纵容,对于二夫人的举动大多时候都是睁只眼睛闭只眼睛。
  
      虽不至于宠妾灭妻,可在父亲宋耀心中……
  
      几房妻妾,最得他心意的还是二夫人。所以他风尘仆仆归来,不去宋夫人的院子,而是直接来二夫人的秋韵院,也不算多稀奇。
  
      那挑了帘子进来,一句话便让宋夫人变了神色,二夫人眼睛乍亮的人便是她的父亲,宋家的男主人,宋耀。
  
      “老爷,您回来了。”宋夫人赶忙起身,脸上努力扬起笑,只是她的笑让宋老爷的眉蹙的越发的紧了。“胡闹什么,你可是当家主母,我不在,宋家上下唯你马首是瞻。可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我前几日派人送消息回府,说不日便归。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宋耀怒气汹汹,任谁远道而归,家中不仅无人相迎,而且小厮丫头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心情也不会好。
  
      问清原因,宋耀更是怒意上涌。
  
      二夫人的旧疾又不是一日两日了,在她还没生女儿前便已染恙。
  
      这都十几年了,便是他对二夫人,也从来和风细雨的。不想自己的正室竟然因为二房染病没有迎她归府便大动干戈。
  
      请郎中诊治?说的好听,当年他遍寻良医也没能根治好二房的病,难道正妻寻的郎中便如此高明?再说,她这是来探病吗?她根本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他可是亲眼看到宋夫人韩氏对二房出手。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今日,他倒要看看韩氏如何狡辩。
  
      宋夫人本来满心欢喜,宋老爷回府了。按了既定行程,他该再迟几日归府的,他早归,是不是说生意谈妥了。
  
      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可是不想宋老爷回来的第一件事,却是将她一通斥责。而且当着丫头,婆子,女儿……还有二夫人的面。“爷,妾身前几日出门去寺中上香,祈求佛祖保佑爷此次出门平顺。半个时辰前才归府,实不知道爷今日归家。”宋夫人心中满是委屈。
  
      如果她早知道宋老爷早归,便是打探到盛家会上山,她也一定会留守家中,万不能给二夫人作威作福之机。
  
      这次出门,真是得不偿失。
  
      宋老爷发火,屋中诸人谁也不敢开口。
  
      对于这个父亲,宋锦瑜也是惧的,前世她在父亲面前,一直谨小慎微,父亲问三句,她能磕磕绊绊的答上两句。久而久之,宋耀似乎也失去和她说话的兴致。每次见到她,便不咸不淡的点点头。许是前世的阴影尤在,眼见着父亲面带怒意,宋锦瑜身子不由得绷得直直的,心中本能的存了几分惧意,她恐惧,一旁的三夫人更是面露惧意,甚至在宋老爷目光扫向三夫人时,三夫人膝盖一软,竟然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宋锦瑜一看便急了。
  
      三夫人有什么错?不管是宋夫人还是二夫人,都会习惯性的把三夫人当成迁怒的人选。
  
      她在宋夫人院中长大,偶尔会哄得宋夫人开怀,宋夫人便对三夫人和善些。若是二夫人惹了宋夫人,宋夫人怒火无处发泄,便会寻三夫人晦气。说来,三夫人夹在宋夫人和二夫人中间,受着夹板气。不仅如此,父亲宋耀对三夫人也是颐气指使,动不动便数落她除了哭一无是处。
  
      三夫人本来就是个柔弱性子,如此这般被父亲数落,自然更加抬不起头来。
  
      其实男人就是这样,喜新厌旧,初时觉得三夫人温柔,可是时间久了,便会觉得这温柔索然寡味。尤其是三夫人越是如此,宋父越是厌恶。果然,见到三夫人这般,宋父脸上明显带着厌烦。“……没用的东西,除了哭还会什么,像个丧门星似的。滚出去……”对于宋夫人,宋老爷不敢如此这般直言辱骂,可对三夫人,他却没什么顾忌,甚至因着三夫人是宋夫人陪嫁丫头的出身,这般骂上几句,倒让宋老爷心中对宋夫人的怒意消了几分。
  
      这是迁怒,赤果果的迁怒。
  
      宋锦瑜握紧了拳,前世她对宋父的俱意尤存,可是眼见着三夫人被父亲骂的强忍着落泪,眼圈瞬间便红了的凄惨样子,宋锦瑜终于缓缓松开了拳头。
  
      自己的母亲,自己来护。
  
      下一刻,宋锦瑜迎上宋耀的目光……许是那眼神太过深邃了,终于让宋耀有所察觉。宋耀挑眉,有几分意外的望向四女……这个平日胆子小的像老鼠的女儿,竟然能有这样的目光。
  
      意外,当真十分意外。
  
      不过宋父并不会因为锦瑜一个让他惊讶的目光而对她刮目相看,宋父脸上神情依旧十分难看,他大步走向一旁的太师椅,施施然坐下,这才冷声道。“怎么,为父的数落你亲娘你心有不甘?”
  
      宋父话音落下,三夫人身子一颤,眼见着眼泪便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她望向锦瑜,眼中带着祈求,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女儿……宋夫人也望向锦瑜,眼神晦暗不明。锦瑜缓缓立直身子,不卑不亢的给父亲宋耀行了礼,这才不急不忙的开口。
  
      “女儿不是为三夫人打抱不平。女儿是为母亲打抱不平,父亲在外为宋氏奔波,母亲在家中也是吃不下睡不香……母亲不止一次对女儿说,只要父亲在外一切顺利,便是让母亲日日吃斋念佛,母亲也是心甘情愿的。为了父亲,为了宋家,母亲可谓是殚精竭虑。前几日母亲实在忧心的夜不能寐,这才带了女儿去山寺上香,每日要花两个时辰在大殿替父亲祈福……父亲若是有气,便骂女儿几句,请父亲不要冤枉怪责母亲。”不仅是宋父,便是宋夫人的三夫人也没想到,宋锦瑜一番话,是陈情,却是为宋夫人。[求收藏,求推荐,新文需要关爱,谢谢收藏支持亲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