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七章 解围
    第二十七章解围
  
      宋夫人脸上神情变了几变,最终竟然露出了几分愧意。
  
      刚刚她还以为锦瑜是为了她生母打抱不平呢,却不想一番掏心掏肺的话竟然是因为她。对于这个庶女,宋夫人心中的感觉实在难以形容。觉得有些暖,可又觉得庶女太过聪慧明理了些,可庶女与她亲近,而且和锦云两个小姐妹好的不分彼此。锦云便是有心事,也总喜欢找锦瑜说,便是对她这个母亲,女儿都没有这么全心信任呢。
  
      何况锦瑜也确实对锦云好。
  
      据锦云说,在寺中后山,是锦瑜以身犯险救下了她。当时情况十分危及,锦瑜毫不犹豫的用自己换了锦云。
  
      她能看的出,两个小姐妹确是感情深厚,并非锦瑜在她面前故做如此,何况她那个傻女儿虽然性子直些,可也不傻,同样的族姐,她和锦湘便不亲近。
  
      宋夫人在心中思来想去,有些摸不准以后要如何对待庶女,相比宋夫人七转八绕的心思,宋家老爷的表现便直白多了。
  
      他面露意外……他没想到四丫头会给她的嫡母说情。
  
      说起来,宋夫人对庶女其实算不得亲切,虽然自幼养在院子里,不过并非是因为喜欢,而是觉得庶出的女儿只有自幼养在身边才会敬畏她这个嫡母,当初三丫头年幼时,他这个正妻也曾开口提议过,不过被他否了罢了。
  
      三个女儿都交到嫡妻手中,他觉得不妥。
  
      随后看着四丫头的性情,他觉得自己的安排是对的。同样是庶出的女儿,三女锦湘是个性子活络的,身上有几分二夫人的影子。
  
      而四女锦瑜,简直是个闷葫芦,便是偶尔心情好些将她招到近前,也是红着脸,说话吞吞吐吐的,这性子实在不讨喜。宋老爷觉得是因为养在嫡妻院中的缘故。又想到三夫人的性子,宋老爷觉得生母终究是个丫头出身,登不上台面。所以对于三夫人所生的女儿,宋老爷并不看中。
  
      可就是这个让他看不上的女儿,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而且这丫头看他的目光,不卑不亢,可仔细去看,似乎又带着几分敬畏,几分小心翼翼。
  
      宋老爷在心中轻叹,想着许是自己疏忽了她,印象中,上次和四女说话,已是半年前的事了。
  
      不管何时,孝顺的女儿总是被爹娘喜欢的,何况她孝顺的还是她的嫡母,若是她替三夫人开脱,宋老爷倒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是亲生母亲,当女儿的维护着也在情理之中,可让宋老爷意外的便是,锦瑜的话却句句都在说宋夫人的好。
  
      屋中因着锦瑜的话而出现片刻沉默。
  
      宋夫人是不知道自己此时要说些什么,毕竟锦瑜这番话出乎宋夫人意料,心中欢喜着,脸上神情却又不敢表露出来,怕惹得宋老爷生疑。至于二夫人,则恨恨的瞪向锦瑜,因为锦瑜坏了她的好事。
  
      她这连番动作所为何来?
  
      自然是因为她早已知晓宋老爷的行踪,所以才有了旧疾复发,不能相迎的这出。
  
      至于将三夫人拘在身边,自然是故意为之……只有这样,才能惹得宋夫人韩氏生怒。斗了十几年,宋夫人什么脾性二夫人心中自然清楚。
  
      三夫人以前是服侍宋夫人的,宋夫人自然受不得三夫人转而来伺候她。
  
      于是,一番争吵在所难免。
  
      她只是没想到宋老爷明明送消息说午前归府的,却晚了两个时辰,再加上这次宋夫人如此强势,竟然执意请了郎中入府。
  
      总之,事情极险,但最终她还是走运,老爷回来的正是时候。
  
      明明已经对韩氏怒极,马是便要开口斥责了,却不想被宋锦瑜一番话语打断。而且这丫头句句都在维护韩氏……二夫人心中疑惑,什么时候宋锦瑜这丫头这么伶俐了,以往只会红着脸低头不语的,可如今,小脸扬着,唇笑带着笑意,一双眼睛更是顾盼生姿,再加上承袭了三夫人娇弱的面容,看上去,乖巧文静,十分让人爱怜。
  
      要说屋中诸人最是震惊的,那便非三夫人莫属了。自己生的女儿,虽然养在主院,可也是日日能见到的。
  
      女儿什么性子,三夫人能不晓得?
  
      什么时候,女儿竟然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竟然当着老爷的面侃侃而谈,竟然满心维护的都是夫人。
  
      三夫人即觉得欣慰,心头又忍不住的发酸。自己生的女儿,现在维护的却是嫡母,心中难免觉得凄凉。屋中诸人心思各异,相比这些人,宋锦瑜的心思便单纯多了。
  
      所谓围魏救赵,大意便是这般施为吧。
  
      她将父亲的怒火引到嫡母身上,再引水浇熄,即解了生母之危,又讨了嫡母欢心,虽然她计划晚些时候再和父亲接触,毕竟她不过上了趟山,小住了几日,便像换了个人般,总会叫人生疑。
  
      她原本是打算先让宋家上下渐渐习惯她的新性情。
  
      然后再潜移默化的接近父亲。
  
      她若不想重蹈前世覆辙,嫡母和父亲,是她不得不讨好的人。只是父亲这般数落生母,让她再难隐忍,只得出此下策。还别说,宋锦瑜这话一出,倒真的让宋老爷子怒意大减。尤其是她对宋夫人的维护,让宋老爷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个平日沉默寡言的庶女。
  
      同样娇弱的模样,三夫人的几乎随时落泪让人生厌。
  
      可面含笑意的锦瑜却让人看着心中喜欢……宋老爷子突然意识到,女儿长大了,这个以前平凡无奇的四女儿,如今竟然有了几分大姑娘的气韵。
  
      “……罢了,既然四丫头替你说情,此事便就此揭过。你也是刚刚回府,一路辛苦了,便先回你院子吧。”宋老爷最终对宋夫人摆摆手。宋夫人不甘心啊,郎中给二夫人诊了脉,神情似乎有异,想来二夫人的旧疾并非如她所说那般,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郎中还没有开口呢。她如何能甘心离去?
  
      宋夫人也算看明白了。
  
      这次归府,二夫人旧疾复发,甚至是让三夫人侍疾,这根本就是摆了个圈套让她钻呢。
  
      好在刚才那一幕因着锦瑜的话老爷没有追究,若是追究起来,她倒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有些事情,便是浑身是嘴也是说不清的。想来那便是二夫人所希望的了。
  
      她在府中失去威信,再被老爷斥责。
  
      甚至禁足,二夫人再趁机吹吹枕边风,她当家主母的职责被收回都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宋夫人惊起了一身冷汗。望向二夫的目光阴恻恻的……“老爷,既然请了郎中,不如便替妹妹好好看看这旧疾,总是趁爷在时发作,也让爷心疼不是。”“爷,实在不必了,我这旧疾这么多年了,每每心中怀了希望,最终结果也是失望。我也不求旁的了,只盼着有生之年,和老爷恩恩爱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