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二十八章 打压
    第二十八章打压
  
      宋耀刚才进门便看见自己的嫡妻半压着二夫人,以为嫡妻趁他不在来秋韵院找茬。所以才动了怒。
  
      可如今他知道嫡妻去寺中替他祈祷才回府,而且回府便来探望二夫人,还给二夫人请了郎中诊病,说起来,倒是他误解嫡妻了。如今嫡妻旧事重提,想着刚刚是他太过武断了,郎中请都请来了,不如替二夫人诊上一诊。
  
      这旧疾过了十几年,是不指望着它好转了,可若是旧疼又加重了,也好早诊早治。
  
      虽然平日里他不喜嫡妻那种攀高踩低的处事,可今日之事,嫡妻做的并没有错……“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所以次次旧疾复发都强忍着不寻郎中。可你这身子啊,十几年来,每次这旧疾都要发作几次,我总归不放心,今日既然来了郎中,索性便好好诊一诊。”宋老爷低声对二夫人道。
  
      二夫人一脸娇态,自从宋老爷出现在屋中,她的眉眼始终半敛着,一幅温柔顺从的模样,可是听到宋老爷的话,眼睛一挑。“爷,真的不必,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我再休养两日便好了。姐姐今日刚回来,爷还是去姐姐院中陪姐姐说说话吧。”若非情非得已,二夫人可不会把宋老爷推走,可如今这情势……“你啊,性子就是倔。你是郎中吗?上来给二夫人诊一诊。”宋老爷还当二夫人是真心为他打算呢。
  
      见二夫人脸色苍白,脸上神情竟然越发的难看了,不由得开口唤道。
  
      二夫人脸色更白了几分,一旁的宋夫人唇角则露出浅浅的笑意。
  
      那郎中看了看宋老爷,又用眼角余光扫了扫宋夫人,最终上前一步。“回爷的话,在下刚才给二夫人诊过脉了。二夫人脉相平稳,在下医术尚浅,实探不出二夫人有何旧疾。”这话一出,不仅是宋夫人,便连宋老爷都立时变了神色。
  
      这是何意?
  
      “……你胡言乱语。我这几日心口疼的厉害,怎么可能没有染疾?老爷,这郎中是姐姐请来的,姐姐一直看不惯老爷宠我,所以才如此安排。姐姐这番错怪我,是想让爷疏远我。姐姐这是犯了妒意。”二夫人直起身子抢白。
  
      宋夫人冷哼。“嫉妒你?我是宋家正经娶进门的媳妇,宋家上下大大小小的事都经由我手,我是宋家当家的主母。嫉妒你?你有什么好让我嫉妒的?”
  
      宋老爷望向郎中,又看了看宋夫人,眉头紧蹙。“老爷,这郎中是长安城最大医馆的坐堂郎中,老爷若是不信我,大可再寻个郎中进府。所谓行的正坐的直,我心中无愧,自然不怕爷细细将此事查明。”宋老夫人这话说的掷地有声。
  
      宋老爷不由得转头望向二夫人。
  
      平日最会撒娇讨巧的二夫人此时的目光却有几分闪躲。
  
      宋老爷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必再请个郎中了,白赚了让旁人嘲笑他宋家。“……你既然身子虚着,就好好养病吧。锦云,锦瑜,扶了你们母亲,我们回主院。”宋老爷淡淡说完,迅速起身,二夫人伸手去扯宋老爷的衣摆,被宋老爷挥开。“爷。”二夫人软了声音唤着。
  
      宋老爷没有回头,定定看了眼宋夫人。
  
      “……夫人,我们回院子吧。”宋夫人点头,眼中有些发涩。
  
      夫人,便是这个称谓,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了。初初成亲时,她也不过十五韶华的小姑娘,也曾盼着夫君玉树临风,盼着夫妻恩爱,期望着夫君宠她一人。只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二夫人,三夫人。
  
      她心中确是委屈的,她掏心掏肺对他,他对她却是三心二意。为了二夫人,他多少次斥责她,冷落她,终于,他说……‘夫人,我们回院子。’
  
      “好。”宋夫人连连点头。
  
      宋锦瑜笑笑,趁机握了握三夫人的手,随后被宋锦云拉着,跟着宋家二老身后回主院。
  
      至于二夫人,临跨出门槛前,宋锦瑜回首。正好看到二夫人一脸愤恨的望着她……宋锦瑜的回应是,更加愉悦的勾起了唇。
  
      宋夫人的院子位置居中,也没有那么多名堂,推开大门,就是一个敞院,然后是一道花墙,里面就是正屋。院子自然没有二夫人的院子景好,此时初春,院子光秃秃的,宋夫人跟在宋老爷身后,不由得想起了二夫人院中那株粉海棠。
  
      那花,漂亮哟。
  
      那花,精贵呢。
  
      那花,便戳在了她的心尖上。
  
      这次她在二夫人面前虽然扬眉吐气了,可有句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二夫人就是那打不死的蟑螂。她虽然没法子将她一榻子敲死,可也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偃旗息鼓。
  
      想到这里,宋夫人不由得回首看向宋锦瑜。
  
      这丫头最是明白她的心思。宋锦瑜接收到宋夫人的目光,心中有些疑惑,可待宋夫人开口后,她立时明白宋夫人何意了。
  
      “这几日在寺中听了几日经,又得老禅师指点了养生之法。原来有种花,若是采了泡茶,可以延年益寿……爷终日在外奔波,妾身最担心的便是爷的身子,想着吩咐孙妈妈去寻寻。也弄回些给爷调养身了。”宋夫人声音轻柔的道。
  
      宋老爷点点头,心情虽然算不得好,可听到有人轻声细语的关切他,还是轻声附和。“……什么花?”
  
      “一种开粉花的海棠……”“粉色的,倒是少见。”宋老爷并没多想,只是随声附和。“粉色的海棠,父亲,母亲,我刚刚看到二娘院中便有一株啊。何必劳孙妈妈去外面寻,我们自己家里便有。”宋锦云这时候终于发挥了作用。
  
      宋锦瑜笑笑,觉得宋锦云真招人喜欢。
  
      这话宋夫人恐怕是希望由她来说的,只是锦云这丫头嘴快。宋夫人是即想二夫人不痛快,又不想让自己女儿掺和其中。
  
      毕竟二夫人在宋家十几年,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彻底打压的,若是二夫人使些手段,从宋老爷口中套出些什么话。到时候便是寻仇,也会寻到她头上。不想锦云这丫头快人快语,不过宋锦瑜心道,自己这位嫡母实是多想了,便是此事她不掺和,二夫人对她也是恨之入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