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三十三章 家宴
    第三十三章家宴
  
      宋锦云对于读书识字兴趣不大,宋夫人也曾请了女先生教导姐妹几人,不求多有文采,好歹不辍了宋家脸面。说起来,宋锦云并不觉得自家四姐比她学的好,似乎,四姐对于识字方面兴趣也不大,却不想自家四姐不动声色便装了满腹学问,竟然便能用一本册子说服自己的父亲。
  
      “这算什么本事啊。是先生教的时候你总惦记着胡闹。”宋锦瑜轻点妹妹的额头。
  
      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年幼之时几个姐妹一同识字的一幕。女先生在上面讲,她们姐妹三人在下面毕恭毕敬的聆听。看起来都十分认真,可底下,她在神游,锦云在看丫头捎带进来的话本子,至于锦湘……那姑娘脑子里想必在想着如何超过她,如何拔得头筹。
  
      其实是件挺无趣的事,可现在想来竟然也觉出几分童趣来,真的是不曾失去,便不会去珍惜吧。
  
      “我也没见四姐认真习字啊。”这才是宋锦云疑惑之处。
  
      锦湘笑笑,总不能告诉她前世她出嫁后日子太过板正无趣,便把当成了唯一的兴趣在做吧。“……事实证明我是真的在听先生讲解。”宋锦瑜点了点宋锦云手里的书册,满脸笑意的道,宋锦云没话说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自从四姐在去寺中的路上摔下马车受了伤后,人仿佛变了。
  
      四姐还是那个四姐,浅笑兮兮的。
  
      可是四姐行事,却越发的成竹在胸,似乎在她眼中,这世上便没有能难住她的事。
  
      高家提亲啊!多大的事啊。可是四姐不动声色便将此事拦了。而且最让宋锦云惊讶的是,自己母亲竟然还满口数落媒婆的不是,言下之意,竟是将亲事不成都怪到了媒婆身上,竟然一句也未提四姐的过失。
  
      “小姐,这书中到底说了些什么?”白荷也难掩心中好奇,一脸兴趣的道出了屋中诸人都想问的话。
  
      锦瑜十分得意的笑笑。
  
      “……这是前朝的野史,写的是邻国番邦一位王子谋逆未成,最终身死。”
  
      “这与高家提亲有什么相干的?”宋锦云一脸迷茫,实在不能理解一本前朝野史为什么能说服父亲……“谁让你平日不用功的,都说书到用时方恨少,你啊。该用功了,若再这般胡闹,母亲真的要养你一辈子了。”不动声色的避开宋锦云的疑惑,锦瑜笑闹道。
  
      “四姐,你又欺负我。”宋锦云果然不再追问。
  
      其实她更好奇刚刚在父亲书房,宋锦瑜都和父亲说了些什么。只是四姐这性子啊,她若是不打算开口,便是她撒泼耍赖也是无用的。不管如何,这次危机总算过了。宋锦云不由得长吁一口气。
  
      时辰还早,宋锦云也不急着回去。最终两个小姐妹并肩靠在榻上,头挨着头谈心……“四姐,这次算是搪塞过去了。可是下次呢?除了高家,还有赵家,李家,孙家……若是再有来求亲的可怎么办?四姐,我不想你嫁人。”宋锦瑜面露讶然之色,难得宋锦云这小脑袋里竟然也有几分悲春伤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见招拆招……想那么远做甚?”
  
      “四姐,是不是姑娘嫁了人,便是亲姐妹也会生份了。四姐,我一辈子也不想和你生份。我想永远和你这样,我们姐妹无话不说,只要我想,便永远能靠在四姐身边说悄悄话。”
  
      傻姑娘。
  
      宋锦瑜神情嗔怪,可是眼底却漾起了浅浅的笑意。
  
      前世她怎么会那么傻,怎么会觉得这丫头接近她别有居心呢。这丫头,就是个心无城府的,她接近她,只是因为她们是……姐妹,嫡样的姐妹。“便是将来我们各自嫁了人,只要你想,也随时能来见我。你若招呼我,我一定立时赶去见你。我们姐妹,一辈子也不会生份。”宋锦瑜声音郑重的道。
  
      宋锦云笑了。母亲私下里叮嘱她,说不要和四姐这么亲近。将来嫁了人,各自相夫教子,感情终究会淡的。
  
      可她不愿。
  
      她相信四姐,四姐是这世上最好的姐姐。四姐说会一辈子待她亲近,便会一辈子和她亲近。
  
      二人最后都不再说话,只是望着窗外落日的余晖……宋锦瑜不由得轻轻勾唇一笑。锦云好奇她和父亲说了什么?其实她真的没有多说什么。宋父是个多疑的性子,她只是说在寺中得了本旧书,似是前朝野史,其中有些道理她看不透,宋家自诩书香世家,宋父但是弃文从商,骨子里其实是个书痴。
  
      闻言,自然颇感兴趣。
  
      她便不动声色的将夺嫡,弄权,牵连等字眼送进了父亲耳中。
  
      最后离开前,又似突然想起什么,提了句高家似是皇后本家……不必她说太多,说多了反而让父亲生疑。
  
      只这一句便足够。
  
      其实锦云有一句话说的不错,躲过这一次?下次呢?
  
      宋父一句家宴,当晚宋家诸院的主子都到了。宋家两个少爷都在外游学,两个少夫人带着孩子早早便到了主院。大少奶奶白氏领着一儿一女,面上神情难掩志得意满。
  
      她与宋大少成亲翌年,便得了个儿子,两年后,又生了女儿宋妍,这般儿女双全,自然是有福之人。宋夫人一直以来对这个长媳也颇青睐。家中小事皆交由白氏之手。既然是家宴,免不得白氏上下张罗。宋锦瑜和宋锦云到的时候,白氏正在花厅张罗着菜色。锦瑜便看到宋夫人身边,一左一右两个漂亮孩子。
  
      大的便是宋家嫡长孙,宋翰,今年九岁。小的便是宋妍,今年七岁。
  
      前世,盛子实便用宋妍来威胁她。
  
      而如今,她面前的宋妍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见到她们两个,两个孩子规矩的行礼,口中唤着‘四姑姑’‘五姑姑’。宋锦云马上笑着迎了上去,锦瑜脸上神情一怔,宋夫人的目光立时扫了过来。
  
      锦瑜对母亲笑笑,这才不急不忙的上前给宋夫人请安。
  
      随后是一旁唇角含笑的少妇……“二嫂,琨哥儿……”宋琨是宋二少的独子。
  
      二少夫人于氏含笑点头,上下打量锦瑜。“我听母亲说,四妹在山上受了伤?”“……不过是小伤,不妨事的。多谢二嫂挂念……”“姑娘家家的,还是万事小心些的好。”于氏絮叨着。于氏声音落下,一道声音随后附和。“弟妹说的是,何况这两年正是三妹说亲的时候,可别伤了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