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三十四章 脱胎换骨
    第三十四章脱胎换骨
  
      这话说的宋锦瑜俏脸一红垂首不语了。宋夫人笑笑,挥手招过两个儿媳妇。“老大家话虽说的粗糙些,可道理却直。四丫头,下次可一定要小心。”宋锦瑜点头。宋夫人又转向于氏。“你二嫂性子素来温和,叮嘱你几句也是为你好。你心中可要拎清。老二家的,你平日事情比你大嫂少些,便替四丫头多多留意些吧。我听说亲家老爷在县中很是有声望,这事可得求求亲家老爷多多挂念些了。”
  
      于氏含笑点头。“母亲放心,我明日便回趟邻县。”
  
      宋夫人想了想颔首。“也好,你也好一阵子没回娘家了,便多带些礼物回去陪陪你父母。小住上几日也可。”二少夫人于氏眉开眼笑的应了。
  
      望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媳妇,宋夫人一声轻叹。
  
      儿子若能时时守在身边可有多好。放眼看去,这一屋子女人家的……大少奶奶白氏与二少奶奶于氏对笑一眼,最终白氏含笑劝道。“母亲定然是想夫君和二弟了。眼下是四月,等过了这一季,夫君和二弟便能得几日闲暇,一定会回来看望母亲的。”
  
      “是啊,夫君昨日信中还念叨着想念母亲呢。还说这次回来,一定给母亲带一匹最好的贡缎,让母亲裁件漂亮褙子,待到年节时,母亲一亮相,定然叫旁人眼前一亮,夸母亲风韵依旧。”于氏这话逗得宋夫人眉开眼笑。“你啊,这张嘴真喜人。四丫头,五丫头,你们学学你们二嫂,这话说的让人听了心中敞亮。”
  
      宋锦瑜抬头对于氏笑笑,宋锦云便直白多了。“二嫂的父亲可是县令大人,那就是做场面事的,女儿的父亲是商人,一身铜臭之味。”言下之意,她嘴不够甜,完全便是出身决定的。宋夫人摇摇头,一副女儿是朽木的神态。
  
      诸人不由得齐齐掩了唇轻笑。
  
      气氛本来因为于氏回娘家的话题有些让锦瑜脸红,让白氏不喜,可被宋锦云这般插科打诨的一句,倒闹得场面十分欢脱。
  
      “五妹可是个宝,将来不管谁家娶了去,那都是祖上积德。”白氏捧场的赞着。于氏也点头。“是啊,这么一个逗趣儿的性子,倒真是家有一宝呢。母亲好福气。”便是明知道儿媳妇说这话是宽慰她呢,宋夫人也十分喜欢听,恭维的话听的再多也不会嫌弃的。
  
      倒是几个孩子对大人的话题提不起兴致。见母亲和祖母还有两个姑娘说的热闹。
  
      孙子辈中最大的宋翰扯了扯母亲的衣角,白氏低头看向儿子。“母亲,我领了弟弟妹妹去院子玩。”
  
      白氏不好应承,毕竟宋老夫人在上呢。
  
      宋翰也是个机灵的,见母亲脸带犹豫之色,笑着凑到宋夫人身边。“祖母和母亲说的话,孙儿听不懂。”宋夫人将宋翰揽进怀里,眼中满是疼爱之色,这可是她的嫡孙,将来可是要支应门庭的。
  
      想着自己一众女人在说话,一个男娃确实不便多听。
  
      可别将来养成优柔寡断的性子。“林妈妈,你领了翰哥儿和妍丫头去园子里耍耍吧。孩子不愿拘在屋中,由着他们便是……”宋翰笑着谢过祖母,拉了妹妹,招手唤上于氏身边八岁的宋琨。“二婶,我带琨哥儿一起去耍。”于氏身旁的宋琨一脸渴求的望着母亲,于氏含笑点点头,几个孩子一脸喜色急急出了门,林妈妈嘴里连声唤着小心,迅速跟了上去。
  
      宋锦瑜望着出门的翰哥儿几人,心中感觉即陌生又熟悉,还隐隐有种酸涩感。
  
      真好,能重回幼时,能再次看到妍儿,翰哥儿和琨哥儿无忧无虑的笑脸。说起来,她比翰哥儿只大了四岁,可却足足长了一个辈份。
  
      许是锦瑜望着窗外的神情太过专注,宋锦云首先发现了。“四姐,不如我们也去园子逛逛?”她以为自家四姐羡慕翰哥儿他们几人能得了自由呢。
  
      宋锦云话音一出,自然引得屋中诸人关注。
  
      宋锦瑜一脸无辜,她什么时候说要去外边和孩子玩闹了?宋锦云却是满不在乎。“母亲,大嫂,二嫂,离开宴还有半个时辰,我和四姐去园子转转,顺便去唤了三姐一起回来。”宋夫人瞪了眼女儿,这么大个姑娘了,整日咋咋呼呼的,这时候便该乖顺的陪在她身边,和两位嫂嫂闲话些家常,偏生要做那疯丫头行径。
  
      宋锦瑜对宋锦云使了个眼色。心道这丫头真是专挑宋夫人不喜欢的来说。
  
      即是家宴,自然几位夫人都该到场。
  
      三夫人早已到花厅支应帮忙了,可是二夫人到此时还不见露面。想来白日闹了那一出,二夫人心里有了疙瘩。以二夫人的性子不让宋锦湘前来倒也正常。可自己这五妹偏偏去戳宋夫人的肺管子,这不是没事找骂吗?果然,下一刻宋夫人一瞪眼睛。“胡闹什么,乖乖在屋中候着……”“我去唤三姐难道也是错?”宋锦云反驳。
  
      “用你唤,她没长腿?”
  
      “……母亲,等二哥拿了贡锻回来,我给母亲裁件新褙子吧。”宋锦瑜只得出面替宋锦云解围。这丫头,便是人死了,都不知道是她气死的。宋锦云一听这话,立时忘了刚才和母亲的争执,一脸讨喜的道:“上次女红师傅还夸四姐的苏绣简直活灵活现,不管四姐绣什么,就像那东西真真的跃然纸上一样。四姐,赶明你也给我裁件新衣吧,就要件桃红的褙子,要镶了浅粉边的,上面便绣……”
  
      “便绣龙凤呈祥可好?”宋锦瑜绷着小脸道。
  
      宋锦云反应慢了些,听了宋锦瑜的话忙不迭的点头,可是点过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耍了。“四姐,你又欺负我,母亲,你管管四姐,她又欺负女儿。”宋夫人恨恨的点了点女儿的头。“你啊。若是再这般不学无术,喜服还真得让别人代劳了。”
  
      “……我让四姐帮我绣。”什么叫打蛇随棍上,宋锦云这样便是了。
  
      宋夫人都不知道要说女儿什么好了。最终,还是锦瑜含笑道。“母亲,便让五妹从明天开始和女儿一起习女红吧。”说完看着一脸不甘的宋锦云继续道。“也好让旁人看看,只要苦练,我家五妹也是能绣出鸳鸯戏水的……”宋锦云一脸气恼,宋夫人因女儿的表情绷紧的脸皮不由得展露笑纹。
  
      至于白氏和于氏,不由得对视一眼。
  
      她们发现,这次归家,四小姐宋锦瑜……脱胎换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