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三十八章 三夫人的春天
    第三十八章三夫人的春天

    客似云来发生了什么锦瑜自然不会知道。

    她缝了一个时辰衣裳便去睡了。而且这一夜睡的还十分沉,纠缠了她数日的噩梦也没有造访。

    锦瑜想,许是因为她想开了,心思澄明,自然百邪不侵。

    可是宋夫人却因为拒绝了高家这门亲事失眠了。宋老爷今日宿在主院,宋夫人翻来覆去的,宋老爷自然也不得安寝。在宋夫人翻了八次身后,宋老爷终于支起了身子。

    “吵到老爷了?我只是睡不着,老爷今日让林妈妈带话,说是不属意高家这门亲事?我知道老爷行事自有道理。只是……高家的确十分显贵,而且给的彩礼也丰厚。我着实想不通为何这门亲事不能结?”宋夫人也支直身子,半靠在床柱上和宋老爷说话。

    亲老爷一听妻子这调子便满心不悦。

    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彩礼十分丰厚?他们宋家难道缺银子缺到用女儿换彩礼的地步。

    虽然那丫头是庶出,可也是他的亲女。而且不知不觉间,那丫头长成了大姑娘,宋父想到白日里,女儿含笑和他论学……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平日里不言不语的小姑娘,说起道理来却是头头是道,而且即不咄咄逼人,又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而且,他竟然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

    那样的人家,便是再显贵,还是少惹为妙。

    他们宋氏是书香传世,便是在他这辈子越发的门庭冷落,也不必去沾惹那些是非。

    高家和盛家不同,盛家的富贵是一代代积攒来的,盛家那位大公子是个英雄人物,所以盛家的富贵,是实打实的。而高家……高公子不学无术举城皆知。

    高家也没有一个撑得起场面的人。

    高家的富贵,不过是仗着高家这个姓氏。

    这样的人家虽富。可若是倾覆起来,却也是旦夕间的事。

    只是这些事,他便是说了,宋夫人也不会懂。妇人家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只看重眼前的好处,却不会长远打算。“我说不能便不能。你有怨言?”

    “自然没有。老爷是一家之主,老爷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过是问问罢了。”宋夫人呐呐的道。

    宋老爷一声轻叹。

    自己和妻子成亲二十几年,嫡妻倒也说不上坏,对于庶女也算宽厚。若非如此,锦瑜便不会替嫡母说情了。只是心思上,终究有些好高骛远了些。这点上,她竟然比不得锦瑜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宋老爷心中自然是失望的。

    今日他本来满心欢喜的归府,可先有二夫人那出闹剧,此时又有宋夫人这般‘斤斤计较’……宋老爷越想越是心烦,索性披了衣裳下地。宋夫人白着脸唤着。“这么晚了,爷这是要去哪里?”

    “左右不得安寝,我去院子转转。你且睡吧。放心,我不去二房那里。”见宋夫人面色不愈,宋老爷终究多了句嘴。

    宋夫人知道宋老爷的脾气,此时若是再多言,必定会激怒宋老爷,他即说不去二房那里,宋夫人的心便放下了。今日才惩戒了二房,此时爷若去,岂不是平白打了她的脸面。只要不去二夫人院子,想必自己刚刚的话终究让他不悦了,她还是别再多问的好。“爷说的哪里话?爷可是一家之主,爷要去哪里,有哪个敢多嘴。只是时辰不早了,爷小心身子受了凉。”宋夫人也爬起来,亲自替宋耀披上件厚实的袍子,随后又十分恭顺的送了宋老爷出了房门。

    “你先睡吧。时辰太晚了,我一会直接去书房歇下。”宋老爷淡淡吩咐。

    宋夫人十分气恼自己的所为。好容易自已的男人来陪她一次,却被她搅了好心情……便是她再满心不解,这更深露重的,也着实不是相问之机啊。

    宋夫人满心悔意,可也只能看着宋老爷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处。

    今夜,她注定不能成眠了。

    今夜睡不着的可不仅只是宋夫人,二夫人也在屋中唉声叹气。今晚的家宴她没有去,她满心以为宋老爷会派人来问一声的……以往她也偶尔会用些小性子,宋老爷对她向来十分纵容,可是今日……

    这厢二夫人一边期盼着此时宋老爷能来看她,一边暗中咒骂着宋夫人阴险。

    宋耀的步子原本确是迈向二夫人院子的,可是突然间,二夫人那梨花带泪的神情与那强词夺理的神情在宋耀脑海中交错而过。宋耀一声冷哼,瞬间调转了方向。

    那是三夫人的院子。

    ***

    锦瑜不知道不过一夜之间,三夫人处境竟然大变。

    她才起身,白荷便一脸喜色的推开了房门。“四小姐,大好事啊。”白荷的调子十分喜悦,直听得锦瑜也好奇起来。不过一夜之间,能有什么喜事?

    “今早奴婢去灶房,听灶房的婆子说,昨晚老爷歇在了三夫人房中。而且今天一早,便吩咐灶房给三夫人熬些补身子的汤水。小姐,三夫人终于熬出了头……”白荷将听来的消息一字不差的说给锦瑜听。

    府中谁人不知道三夫人性子软。

    在宋夫人面前更是毕恭毕敬……虽然生了女儿,可从未得到过宋老爷欢心。婆子们甚至拿宋老爷多久不去三夫人的院子当笑谈。

    一百日,两百日……一年,两年。

    背着三夫人将这话说的十分难听。锦瑜心知肚明,可是却没有法子。因为她没办法左右父亲的喜恶,也不能去左右。哪有姑娘家家去操心母亲是不是受宠的。她便是有心帮了帮自己的亲母,也着实师出无名,她能做的,唯有好好替三夫人的将来打算。

    劝三夫人多存些体己银子。

    劝三夫人不要永远拿宋夫人的话当成金玉良言。

    却不想,一夜之间,事情竟然有了惊天的转折。这对三夫人来说,自然是极好的。

    可对她来说,却是个劫难啊。

    她才得了宋夫人欢心,自己的生母便‘抢’了父亲。想必宋夫人一定十分不高兴。

    自然会有几分迁怒于她……“白荷,快些替我梳洗,我要去给母亲请安。”白荷点头,可眼中难掩不解之色。“小姐不去看一看三夫人吗?这可是大事,想必三夫人此时看到小姐,一定会十分欢喜。”

    白荷可没锦瑜想的那么远。

    她只是觉得此时三夫人一定想见女儿……这样的好事,三夫人一定想亲口告诉四小姐。“白荷,永远记住一句话。嫡庶有别……”[感谢‘樱颂’亲的平安符,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