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三十九章 孙妈的企图
    第三十九章孙妈的企图
  
      嫡与庶……说起来不过简单二字,可是若是细究起来,便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宋夫人是她的嫡母,在宋家,但凡她的事,宋夫人都是有权利过问的。便是她的生母三夫人,也是不敢有半句怨言的。
  
      以往三夫人谨言慎行,再加上胆小怕事,从不会忤逆宋夫人。所以宋夫人压根便没把三夫人看在眼里。
  
      可如今不同了……
  
      一大早,宋夫人便冷着一张脸,至于原因。“……夫人一直当三夫人是自己人,从未提防过她,却不想三夫人倒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今天一早老爷便吩咐了灶房,说是晚膳要在三夫人院子里用。”用过晚膳,自然顺理成章的宿在了三夫人房中。孙妈妈一边替宋夫人梳妆,一边恨恨的道。
  
      宋夫人脸色越发的阴沉了,可嘴上却道:“同为姐妹,谁伺候老爷都是情理之中。孙妈,不得胡言乱语。”孙妈妈心中冷笑,面上却乖觉的闭口不言。
  
      同为女人,谁不知道谁啊。
  
      为着面子,说的再大度,可心里能痛快?尤其是昨晚爷本来是宿在主院的,怎么会半夜又到了三夫人院中。这种事,换了哪个女人都会大怒的,何况自家夫人向来不是个能容人的性子。
  
      大度,矜持,不过是说来好听的。
  
      宋夫人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年过四旬,已不再年轻。
  
      男人喜猎奇,都喜欢漂亮年轻的女子。三夫人比她小了几岁,再加上三夫人生的秀气,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在小上几岁,也难怪老爷被她勾了去。
  
      这事,若是换个日子,她都不会这么上火。
  
      昨晚整个宋家都知道老爷是宿在她院中的,可是转过天来,却从三夫人院中出来。这叫什么事啊?这不是重重打了她一巴掌吗……昨日她才打了二夫人嘴巴,不过一夜,自己便被三夫人打了嘴巴。
  
      便在这时,有丫头来禀报。说是四小姐来给夫人请安。
  
      宋夫人蹙了蹙眉,倒没想到锦瑜那丫头来的这般早。“……三夫人那里今早十分热闹,想不到四小姐没去凑那热闹,倒真是难得。”一旁在替宋夫人挑选衣裳的林妈妈这时候轻轻开口。孙妈妈恨恨的瞪了一眼林妈妈,本想开口再多说几句三房的不是,至于四小姐……前几****求夫人赏她儿子一个媳妇。
  
      她看中了四小姐屋里的白荷。
  
      白荷那丫头生的清秀,而且性子讨喜。
  
      在宋府所有的丫头中,也算是个拔尖儿的。夫人却说从山寺回来再议。没想到她再提起,夫人却顾左右而言它,不再理会她的话茬了。
  
      想来定然是四小姐背地里说了什么,所以夫人才驳了她的所求。
  
      说起来,孙妈在宋家也算是个有资历的,她的男人是宋府的总管事,她只有一个独子,虽然脑子不灵光,可是有她们老两口在,不管谁嫁了他儿子,这日子都差不了。
  
      有吃有喝的,总比当丫头服侍人好上太多。
  
      可是,白荷那丫头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便别怪她连四小姐一起怨怼了。
  
      只是林妈妈这么不痛不痒的一席话,倒让孙妈妈不好再开口了,若是说的重了,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宋夫人点点头,丫头这时正好挑了帘子,锦瑜穿了件淡青的褙子,外面罩了件湖蓝的比甲,比甲挑了道素白的银边,这衣服穿在锦瑜身上,倒真是让人眼前一亮,明明极素的衣裳,却让这丫头穿出了几分清逸的味道。
  
      锦瑜面上含着浅笑,先给宋夫人行了礼,又恭顺的唤了林妈妈,孙妈妈。
  
      宋夫人不置可否,脸上无喜无悲,待她全无昨日的亲切。
  
      锦瑜心里叫苦,这真是步步荆棘啊。昨日才绞尽脑汁的阻了高家那门亲事,今日便又来一出。不过她此时来便是来告罪的,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生在氏族,本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自己母亲得了好处,她来赔罪也是无可厚非的。锦瑜不顾宋夫人的冷脸,上前接过林妈妈手中的外裳,上前服侍着宋夫人缓缓穿好。“……母亲。”然后口中柔柔唤着,那调子,倒真像个小姑娘在向自己的母亲撒娇。
  
      这让宋夫人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那丫头但凡做错了事,也都会像此时锦瑜这般,小脸上诚惶诚恐的,一旦她露出了笑模样,那丫头立时打蛇随榻上,立时恢复那胡闹的性子。如今庶女这般神色,倒真让宋夫人心中的怒气减了几分。
  
      “我是来给母亲陪罪的。”只是与锦云不同,锦瑜随后的调子却是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你有什么错?”宋夫人终于开了口,虽然调子没什么热度,可与刚刚不言不语的样子比起来,还是让宋锦瑜觉得两分亲切来。
  
      “……母亲养了我十三年,在我心中,母亲待我恩重如山。可三娘与我有生养之恩。母亲总教导我和锦云,莫忘本心。为人女儿者,代母请罪也是本份。求母亲莫要动怒,若是气坏了身子,女儿便是一死也难辞其咎。”
  
      “四小姐说的轻巧,四小姐这轻飘飘几句话,便能将三夫人所为全部揭过吗?四小姐是不是没丈量清楚自己的份量。”见宋夫人脸上神情不变,孙妈妈冷笑着开口。
  
      锦瑜目光瞬间扫向孙妈妈。
  
      那眸子说不上凌厉,却让孙妈妈心神一晃。
  
      有种如坐针毡之感。奇了怪了,四小姐一趟山寺之行,怎么气势仿佛涨了……锦瑜望向孙妈妈的目光极快,不过一晃便收回。“我几斤几两不重要,重要的是母亲不要因此气坏了身子。母亲若是有气,打我骂我都好,只求母亲不要把气憋在心里。”她在求宋夫人将怒意宣泄出来。
  
      宋夫人终于看向锦瑜。
  
      小丫头眨着水盈盈的眸子,便那么怯怯的望着她。刚才所说的话,每句都戳到了宋夫人的心窝子。
  
      她自小教养在身边的姑娘,虽是庶出,可比起亲女来更为贴心。不管是说话还是办事,都让她喜欢。甚至有种她和女儿不分伯仲之感。其实这事,与这丫头又有什么相干的。
  
      小丫头一句代母请罪,倒让她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你这丫头,越发的巧言善辩了。好了,母亲不气了,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偏生你这丫头一本正经的替三夫人请罪。”“……母亲。”被宋夫人似真似假的数落着,锦瑜红着小脸娇俏的唤道。宋夫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感谢‘书友140415100416072’和‘樱颂’亲的平安符打赏。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