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四十二章 为了不做豆芽菜
    第四十二章为了不做豆芽菜

    锦瑜不知道自己一番话,倒真让三夫人决定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宋老爷……她那番话的初衷只是希望三夫人不要再终日抹泪,不要太快引得父亲厌烦。

    这倒应了那句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回到自己院子,小丫头迎上前来,回禀说绣娘来过了,说是便依着年后锦瑜的衣裳尺寸放宽几分便是,不必特意再来丈量。锦瑜点点头,白荷示意小丫头自去忙,这才扶了锦瑜进屋。

    “小姐怎么心事重重的?”在白荷看来,宋家能接到梅花帖可是大大的喜事。

    夫人又承诺带了小姐同去,那简直就是喜上加喜,这等好事,便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小姐何必忧愁?

    那梅花宴又素来以凑成门当户对的亲事被人们津津乐道。夫人昨日又拒绝了高家的求情,在白荷看来,这是老天都向着自家小姐呢。赴了桃花宴后,前来宋家提亲的公子哥定然能将宋家的门槛踩平,她实在不理解自家小姐有什么好忧愁的。

    锦瑜勾了勾唇,白荷说的真轻松。

    她以为去了桃园后,她便会成为长安城有名望的闺秀吗?那些人家便不会在意她庶出的身份前来提亲?

    如果她相信她的亲事前景那么美好,那她才是名副其实的傻姑娘。便是她在桃花宴上再出风头,她的出身摆在那里。宋家庶出的姑娘,她的生母曾是宋夫人的丫头。这样的出身,又能有什么好亲事等着她?

    娶妻娶贤,娶妻娶名,难道这世上真的会有看中她这个人,而且不在意她出身的公子。

    便是有,那也是被扔在路边没有理会的那种货色。那样的人家,她誓死不会嫁。

    “我没事,不过是累了。我去歇一歇,你晚膳前叫醒我,我要去主院……”“……是。”白荷不甘不愿的应着。在白荷看来,自家小姐行事过分的小心翼翼了,不过是老爷在三夫人房中宿了一夜,自家小姐至于那么草木皆兵吗?一大早又请安,又请罪的还不够,晚上还要折腾。

    锦瑜哪里会看不懂白荷脸上的神情。

    她心下摇摇头,暗叹着自己多活几年确是有用的。

    若是以前,她必不会再多费力气,宋夫人既然已经不怪责三夫人,自然不会再迁怒于她。

    只是,若想安稳的活在宋家,活在宋夫人眼皮子底下,这些事情都是她不得不做的……就像她对白荷说过的,终究,嫡庶有别。她得比锦云付出多百倍,才能得到和锦云同样的待遇。

    没什么公不公平,不过是命罢了。

    前世她还会怨天尤人,如今,只会觉得若是不如心意,便是她的努力不够。只要多用心,定然能达成所愿。

    只是唯独她的亲事……不是她努力便能如意的。

    这就像瞎子摸象,摸到哪里就说大象像什么样子……这亲事也是如此,好与坏实在得看天意了。白荷一脸闷闷的出了门,锦瑜便合衣半靠在榻上,望着窗外的院子发怔。她连绣花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是她没心情,并不表示旁人没心情,她闲下来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宋锦云便风风火火的冲进屋中。

    “四姐,四姐,我的新衣裳什么时候做好?我才不听母亲的话穿什么豆绿色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像根豆芽菜,我要桃红色的,我要让人第一眼便能看到我。”宋锦云气呼呼的道。

    原本也心情十分雀跃。桃花宴啊,那可是早早便听人说起过的。

    说但凡是接到邀约的人家,姑娘必定的极美的。一张桃花帖,足以说明她是个漂亮姑娘。

    只是她的好心情在母亲提到那日的着装时,全被被打散了。

    什么叫她这性子,穿的素淡些才不会招人非议?什么叫她若是穿了大红,别人会以为宋家五小姐是个妖怪……什么叫除了豆芽绿,绣娘不会给她做任何一件新衣。

    她和母亲吵闹了几句,可是母亲死活不松口。

    她又不敢因着这件小事便去叨扰父亲,思来想去,唯有自家四姐能救她一救了。

    想想那天啊,但凡赴会的姑娘,各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唯她一根独绿。这是何等的丢人之事,虽说她也算出名了,可此名非彼名啊。她才不想当那个被人戳脊梁骨的人,但凡提起她,会说她是宋家第五根豆芽。便是自家四姐,都有件素粉的新衣,为什么她可怜的要装扮成豆芽?

    越想越委屈,宋锦云索性不顾母亲的喝斥,不管不顾的便闯到了锦瑜这里。

    锦瑜头疼,真的头疼,心中那些悲春伤秋的瞬间敛进心底最深处。在这丫头在,她便别想安静。“开口闭口的豆芽菜?谁家的豆芽菜能生的这么漂亮?”

    锦瑜开口便即调侃又夸奖,直让宋锦云跺了跺脚也爬上了榻。

    两个小姐妹在榻上一通胡闹。

    锦瑜被呵了痒,笑红了一张小脸。锦云见锦瑜笑的这么开怀,不由得也勾唇笑了起来。“还是四姐好,和四姐这么闹一闹,我心里那股委屈竟然没了。四姐,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想穿一件豆绿色的新衣裳去梅花宴。一个姑娘,一辈子只能赴一次梅花宴,我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锦瑜叹气。“你这丫头是不是吃定我了?”

    宋锦云笑得眯起了眼睛。

    有妹如此,她还能如何?

    便是最终还是无法改变宋夫人的决定,她也得试一试。于是当晚宋锦瑜提前半个时辰便抱了件新衣裳出现在宋夫人面前。

    她并没有直接去说服宋夫人,而是给宋夫人行了礼后,恭敬的请示林妈妈。

    说她新近习的一个花样子,便是连府中绣娘也赞不绝口。

    只是那枝叶交接之处,她总也绣不好。还说经由府中绣娘之口,她知道林妈妈也是女红界的翘楚,于是前来求师……林妈妈高兴啊。她的女红确是不错,只是成了宋夫人心腹后,这拿针的机会便少了。

    甚至有很多新入府的丫头,都不知道她早年可是绣遍宋家无敌手。她绣的花啊草啊,简直就像真的长在眼前般。绣只蝴蝶,下一刻似乎便从绣布中飞出。

    虽然口中说着好汉不提当年勇。

    可却顺势接过了锦瑜手中的针线……“四小姐这针角走的真平整,这花也绣得好看,真真的,若是再绣只蝴蝶儿,这蝴蝶儿便能围着花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