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四十六章 小乐子?
    第四十六章小乐子?
  
      梅夫人三字,锦瑜上辈子听了很多次。
  
      不仅是平常人家,便是盛家,也对梅夫人十分推崇。她记得自己嫁进盛家的第一年,盛老夫人曾带了盛家三小姐和五小姐赴过梅花宴。盛三小姐便是在梅花宴被夫家相中的。婚后二人倒也相敬如宾……
  
      只是她没机会看一看这位梅夫人。
  
      如今,她终于看到了。
  
      梅苑的花厅十分宽敞,几十位夫人小姐散布其中,竟然不觉得拥挤。
  
      宋家在长安城只算是富贵人家,自然比不得那些官宦之家……所以宋夫人便是再自视甚高,也只能和大多数夫人那般,散坐在厅中。
  
      锦瑜抬头去看,梅夫人坐在首位,她今日穿了件绛红的酒金褙子,一件浅金的比甲。头上簪着三根金簪,每根簪下都垂着一颗指头大小的珍珠。仅是这身装扮便足以让厅中诸位夫人黯然失色。
  
      梅夫人左边的竟然是盛老夫人,右边的那位夫人锦瑜并不认识,可观那人的打扮妆容……锦瑜已猜到那人的身份。锦瑜侧目去看宋夫人,果然见嫡母脸色十分难看,望向梅夫人方向的目光似乎带着几分闪躲。
  
      锦瑜想,那人,十有**便是高家夫人了。
  
      果然,下一刻,梅夫人起身。她的眼睛先是在厅中诸人身上打量一圈,锦瑜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感觉梅夫人的目光似乎在宋家的方向定了定。随后,梅夫人才含笑开口。“感谢诸位携女来此,今日的梅花宴,没有往年那么多规矩。往年要求姑娘们或是赋诗一首,或是填词一篇……着实有些为难姑娘们。据我所知,长安城的姑娘们在家中多是习女红……若是比女红,恐怕京中姑娘会羞红了小脸……”梅夫人逗趣的话说到这里,直逗得厅中姑娘掩袖而笑。
  
      “……所以我们今日便寻个小乐子玩。一会我园中丫头会给诸位小姐蒙了眼睛,然后领到园中各处……只要第一个寻到出路,回到这里的姑娘,便是今日的胜出者。”这法子稀奇啊,不仅是姑娘们,便是诸家夫人也听得直了眼睛。
  
      “诸位夫人大可放心,我梅园上下,仅是小丫头便有百十人。每位小姐身边都会暗中跟着两个婢女,必不会让令千金有所损伤。至于第一个寻路回来的姑娘……我这里有一颗宫中贵人赏下的东珠……”说到这里,梅夫人身边的小丫头托着一个红木雕花小盒上前,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掀开,厅中登时一阵吸气声。
  
      锦瑜也觉得眼前一亮。
  
      那珠子足有核桃大小,珠子身下垫着大红的锦缎。
  
      更衬的那珠子圆润,光亮迫人……“梅夫人真是大手笔。”有夫人赞道。“是啊,我活了三十几年,都没见过此等宝物。”江夫人是个不落人后的,见有人开了口,也赶忙附和。
  
      江夫人即开了口,宋夫人自然不再沉寂。
  
      “我活了快四十年,也只是听人提起过东珠这种宝贝。”
  
      几位夫人的话显然取悦了梅夫人。“几位夫人颇有几分见识。这东西,据说是飘洋过海而来。我年纪大了,也不适用。不如便借机送给一位有缘的姑娘……可以用金银镶嵌了做挂饰,也可以做根嵌了东珠的腰带。”梅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厅中诸位姑娘。
  
      说起姿色来,宋夫人确实有几分自得的资本。
  
      不管是锦瑜,锦云,哪怕是宋锦湘,都是漂亮的姑娘。
  
      尤其是一身艳色衣裳的锦云,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的,厅中已经有几位夫人暗中打量她许久。
  
      至于锦瑜,生的清秀,举止文雅,乖巧的立在宋夫人身后,给人一种乖巧雅致之感。宋锦湘的模样承袭了二夫人,是那种颇艳丽的美。今天她穿了件素色的碎花褙子,外面罩浅白的镶边比甲。艳与素这么一糅合,倒让人感觉眼前一亮。
  
      宋家三位姑娘这么齐齐立在宋夫人身后,宋家哪怕出身比不得那些官宦之家,在这梅苑花厅中也不落人后,便连盛老夫人的目光也在宋夫人这里扫了几遍。
  
      宋夫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极自得的。
  
      她的女儿们虽然没有辱没了宋家门楣,尤其是锦云这丫头,竟然这么安静乖巧,实在大出宋夫人意料……
  
      再加上她话音落下后,梅夫人的大力称赏,宋夫人隐隐觉得梅夫人对自家女儿颇为满意,甚至有几分暗中帮衬的意味。想到此次盛宴的目的,宋夫人按捺着激动,小声叮嘱身后的女儿。
  
      “寻路固然重要,可万要小心,莫要弄坏这梅园的一景一物……”
  
      锦瑜几人齐齐点头。
  
      梅夫人自然也听到了宋夫人的叮嘱,不由得笑着开口。“再美的景也终究是死的,要我说,姑娘们才是最美的。就像宋夫人所言,寻路固然重要,可最重要的却是量力而为。若是实在找不到出路,可以开口唤人,暗处的丫头们自会替姑娘们引路,可不要固执的在园中乱闯,若是误了晚宴时辰,可要饿肚子的……”一席话,说的本来有些紧张的姑娘们都面色一松,脸上透出几分笑意来。
  
      “四姐,这位梅夫人真是个有趣的。”宋锦云凑到锦瑜耳边小声道。
  
      锦瑜点点头。
  
      这位梅夫人扮装贵气,举止矜持,说话却轻松逗趣。似乎是个爱笑之人,这种人性子都十分和善。
  
      只是,锦瑜总觉得今天这所谓的小乐子,并非那么简单。
  
      梅园占地百亩,丫头们将她们四散分开,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何况身边连个服侍的丫头都没有,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锦瑜的心跳了跳。“你不许逞强,若是寻不到出路,直管唤了丫头引路,不要乱闯。”锦瑜小声叮嘱一旁的妹妹。
  
      “……可是我想要那珠子。”宋锦云委屈的道。
  
      “……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可明白?”锦瑜小声问道。宋锦云更是一头雾水的摇头,锦瑜也暗自摇摇头,这丫头除了吃穿,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致。也难怪自己的嫡母忧心她。
  
      “总之,量力而行便是。”最终,锦瑜只能如此叮嘱。
  
      宋锦云点头,这句话她懂。
  
      锦瑜没有注意到,守在她们身边的丫头听到她说‘怀璧其罪’时,眼中颇有几分惊讶之色……叮嘱完了,夫人们留在花厅饮茶叙话。小姐们则被蒙上了眼睛,由两个婢女一左一右扶出了花厅。
  
      小乐子,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