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四十七章 梅花宴遇险
    第四十七章梅花宴遇险

    当锦瑜的眼神被绸布蒙上时,她的心一紧,可身边的宋锦云却开心的很。她喜欢热闹,更喜欢让自己置身热闹。“四姐,你可不要输给我。”欢快的说完,被一左一右两个丫头扶出了门。

    下一刻,扶着锦瑜的小丫头也不由得轻笑出声。“贵府五小姐真是个有趣的姑娘。”整个花厅,似乎只有宋府这位五小姐被带出去时是迫不及待的……锦瑜心道,那不是有趣,那是心忒粗了,她当这是在做游戏。

    可这真的像梅夫人所说,不过是个小乐子吗?

    梅夫人何等身份?今日聚在这里的又都是些什么人?

    不提梅夫人,便是今日身处花厅的这些姑娘们,几乎囊括了长安城所有有名望的姓氏。

    梅夫人安排的这出小乐子,又怎么会如她所说,不过是玩闹呢?再说那颗要被当成奖赏送出的东珠……那东西可谓是一珠千金。

    不管最终珠落谁家?在锦瑜看来,那都不是喜事,反而是大大的祸事,就如她刚刚对宋锦云所说‘怀璧其罪’,便是有福气得到,也不一定能守住。更别提用来当配饰做腰带了?什么样的贵公子能穿戴嵌东珠腰带?

    在锦瑜看来,非皇亲国戚不可为。

    做任何事,都讲究个度字。

    过则妖……

    胡思乱想间,锦瑜已被两个小丫头扶出了花厅。不得视,初时她还能隐约辩清方向,左拐右拐几个弯后,锦瑜的脑子已经一团浆糊。

    沉默间,扶着她的小丫头轻声开口。“四小姐倒与贵府的五小姐性子大不相同呢。”

    “……据说五小姐是嫡出,自然是从小被溺宠着。与三小姐自然不能相比。”不必锦瑜回应,另一个丫头接话到。

    锦瑜脸上不动声色,可这话却让她有了几分气恼,在她看来,梅园的丫头都是些知道进退,行事有度的。这两个丫头一问一答间,明显带出了几分对她的鄙夷之色。

    可偏偏这话说的并没有错处。

    只是锦瑜觉得不堪入耳。“这是不是便是同人不同命……”先前开口的丫头轻声抱怨道。

    “虽说小姐是庶出的姑娘,可比起咱们来,也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锦瑜不知道自己哪里招了丫头们不喜,如果刚才的话她还能当成耳旁风,此时这两个丫头的话明显带着攻击味道了。

    她也不是软柿子,可以任两个小丫头拿捏。下一刻,锦瑜停下了步子。“四小姐,我们还没到地方呢。”话多的丫头不明所以的开口。

    “梅夫人刚才说的清楚,若是寻不到路,可以直接吩咐丫头引路。我头晕,想回花厅了,麻烦二位引路。”

    锦瑜说话的调子向来温温柔柔的,可此时,调子却是极冷……下一刻,她也顾不得是不是坏了规矩,一把将蒙着眼睛的绸布扯掉,只见到两张惊慌失措的脸……“我自己坏了规矩,可以替我引路了吧。”是可忍孰不可忍,便是庶出的小姐,也容不得两个丫头在这里指桑骂槐。

    “……四小姐这番,不是让夫人责骂我们办事不利吗?”丫头脸上带了几分惶恐,可还是强逞着回道。

    锦瑜冷笑着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这话一出,两个小丫头登时变了脸色,几分惶恐,几分怯意,还带着几分事情被撞破的焦灼。如果锦瑜还不知道自己处境堪忧,那她便是没心没肺的宋锦云了。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也不知道这是梅夫人授意的还是这两个丫头私下里收了旁人什么好处,总之,她不能再任由两个丫头将她领到更偏僻之处了。

    锦瑜抬目四下看去,她们早已出了梅苑,此时她身处的位置前面是造景山石,她的身后是一坐木桥,桥对面……锦瑜知道两个婢女的打算了,她们是打算将她引至外院。

    梅园她虽不熟,可是有一条小河穿梅园而过是全长安城都知道的。

    此时,她便立在小河边,一边是堆积起的山石,一边便是河岸,而她离木桥不过几丈距离,若是她任由这两个婢女引路,不过片刻的功夫,她便会行到外院。

    一个内院的女眷突然出现在外院……

    只是想想,锦瑜便惊出了一身冷汗。“你们好大的胆,竟然这般害我!”锦瑜厉声道。

    虽说她生的秀气,可不表示她发起火来也是柔声细雨的。一声质问,两个丫头对视一眼,最终竟然齐齐后退。“……小姐莫怪奴婢,实是……主子吩咐,莫敢不从。”二人说完,转身便跑,三转两转间,身形便消失在山石间。

    锦瑜强压着怒意和心头的几分忐忑,赶忙抬目四望,梅园实在太大了,她一时半刻不知道自己到底置身哪里?

    又如何回梅苑花厅?

    这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锦瑜慌乱的回首去看,只见对面,已经有人迈步跨上了木桥……

    锦瑜知道事情严重,这连接梅园内园外园的木桥今日必定有人把守,万不能让外院的男子随便得进内院,要知道今日内院诸多女眷,惊扰了哪个都是梅夫人这个主人的不是。

    可是此时……

    锦瑜转身便走,见她的动作,桥上那人冷笑着道。“宋四小姐……常言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高家和宋家隔了半个长安城,如今竟然能在这里相遇,实是有缘……”

    锦瑜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刚才那两个婢女是有意将她引到外院的,可以肯定那姓高的一定候在外院河边,待她一过界,必定上来纠缠。

    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若是被人看到和一个男子夹缠不清?

    锦瑜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对方见锦瑜转身跑,不由得咒骂一声,棋差一招啊,就差几步,待她被丫头引着过了桥,一切就成了定局了。

    到时候再让几个兄弟给他当个见证,还愁这小丫头不乖乖嫁进高家来?

    说起来,这可是一石二鸟之计。他的母亲对于宋锦瑜的出身一直不满,觉得她配不上高家少夫人的身份。

    若是刚才计策得逞,坏了闺名的宋锦瑜还有什么脸做他的正妻,给个侧室已是抬举她了……

    高家公子越想越心潮澎湃,脚下步子加快,一个小姑娘能跑得过他?不过是老鹰捉小雀儿的游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