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四十八章 绝处逢生
    第四十八章绝处逢生

    宋锦瑜吓得六神无主,她便是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多活了几年,可始终是个被养在内宅的姑娘,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比起长腿长脚的高家公子,差了何止一星半点儿。她不敢回头去看,可从渐近的脚步声中也能知道,自己恐怕在劫难逃。

    锦瑜用力咬着下唇,直到口中尝到腥甜味道,她不能这么轻易的被算计。

    她前世死的不明不白,再次睁开眼睛不过几日,她曾暗暗发誓,这一世活的一定要比上一世好。

    让那些算计她的,暗害她的人都受到报应。她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毁在高姓人手中……只是,她要往哪里跑?放眼望去,四周景物全然陌生,那些山石便像无数张野兽的口,狰狞的大张着,似乎下一刻便要将她整个吞入腹中。

    锦瑜抑制着想要大口呼救的冲动,如今她这般境遇,哪能被旁人看到?

    不呼救?

    等着她的便是早晚被那高恶霸追上,然后……永坠阿弥地狱。

    锦瑜身后的高家公子此时是即喜又惊,喜的自然是前面的小姑娘像只小兔子般,便是再怎么跑,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为了今日这美事,他可是好大一番算计,为此花了大把银子。

    如果能娶到宋锦瑜,花再多的银子他也觉得值。

    这小姑娘,当初他一眼相中,如今再见,只觉得那滋味,只是眼睛看看,便觉得曼妙的紧。清清秀秀的小模样,偏生眼睛生的极亮。即便刚刚含怒喝斥着两个丫头,听进他耳朵,却愣生生有种让他骨头酥软之味道。

    就如他像朋友吹嘘的那般。

    这种看上去越是正经,越是好教养的小姑娘,若是哪一日差解入腹,才越是滋味美妙。

    如今,大好的机会摆在他眼前,前面跑着的小姑娘步子越发的叛乱,眼见着身子左晃右晃的,显然已到了极限。高家公子索性放慢了步子,他更喜欢狩猎,而眼前那小姑娘便是只上好的猎物。

    与其他扑上前去压倒猎物。

    他更满足于猎物精疲力竭,眼神不甘却无法抗拒。只是想想小姑娘衣裙凌乱的缩成一团,然后对他露出瑟瑟发抖的神情,高家公子便十分激动。

    便这般不死不活的吊在锦瑜身后,他倒要看看,一个养在内宅的小姑娘能有什么翻天的本事……

    而锦瑜,确是已到了极限。

    耳边是高家公子越来越近的步子声,眼前……锦瑜一脸慌乱的四下乱看,不知不觉间,她竟然跑进了一个山石群。

    这里山石嶙峋,高低错落,显然主人家要的便是这种狰狞的气势。锦瑜觉得自己今天没活路了,她竟然在慌乱之下跑进了一条死路,放眼望去,哪里都像出路,可哪里似乎都没有出路。

    其实锦瑜知道,她即中了暗算,逃出升天的机会便十分渺茫了。

    她不知道这事与梅夫人有没有关系?

    可梅夫人这小乐子显然让人乘虚而入。那两个替她引路的丫头被收买了,一路上说那些让她不喜甚至暗含嘲讽的话语,显然是要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将心神放在她二人的话语上,进而忽略了那几至不闻的河水流淌声音,若是四周极静,水声虽小,她也不会毫无所觉。

    若是她不是早一刻扯下蒙眼布,也许,她会被直接‘送’进高公子怀中。

    到了那时……

    别说高家明媒正娶了,一个名节有损的姑娘,高家能用轿子抬她从侧门进去,都是开恩了。

    都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这姓高的,便是个彻底的小人,奸邪。为达目的,简直不择手段,他便不怕她将事情闹开,让这梅园从此成为笑柄?

    是的,他不怕。她一个小小的庶出姑娘,出了那种事,想的便是如何遮丑,如何会将事情闹的人尽皆知?便是梅园名声有损,于高家又有何干?

    到了那时,她便是腹背受敌。

    她若是现身外院,旁人会说她有失妇德,而梅夫人自然有推脱之词,不是人家保护不周,实是她行事无度……至于那两个奉命护她左右的丫头,只要彼此口径一至,说她胡走乱闯,以至她们跟丢了她,便能将一切推脱。

    是的,这是一出设计的十分精妙的好戏。

    她是不是得感激高家公子为了她,可谓是殚精竭虑。

    锦瑜不过是瞬间便将一切前因后果设想清楚。可无论怎么费神去想,她都没看到自己的活路……

    最终,她跑进了一条死路,前面是丈许高的山石,左右碎石嶙峋,身后,男人脚步声渐近。锦瑜终是苦笑的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是,下一刻,她没有看到山石旁转出了一个身影,而那人静静看了她一瞬,下一刻出手如电,不由分说拉了锦瑜的手臂,意外突生,锦瑜本能的要惊呼出声,霎那间她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随后,便人事不知了。

    而高家公子洋洋得意的转进这条死路,那小丫头此时想必满脸绝望,望着他的眼神就像兔子见到了老虎……只是,高公子喜悦的心情随着视线尽头的空无一切而出现了片刻的茫然。

    人呢?

    他明明亲眼见到宋锦瑜踉跄着跑向了这里。

    这里是死路,三面山石,只他进来的这一个出口。他从这里进,宋锦瑜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可是?人呢?高公子绷紧了脸皮,用眼睛扫向四周……没有,真的没有。这番安排,花了大笔银子,又在兄弟们面前将牛皮吹上了天,若是这么个结果……高公子气得大力踹向山石。

    锦瑜随着轰然声响睁开了眼睛……

    “醒了。”在她眼开眼睛的瞬间,轻轻的问询声传来。并非疑问,而是陈述,表明说话之人不过是和她打个招呼。

    她觉得脑子有些晕,下一刻,刚刚发生的一切瞬间涌入脑海。

    绝路,高家恶霸……锦瑜腾的直起身子,只见自己此时身处一个小小斗室。

    是真的很小,她身下是张石榻,而她在睁开眼睛之前,是半靠在石壁上的。而面前说话那人。

    那人坐在石桌旁,桌上的烛光将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浅浅的暖色。

    那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调子,甚至是熟悉的漫不经心的神态……不是在山上两次相遇之人又是哪个?

    只是,他到底是谁?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而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又身处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