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一章 怎一个乱字
    第五十一章怎一个乱字

    不着没能参透四六的目光,心中满是疑惑的与四六出门直奔小河边。

    他们赶到河边的时候,早有内院的婆子支起了一道帷幔将几个落水的姑娘围在中间,这样对姑娘的名节自然大有好处,可即使隔着数丈,二人也能听到帷幔中姑娘的哽咽声。

    姑娘们哭了,而且哭声仿佛会传染,开始时只有一个姑娘哽咽,片刻后几个姑娘都哽咽出声。

    她们委屈啊。

    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参加梅花宴,本想在宴上露个脸,也好谋桩好姻缘,却不想俊俏公子没有看到,却平白的落了水。

    本是只高傲的栖在梧桐枝头的凤凰儿,却瞬间成了落汤鸡。

    这落差,但凡是个有脸面的姑娘都受不得。

    能接到梅花帖,亲赴梅花宴的,哪个姑娘在家中不是娇生惯养,从小到大便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可让她们觉得最委屈的却是,她们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落了水。本来正努力的寻路,想着拔个头筹,得了那宝贝东珠,也好让自己大大风光一番。

    却不想大大丢了人……

    不着冷着脸听着帷幔内小姐们连哭带抱怨。丫头们连哄带告罪。

    外围的婆子一个个抖着身子,看样子也吓的不轻。

    想来也是,好好的梅花宴,怎么会出了这等大事。

    几个姑娘无故落水,这若是传扬出去,梅园数年来积攒的美名岂不无故染瑕……

    这厢闹的是姑娘哭,丫头叫,婆子急得团团转。

    而那间斗室中,却是静悄悄的……

    那人不开口,锦瑜也不开口,半晌后。室中再次响起那人的声音。“……你该早知那高岑[高公子名讳]对你居心叵测。竟然不知提防?”那人淡淡质问道。

    “……公子可知这是哪里?主人又是谁?”

    “梅园,梅夫人。”这是什么问题,男子挑眉,并不觉得锦瑜会问这么无趣的问题。

    “梅园的梅花帖,是全长安城的姑娘都翘首以盼的。梅花宴扬名,是每个姑娘都希望的,因此嫁个如意郎君是每个姑娘的愿望。敢问公子,我执帖来赴梅花宴,需提防哪个?”

    男子沉默。

    心中却十分惊奇,三次见面,这小姑娘次次让他刮目相看。生的秀气,不想却是个倔强不服输的性子,而且话虽不多,却是句句说到了点子上。

    倒把他问住了。活了二十年,这可是头一回。“……如此说来,是梅园的过失了。”

    不想锦瑜却是摇摇头。“所谓人心叵测。便是知人知面,还不知心呢。那高公子要做什么,梅夫人又怎会知道。公子莫觉得我是因为身处梅园,怕得罪梅夫人而有此一说,我是真的觉得此事与梅园无关。其实最开始,我也曾怀疑此事是不是梅夫人暗中默许的,因为那两个陷害我的丫头说‘主命难违’……可梅夫人在长安城十几年,把这梅园弄得这般风声水起十分不易,必不会自掘坟墓。此事若是追究起来,是我自己的过错。公子说的是,我即早知道高公子那人行事无法无天,怎么会想不到他会借机发难……”

    锦瑜难得说这么一大段话。

    倒不是为自己开脱,而是想让对方明白,她并不会因此对梅园甚至是梅夫人怀恨在心。

    她不傻,她此时必定身处一处密室。而能清楚的知道梅园密室所在的,又该是何人?

    面前这人,即使不是梅姓之人,也该是梅夫人亲近之人。

    而他又出手救下她,也算是弥补了梅园戒备不严,让高公子有机可乘的过失。

    “……你且放心,此次之事,梅园必定还你一个公道。”男子最终轻声承诺。虽然他话里话外意在指责宋锦瑜行事不周。可宋锦瑜说的并没有错,她是梅园邀来的贵客,却被梅园里的下人陷害。

    他这话,让锦瑜更是确定,此人与梅夫人关系匪浅。

    只是,他是谁?

    突然间,有什么从锦瑜脑中快速闪过。她不由得觉得周身一冷。“……你是否早就知道高公子会在梅花宴上动手脚?”

    她被他救下后,一直没有多想,只是庆幸。庆幸他出手及时。可是此时细细一想,却觉得奇怪。

    为什么他能在最紧要的关头救下她?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正好她走投无路,而他便如天神般降临,救她脱离苦海。这又不是话本子里写的那些荒唐艳事。

    所以……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一早便洞察了,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一直放任那高岑施为……锦瑜越想,心中惧意越甚,若是他薄情些,冷血些,若是那高家给予他些好处,是不是?他会放任那高岑所为?

    刚才她还确认他与梅夫人是至亲。所以才会出现救下她。可如今,她不确定了。

    若此人与梅夫人是至亲,何以眼睁睁看着她被那高岑追的那般狼狈,若是他早已知晓那高岑的算计,为何不早些出手,将此事消弭于无形,而是漠然的让事情发生,其中最最无辜的便是她了。

    便因他的冷漠,她几乎吓破了胆子。

    石室中二人在对峙着……

    ***

    梅苑此时也乱做一团,各家夫人争先恐后的去寻自己女儿,宋夫人这次可是带了三个女儿出门,自然更是心急。

    尤其是听说有姑娘落水,想到女儿那胡闹的性子,宋夫人生怕那落水的姑娘中,有自家丫头……好在派去打探消息的小丫头很快回来了,低声在梅夫人耳边说了几句,梅夫人脸色难看的点点头。

    “诸位夫人放心,府上小姐都无恙。我已经派了院中最是老成的婆子去接姑娘们回梅苑。今日之事,说起来也是我的过失。本想寻个小乐子的。却不想出了意外……那几位落水的姑娘,我会奉上厚礼压惊。”本来心存不满的女眷们立时便被‘厚礼’二字砸的息声。

    一个小乐子随手便送出东珠这等贵宝,这厚礼……可十分让人期待了。

    不过是落了水,再说又不是自家姑娘一人落水。人都是这样,霉运均分,便觉得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回家后好好安抚女儿便是,不过落个水,却换来梅园重礼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