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二章 公子和风
    第五十二章公子和风
  
      “梅夫人说的哪里话,夫人也说不过是意外罢了。”有女眷开口附和。“是啊,此事与夫人无关,想来是丫头们不小心所至。”……梅夫人牵强的笑笑。可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流露。
  
      刚才丫头回话。
  
      姑娘们都无大碍,便是却有一个姑娘不见了。如何也寻不到踪迹,问过暗中跟随的小丫头,两个小丫头哭着告罪,说那姑娘在园中乱走,她们跟之不及。
  
      言下之意,有一个姑娘……丢了。
  
      而那不见踪迹的姑娘便是宋家那位庶出的四小姐,宋锦瑜。
  
      梅夫人没有将此事宣扬出去,毕竟这事关宋锦瑜名节。何况那姑娘……眼见着厅中诸位夫人又开始品茶聊天,梅夫人伸手招来心腹丫头。
  
      “……再去寻少爷。”丫头点头,匆匆离去。
  
      ***
  
      “你的意思是,爷一早便知道那高家公子对宋四小姐心怀不轨?”不着冷声质问。
  
      出了此等大事,内院外院都乱成一团,可偏偏,他们依旧寻不到自家公子爷。不着冷着脸问了半晌,四六才吞吞吐吐的开口。“是啊,我和爷在客似云来里听那高家公子计划着寻个机会要占宋四小姐便宜……还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你不知道那些人当时说这话时调子多恶心。爷也听到了,可是却无动于衷。还是我使了法子让爷点了头,答应会暗中相救宋四小姐。”四六得意扬扬的道。
  
      不着手臂抡起,心道要替自家爷出手打死这个惹是生非的。
  
      这样大的事,他竟然没事先告诉他。
  
      爷不说便罢了,那是爷,行事自有度,可是四六这人行事却是个四六不靠的……四六缩了脖子后退。“你做什么打人?”
  
      “打的就是你这个憨货。此等大事,你竟然不声不响。你便不想想,事情若是闹大了,事情如何收场。会不会牵连梅园,会不会让夫人为难。你啊……”四六梗了脖子道:“这些都是爷要操心的,我一个奴才,只管听爷的命令行事。”
  
      不着高扬的手,因着这话,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
  
      “你还不快去寻爷回来……”打不得,骂了也不管用。不着最终只得喝斥。四六这次学乖了,一溜小跑的远去。
  
      ***
  
      石室中。
  
      那人因着锦瑜的话眸子微微一沉。“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吗?我若不出手相救,你今日或是死,或是被高岑一抬小轿灰溜溜的抬进侧门。”那人避重就轻的回道。
  
      锦瑜懂了。
  
      她点点头。“多谢公子最终还是出手相救。”她不知道他为何冷眼旁观,先前她还猜测此人与梅夫人十分亲近,或者根本就是梅姓人。
  
      可如果是梅姓人,他既然提前便洞察高公子的意图,为何不提前出手相阻。而是要等到高公子动手,等到她被逼得几乎退无可退。
  
      他若不是梅姓人,又是谁?前后三次见面,她竟不知他的名讳。
  
      “那高岑该是离去了,姑娘可以自行回梅苑了。”随后,那人开口道。锦瑜又点了点头,缓缓的下了石榻,在临出门前,又俯身拜了拜。“……公子三次相救,实感激不尽。”这世上,没谁非得要救谁。
  
      他出手,她得救。
  
      原本就是她占了便宜。又何必计较于是早是晚呢。
  
      她竟然还会这般郑重其事的道谢,在知道他本可以提前阻止高岑恶行后……面前这个小姑娘身量不算高,模样也是清清秀秀的。刚才的话语是难得的隐隐带了怒意,在他的认知里,女人多半是不讲道理的,便是自诩知书达理的,遇到这种事,也难免会心存怨毒。可是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会‘以怨报德’……这样的姑娘,他着实没有见到过。
  
      于是,就在锦瑜即将迈步走出石门之时。
  
      他开了口。
  
      “……和风。”
  
      锦瑜驻足。
  
      男子笑笑,想着自己难得告诉别人名字,可对方竟然一幅傻怔怔的神情。于是,他再次轻启薄唇。“和风,我的表字。”
  
      锦瑜有些惊讶,三次相见,她终于知道了他的名讳。
  
      这个时候,出于礼貌,锦瑜也轻声开口。“我姓宋,家中女子行四。”
  
      “宋四小姐,我一早便知。”那人说,他知道。锦瑜自然不会傻到去问人家为什么知道。这人在锦瑜眼中,颇有那么几分高深莫测。就像他那日为何出现在后山?就像此时他们为何身处石室?抑或,他能在这梅园中来去自如,是否与梅夫人沾亲带故。
  
      她不傻,她和他的世界壁垒分明。
  
      互道名姓并不是像话本子里写的那般是为了‘再续前缘’。他即说了,她便也不必遮掩,况且,在他面前她的身份也不算秘密,更是无足轻重。所以,真的不必多想什么。
  
      锦瑜最后又含笑福了福身子。
  
      随后再不犹豫,转身迈步走出石门。外面便是一条窄小的长廊,走出那石制长廊,竟然便是她刚刚置身的绝路。
  
      自是见不到那高家公子了。如那人所说,高岑该是早已离去了。锦瑜也不再停留,迅速寻路,快速向梅苑而去。
  
      锦瑜前脚离开,后脚四六便到了。见到石室中只自家公子一人,四六脸上神情颇为失望。“爷,不是奴才多嘴,您怎么就不会学学那高公子。人家高公子是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您倒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竟然便让宋家小姐轻意便脱身而去?您前后救了她三次?三次!便是不以身相许,好歹也要和爷花前月下一番……”
  
      自家爷和四小姐花前月下了,他和白荷自然便能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多好的美事啊……只是,被自家爷轻意搅黄了。
  
      “……园中情况如何?”做为主子,自然清楚四六的性子,他压根没搭理四六,只兀自问道。四六的美梦再次被打碎,有气无力的回道。“乱成一团。”
  
      男人先是蹙眉,随后笑笑,觉得今年的梅花宴,办得尤其‘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