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五章 病秧子?病秧子!
    第五十五章病秧子?病秧子!
  
      高岑冷笑。“都说梅园待客十分周到,不想竟然是道听途说。梅园,梅花宴,不过如此。”高岑心中满是怒意,他银子花了不少,大话也吹了出去,却不想闹了个天大的笑话。不过眨眼的功夫,他竟然再也寻不到那宋锦瑜。
  
      那小姑娘难不成生了翅?
  
      想着明日回城,那些兄弟相问,他要如何回答?难不成说宋锦瑜在他眼前逃出升天?
  
      回来的路上,却不知走了什么霉运,先是被泼了一身水,后又踩了一脚烂泥。他本来打扮的十分光鲜,可如今……“废什么话,还不给本少弄身新袍子。难道让本少穿着这件湿袍子参加晚宴。”梅总管赶忙吩咐小厮替高岑引路。
  
      高岑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随着小厮离去。
  
      “……呸,不过是仗着高皇后那点威仪……你若不是投了个好胎,姓了高。哪里轮得到你在梅园耀武扬威。”梅总管一扫刚才忠厚老实的模样,挑了眉骂道。“总管骂的极是,只是下次劳烦总管骂人时,看看周边。若是被别人逮到错处便不好了。”
  
      梅总管吓了一跳,转头去看,却是四六。
  
      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小子还有脸说我,若不是你小子使坏,那高岑能弄得一身狼狈……连带着糟*蹋公子一件新衣。”
  
      四六闷笑。“那人实在太坏,我也是为民除害。”四六觉得自己就是那伸张正义的大侠。想着高岑刚刚又被泼水,又踩了烂泥的模样,四六就止不住的笑。“为民除害?我看你就是个败家玩意儿。你可知公子一件新衣要多少银子?穿在那高岑身上,真是暴殄天物……”梅总管心疼的啧啧的声。
  
      “爷都夸我办的好,梅总管却这般斤斤计较。”四六嘀咕。
  
      梅总管眉头一蹙,脸上顿时现出几分凌厉来。四六是个欺软怕硬的,登时对梅总管身后猛招手。
  
      “爷快来救小的……梅总管要以大欺小。”梅总管冷笑。“你喊吧,喊破了喉咙爷也不会现身。爷是你喊喊便能现身的。做梦!”梅总管品着自己这话,怎么越品越觉得味道不对。
  
      不过眼下教训这个四六更重要。
  
      这小子仗着跟在爷的身边,说话办事都有那么几分胡天黑地。趁着梅花宴打击报复这种事真的好吗?虽然那高岑确实挺欠教训的。
  
      可是,这歪风不能助长。
  
      只是下一刻,自家公子却真的现身了……梅总管望着那位仿佛凭空而降的主,眼睛都不会眨了。四六神气的很。“我说是爷吩咐我做的,您老人家还不信。爷,你可得替小的做主啊。梅总管他仗势欺人。”
  
      梅总管闻言,险些气得吐血。
  
      “公子……”梅总管恭敬的开口唤着自家公子。只是下一刻便见自家公子微蹙眉头。梅总管霎时醒过味来。
  
      声音一转,立时改了称呼。“四少。”那人这才轻轻颔首,目光淡淡扫向四六。四六身子一缩,登时想起自己刚刚似乎……狐假虎威了。
  
      “四少爷,晚宴已备好,小的替四少引路。”四六自觉是个很有眼力的奴才,于是下一刻。
  
      梅园外院,兰苑花厅。
  
      今日的兰苑花厅格外的热闹,四六才跨进院门,便听到花厅中几乎要吵翻了天,这些公子哥们一个个标榜是读书人,知书达礼,什么精六艺擅八股的。可是吵起架来,其实和街头卖菜的大娘没什么区别。
  
      “……梅园没有男主人,高公子自然该坐首座。难道诸位哪个身份能及高公子……”跟班甲扬声道。
  
      “盛家难道不及高家?盛家大公子可是正经的武官,手下可是有兵的。盛家公子才该坐那首座。”艺高人胆大的路人乙声音不输跟班甲……
  
      “盛家自然是极富贵的,只是盛家大公子已与那江家定了亲事,盛家二公子又早已娶妻。只有盛家那位四公子……难道让那病秧子盛四公子亲临?岂不要了他的小命。”那人话音落下,厅中一阵讪笑。
  
      长安城谁人不知,那盛四公子是个病秧子。据说一年十二个月,他要躲上十个月,余下那两个月,也是今天咳血明天气闷的。总之,那盛家四公子,据说二十年没出过门。那样的人,会亲临梅花宴。
  
      话音落下,高岑冷笑着开口。
  
      “若是那盛四亲临,在下愿居于他下首……”高岑一句话,花厅中登时一阵死寂。
  
      四六将厅中诸人的话听了个十成十。心中暗骂这些个公子都是些道貌岸然的。自家公子哪里像随时丢了小命的?既然那高岑那么期望再被虐一虐,四六坏笑着重重踏了几步。
  
      厅中正是安静之时,这几步响动尤其大。
  
      果然,诸人本能的望向门外。这时候,四六一脸含笑的上前。“……诸位久候了,我家公子因多试了几件袍子,所以来的迟了些。公子,请。”说完,狗腿的在前面引路,而且十分不客气的将人引到了主位。
  
      公子们小眼瞪大眼,一时间不知四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待那位公子露面……
  
      长身玉立,一件玄色长袍,直将人衬得越发的面如冠玉。男人生的好固然惹人注目,可若是好相貌再加上周身一股矜贵气度。那便不是仅惹人注目了,而是让人本能的生出一股自卑之感,不必比较,已生出自叹不如之感。
  
      直到那人在主位施施然落坐,又接过四六的茶轻酌。
  
      厅中诸人才醒过神来。“敢问这位公子是?”跟班甲抱拳问道。他其实想直接叫板的,只是这位公子身上有种上位者的气势,实在让他不敢出言不逊。哪怕高家公子冷冷的瞪向他,他也没敢对这位公子大呼小叫。
  
      自降身份的事,自家公子自然不会做,于是四六直起身子,十分神气的开口。“……刚刚进门前,小的听到高公子说只要我家四公子亲临,便甘愿居于我家公子之下。”所以他家公子是谁,难道还不清楚吗?
  
      “盛四公子?”
  
      “……那个病秧子?”诸人惊呼。
  
      四六脸黑。“诸位公子好好擦擦眼睛,我家四公子哪里像个久病之人?我家公子不过是不喜追名逐利罢了……”言下之意,世人嫉妒,所以才造谣诬陷自家公子是个病秧子。[谢谢‘樱颂’亲的打赏。么么哒,求收藏,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