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六章 失和
    第五十六章失和

    一时间,厅中诸家公子集体石化。

    好半晌,诸人才反应过来。“……你便是盛家那位四公子?”盛家在长安城,绝对算得上是有权有势。

    盛家大公子更是手握兵权的将军。虽然眼下品阶不高,可盛大公子不过二十有五。这在武将中可谓是青年才俊,前途可谓不可限量。再说盛家更是涉猎各种营生,长安城最热闹的那条街上,有三成的铺子都姓盛。

    这样人家教养出来的公子。难怪这么一身贵气!

    高岑上下左右将盛四公子打量一遍,最后不甘心的觉得自己低气似乎不那么足了。

    高家虽然也是权贵,可是眼下高家却没有在朝为官的。而且高家和高皇后只是表亲,若说多亲厚,也着实称不上。

    在这长安城高家可以借皇后威名。可在京中,在高家本家眼中,他们长安城高家一脉着实可有可无。比起手握权势的盛家……这孰轻孰重还真是难以断言。

    若是盛四公子没露面,这主位自然非高岑莫属,放眼整个长安城,便没谁敢跟他相争。可盛家四公子一经露面……“自然是我家四公子。我家公子即到,可以开宴了。”四六颇有主人翁精神的一声吆喝。

    不想下一刻便有婢女捧了银盘上菜。

    诸人:“……”

    一天都上窜下跳的高家公子张了张嘴,想要喝斥一下梅园的下人。

    可是眼见着厅中诸人都一副本该如此的神色,高岑心里那股气突然就瘪了。

    直到用过晚膳,诸人才回过神来,那位盛家四公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可偏偏,存在感慑人。连向来浑话连篇的高岑都没敢在宴上放肆。

    ***

    内院。

    用过晚膳,梅夫人安排丫头将诸位夫人小姐依次送进客房,宋家分到了一个小院子。

    宋夫人一人独住,宋家三位小姐同住。

    这一天宋夫人可谓是心力交瘁。再加上宋锦湘时刻在眼前晃动,宋夫人只叮嘱锦瑜劝一劝一脸失落的宋锦云,至于宋锦湘,宋夫人压根没有搭理。

    小丫头铺好床铺退下,直到屋中只有宋家姐妹三人。

    宋锦云才急急的开口。“三姐,你什么意思?你当着那些夫人小姐的面故意将东珠交给母亲?”

    宋锦湘委屈的开口回应。“五妹,我是真心想把这宝贝交由母亲保管的。”

    “你若真心想交给母亲,大可得到珠子之时便交给母亲,旁人也不会多想什么……”宋锦云看的清楚,明明宋锦湘就是故意置母亲于尴尬之地。说什么真心交由母亲保管?骗鬼吧。“五妹,我知你素来与四妹亲近,一直不喜我这个三姐,可你也不能颠倒黑白啊。”宋锦湘狡辩道。

    今天她真的失利了,而让她失利的罪魁祸首是……“四妹,母亲什么时候说要送二娘东西压惊?我怎么不知?”

    话头一转,宋锦湘竟然兴师问罪起来。

    锦瑜笑笑然后十分轻快的道……“母亲从未说过啊。”

    宋锦湘豁然睁大眼睛。“可你花厅中明明说……”“我只是帮母亲寻个台阶下罢了。三姐姐,行事不要太过,那样的情景下,你这么直白的说将东西交给母亲,不是让母亲左右为难吗?三姐,我想不通,你这样所为到底为何?于你有什么好处?”这不是拉仇恨吗?

    若说东珠这东西,确是个宝贝。宋锦湘若是真心给,想必一定能让宋夫人开怀,在宋夫人心中形象也会大变。

    兴许宋夫人再不会将对二夫人的不喜迁怒到她身上。

    只是,她这么来一出,便是最终宋夫人接受,难道在宋夫人心中能有个好印象。不过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罢了。宋锦湘冷哼。“你说的轻巧,你在母亲心中,便和锦云没什么分别,母亲赞锦云一句,定然会再赞你一句。可是我呢?二娘所为与我有什么相干,母亲却次次迁怒于我。这次宋家受邀参加梅花宴,母亲对我更是提都未提……”说到这里,宋锦湘握了握拳,眼底翻转着不甘与委屈。

    若不是她绞尽脑汁想到求江夫人带了她至梅园。

    她根本就没机会在梅花宴上露面。

    锦瑜怔了怔,原来,宋锦湘是故意而为。她是故意让宋夫人难堪,让宋夫人被长安城这些贵夫人们非议。

    宋锦云眨着眼睛,明明是她和宋锦湘之时的对峙,怎么会将四姐拉上?宋锦云小脑子里想不明白了。于是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三姐,你只看到母亲待我的好,可你却没有看到我如何对母亲的。我们都是庶出的姑娘,其实,我们两个没什么不同。我是真的将母亲当成至亲之人。人心都是肉长的,送出十个好,总也能收回一两个,天长日久,总能见到真心的。”

    她言尽于此,宋锦湘听与不听是她自己的事。

    锦瑜都决定不再干涉了。

    她曾提点过宋锦湘,当时宋锦湘确是表情凝重,她以为宋锦湘是个明事理的,毕竟二夫人不管如何闹腾,终究是个妾室。

    庶出的身份,是出生便注定的,既然没法更改,能做的唯有逆流而上,努力给自己赢得一个美好些的未来。可是宋锦湘所为,皆是作茧自缚。“日久见人心?真是笑话……我喊了你们十几年妹妹,你和锦云真的拿我当姐姐吗?这次梅花宴之事,你和锦云没有一个开口告诉我。宋锦瑜,宋锦云,你们不拿我当姐妹,休要怪我不拿你们当至亲。”

    话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姐妹情份?“不当便不当,我有四姐就够了。四姐,我们去歇了。明天还要参加梅花宴呢。”说完,拉了宋锦瑜去梳洗。

    锦瑜心中有些泛酸,终究,闹到了不可收拾这一步。

    罢了,人各有命,终究强求不得。她一直想告诉宋锦湘,她们是姐妹,便是将来各自嫁人,她们也是彼此的依靠……可是,道不同,终究不能为谋。不管是前世还是如今,她和宋锦湘依旧做不成姐妹。“四姐,我怎么觉得心有些疼?”宋锦云轻声道。

    “傻姑娘,四姐永远不会丢下你的。”

    “我们拉钩。这辈子,四姐永远是四姐,下辈子,四姐还做我的四姐……”“好。”锦瑜眼里含了泪,笑着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