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七章 定情梅花宴 一
    第五十七章定情梅花宴(一)
  
      夜深了,梅苑花厅中,梅夫人正端着茶轻酌,她在等一个人。
  
      一个她自小便十分疼爱的孩子。
  
      就在这时,小丫头躬身上前。“夫人,少爷来了。”梅夫人放下茶盏,脸上露出笑意。“快请少爷入内。”
  
      片刻后,一个男子缓缓步进花厅,在离梅夫人丈许久立足,轻声淡淡唤道。“师母。”
  
      梅夫人招手。“和风来了,快过来坐。”男子点头,然后坐到了梅夫人下首。“和风,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梅夫人直言问道。今日虽然算不得正式的梅花宴,可也是她倾注了心血的,她原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看一看长安城的姑娘的,尤其是面前男子在意的那一个……
  
      说在意,倒也不尽然。
  
      她只听四六无意识提起过宋四小姐。原来按了以往的要求,她是断然不会给宋家送梅花帖的。
  
      可为了瞧一瞧那宋四小姐,她只得改了往年的规矩。
  
      最终广发梅花帖,几乎囊括了长安城的富户。以至这次来客参差不齐,她才想出这么一个小乐子考究一番。可是结果?那宋四小姐竟然无故在园中失去踪迹,她虽给强掩了下来,可是心里终究满是疑惑,对于宋锦瑜,心中生出几分不喜来。
  
      一个老实本份的姑娘,断然不会出这种让人诟病之事。
  
      若不是为了面前的孩子,她何必替那宋锦瑜遮掩。
  
      “今日你母亲和我絮叨了许久,你大哥明年便要续弦了,你二哥也早已娶妻,唯你到如今亲事都没个着落。以往不在长安城中便罢了,不管外面谣传什么,终归传不到你耳朵里。可如今你即决定回盛家,总不好让那些恶毒的谣言继续泛滥。你只是幼时身子弱些……却不想那流言竟然将你传的那般不堪。这些倒不算什么要紧事,你今日即已露面,那些流言自然不攻自破。只是你的亲事……和风,和师母说句真心话。你心中可有属意的姑娘?”絮絮叨叨半晌,梅夫人的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不是她话多,实是面前这孩子啊。
  
      看起来面上含笑,是个懂事守规矩的,可实则,却是个心中自有沟壑,却从不对旁人吐露的。
  
      哪怕她是他的师母,自幼也算看着他长大。
  
      他对她,尊敬有余,却总少了那么几分亲厚。
  
      所以她才在开口问话之前,说了那么一大篇,只盼着他放下防备,对她吐露实言。
  
      和风,也就是盛家四少,盛钰……盛钰并未因梅夫人一番交心之语而有所动容,脸上神情依旧淡淡的。“师母,内院的婢女师母有功夫还是整治整治吧。今日之事若是再次发生,师母这梅园,也便不必再用心维持了。想必师父闻知必是欢喜,师父日日盼着师母归京。”话说到这里,盛钰不再继续下去,可是梅夫人脸上神情已是变了两变。
  
      迎上盛钰平静的目光,梅夫人郑重的点点头。
  
      “我知晓了,必定会严惩那不守规矩的丫头。”“时辰不早了,师母早些安寝吧,明日梅花盛宴,师母还要辛劳整日。”说完,起身行礼告退。
  
      梅夫人心中有那么几分失落,问来问去,盛钰终究也没有说他是不是真的属意那个庶出的宋家小姐。若是真的?她是不是要应下高夫人今日所请之事?
  
      “师母,我近两年还无意娶妻,烦请师母告诉母亲。”盛钰说完,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
  
      独留梅夫人在厅中怔怔出神。这孩子何意?无意娶妻……言下之意,他心中并没有属意的姑娘!
  
      出得梅苑,盛钰步子微顿。
  
      突然间,梅夫人的话窜入脑海。他有没有中意的姑娘?在盛钰看来,所谓的姑娘,就是一个个生的弱风扶柳。恨不得走两步都要喘一喘,走三步便要歇一歇。而且喜欢以已度人,总觉得全天下的男儿都该怜惜她们。
  
      若是一个不如她们心意,便要大发小姐脾气。
  
      尤其是出身越高的姑娘,脾性越是难以让人忍受。
  
      他又不缺祖宗供奉?何必难为自己娶一个这样的姑娘入门。然后整日里便想着如何去哄女人开怀……男儿生当为人杰,是要做大事的。
  
      何故把心思浪费在姑娘身上。所以,他活了二十载,从未看哪个姑娘顺眼。
  
      可是……
  
      宋锦瑜!这名字一经入脑,似乎便生了根。他拧了拧眉,心中疑惑难平。说起模样,那姑娘也算漂亮,可他看过许多比她美的姑娘。对上那一张张漂亮的脸蛋,他心中依旧平静无波。确切的说,连丝毫涟漪也没有激起。
  
      可是一次,两次,三次……那姑娘便那么冒冒失失的闯进他的……世界。
  
      对自己的漫不经心,对族妹的细心照顾,遇事的沉稳应对,还有那偶尔眨着眼睛的迷茫神情,脑海中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今日她被高岺追得走投无路,小脸上一脸决绝之色。盛钰不由得轻勾了唇角,其实,那张小脸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还颇有那么几分我见犹怜,让他的心也微微滞了滞。
  
      只是,中意?
  
      便是真的中意又如何?门楣相差,门不当户不对。
  
      难道他的族人,他的母亲,哪怕是他的师母,能由着他娶个庶出的姑娘为妻?
  
      这样一想,他的心竟然拧了拧,有些苦。
  
      ***
  
      翌日是个好天气,轻风拂面,风中带着淡淡的花香。
  
      让人闻之心情大好。不由得暗叹一声梅园果然名不虚传。锦瑜推开窗,便看到院中一株玉兰花开的绚烂。玉白的花瓣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晕。“四姐,你比那株玉兰还美。”突然间,宋锦云凑上前来,一本正经的道。锦瑜笑着点点宋锦云的额头。“又胡言乱语。昨日之事便罢了,今日你若是在宴上还如此这般管不住自己怕嘴。小心回府后母亲家法伺候。”锦瑜连威胁带恐吓的道。
  
      昨日这丫头的所为实在让她哭笑不得。夺不得头筹,便向母亲哭闹,还说什么这游戏无趣……典型的小姑娘心性。
  
      今日她若是再这般放肆而为,连锦瑜都担心她是不是能找到婆家了?宋锦瑜嘟囔着点头,任由锦瑜拉了她出门,她回头望向窗外,那玉兰开的真的漂亮。白玉兰,白玉兰,宋锦云真的觉得自家四姐就像这玉兰。
  
      淡雅,坚韧,阳光下闪着光。而此时走在她前面的锦瑜,她的四姐,漂亮的小脸上也闪着微光。
  
      她想,这世上男子若是哪个不喜她的四姐,那才真是有眼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