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五十九章 定情梅花宴(三)
    第五十九章定情梅花宴(三)

    梅夫人闻言,神情瞬间大变。

    真应了那句“多事之秋”之言,昨日就已经让她忧心忡忡了,昨晚和盛钰说完话,她立时吩咐手下得力婆子去寻那两个替宋锦瑜引路的丫头,不想那两个丫头却踪迹全无,她想着梅花宴后再细细查探,却不想……

    一旁的高夫人眼见着梅夫人变了脸色,心中暗叫了一声时运不济,昨天她便隐晦的和梅夫人提起过自己儿子高岑的亲事。

    高家提亲被宋家所拒,这事说起来颜面实在无光,所以昨日见到宋夫人后,高夫人自始至终没有开口搭话。

    一是觉得有**份,再来便是觉得丢面子。

    可自己那儿子却是个死心眼的,为了娶那个宋家姑娘,把家里闹得翻天覆地。高家老夫人,也就是她的婆婆又是个疼孙儿的,她出门前,高老夫人特意把她叫到身前,吩咐她无论如何要让高岑达成所愿。

    宋夫人思来想去,这才决定请梅夫人当个说客。

    那宋家三个姑娘,高夫人看的真切,模样生的都很周正。

    只是三小姐太妖,五小姐那性子又太过活络。说起来那个四小姐倒是个可心的,只是这出身……娶个庶出姑娘入门,高夫人心里终究觉得不舒服。所以昨日只是隐晦的和梅夫人提起,不想昨夜儿子又和她闹了一场,言下之意是一定要娶个宋家小姐。

    这不今天一早,高夫人才满脸堆笑的和梅夫人说起此事。

    只是话说到一半,梅夫人怎么突然间神情大变。“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高夫人担忧的问道。

    梅夫人定了定神,这才开口。“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个丫头失足落了水。”

    高夫人听后只是觉得有些晦气,昨日几位小姐落水,今日又有丫头落水,这梅花宴是不是犯了‘水’字。“……许是丫头不小心。梅夫人,我刚刚所说之事……夫人是否可以相助一二?”高夫人虽觉得心中憋闷,毕竟求娶一个宋家庶出的小姐竟然被拒,现下又要亲口求梅夫人相帮,这事情说出去实在是坠了高家名声。

    可谁让儿子瞧上了那宋家丫头呢。

    梅夫人此时心中哪里还有心思理会高夫人所请?

    高夫人只当是丫头失足落水,可她知道并非如此。那两个婢女可是昨日替宋锦瑜引路的,宋锦瑜失踪了小半日,回来时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可是事情一定不会如此简单。何况昨日盛钰专程来说此事。如果没有这些烦心事,梅夫人倒愿意替高家做这个大媒,毕竟是成人之美之事。

    高家也算门庭显贵,愿意娶宋锦瑜,实是她的福气。

    至于高家公子为人如何?

    那便不是梅夫人关心的了……她只消让自家孩儿没机会与那宋家姑娘有什么牵扯便好。

    只是如今……“高夫人,好歹是个性命,我得亲自去看看。令公子的事,容后再议。”梅夫人说完,急匆匆的起身随着丫头离去。

    高夫人蹙眉,觉得梅夫人有些大题小作。

    她目光一转,便看到了宋夫人。片刻后,高夫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扬起笑意走向宋夫人。

    ——————

    荷花池畔。

    小姐们虽说受了惊吓,可猎奇之心却不减。像宋锦云那样喜欢凑热闹的小姐竟然不少。锦瑜拉了半天,也没能撼动宋锦云想要看热闹的心意。一旁,盛瑞灵虽然一脸害怕,可眼睛却随着诸人望向水池。

    锦瑜败下阵来。

    难道只有她觉得这种热闹最好不看吗?

    看来看去,总会惹事上身。只是那二人挤到人前,便连胆小的盛瑞灵也不去寻自家五姐了,而是拉了锦云的衣袖,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还不时拿手指点向池中。

    这边动静不小,一池之隔,那边自然也发现了。

    看那池中之人装扮该是个女子,所以梅园管事的吆喝着让婆子们放小舟下去……

    婆子领命,很快放下小舟,两个婆子执浆上舟。动作迅速的划向池中。

    相比小姐这边的乱作一团,另一面除了初时有公子叫喊了几句,竟然出奇的安静。男子中,分为两拨。一拨以高岑为首,那些人立在池边指指点点,可是声音却压得及低,因为高家公子此时的脸色十分之难看。

    另半数公子则犹自悠闲的散坐在亭中,隐隐围着亭中那个表情闲适的男子。

    “……在下观四公子面色,并不像久病之人,却不知长安城中为何有公子缠绵病榻之说?”那人笑笑,缓缓放下手中的青玉杯,这才似笑非笑的回道。

    “我只是喜静,平日不喜应酬。至于病重之说?我其实也十分奇怪,你们看我这样子,像个将死之人?”盛钰眼波扫向诸人,那眼神并不凌厉,反而隐隐含了笑意。只是这动作由他做出,诸人并没有觉得周身温度有所和缓,依旧是冰冷冷的感觉。

    可这人身上似乎又带着股说不出的魔力。

    哪怕对方称不上热络,可他们竟然觉得那人便该如此。

    闲适的坐在亭中,闲适的品茶,便是闻池中溺死了人,也不过是眉头微蹙。随后淡淡说了‘因果’二字。

    这话颇有几分高深莫测。

    可他这幅神情,却让人觉得凛然不可亵渎。一个富家公子,处事理应如此。

    像高公子那般去看热闹,实不是君子所为。

    这时,四六悄声上前。附在盛钰耳边道。“爷,池里那人是昨日替四小姐引路的丫头。”这话一出,盛钰神情微变……随后,他徐徐起身。“诸位随意……”淡淡说完,盛钰迈步远去。诸人表情茫然,四六见诸人这幅神情,不由得一阵唏嘘。

    同是富贵人家出身,自家公子那是气度不凡,睿智迫人。

    这些公子则是吃喝玩乐,兼带着满脑子浆糊糊。人比人,得死啊。

    锦瑜站在人后,盯着宋锦云,生怕她出什么意外。这时,昨日守门的婆子悄声上前。“四小姐,池中那丫头唤做青儿,是昨日替小姐引路的丫头……那丫头昨日便失去了遗迹,却不想死在池中。我家夫人请小姐前去问话……夫人并非怀疑小姐与此事有何关系,只是想问一问小姐出了梅苑后,那青儿都做了些什么?”

    同一时间,梅苑花厅。

    “师母,此事需大事化小……这本是我梅园的过失,与宋四小姐无关,师母实在不需唤她相问。”盛钰微蹙着眉,声音清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