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嫁 > 第六十章 定情梅花宴 四
    第六十章定情梅花宴(四)
  
      这事盛钰自是知道此事与锦瑜无关。
  
      虽然不能断定是高岑下的毒手,可此事必定与高岑脱不得干系。
  
      可是高岑确是收买了园中奴婢。昨日,若非他出手相救,宋锦瑜必定羊入虎口……若是让那高岑得逞,梅园的声望那才真的是一落千丈……盛钰想通这些,倒不觉得自己与高岑为敌有什么不妥。
  
      何况还有四六那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以为此事昨日便结束了。碍于高家的脸面,大家不过是心照不宣。高岑只要不在梅园里胡闹,盛钰全并没打算追究什么。
  
      至于那小姑娘受的委屈?只能叹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谁让那丫头模样周正呢。被高公子惦记,也算是她的‘福气’当然,这福气想必那小姑娘一定不会喜欢。
  
      他能救她一次,两次,三次。却不能救她一世。
  
      至于她的未来如何,盛钰并不想干涉。可谁想到竟然闹出了人命……不过明目张胆叫宋锦瑜来问话?盛钰还是觉得不妥。
  
      这事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梅园的问题,不管是园里下人被人收买或是胁迫,总归都是梅园的不是。何必牵连那个小姑娘。
  
      在盛钰看来,其中最是无辜的便是宋锦瑜,那小姑娘真的什么也没做,却惹了这等无妄之灾。说不上心里有什么感觉?心疼她?似乎也不是,只是心中有几分无奈。那么清秀娴静的一个小姑娘,却生在宋氏那样的人家,而且是庶出。
  
      那样的出身?
  
      又能找个怎样的夫家?
  
      高不成,低不就的……盛钰发现自己竟然在走神,而且想的竟然是与自己毫不相干之事,不由得心中苦笑。赶忙将思绪拉回,再次轻声开口。“……师母不是好奇昨日之事吗?那我便一五一十告诉师母。我昨日发现高岑有异,大家都在外院吟诗作对,只他一人鬼鬼祟祟的直奔内院的方向。
  
      那坐连通内院外院的浮桥,本该有人看守,可是昨日竟然无人职守……那两个替宋四小姐引路的小丫头,竟然一路把宋四小姐引到浮桥。师母,你可以想一想,她一个小姑娘,蒙了眼睛,本以为自己是被丫头领到内院偏僻之处,却不想直直被领来外院。若是她过了浮桥……师母觉得会发生什么?”
  
      盛钰不是个爱说话的,突然间这般长篇大论让梅夫人十分惊讶。
  
      惊讶之余,却是怒火上涌。
  
      “发生什么?还能发生什么?我梅园想必会被人说成‘破落户’人家好好的小姑娘受邀参加梅花宴,却莫明其妙的……”梅夫人说不下去了。
  
      盛钰微垂着头,不想让梅夫人看到他此时的神情。
  
      说什么不在意宋锦瑜,以后她嫁个阿猫阿狗都与他无关?
  
      欺人便罢了,他竟然开始欺己。自欺欺人这种事,盛四少做的十分不止自己。
  
      他只是诱梅夫人顺着他的话头去想,其实便是昨日真的出了那等事。梅园也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宋锦瑜身上,给她扣一个不守妇德的大帽子。
  
      可那是宋锦瑜啊……他前后救了三次的小姑娘。
  
      每每想着只差一步高岑便会如愿,盛钰心中都火烧火撩的……刚才心里还叮嘱自己,宋锦瑜的一切与他无关。可是……盛钰苦笑。
  
      活了二十年,这种心情倒真的没有体会过。
  
      明知前路荆棘,可自己竟然想不顾一切的去闯上一闯……可偏偏,对方还是个小姑娘,十三岁!自己这是老牛惦记嫩草吗?盛钰十分不齿自己的心思。
  
      所以能压便压。而且压制的十分理智。别说梅夫人了,便是四六也看不出一丝端倪来。
  
      前提是,宋锦瑜别出意外,任何意外。才听闻梅夫人唤宋锦瑜前来问话,他便巴巴的赶了来……不在意?见鬼的不在意。
  
      “……还好你告诉我这些。我刚刚险些应下高夫人所求。”
  
      “高夫人?”盛钰疑惑。
  
      梅夫人冷哼。“那高夫人说自家儿子不过脾气骄纵了些,其实是个知书达理的,是要请了我帮忙去向宋家提亲,还说什么高岑一旦娶了妻,以后再有了孩子。先成立再立业,也便能改改那骄纵的性子了。”
  
      “高夫人真的好伎俩。”盛钰淡淡的道。
  
      “何意?”梅夫人出口问道。
  
      “……昨日事败,师母事后必定会追究。若是牵扯到高家,便是梅园不与高家撕破脸面,也终究会对高家防备一二……若是师母出面替高家向宋家提亲。便是事败,师母因置身其中,自然不好对高家问责。至于宋家……想必一个庶出的姑娘,还不值得宋家为她与高家和梅家生怨。”言下之意,不管如何,宋锦瑜都是那个注定被舍弃的。
  
      这话说的梅夫人沉默半晌。
  
      她先前并没有想的这般仔细,以为不过是高岑看中了宋锦瑜,求而不成,所以高夫人才打了她的主意。听了盛钰这样一说,梅夫人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竟然险些被高夫人当了枪使。
  
      这算什么?助纣为虐?
  
      “和风,你昨夜所说之言,可是真心?”梅夫人不傻,非便不傻,反而是个精明之人。回味盛钰之言,虽然句句在理,可是似乎每一句都在为宋锦瑜说话。可是昨夜,他明明摇头否认了和宋锦瑜有所谓的私交。今日却又处处维护?梅夫人有些吃不准他的心思。
  
      “自是真心所想。”理智与情感在心中挣扎。
  
      理智告诉他,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可是情感却又……不过盛钰是个性子坚定的。他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神情来应对梅夫人。
  
      梅夫人点点头。
  
      “我自会回绝高夫人所托之事。至于宋锦瑜,我们梅园也会给她一个交待。只是,刚刚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即救了她的性命,于她来说也算是恩人。也便没那么多忌讳了,不如便与我一起听一听那小姑娘的话。”
  
      盛钰不好再摇头。万事都要有个度,他若是执意相劝,反而惹得梅夫人生疑。
  
      于是,他点点头,表情闲适的端起茶盏……
  
      宋锦瑜一路十分忐忑,不知道梅夫人唤她前来是要问什么?
  
      还有那小丫头,怎么会溺死在池中?她虽然怪责那丫头被收买险些害她落入虎口,可从未想过要取那丫头性命?
  
      死……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自然知道死意味着什么。她便是该死,也该叫衙门来叛,而不是这么莫明其妙的淹死在荷花池中。